新西兰:宁可减少奶牛数量,这个问题非解决不可

新西兰微财经 2019-04-14 13:10:51

新 西 兰 微 财 经

新西兰以农牧业立国,早年牛羊及乳制品主要供应英国,而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新西兰牛羊成群。


因此,当新西兰贸易部长兼经济发展部长兼环境部长David Parker表示新西兰要减少奶牛数量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可是支柱产业啊!



“奶牛数量已经达到了顶峰,并开始下降。但是,在一些地方,每公顷土地上奶牛仍然超过环境能允许的数量。


“政府不会直接给奶牛数字封顶,而是会对营养流失进行限制,可能会对农场上营养流失到水道中的数量进行限制。”



对农场土地的营养流失进行限制,其实等同于对奶牛密度进行限制,进而达到减少奶牛总数的实际效果。


那么在这里,我们要小科普一下,什么是营养流失。



奶场水土污染的成因


奶业对环境的影响有多个方面,其中对水土的直接影响最主要为:氮、磷、沉淀物和排泄物细菌,在新西兰传统的“田园式”放牧风格中,这些都不在考虑之列,但随着单位草场奶牛密度提高,问题来了


氮素淋失:奶场90%的氮素淋失是通过围场中奶牛的尿液,从土壤中流失至水源中,


任何类型的牲畜农场都由这个问题,放牧型的动物食用的草粮中的多余氮素,会随尿液排出,就算是转基因牧场也不例外。”


加上农民会使用尿素或其他化肥加速草场生长,也间接加剧了氮素的淋失。



在新西兰,氮素淋失的主要季节是冬季,6、7两个月份的淋失率占全年氮淋失的一半以上,这是因为冬季草枯土稀,土壤中缺乏微生物分解奶牛尿液中的氮元素,这些氮经水系统直接进入水源地,改变了水源。(有鉴于此,一些特别环保的农场已经将冬季两个月改为棚内饲养。)


奶牛农场的氮素淋失高于其他类型农场,林业的氮淋失每公顷约3-5KG,肉牛肉羊农场每公顷为15-20KG,奶场的流失率则为每公顷20-80KG。


由于新西兰奶场占比很大,因此这个问题特别突出。


氮淋失外还有磷流失:磷通过牲畜粪便流入水域。这一点上不光是奶业,牧羊也造成了同样的问题,尤其是在牲畜直接下河,或者牧场是在山坡地,而下面就是湖泊河流的情况下。



牛羊起家的新西兰背负了污染


不论是南岛还是北岛的河流系统,都已经体现出本国最重要经济支柱所带来的“退化”效应。


在怀卡托,奶业占土地使用的22%,但占了氮素淋失至河流的68%,磷流失至河流的42%,趋势线还在上升。


在90年代前怀卡托水域的治理重点是工业排污的城市污水,这场治理很难说是赢了,因为接踵而来的奶场带来了新问题,比以往更严重。水域中沉淀物和细菌的数量上升。


沉淀物和细菌是上文所说的氮淋失和磷淋失之外的另一个问题:不论是从围场中冲洗下来的,还是直接排进水源的,奶场附近的水源都会因此沉淀物和细菌比例增加。在新西兰,湖泊受到的影响大于河流,地处温暖地区、流速慢的河流受到的影响大于寒冷地区、流速快的河流。



可以这么说,从环境考虑,奶业需要有基础性的改变,但是奶业自身的膨胀,最近10来年却是在朝着高密度喂养发展,比如最近几年颇为流行的,从东南亚进口棕榈仁粕,更加提高了单位面积上的喂养效率和产奶量。


而将奶场改为低淋失模式(包括氮流失抑制、冬季棚养、大型化粪池、减少化肥使用等)对于目前已经是高密度养殖的奶场来说,花费巨大,他们将面临投资回报减少的风险无意愿去实施。


因此,当下的新西兰奶业“已经被高密度的模式所驱动……现在,农业系统都是在增加单位土地的牲畜存栏量,缺口部分就用尿素和饲料进行补充。对投资来说这很有效。人们可以挣更多钱。


这种模式在很多农场已经或接近了其极限。这就是为什么新西兰希望推动结构性调整的原因。



政府要直接出手了


回到开头,David Parker接受TVNZ's Q+A采访时,他的表态直接表明了新西兰奶牛存栏数将减少,“新西兰奶牛太多了”——这种表述显然会受到农业游说团体的抵制和压力。


但是,David Parker身兼经济发展部长兼环境部长,这种看似矛盾的身份,其实已经表明了本届政府的态度:环境必须要和GDP同等考量。


按照David Parker的看法,减少奶牛不代表就没有经济发展了:他说乳制品业发展到今天,也已经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模式,在南坎特伯雷的一些地区,已经有奶农将奶场该种庄稼,或农艺,或其他高附加值农产品。


政府会不会补贴奶农,如果他们愿意放弃养牛转产其他农业项目?“当然不会,去年你污染了,不代表今年你就应该继续污染,或者给钱让你退出污染。


环境部长说,“我以前花了生命中的很长时间和环境问题较劲。这是我在内阁中最后的机会,如果我不能利用我现在的位置,去阻止污染发生的话,我作为政治人物就算失败了。”


“选举,我们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赢得了政治上的胜利,获得了支持。现在就是执行的时候,大部分农业部门同意我们。


“现在,这些人必须被监管去做正确的事,因为他们不太会自愿去做。这就是我们环境改革的目的。”




如何重新定位乳制品业?


如何重新定位乳制品业?新西兰人也在思考。如果没有乳制品业,新西兰会是一个“Sad,sad country”。


难道不是奶业在助力新西兰度过了上一轮经济危机吗?难道不是这些奶牛在保护新西兰仍然位列“发达国家”的行列吗?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奶业的顶峰可能已经过了,正如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所指出的,现在是越来越多的奶场改成其他农牧农场,这将是现在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的趋势。


“对得起投资,也对得起环境”。这是很多国家发展的梦想。


再过14天,新西兰工党政府将公布首年预算,我们将预期看到全新的环境治理方案。


这必然会有很多人反对,但也有不少人会支持,治理水环境喊了多年,这次,这场战争已经临近了……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