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66号公路(三) 金钱市与大峡谷

IndieVoiceStation 2019-06-04 19:19:45



   

   2014年五月,在美国生活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我与Gary在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方式途径美国5个州数十个城市与小镇,目睹了很多在这个社会中最露骨且真实的人和事情。路途虽然坎坷但那段回忆至今还是难以忘怀,有时在梦里都还会再次走上那条金灿灿阳光下的66号公路...






五月12日清晨

kingman66号公路公园昏昏睡了不到2小时左右。Gary唤醒了我,起床,眼睛困得睁不开,我倚靠在墙边试图能获得最后的一点点休息。

    最终我们决定分开走。Gary会继续沿着66号公路前往下一站大峡谷(GrandCanyon,而我将朝着Kingman西北方前往拉斯维加斯(Las Vegas)。这一段的行程我们就此分别。






分道扬镳



 

Chris : 荒诞的金钱市,一束旅行的花 

      

    看着Gary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也终于站起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路过的一个快餐厅我成了当天的第一位顾客,当时的咖啡还没有煮出来。填饱了肚子出了餐厅,在路口遇到一位搭车客在路边正在搭车。那是一位看上去有50岁左右的老牛仔,我问他去哪里,他说回家。

    在简短的聊天中我发现他是个十分热情的人,他在西部完成了些工作,我并没有问他是做什么的,但是这位老人穿的衣服非常整洁并且讲究,和我说家里有老婆,车子和大花园里面种满了土豆和番茄。

    我问那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回家去,他说在回来的路上丢了钱和手机,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只能那么一路搭回去。并且得知他两天了没有吃东西。我递给他十块钱让他去给自己买点吃的。我记得他当时不可思议惊讶的看着我,他说“你等我回来,我帮你搭上车”

    过了十几分钟他回来了,笑着说吃了一个大大的汉堡,用手比划了一下。他递给我找剩下的钱,我没有要,说你留着吧,如果路上能用到。他激动地看着我,突然开始翻起他的包,一边说着“我也要给你些什么作为回报”。他找到了一张纸和笔,他说“我来给你写一个牌子,用我们当地的俚语~一定会有司机为你停车”。并且送给我了那支笔,这的确是他唯一能送给我的东西了。

    最后热情的拥抱,祝福,分别。看着他走去的身影就仿佛看到了他回到家与家人拥抱的场景,画面里充满着美好,希望与爱。虽然只是认识了几分钟的人,但在特定的一段路上却能留下一生中能回忆起的美好经历。




    继续在路上走路过加油站时,看到一辆正在加油的大巴,顶灯上亮闪闪的滚动着 拉斯维加斯(Las Vegas)...

    上车询问是否可以搭我一路,司机只回答了一句“No Money,No way"于是我付给他票钱,上路了。

    坐在我前面的印第安大叔是特意从南美赶来维加斯赌博的,他和我说他每年挣的钱都会拿出一大部分来维加斯玩,赢了就是赢了,尽情挥霍享受,输了就回家。他打开他的包,拿出了一摞书,全是各种赌博技巧。

    远远看到了各种奢华的建筑,城堡,雕像,酒店的时候,我就知道到了,因为上一次来维加斯的时候,我对他的印象,这就是金钱的天堂。

    

    

    我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预定了一辆长途客车回洛杉矶。但我一直在他通知我的酒店门前等到了出发时间,根本没见到那车的影子,于是我开始在城市里穿梭,寻找那辆大巴。徒步走过了整个维加斯长长的街道,一直到了最北部的小镇,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那个巴士公司的电话永远打不通,邮件不回复,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几天后我才得知在这家长途巴士公司里只有一个经理和一个司机....

    最后无奈的坐在小镇的垃圾回收站旁,心里想着明天前必须赶回去...情急之下,订了张机票,一路火速赶往位于南部的机场。

    好在赶在起飞前到了机场,又是复杂的布局构造,一路找到所属的航站楼,过安检前,那警卫姐姐告诉我“你最多只能带两个打火机进去!”...

    

    打电话回去长滩,和Marlene订好了时间来机场接我。

    此时在希斯皮里亚(Hesperia)买的鲜花仍然在背包上,我一直把他捆在水瓶上才得以让它存活,然而它是那么的坚强,长途中的一路暴晒和颠簸,却依旧还保持着那份美丽。我把它摘下来抓在手中,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希望。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女士称赞它的漂亮,我说这一路上它一直陪伴着我。她惊叹“A Traveling Flower~"

   一切在我回到长滩之后暂时划上了句号,我把花留给了来开车接我朋友,躺在房间的床上,沉沉的睡去。






Gary:大峡谷日记    


   

512

 

kingman66号公路公园睡了2个小

起床

决定分开走

继续66号公路前往下一站大峡谷

chris需要返回学校

我也知道会再相

 

没亮透

我便沿着66号公路往前走一段

一走便是七八个小

了加油站,卡站,旅游大巴,货车司机

没有人愿意搭上个看起来落魄的小伙子

素昧平生的他

了我知的陌生

许这一路我最大的收

是妥

前几年的徒步程中

不管遇到多大的危

在最难的时刻我都挺住了

但在这里不行

我这么有才 万一死了咋办。。

哈哈,想到这里

决定住一晚乘坐greyhound去下一站

Williams离Grand Canyon

但没有greyhound车站

最明智的选择便是到达flagstaff

 

做了决定后我便放开了拍照啦

拿着相机跑到铁路上

把相机往铁轨旁一扔,拿着快门线躲在一旁

那庞然大物呼啸而过

按下快门

这便是遗失的美好吗


后背也传来一阵汽笛

难不成火车也掉头潜伏在我身后

大约百余辆哈雷摩托


我便冲到路上准备搭他们一路

有辆靠在路边告诉我

他们只是附近的居民

也没法带我走太远

搭哈雷穿越66号公路的梦估计得下次实现了

那群车队走了以后

我在路中间支上了三脚架

刚说了妥协我尼玛又疯了

两边的车辆嗖嗖的过去

我跑到66路牌后面坐下

拍摄了一组照片

中间还有个流浪汉过来

一把夺走我的相机和三脚架

对着我“嘟嘟嘟”

我以为是恐吓我

后来才知道他把相机和三脚架当成了枪

他爽完就还给我了

其实走到今天倒也见怪不怪了

拿了相机返回旅馆

今晚我要睡大床

整理照片时发现拍摄我和66路牌那张时

身后正好一抹夕阳

斜穿过整个画面

把灰头土脸的我也照的通红

 


 

5月13日

 

早,我习惯性没考虑时间

几乎又是最后时刻赶到greyhound station

遇到了两位等车的美国人

她们问我去哪里

我说大峡谷,然后想去yellowstone

较年长的一位女士说

她来美国二十多年了

还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国家

我是幸运的

 

来到了flagsta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