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 《石油大博弈》:商业大竞争(上)

中天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营业部 2019-06-24 00:11:59

尽管世界其他地方在等待着来自美国的“新光明”,但把第一船油运往欧洲却不是件容易的事。用船装运煤油可能爆炸起火,这让水手们不胜恐惧。终于,在1861年,费城的一位船主用酒将水手灌醉,几乎是把他们挟持到了即将启航的船上。此船最后安全到达伦敦。全球贸易的门由此打开。美国石油迅速在整个世界赢得市场。各地的人们开始享受煤油带来的好处。所以,几乎从一开始,石油就是一项国际性事业。如果没有国外市场,美国石油不可能发展到它后来所拥有的规模和水平。在欧洲,经济增长、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以及数十年来困扰着欧洲大陆国家的动植物油短缺,使得对美国石油产品的需求迅速增长。美国驻欧洲国家的领事也热衷于推用这种“美国人的发明”。有时他们还自己掏钱买油,分给花在的客户。这样更加速了各地市场的开拓。

试想一下全球需求意味着什么。整个世界使用的这种照明物质不仅只产自一个国家,而且大部分只产自一个州——宾夕法尼亚。后来再也没有一个地区能如此控制原料供应。几乎一夜之间,出口贸易对新兴的美国石油业和整个国民经济变得极为重要。19世纪70和80年代,煤油出口占美国石油产量的一半以上,煤油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制成品,第四大出口商品。欧洲是其最大的市场。

到19世纪70年代末,处于统治地位的不仅是一个州,而且是一家公司,即美孚石油公司。至少90%的煤油由美孚公司出口。它对自己的绝对优势地位充满信心,并准备以美国为基地去征服全球。的确,洛克菲勒把“我们的计划”推向全世界。该公司的对外总代表说:“在世界贸易史上,从来没有一种来自一个地方的产品像石油那样征服了文明国家和非文明国家的那么多角落。”
  

国外竞争的危险当然是存在的。但是,百老汇大街26号的人对此不以为然。宾夕法尼亚1874年的地质报告自豪地声称,该州的石油完全支配着世界市场。报告只是顺便提到,在其他国家进行的钻探能否发现石油还是个问题。但这只是“我们将来感兴趣的问题”。该报告的作者对美国的垄断地位非常自信,认为当时没有必要继续探究这个问题。然而他们错了。
  

   “买胡桃木的钱”
  

庞大的俄罗斯帝国是这种“新光明”的一个最有前景的市场。工业化已在这个国家起步,人工光源显得特别重要。首都彼得堡位置很靠北,冬季白天只有3个小时。早在1862年,美国石油就已到了俄国,并很快得到彼得堡人的普遍接受。煤油灯迅速取代了人们一直依赖的动植物油脂。1863年,美国驻彼得堡领事兴高采烈地报告:“可以断言,在今后几年,对美国石油的需求每年都将大幅度增长。”但他的报告忽视了在帝国一个遥远而偏僻的地方即将进行的开发,这不仅可能导致向美国关闭俄国市场,而且可能阻碍洛克菲勒全球计划的实施。
  

许多世纪以来,里海沿岸出现的石油渗出一直受到人们的注意。13世纪,马可·波罗提到,听说巴库附近有一个石油泉,这种油虽不能食用,但可以用来烧火,而且可以清除骆驼身上的疥癣。巴库是拜火教徒崇拜的“永恒火柱”的所在地,那些火柱实际上是从石灰岩裂缝中喷出的可燃气体形成的,而这同石油蕴藏有关。
  

巴库曾是一个独立的大公国,19世纪初才被纳入俄国版图。那时,已经有了原始的石油工业。到1829年,已有82个手工挖成的油坑,但产量微不足道。由于这一地区十分落后,地理位置又很偏僻,加上沙皇当局腐败无能的垄断经营,俄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受到严重阻碍。19世纪70年代初,俄国政府终于取消了国家垄断,向竞争性私人企业开放这一地区,石油工业才有了长足发展。手工挖油坑的时代过去了。1871~1872年,打出了第一批油井,到1873年,已有20多个小炼油厂投产。
  

不久,一个名叫罗伯特·诺贝尔的化学家来到了巴库。他是瑞典化学家伊曼纽尔·诺贝尔的长子。老诺贝尔是水雷的发明者,1837年移居俄国。罗伯特还有两个弟弟,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和路德维格·诺贝尔。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是硝化甘油炸药的发明者,诺贝尔奖的创建人。路德维格·诺贝尔则继承父业,经营者一个庞大的武器制造公司。由于路德维格的公司获得了为俄国政府制造步枪的巨额合同,需要木材做枪托,于是他派长兄罗伯特去高加索寻找俄国的胡桃木。1873年3月,罗伯将来到巴库。由于石油开发,巴库已变得热闹非凡。罗伯特一到达,就被这种狂热所吸引。他没有同弟弟商量,就用路德维格给他的万卢布买胡桃木的钱,买了一个小炼油厂。诺贝尔家族进入了石油界。
  

   俄国石油工业的崛起
  

罗伯特马上着手更新设备,提高生产效率。在弟弟的资助下,他很快成为巴库实力最强的炼油商。1876年10月,第一船诺贝尔公司生产的煤油运抵彼得堡。同年,路德维格也来到巴库,并很快赢得了沙皇的弟弟、高加索总督的欢心。路德维格是一位精明能干的企业领导者,有能力制订洛克菲勒那种规模的计划。他着手分析石油工业的各个阶段,学习美国石油工业的经验,运用科学知识、创新和经营计划来提高效率和利润率。他把整个企业完全置于自己的领导和关注之下。用不了几年,俄国石油就将赶上甚至超过美国石油,而路德维格·诺贝尔则将成为“巴库石油之王”。
  

长途转运是一个严重问题。当时油装在木桶里,沿里海用船运往600英里外的阿斯特拉罕,然后再装上驳船,沿伏尔加河北上,最后再转上火车。装卸费用非常高,造木桶也很昂贵。路德维格想出了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替代办法,就是在船上建造大型油罐,用散装的办法运油。
  

在实践中,又出现了问题。一艘以散装方式运油时失事船的船长说:“油似乎比水运动得快,在恶劣天气里,当船头前倾时,油就随之前冲,迫使船头钻入浪中。”路得韦格又想出了解决压舱问题的办法。1878年,他成功地将第一艘散装油轮投入里海航运。19世纪80年代中期,这种散装油轮又在大西洋上航行成功,由此完成了石油运输史上的一次重大革命。与此同时,路德维格仍不断改造他在巴库的炼油厂,使之成为当时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炼油厂之一。他的公司还是世界上第一家雇用专业石油地质学家的公司。
  

路德维格创建的高度一体化的石油康采恩,很快就控制了俄国石油业。油井、输油管、炼油厂、油罐、驳船、储存仓库、铁路、零售分销网络和一支多国劳动力组成的大军——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的产业随处可见。
  

1874年,俄国石油产量还不到60万桶,10年以后达到了1880万桶,几乎是美国的1/3。19世纪80年代初,巴库周围已有近200家炼油厂。在这一进程中,诺贝尔兄弟占有支配地位,他们的公司生产俄国一半的煤油。他们自豪地对股东们说:“现在美国石油已完全被挤出了俄国市场。”
  

虽然诺贝尔兄弟公司控制着整个俄国的石油分销,但俄国石油在世界市场上还没有什么地位。把油从巴库运往波罗的海的港口,要通过水路和铁路联运,穿过俄国西部,整个行程达2 000英里。更糟的是,从1884年10月到次年3月,冬季的严寒气候阻碍着里海上的煤油运输,许多炼油厂一年中不得不关闭半年。许多地方交通十分不便。比如在第比利斯城,从8 000英里外的美国进口煤油比从340英里外的巴库购进还要便宜。
  

俄国的市场容量也有限。对于广大农民来说,照明并非必不可少,而且他们也花不起那笔钱。石油产量的增长,迫使巴库的生产者急切寻求海外市场。为了找到代替诺贝尔家族控制的北路运输线,另外两家公司——邦吉公司和帕拉斯柯夫斯基公司得到政府批准,动工修建从巴库经过高加索到里海港口巴统的铁路。工程刚进行一半,由于油价下跌,这两家公司资金枯竭,陷入了绝望境地。
  

罗斯柴尔德家族挽救了他们。该家族在阜姆有一家炼油厂,所以对获得俄国的廉价原油很感兴趣。他们以拿俄国的石油设施作为抵押,提供了完成这条铁路所需的贷款。1883年,巴库-巴统铁路建成,几乎一夜之间,巴统就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港之一。1886年,罗氏家族成立了里海-黑海石油公司,在巴统建立了储存和销售设施。诺贝尔兄弟公司立即起而效仿。巴库-巴统铁路打开了俄国石油销往西欧的大门,并由此开始了持续30年之久的争夺世界石油市场的激烈斗争。
  

   对美孚石油公司的挑战


美孚公司不敢忽视俄国石油工业的兴起。俄国煤油在欧洲许多国家同美国油展开了竞争。为了对付这种局面,美孚加强了针对国外市场和新竞争对手的情报搜集工作。各种报告不断地从世界各地涌向百老汇大街26号。情报令人不安。美孚公司再也不能为自己的绝对统治地位而扬扬得意了。


美孚公司估计,沙皇政府绝不会允许它把诺贝尔兄弟公司整个买下,但是它可以使用在美国对付竞争对手的那种办法,争取获得诺贝尔兄弟公司相当的股份,同时仍让路德维格继续经营。1885年,美孚派一位高管到彼得堡,同诺贝尔兄弟进行会谈。路德维格对此不感兴趣,他正集中力量,加强在欧洲的销售网,扩大销量。1879~1888年间,俄国石油产量增长了10倍,达到年产2,300万桶,这相当于美国年产量的4/5以上。
  

诺贝尔兄弟公司在欧洲进行的咄咄逼人的推销活动,以及俄国石油产量的迅猛增长,使美孚公司极为震惊。他们断定,仅是讨论已经不够了。1885年11月,它在欧洲降低了油价,就像在美国向竞争对手发起进攻那样。它的欧洲代理商在各国制造谣言,诋毁俄国煤油的后果和安全性。虽然美孚的进攻很凶猛,但诺贝尔公司和罗氏家族的反攻同样猛烈,而且很成功。结果,美孚石油公司的经理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地图上标出的“俄国的竞争范围”不断扩大。
  

1888年,罗氏家族在竞争中又采取了新的步骤,他们在英国建立了自己的进口和批发公司。诺贝尔兄弟公司也照此办理。在这些刺激之下,美孚石油终于采取了行动,在英国建立了第一个国外子公司——英美石油公司。随后,它又在欧洲大陆同那里的主要批发商合资,建立了一些新的子公司。美孚成了名副其实的跨国企业。1889年,诺贝尔兄弟公司穿过高加索山脉,打通了一条长达42英里的隧道输油管道,光是炸药就用了400多吨。在这个“竞争性商业”的新时期,美国在世界照明油贸易中所占的比重从1888年的78%,下降到1891年的71%,而俄国所占的比重则从22%上升到29%。“富饶的巴库油田不断涌现出新的自喷井,产量越来越大。但是,在俄国石油界却发生了一次重大变动。虽然路德维格·诺贝尔的耐心和决心在一个接一个的困难面前丝毫没有减弱,但他的身体却越来越虚弱。1888年,在法国里维埃拉度假时,这位年仅54岁的巴库石油之王因心力衰竭去世。
  

   贝壳商人之子
  

俄国煤油仍然持续不断地从巴统流出,寻找市场。诺贝尔兄弟公司至少仍牢牢地控制着俄国国内市场。而罗氏家族不得不另想办法,绕过美孚公司,寻找打入世界市场的途径。他们怀着特殊兴趣注视着东方,注视着亚洲,看到了那里有上千万“新光明”的潜在客户。但是,怎么把油运给他们呢?
  

罗氏家族认识伦敦一个叫弗雷德·莱恩的货运代理商。此人精通航运,善于交际,是位出色的掮客。他认识一位小有名气的商人,名叫马库斯·塞缪尔。莱恩把他介绍给了罗氏家族。他们在一起制订出一项宏大计划,这项计划如果成功,不仅可以解决俄国石油工业面临的市场问题,而且将引起世界性震荡,并削弱洛克菲勒和美孚石油对世界石油贸易的控制。
  

马库斯·塞缪尔是犹太人后裔,出生于贫困的伦敦东区。他的祖先是1750年从荷兰和巴伐利亚来到英国的移民。塞缪尔的父亲也叫马库斯·塞缪尔,这对正统的犹太人来说是极少见的。老塞缪尔靠在东伦敦码头从海员手中收购小玩意开始经商生涯。1851年人口普查时,他被列为“贝壳商人”。在他最受欢迎的商品中,有一种镶嵌有贝壳的小装饰盒,很受当时年轻姑娘的钟爱。到19世纪60年代,老塞缪尔已经积攒了一些钱,除了贝壳外,他还进口诸如驼鸟羽毛、红硬木手杖、胡椒袋、锡片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同时还经营不少工业品的出口。出口日本的第一批机械织布机就是他经办的。除此之外,老塞缪尔还同远东的一些英国贸易商行建立了可靠的关系,这些关系后来对他儿子的事业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小塞缪尔生于1853年,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念过几年书。1869年16岁时,他就开始帮父亲管账。正是在这个时候,新的技术在整个世界正迅速改变着贸易和国际商业的面貌。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使通往远东的航线一下子缩短了4 000英里。轮船正在取代帆船。1869年,从英国到孟买的直通电报线路开通,不久,日本、中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也都被纳入电报网。通过电报线路,世界第一次被全球通讯联系在一起。迅捷的信息一扫过去数月的期待和担心,航运不再是一种冒险事业,有些交易事先就可以做。这些都是小塞缪尔可以用来建立自己财富的条件。


父亲去世后,马库斯·塞缪尔和弟弟塞缪尔·塞缪尔合作,生意日益兴旺。马库斯在伦敦建立了M·塞缪尔公司,他弟弟长期住在日本,在横滨建立了S·塞缪尔公司。兄弟俩在日本的工业化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通过与那些同父亲有关系的贸易商行的合作,他们不断在远东扩展生意。在同东方国家的贸易中,塞缪尔兄弟成了当时英国唯一有名望的犹太人。
  

马库斯身材矮壮,外表并不起眼,但他很有魄力,聪明过人,敢于冒险,行动果断,一旦看准就坚持到底。他能获得别人的信任,20年中他从未向银行借贷,而是依靠远东的那些英国贸易商行。他还利用这些商行作为自己的国外代理,从而节省组织和行政费用。包租船只时,他通过莱恩的航运代理公司。除了赚钱之外,马库斯还有更多的考虑。他向往名誉和地位,作为一个生于伦敦东区的犹太人,他要尽力追求并赢得英国社会最上层对塞缪尔这一姓氏的接纳。
  

   1892年政变
  

马库斯·塞缪尔的从商经历使他能够迅速抓住任何机会。同罗氏家族的合作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莱恩介绍马库斯同罗氏家族认识后,两人于1896年去高加索进行了一次考察旅行。在那里,马库斯看到了一艘颇为原始的散装油轮,他马上意识到这种油轮运油效率会更高。随后,马库斯又去远东,说服了那些同他保持良好关系的贸易商行,它们同意参加马库斯的计划。马库斯对这一计划及义其成功所需要的条件进行了仔细研究。对他这种通常行动迅速的商人来说,这次行动真是谨慎得异乎寻常。他知道风险有多大,也了解收益会有多大。他清楚,除非能在价格上战胜、至少是不败于美孚公司,才有理由打入远东市场。为了确保成功,必须在各个市场同时行动,否则,美孚公司将会在马库斯一伙竞争的市场削价,而在没有竞争对手的市场抬高价格,来补贴削价的损失。最后,速度和最大限度的保密是很关键的。他知道,他正准备同一个无情的对手进行一场战争。
  

要打赢这场战争,需要一系列条件。他需要油轮。油轮可以大大降低运输成本。当时使用的那些油轮达不到马库斯的要求,他需要一种新型的、更大更先进的油轮。他委托专家去设计制造这种油轮。巴统煤油的供应要有保障,价格要有竞争性。油轮要能够通过苏伊士运河,这样可以缩短4 000英里的航程,使成本进一步降低,增强对美孚公司的竞争优势。美孚公司的煤油是绝好望角,由帆船运往远东的。塞缪尔需要在亚洲所有重要港口建造大型储油罐,需要油罐车把油运往内地。最后,还必须在内地建造储备设施,以便将散装运来的煤油分销给当地的批发商和零售商。这是一项复杂的计划,涉及细致入微的远距离组织和市场协调、工程建设以及政治关系,而且必须尽可能保守秘密。
  

但是,罗氏家族在这个问题上拿不定主意,是同美孚石油竞争呢,还是同它达成和解?他们认为,美孚公司那么强大,不能小视。最后,经过长期谈判,并且在面临油价下跌的情况下,塞缪尔在1891年同罗氏家族签订了合同。合同规定,在1891~1900年这9年间,由塞缪尔在苏伊士运河以东全权经销布尼托(Bnito)公司的煤油。这正是他一直希望的。在其他战线上,他也在全速前进。
  

他所预定的油轮体现了技术上的重大进步。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油轮要能够用蒸汽洗干净,返程时装上东方出产的货物,包括食品,这要求船一定不能被油的气味污染。油轮还必须满足苏伊士运河公司的安全要求。由于害怕爆炸,安全成为一大课题。同美孚公司的油轮不同,塞缪尔的油轮设计了一系列新的安全措施,比如,能够适应不同温度下煤油膨胀和收缩的储油舱。
  

塞缪尔的油轮进入苏伊士运河的要求很快遭到了反对。1891年夏天,舆论界就开始报道传闻,说在希伯来势力影响下,一些强有力的金融家和商人正在试图使油轮通过苏伊士运河。随后,伦敦城最有名的游说者拉塞尔-阿恩霍尔兹公司发起了一场强大的游说活动,反对批准塞缪尔的要求。他们拒绝透露在为谁服务,甚至当外交大臣询问他们代表英国哪些人的利益时,他们仍守口如瓶,但毫无疑问,他们的客户是美孚石油公司。
  

但是,塞缪尔有罗氏家族和法国银行界的强大盟友。英国的罗氏家族曾在1875年资助本杰明·迪斯雷利①政府购买苏伊士运河股权,而且外交大臣认为,允许英国油轮通过苏伊士运河完全符合英国的利益,不管那些说客多么能言善辩,他都不会动摇。伦敦的劳埃德船社也认定塞缪尔的新型油轮是安全的。
  

与此同时,塞缪尔已经着手另一项行动:在亚洲建造储油罐。塞缪尔兄弟派外甥马克·亚伯拉罕和约瑟夫·亚伯拉罕去选址,监督油罐建造,并同远东那些贸易商行合作,建立分销系统。马克在远东进展很快,先后在新加坡淡水岛、香港、上海等重要港口购置地皮,建立储油设施。与此同时,苏伊士运河当局批准了塞缪尔的要求,允许他的油轮通过运河。1892年7月22日,第一艘油轮建成,塞缪尔将它取名为“骨螺号”。随后下水的油轮都以贝壳的名命名,以纪念他的父亲——贝壳商人老塞缪尔。“骨螺号”下水后,驶往巴统,在那里装上布尼托公司的煤油,经过苏伊士运河,先后在新加坡淡水岛和曼谷卸下了第一船煤油,出人意料的行动开始了。
  

塞缪尔的行为如此迅速,这使美孚公司大吃一惊。惊魂未定的代表们匆忙赶往远东,评估事态的严重性。结果异乎寻常,正如《经济学人》杂志指出的:“如果那些人的预期目的能够实现,东方的桶装煤油贸易必将过时。”美孚石油的代理商行动得太晚了。塞缪尔的煤油已随处可见。他们不可能再使用在一个市场削价、在另外一个市场提价这种手段反击了。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