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交付工程师,在南太平洋海岛的奇幻漂流

华友生活 2018-12-05 13:02:06

魏 波 | 2016年在斐济Digicel网络评估与提升项目中,打造岛国第一张精品网样板点,2017年在B运营商三国LTE项目中,成功交付岛国第一张4G+网络,保障了岛国PITA大会500Mbps+速率演示,打造了岛国第一速率,被破格提拔两级。


文章来源 | 华为人



在南太平洋的大海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五六个人支撑着20多个岛国区域的网络业务,平均每两周就要出差一次,有些岛国没办法直达,要飞到澳洲、新西兰,甚至东京才能转机。


摊开世界地图的时候,我看着这片蔚蓝而广阔的蓝色水域,突然有点心生畏惧。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见到了魏波。


魏波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的交付工程师,白白净净,架着眼镜,笑起来有点腼腆。说起刚入职华为的时候,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成研所所长张伟来电子科大进行校园宣讲,讲了一个段子,说母亲总是问他:“儿啊,你的钱怎么这么多?”全场学生都笑了。大家瞬间懂了华为的幽默和实力,接下来简历如潮水般涌来。就这样,魏波加入了UMTS解决方案设计部。


在研发的日子过得跟校园很像,虽然也经常加班,但活动丰富多彩,大家一起搞设计,周末部门组织各种活动,四年时光,自己也从一名新兵成为了部门的业务骨干。很多人觉得成都人喜欢安逸稳定,但魏波不,因为常常收到公司欢迎大家去海外建功立业的邮件,他心里也蠢蠢欲动,萌发了来海外锻炼的念头。


当时巴新代表处刚刚成立,是南太唯一的五类艰苦国家,巴新的NTD部长刘斌对他说:“来巴新吧,这里有机会让你看遍所有岛国。”他想想,虽然听说挺危险,但补助也挺高;换个新环境,还能学习英语,应该会是自己人生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就这样,他踏上了来岛国的路。


临走之前,老婆送他到机场,两个人都哭了,老婆说:“等你挣够了一百万就回来。”他说好。没想到在岛国一待就是四年。即便这个目标早已实现,现在让他不能停下脚步的,还有肩上更大的使命和责任。


1


在大溪地呆了半年,没有同伴


2014年4月11日,刚到斐济办事处的魏波,就要接手D客户的项目,最压力山大的是,研发3G出身的他,要去对接客户无线经理,交付LTE(4G)


当时的他英语烂,技能烂,完全没底,感觉自己从研发骨干员工,变成了一张白纸的新员工,压力山大。项目组PD景小刚和TD Victor Liu做了一个决定,把他“雪藏”两周,让他天天看资料,仿佛回到了高考时光。磨刀不误砍柴工,最终魏波通过苦练掌握技能,提升英语,在地区部团队的支持下,把项目顺利完成了,也找到了初步的自信。


挑战接踵而来,2014年11月,大溪地的管理服务项目告急,作为斐济网络性能方面的专家,他独自一个人飞往大溪地。别人说起大溪地,想到的是南太平洋著名的旅游胜地,但作为网络性能交付工程师,日复一日面对这个小岛风景环岛游,岛上所有的路都跑遍了,感受到更多的却是孤独。每天他除了工作,解决问题,最大的期待,就是半夜回到酒店,跟家人发发微信。最大的惊喜,就是搜索“附近的人”时,发现有一个中国人,可以亲切地聊几句。但羞涩的他,常常是说一个“你好”,就没有下文了。


魏波在这个小岛上待了半年,没有同伴,没有斐济的大团队,独立面对本地客户和员工,最终他以出色的工作成绩,帮助客户解决了一个个网络性能问题,提升了网络质量,又一次实现了自我的转身。


2


“少年波”的奇幻漂流


魏波到过很多个岛国,汤加是他印象深刻的一个。汤加王国属大洋洲,位于太平洋西南部赤道附近,是由173个岛屿组成的岛国,其中36个有人居住,大部分为珊瑚岛。因此整个汤加王国,只有40个站。一次魏波接到了搬迁友商网络设备的任务,但设备大部分不在汤加主岛,都在外岛上。一个岛只有几个站。于是,客户工程师带着魏波,开启了海上的奇幻漂流。


还记得去哈阿菲瓦岛(Haafeva),岛上只有1个站,由于海域比较平静,当地人也没有救生衣。他就这样跟客户、分包商坐在一艘小木船上,载着我司的设备在大海上漂流。无边无际的海面,魏波站起来就感到头晕,只好在小木船上整整躺了6个小时。由于能源缺乏,登陆哈阿菲瓦岛发现,这里白天有电,晚上没有电。岛上只有唯一的一个商店,老板还是个中国人,会讲本地语言,看到有中国人的到来,非常兴奋,秀了他最新款的手机、电脑,只是这些电子产品都布满了灰尘,因为岛上之前没有网络。现在总算是要建网了,所以很兴奋。由于当地没有餐馆,当地居民切了肉,把肉拿芭蕉叶包起来,再埋在土坑里烧,这就是很好的本地餐。岛上也没有酒店,装站工程师把纸壳铺在地板上就睡,客户怕魏波不习惯,还特别照顾他,专程把他带到当地居民家借住,让魏波格外感动。


第二天又漂去另一个岛。印象最深的是在汤加的内亚富岛上(Neiafu),淡水是很珍贵的,每家每户有一个储水罐,全靠下雨接水,自来水也是咸的。岛国的当地人,主食就是面包果、芋头、木薯,他们经常是吃一口肉,吃一口木薯,不喝水,魏波也逐渐习惯了一天两顿饭,吃饭不喝水的日子。就这样,魏波跟着客户一起漂流了十几个小时,革命的情谊,就是在一次次漂流中建立起来了。


离开的时候,候机厅有人叫他的名字,他一看是个不认识的本地女士,女士说,自己是Maka的妻子,在机场免税店上班,客户Maka得知魏波的行程,专门给他买了汤加的小饰品,还有一件T恤衫。这是魏波第一次接到客户送的礼物,让他难以忘怀。



3


客户点名要“魏波”


如果说岛国间的漂流是身体上的艰苦,那瓦努阿图和美属萨摩亚的项目交付,就是精神上的艰苦。要知道,支撑岛国对于人的技能要求全面,基本上所有制式都要懂,从GSM到LTE样样都得学,必须把自己炼成“全能王”。


2015年10月,魏波被派往瓦努阿图进行4G的新建,解决干扰、掉话、上不了网、KPI指标不达标等一系列问题。得益于他前后五次去过瓦努阿图,对于客户的网络都十分了解,每一个站点基本心中有数,因此,虽然问题很多,但经过十个昼夜没日没夜的鏖战,包括定位问题,设计解决方案等,到了12月,他就快速解决了客户网络性能的一系列问题,展示了华为工程师的专业,得到了客户的高度认可,被允许“回家休假”了。临走前客户打趣地说:“要不是你是魏波,我不会放你走。”言外之意是他把任务完成得太漂亮,没有再留他的理由了。


作为一名射频工程师,魏波已经基本具备了全面的技能,但如何推动服务向售前转移,则对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美属萨摩亚3G扩容就是这样一场战役。当时客户B并不认可华为的服务,只想买设备和license,觉得硬件才有收费的理由,服务不值钱。但客户自己维护网络老出问题,网络质量不好。2016年4月,魏波作为华为专家被派往萨摩亚处理问题并支持指导,客户也派了5个工程师来学习,大家成立了War room,他每天早上9点到,带着大家搞到晚上11点多,大量专业的技能知识和复杂的网络配置,渐渐让客户意识到服务的价值和重要性,交流中魏波更是让客户明白,扩容没有那么简单,出了问题还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应该让专业的华为来做专业的事情。


后来当客户跟华为合作的新项目开始时,客户点名要魏波来支持。就这样, 2017年在Bluesky三国LTE项目中,魏波带领团队成功交付了岛国第一张4G+网络,并保障了岛国PITA大会500Mbps+速率演示,打造了岛国第一速率,因此也获得了破格提拔的机会。



回首这一路,魏波从一名研发设计工程师,成为一名服务交付工程师,从做测试,到性能设计,到算法设计,再到服务方案设计,客户沟通,他不断地在挑战着自我。研发的背景给他打下了技术基础,海外的这四年,他走了11个国家,做了9个国家项目,大部分时间住在酒店,很多时候吃着方便面、汉堡包。岛国的人们享受着网络与世界的连接和带来的便捷,而他自己的感觉是,自己以前是一个很活泼的人,由于长期待在岛上,变得有些沉默,很多兴趣、爱好都在忙碌和孤独中被磨灭了。


我问他,如果以后有时间会去哪里玩,他说,无论如何绝对不会选择海岛了,因为全世界的岛在我眼中都一样。我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现在就觉得中国多么美好,成都的美食多么诱人,如果有时间,就想回去看一看家人,多陪陪他们。


这么看似简单的愿望,也是很多华为人的缩影。看得见的牺牲和看不见的付出,正是我们平凡中的伟大。


(end)


一条好奇的小尾巴


华友们有经历过海上漂流的体验吗?能在留言区详细分享给我们吗?小编送你上墙,再送小红花一朵。


* 华友生活:华为人创业、工作、生活的故事平台,想看到更多华为人背后的故事,请关注:华友生活(HW-life)


分享 让更多人看到华为人的故事



喜欢请点赞 ↓ ↓ ↓留言请直走。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