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色彩-美妙的时间印记

奥黛丽赫本 2022-08-02 07:42:15

    当衣橱里不断带来新的丝巾,披风亦或是点缀的饰品时候。我就会慢慢思考,我在几姐妹们中最最偏爱的丝巾情节是怎样在自小时候养成的呢。

    翻遍记忆的角落,终于清晰记得,在80年代末,我们还在读小学时候,那时各个村庄还没有完全通电,我们享受过黑暗里看过最蓝色的天幕。亲眼看过飞蛾扑火撞在火苗上,目睹悲壮与英烈。亲自品尝了凛冽寒风,带来刺骨之疼痛。渴望一双不进水的水靴,满脑子就是幸福的向往。以至于在最寒冷的冬天,我们伸出红肿的双手烤在微微发着火光的碳炉上,挤挤挨挨地。寒冷里渴望幸福的指数是潜滋暗长的。

     最简单的歌谣里传唱幸福的遥远方向。最坚守的脚步丈量未知的路。

     在最贫穷的时刻,我们姐妹拥有着妈妈为我们征订的报纸《少年百科知识报》,应该是那时候播种在心中最年轻的种子。也有了最简单的围巾,崭新的毛巾就是围巾,居然羡慕了好多人。后来爱美的母亲说,几姐妹们中,谁最努力,就会在过年时候奖励水一块纱巾。我们为着小小的梦努力呀。

     后来到了过年,四姐妹全部佩戴上了粉红的纱巾。两元钱一张,总共花去了爸爸辛苦积攒的8元钱。走亲串友很是风光。总有亲戚夸奖母亲的能干,将各个孩子打扮得干净得体。母亲哪里知道,那时候爱美的种子已经在心灵发芽了——以后我会佩戴上自己喜欢的各色围巾呢!

     初中时候,阅读书目增多,看到潘虹女士说过,爱美的女士即便是兜里只有两块钱,也想着为自己买上一款中意的丝巾。后来,围巾,披风行成了匆匆远行的日子的必备品。总觉得带上了才是安然踏实,一如当年有着母亲暖暖的爱意包容。

     现在,各色匹配的丝巾,围巾,几近百条,却还是不断地添置进来。一如孩子时候,再多的母爱都不过分,贪恋似的。将我淡淡的生活点缀的色彩纷呈,连同步伐之间都有丝巾飘动的气息。

     想想,小时候,母亲轻易播种的爱美,就这样在骨子里流淌,那母亲播种的爱书,向上生活的勇气与力量该也是这辈子不会褪色的记忆了吧?

     时至今天,我们在孩子成长最柔软的阶段,多播种一些真、善、美,那么多年以后就会成长为葱茏的人生了吧?

【·罗马假日·】

赫本的天真和她颈间的那一方丝巾

让画面完美的定格

明艳了悠长时光

见证了公主和浪子的浪漫爱情

也许她忘记了

那一条丝巾

谁也记不清赫本有几条丝巾

也记不清丝巾的花款

印记中

似乎是一条可以流传百年的经典款

正如我颈中这条

.......


问题来了

赫本到底忘记了

哪一条丝巾




·1·

是否这条?

1606年亚洲局部地图丝巾

90cm×90cm

一方丝巾,拂开尘封历史,牵引世纪航海传奇。

轻掀丝巾,一幅亚洲局部地图正姿态庄重地宣示着自己的古老身世。该图由GerardMercator绘制,于1606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图上绘有中国、泰国、印度、菲律宾等国家,是不可多得的早期亚洲局部地图。

古老地图与传奇海船意外邂逅,相互辉映出最动人的丝巾魅力。耆英号(左下角-19世纪版画),于1846年-1848年(清道光年间)从香港扬帆,一路乘风破浪,经非洲好望角及美国东岸到达英国,创下了当时中国帆船航海最远的记录。耆英号历经狂风险浪,最终却遭拆解以作研究之用,航海生涯悲剧落幕,令人不甚唏嘘!



·2·

亦或这条?

1764年珠江航道图(澳门)丝巾

90cm×90cm

一方丝巾,印载澳门百年流迹,为你轻声诉说海上花园的前世今生。

澳门四面环海,码头水面开阔(下中图-19世纪澳门新月沙滩版画),是中国对外门户之一。自古以来,澳门与珠三角一衣带水,航道四通八达(居中图-1764年珠江航道图),来往贸易频繁。作为中国最早开放的商埠之一,东西方文明在澳门汇流融合,华洋共处、教堂四建,其中雕刻精细的澳门大三巴牌坊最负盛名(右下角-19世纪套色版画)。时光流逝,澳门在中西文明火花的碰撞下,欧亚风姿摇曳,优雅神秘,终年绿树繁花,素有“海上花园”之美称!



·3·

会不会是这条?

1764年珠江航道图(珠三角)丝巾

90cm×90cm

一方丝巾,意蕴绵长,带你追念千年商都-广州的海丝情缘。

 广州濒临南海、位处珠江出海口(居中图-珠江航道图,出版于1764年,由法国水文学家及地理学家Jacques Nicolas Bellin绘制,该航道途经澳门、虎门岛、莲花塔、琶洲塔、赤岗塔、黄埔,最后到达广州),地理位置优越,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海丝情缘深厚。

  17-19世纪,海上丝路繁盛,广州商船不绝,海贸兴旺。1655年,荷兰约翰•纽荷芙随荷兰使节团到访中国,绘制了一幅广州城的远眺图(左下角),真实记录了广州口岸商船云集的盛况。19世纪,英国画家阿罗姆绘制的黄埔古港铜版画(下中图)也见证了广州港口的长盛不衰。现今,海上丝路复兴,广州海丝前缘再续!



·4·

难道是这条?

17世纪荷兰使团绘制的广州城图丝巾

90cm×90cm

1655年6月19日,16人的荷兰使团从巴达维亚出发,航行两个月后抵达南中国海岸。9月初,清政府正式安排使团下榻广州,翌年3月由中方护送进京,10月2日在紫禁城觐见顺治皇帝。这是荷兰首批赴华使团,使团管事约翰·尼霍夫绘制的大量画稿成为西方人第一次直观地了解中国的重要材料,其画作和游记被翻译成多国文字。

通过这幅形象生动的全景图,可以了解1655年荷兰使节到访广州时,广州城的样貌和建筑分布情况,它为我们还原了当年尚可喜管辖下的广州古城风貌。



·5·

不会是这条吧?

百年屈臣氏广告丝巾

60cm×60cm

1828年由英人A. S. Watson在广州创立取名为“广东大药房”,1841年迁至香港并根据粤语发音将公司名称译成屈臣氏大药房(总部在香港),1981年由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全资收购。

清末的“屈臣氏大药房”年历牌,在宣传品牌形象及产品产告的同时,也结合了年历牌的实用功能,首次出现西历和中历的合并标示。年历牌一套共八款,每年一款,分别是“荣”“华”“富”“贵”“益”“寿”“康”“宁”,其中“荣”年历牌的出品与辛亥革命同年。




记忆都快弄丢了赫本的丝巾

ANYWAY

好在我们还能复刻那些

美妙的时光印记

把时间+阳光

重新显影在柔美的

这一方丝巾中


无论是哪一条

都要像赫本一样

戴靓时光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