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66号公路(三) 金钱市与大峡谷

IndieVoiceStation 2019-06-04 19:19:45



   

   2014年五月,在美国生活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我与Gary在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方式途径美国5个州数十个城市与小镇,目睹了很多在这个社会中最露骨且真实的人和事情。路途虽然坎坷但那段回忆至今还是难以忘怀,有时在梦里都还会再次走上那条金灿灿阳光下的66号公路...






五月12日清晨

kingman66号公路公园昏昏睡了不到2小时左右。Gary唤醒了我,起床,眼睛困得睁不开,我倚靠在墙边试图能获得最后的一点点休息。

    最终我们决定分开走。Gary会继续沿着66号公路前往下一站大峡谷(GrandCanyon,而我将朝着Kingman西北方前往拉斯维加斯(Las Vegas)。这一段的行程我们就此分别。






分道扬镳



 

Chris : 荒诞的金钱市,一束旅行的花 

      

    看着Gary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也终于站起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路过的一个快餐厅我成了当天的第一位顾客,当时的咖啡还没有煮出来。填饱了肚子出了餐厅,在路口遇到一位搭车客在路边正在搭车。那是一位看上去有50岁左右的老牛仔,我问他去哪里,他说回家。

    在简短的聊天中我发现他是个十分热情的人,他在西部完成了些工作,我并没有问他是做什么的,但是这位老人穿的衣服非常整洁并且讲究,和我说家里有老婆,车子和大花园里面种满了土豆和番茄。

    我问那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回家去,他说在回来的路上丢了钱和手机,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只能那么一路搭回去。并且得知他两天了没有吃东西。我递给他十块钱让他去给自己买点吃的。我记得他当时不可思议惊讶的看着我,他说“你等我回来,我帮你搭上车”

    过了十几分钟他回来了,笑着说吃了一个大大的汉堡,用手比划了一下。他递给我找剩下的钱,我没有要,说你留着吧,如果路上能用到。他激动地看着我,突然开始翻起他的包,一边说着“我也要给你些什么作为回报”。他找到了一张纸和笔,他说“我来给你写一个牌子,用我们当地的俚语~一定会有司机为你停车”。并且送给我了那支笔,这的确是他唯一能送给我的东西了。

    最后热情的拥抱,祝福,分别。看着他走去的身影就仿佛看到了他回到家与家人拥抱的场景,画面里充满着美好,希望与爱。虽然只是认识了几分钟的人,但在特定的一段路上却能留下一生中能回忆起的美好经历。




    继续在路上走路过加油站时,看到一辆正在加油的大巴,顶灯上亮闪闪的滚动着 拉斯维加斯(Las Vegas)...

    上车询问是否可以搭我一路,司机只回答了一句“No Money,No way"于是我付给他票钱,上路了。

    坐在我前面的印第安大叔是特意从南美赶来维加斯赌博的,他和我说他每年挣的钱都会拿出一大部分来维加斯玩,赢了就是赢了,尽情挥霍享受,输了就回家。他打开他的包,拿出了一摞书,全是各种赌博技巧。

    远远看到了各种奢华的建筑,城堡,雕像,酒店的时候,我就知道到了,因为上一次来维加斯的时候,我对他的印象,这就是金钱的天堂。

    

    

    我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预定了一辆长途客车回洛杉矶。但我一直在他通知我的酒店门前等到了出发时间,根本没见到那车的影子,于是我开始在城市里穿梭,寻找那辆大巴。徒步走过了整个维加斯长长的街道,一直到了最北部的小镇,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那个巴士公司的电话永远打不通,邮件不回复,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几天后我才得知在这家长途巴士公司里只有一个经理和一个司机....

    最后无奈的坐在小镇的垃圾回收站旁,心里想着明天前必须赶回去...情急之下,订了张机票,一路火速赶往位于南部的机场。

    好在赶在起飞前到了机场,又是复杂的布局构造,一路找到所属的航站楼,过安检前,那警卫姐姐告诉我“你最多只能带两个打火机进去!”...

    

    打电话回去长滩,和Marlene订好了时间来机场接我。

    此时在希斯皮里亚(Hesperia)买的鲜花仍然在背包上,我一直把他捆在水瓶上才得以让它存活,然而它是那么的坚强,长途中的一路暴晒和颠簸,却依旧还保持着那份美丽。我把它摘下来抓在手中,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希望。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女士称赞它的漂亮,我说这一路上它一直陪伴着我。她惊叹“A Traveling Flower~"

   一切在我回到长滩之后暂时划上了句号,我把花留给了来开车接我朋友,躺在房间的床上,沉沉的睡去。






Gary:大峡谷日记    


   

512

 

kingman66号公路公园睡了2个小

起床

决定分开走

继续66号公路前往下一站大峡谷

chris需要返回学校

我也知道会再相

 

没亮透

我便沿着66号公路往前走一段

一走便是七八个小

了加油站,卡站,旅游大巴,货车司机

没有人愿意搭上个看起来落魄的小伙子

素昧平生的他

了我知的陌生

许这一路我最大的收

是妥

前几年的徒步程中

不管遇到多大的危

在最难的时刻我都挺住了

但在这里不行

我这么有才 万一死了咋办。。

哈哈,想到这里

决定住一晚乘坐greyhound去下一站

Williams离Grand Canyon

但没有greyhound车站

最明智的选择便是到达flagstaff

 

做了决定后我便放开了拍照啦

拿着相机跑到铁路上

把相机往铁轨旁一扔,拿着快门线躲在一旁

那庞然大物呼啸而过

按下快门

这便是遗失的美好吗


后背也传来一阵汽笛

难不成火车也掉头潜伏在我身后

大约百余辆哈雷摩托


我便冲到路上准备搭他们一路

有辆靠在路边告诉我

他们只是附近的居民

也没法带我走太远

搭哈雷穿越66号公路的梦估计得下次实现了

那群车队走了以后

我在路中间支上了三脚架

刚说了妥协我尼玛又疯了

两边的车辆嗖嗖的过去

我跑到66路牌后面坐下

拍摄了一组照片

中间还有个流浪汉过来

一把夺走我的相机和三脚架

对着我“嘟嘟嘟”

我以为是恐吓我

后来才知道他把相机和三脚架当成了枪

他爽完就还给我了

其实走到今天倒也见怪不怪了

拿了相机返回旅馆

今晚我要睡大床

整理照片时发现拍摄我和66路牌那张时

身后正好一抹夕阳

斜穿过整个画面

把灰头土脸的我也照的通红

 


 

5月13日

 

早,我习惯性没考虑时间

几乎又是最后时刻赶到greyhound station

遇到了两位等车的美国人

她们问我去哪里

我说大峡谷,然后想去yellowstone

较年长的一位女士说

她来美国二十多年了

还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国家

我是幸运的

 

来到了flagstaff

刚下车便将腿又收了回来

靠!太冷了。。。

后来得知这是一座高原城市,远处便是humpheys peak 雪山

小城是一座滑雪圣地

到处是用滑雪板拼成的围栏

干净的马路,亲切的居民

像极了北欧的小城

下车后跟着geogle来到了一个叫做“大峡谷漂流”的旅行社

(我需要返回大峡谷/此时搭车已经不太可能)

不过店员告诉我这个季节基本没有车

出门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太太

她刚刚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告诉我亚利桑那州有一个大巴公司

可以试着打电话问一下

电话过去竟然还有今天的最后一班车

按照指示来到了等车地点

美国的基础交通都见不得人

就不一一详述了

后来就如同美国西部片里一样的情景

一个车头挂着一个车厢的长途客车停到了我的面前

坐上这辆搞笑的蓬蓬车

和我紧挨着的是一个背包客

貌似是美国人

他给我讲了很多国家公园的见闻

说大峡谷是星战还是什么的拍摄地

他还参与过,并且给我看了照片

快到Williams的时候,两个老头下车了

这个时候司机突然转过身

对我说“你,到grand canyon,对吗?”

我愣了一下

他又说到“欢迎来亚利桑那,我会一点点中文”

神奇的司机小哥

 

我们一起穿越了凯巴布国家森林公园

一条笔直的路出现在眼前,两边是荒漠

路的尽头是地平线

还有此起彼伏的一些高耸的石堆

看来 太阳落山之前就能看到峡谷了

忘了是过了多久

司机小哥让我下车了

到了grandcanyon village

原来做这个车连景区门票也省了

来到了blueline 的等候地点

这条路线可以达到mother营地(我其实没有预定营地,准备混进去)

上了一辆景区内巴士以后

顺利来到了mother营地

跟在了两个德国人后面

他俩到了一个营地以后告诉我这是他们预定的,我可以使用一点地方

OK,解决了住宿问题

把我的单人小帐篷撑起来

紧了紧衣扣

哎,估计也是不能睡,太冷了

那俩哥们估计看到了我,招呼我过去

自带的发电机,烧烤设备,电动的发热器

同样是帐篷,土豪版果然够劲

蹭了点烤肠我便离开了

发现硕大的营地越往里走越空荡

大部分都是空的

虽然大峡谷的各个营地都号称提前半年预定

但总有一部分人因为各种情况不能按时到达

所以这些空的营地也就有了理由

峡谷里是没有信号的

拿着那份在village领的地图

觉得营地离峡谷边应该不是很远

便直接顺着小道往峡谷边走

一路上看到各种动物的脚印

天也渐渐暗下来

心里的不甘让我即便有些害怕还是一步步向前进

走到一个稍微宽敞的路上时

身后传来一声“do you need a ride?”

“yeah, I need ”(后来我估计那俩女的也就是喊一下,因为她们开了辆80年代的野马,只有两个座位)

我看了看,不要脸的躺在了座位后面那一小块地方

好在也就十分钟的样子就到了峡谷边

这是太阳已经基本上淹没在峡谷地平线以下了

深蓝色的天空让我想起了那年在华山北峰,看到的那场日出前的天空

原来每个地方的天空都是一样颜色的

远处的北峡就像是贴在地平线上似的

今晚的风真大

我站在悬崖边,觉得自己摇摇欲坠

三脚架被刮的东倒西歪

当时在我脚下还有一块突出的岩石

上面站着两个年轻人

看到我兴奋的给我打招呼

不一会便爬上来和我说话了

当他们听说我从la 一路过来的时候,顿时异常兴奋,争着和我合影

他们是阿根廷的户外爱好者

据说在南美还挺有影响力的


那张照片后来也听他们说被放在了当地的最大报纸上

他们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名片

上面写着

can’t   fucking

谁尼玛能告诉我这是嘛。。

送走了他们我也独自返回到了营地

天空大的超乎我的想像

在这样一片黑的彻底的沉寂中

附近营地的嘿咻声显得那么刺耳

再回想起那两个德国男人

可惜你们不是生在uk了。。

哎,有声音总比没声音好吧

躺在小帐篷里

我开了一个小口

看看漫天的星空




5月14日

 

夜里2点,背后凉意袭来

一股股寒风不断侵袭着我

在狭小的空间内翻来覆去睡不着

黑夜远比白天漫长,就好比痛苦长于快乐

我裹着衣服跑到了公厕

水池旁有充电的地方

给手机找个归宿

拿出本子写点东西

 

五点的时候

看着差不多天快亮了

抓起三脚架和相机往峡谷边上跑

到了峡谷,太阳已经冒出了一块了

遂没了刚才狂奔的兴致

想起昨日那两个男生在悬崖上拍照

也想去试一下

我其实恐高挺严重的

加上风简直太大了

我几乎是爬着过去的

我爬到了那块岩石上

后来我看照片才知道那块岩石是和主体的悬崖断开的

背后一阵冷汗

我爬到了那块岩石的尽头

试着把双脚伸出去

阳光从两个脚中间透过来

我眼睛一晃

差点纵身跳下悬崖

定了定神

我挪动着我的屁股往安全的地方移了一块

终于敢站起来了

这时候恐高已经不是最主要的

几乎身子已经倾斜了

风简直了

这个时候还用三脚架就真是傻逼了

把相机卡到岩石缝里

手机也卡进去

拍下了这组照片

后来会longbeach的时候,chris看了这组照片

说像是来自火星上的人

 




 

15

 

连续几日的暴走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

我其实很想去page

在手机上搜到一条通往page的路

自己做了一个牌子,写上地名以后在路口搭车

记得刚在路口举起牌子来

就有一辆车停下来了

问我去哪里

得知我要去page以后他们开始说太远了

我边说只要顺着这条路就行,到哪里无所谓

副驾驶的那个小男孩看了看我

一脸的嫌弃

貌似是一个日本家庭

最后看来这个司机的权利并不能将我带走

看着远去的车辆

我反倒有点开心,看来这里挺靠谱的

一会又遇到了一个哈雷车队

哈雷真的无处不在啊

那天究竟错过了多少辆车

听到了多少句抱歉我忘了

反正最后我阴差阳错的回到了Williams

 

小镇是66公路上难得的热闹之地

今天决定住旅馆了

找到一家汽车旅馆

在对过买了外卖,泡了泡澡

那一晚想了很久,决定先返回longbeach调整一下

我自己给当地的火车站打电话

说了一堆以后那边那个人始终无法辨别我的声音

求助了旅馆的工作人员后

结果相同

真是醉了。。

最后在无数个人的尝试下终于搞到一张票

他们告诉我这辈子基本都没坐过火车

 

吃了晚饭背上包来到了火车站

依旧是一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车经过的车站

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站台上

月亮不圆,但那一刻真的想家

等了一会

问一位搬东西的工人

这里可以等到火车吗

他告诉我,我应该去不远处的一个酒店

去那里等火车

难道火车从酒店里开出来吗

半信半疑的我来到了他说的那家酒店

在前台我问了一下

结果真的如那个工人所说

我需要在这里等着,一会会有人来接我

 

当时我在想我到底该不该相信这些

其实说实话也没有别的办法

等了一会来了一个大爷

问我是不是在等车,跟着他走就好

坐上了他的一辆越野车

大爷一句话不说

一脚油门开出去

我有点慌了

问大爷这是去哪

大爷依旧一句话不说

蹭蹭的往森林里钻

脑子里闪过各种电影里的场景

妈的,坏了

书包里有一把防身的刀

我把身子靠前手在书包后面掏出那把刀攥在手里

另一个手拿着登山杖

大爷整个过程中一句话都没说

“到了,下车吧”

我做好了和他周旋的准备

下了车

下车后的那个场景就和古墓丽影里一样

漆黑的一片,大爷用脚踩了一下地上的一个开关

瞬间整个森林里安装的灯都亮了起来

只不过泛着红光

我眼睛首先看到的是那条铁轨

不管是不是有火车来的,顺着铁轨跑肯定不会有错吧

大爷看出了我心思

对着我笑了笑

变态杀人狂啊。。

我转过身,又转回来

问大爷,这里会有火车通过吗

大爷又笑了

拿出一个本子,给我指了下上面的名单

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大爷告诉我最近9天我是第一个顾客

后来和大爷聊了很久

大爷说很多女生一上车就吓哭了

刚刚他也是故意吓唬吓唬我

大爷开始各种侃

说他去过很多国家,也包括中国

现在自己年纪大了,每天的工作就是从镇上把顾客送到这个森林里的车站

后来他提到这趟列车经常晚点

有一次晚点了一天半。。。

他就在这里陪着乘客数星星

 



虽然那晚的火车也晚点近两个小时

但和大爷两个人在树林深处的火车站

在这片星空下聊旅行

时间倒也过的很快

车开来的时候,因为车站太小,能上车的地方只有几米

所以第一次司机没对准地方

一个指挥人员下车指挥火车司机又向后倒了倒车

一会车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只有我一个乘客

所以上车后,车接着开动了

挥手向大爷告别

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见了

  





 5月16日

 

Amtrak上有观光阅读车厢

所以买火车票的时候,一直期待着能够在火车上看到日出

早上四点的时候

我就在车厢里溜达

终于混进了阅读车厢的一个位置

视野不错

过一会便看到太阳的余光照亮了天空


蓝里泛着暖光,一个个光晕映在窗户上

我在车厢里一边拍照一边庆幸自己上了这列车

同车厢里还有一个欧洲人也在拍照

他还帮我拍了好多

从la下车后,终于明白为什么都觉得la是个大城市了

做blue line回到longbeach

去了那家熟悉的泰国餐馆

美美的吃了一顿,回家躺浴缸里就不想起来了

加州简直太热了

热的睡不着






未完待续





I.V.S 独立音乐,艺术,思想殿堂


Chris.W

感谢阅读,如果喜欢请给予转载并点击最上方的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推荐Gary的公众账号[留舍]



好的设计并不贵,留住历史才能保有未来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