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后,我在新西兰街头摊煎饼

发现新西兰 2020-05-22 06:32:35



人生真是一场奇妙的体验,

想想一年前我做市委书记秘书时,

哪里能想到,

有一天会跑到异国他乡的街头摊煎饼…



作者 | 禅小瑾


系上围裙,带好手套,拿起小木棒,一勺面糊浇在锅中央,T字型小木棒把面糊熨荡开来……一天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生长在河北,自幼早餐的记忆里就充满了煎饼果子的味道,曾经无数次站在摊煎饼阿姨的三轮车前,看着她用小木棒将面推开,总是很想亲手试一试。

 

不曾想有一天,在异国他乡,竟以此为业。

 

在国内的时候,和很多姑娘一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上学时忙着分数,上班后忙着加班,家里的荤菜几乎都是长辈给备好的。

 

做公务员时,请同事来家里吃饭,桌上三分之二的菜都是叫的外卖。好在小伙伴们也都理解,因为大家都半斤八两。

 

 

///

 

来到新西兰之后,生存压力倒逼下,首先迸发的,是包饺子的技能。

 

爹妈包饺子的速度有如神助,从和面到包好饺子,分分钟搞定。

 

基本技法我都会,但因为速度极慢,每每被爹妈嫌弃,撵出厨房。我便乐得自在,看着电视剧等着饺子出锅……

 

因此,这么多年的饺子算白吃了,待嫁为人妻也依然只会一点儿皮毛。好在我嫁到扬州,那里的人们普遍不会和面擀皮。

 

到新西兰后,一方面想念家乡的味道,另一方面老外实在热爱饺子。于是我们每周包一次饺子。

 

虽然在河北论包饺子我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但在新西兰绝对饺子大神!

 

猪肉白菜、鸡肉玉米香菇,轮番上阵,洋人房东吃得合不拢嘴,搬着锅到单位分享给同事,左邻右舍也纷纷来家里订购。

 

后来考虑到无证经营的法律风险,便停止出售,只自给自足。

 

继饺子之后,我还学会了蒸包子。

 

一次搬家之后,我们与基督城最大中餐厅的面点大厨成了舍友。在大厨的悉心指导下,我迅速掌握蒸包子技巧,并发现蒸包子比包饺子快多了,更加省时省力。

 

在朋友圈里晒包子的照片,以前国内的同事纷纷表示惊叹,这还是当年每天都在考虑点哪种外卖的娃吗?

 


///

 

后来机缘巧合,去基督城唯一一家煎饼店工作,会做煎饼之后彻底从以前靠吃外卖维生的姑娘,变成了面食界的“能豆子”!(我本不知“豆子”是什么鬼,据同事讲是夸赞我的扬州话。)

 

第一天报道,看着同事一圈一圈转小木棒,童年时站在煎饼摊前的愿望腾腾蹦了出来,按耐不住,撸起袖子,系上围裙,自己上手。

 

这么多年的煎饼似乎没白吃,第一次上手,在废掉两张之后,第三张就合格了。

 

摊煎饼真的是一件很有魔力的事,很容易找到自己的节奏,越摊越嗨,那个“药药切克闹”的调调,原来不是凭空来的。

 

一个中国姑娘买煎饼,穿过大半个基督城跑来,就为了吃煎饼,吃到这口久违的家乡味道。


 

当我一勺面糊在锅上荡漾开来,姑娘的眼睛都发直了。还忍不住一边晃动一边默念“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我也随着嗨起来,我俩一边唱一边扭,还没唱到“我说鸡蛋你说要”,我就已经不小心多扔了一个鸡蛋进去。

 

待我反应过来,看向老板,老板只得笑着说,姑娘送你一只鸡蛋了。于是我俩继续嗨唱……

 

越做越熟,慢慢练就了三个锅同时摊煎饼的绝技,一锅在前,两锅在后,打蛋,抓菜,在锅之间旋转,犹如跳舞,竟摊出了一种持续不断的愉悦感。

 

我摊煎饼,常引得老外驻足,还时常有人拿着手机对着我锅上的煎饼拍照录像,那煎饼仿佛是刚下飞机被记者围堵的明星。

 

我们把煎饼的英文名取做“J-bing”,胆子大的老外点单的时候会说“我要一个鸡肉J-bing”。

 

胆子稍微小一些,怕读错的,就说给我一个猪肉的,故意省略“J-bing”;还有人干脆直接说,我要与刚才那个人吃的一样的。

 


///

 

几乎每一个第一次尝试煎饼的老外,拿到煎饼时都会两眼放光,如同发现新大陆。

 

与我们不同的是,习惯了刀叉的老外,总要把煎饼皮啃开之后,用叉子叉出里面的菜和肉吃掉,最后再吃剩下的皮。

 

忙的时候便随他们去,一旦得空,我会不厌其烦地跟顾客说,煎饼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直接啃,如同汉堡一样。

 

渐渐有很多顾客get了吃煎饼的技能,会客气地说,谢谢我不需要叉子。

 

那些能流利点单的老外,时常带朋友来光顾,并且blabla向朋友解说这来自中国的新事物,与朋友人手一只煎饼,还不忘悉心教导,要大口啃,别用叉子……

 

在很多老外看来,自己比别的老外了解中国更多一些,是件特别骄傲的事情。



每天我都会遇到吃过煎饼后,又专程跑回来道谢的客户,他们特别兴奋地说,真好吃!我都会笑着回应,谢谢您的肯定,您真应该去中国旅行!

 

还有顾客说,这是我吃过最棒的午餐!

我说,在中国,煎饼是早餐。

对方特别震惊,什么?中国人吃早餐如此豪华啊!

 

有一个大叔,估计在煎饼店周围工作,每周一定会有三天准时出现。每次都点鸡肉培根煎饼,并且多加一份鸡肉,经年不变。

 

基督城的灯笼节时,我们把卖煎饼的餐车拉到活动现场去参加庆祝。

 

中午刚过,那大叔便匆匆赶来,说:我今天看到你们的餐车不在,我猜你们一定是来参加活动了,我便开车追来啦,我要一个鸡肉培根煎饼,两份鸡肉!

 


///

 

我刚来基督城的时候,问老外朋友们最爱吃的中餐是什么,几乎所有答案都是饺子。

 

现在渐渐有的答案是煎饼。

 

我才慢慢意识到,老外对中国美食的认知是非常苍白的,大部分人只吃过饺子,所以说最爱饺子。

 

刚来基督城时,在华人超市买了几包康师傅,我的洋人房东尝过之后,就再也没吃过本地的速食面,每当听到我们要去华人超市,就让我们代买康师傅。

 

中国人在美食上绝对有才,我们尚且没有派出重量级选手,煎饼泡面就征服了歪果仁的胃。

 

我原本去煎饼店工作只是当时刚来新西兰不久,闲着无事,想着做一两个月的兼职就差不多了,最多也超不过三个月。

 

因为我最厌做餐食,有外卖的时候连厨房都不进,这次一做成瘾,不知不觉已经摊了九个月了,除了摊煎饼本身让人开心,顾客的痴迷态度也让人欲罢不能。

 


///

 

现在我有了自己的事业,越来越忙,但仍舍不得丢下煎饼店的工作,有的时候一周只去两天,也还是想去的。

 

那一圈一圈荡开的不仅仅是面糊,更多是老外对中国多了一点儿了解,最爽的事情,莫过于听到顾客专程跑回来称赞煎饼太好吃了。

 

走在市中心的商业街区,时常遇到与我打招呼的老外,并不记得他们是谁,但总是笑着回应,因为他们一定是煎饼店的顾客。

 

我虽然每日忙碌,摊煎饼时顾不上抬头看客户,但他们却因为煎饼的美味记住了我。

 

做食物最大的乐趣,我猜就是让品尝者一试难忘吧!

 

而人生最大的乐趣,我想是在任何境遇中,都能使内心感到愉悦。

 


随着自己在异国的小小事业越来越有起色,我不确定摊煎饼这个爱好还能坚持多久,但这段美好的记忆必定会烙印在我生命里。

 

人生真是一场奇妙的体验,想想一年前我做市委书记秘书时,哪里能想到有一天会跑到异国他乡的街头摊煎饼。

 

即便有先知的能力,料定那时的我,也是万分排斥这种境遇的。

 

可当真的经历过,才觉得,远不是想象中那般苦大仇深,我做过“煎饼侠”,并且乐在其中,这让我明白,人生没有什么境遇是绝对需要排斥的。

 

一切都是体验,而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投入在每一天的体验中,得到成长和新的视野。



///


作者:禅小瑾。出生河北,热爱海南,曾工作在江苏,目前生活在新西兰,自由撰稿人。喜欢文字、旅行与艺术,热爱创造美的工作,崇尚标准简单、经历丰富的生活方式。个人公众号:禅小瑾(Chan-Xiaojin)。


本文授权转载自好好虚度时光专注报道文艺女性朝九晚五之外的活法,倡导做无用之事,度有涯之年。理想的生活,就是坦诚面对自己,好好虚度时光。欢迎关注,获得更多理想生活的灵感(微信公众号ID:hhxdsg)。



- End -



/ 推荐阅读 /



△ 再过一个月,你就要被这样的新西兰刷屏......


 回复以下关键词收看更多实用信息 

移民 | 签证 | 交规 | 入境 | 奥克兰

 皇后镇 罗托鲁瓦 | 惠灵顿 | 基督城 

但尼丁 | 怀卡托南岛 | 北岛 | 国家公园 

高尔夫 | 入境卡 | 驾照 | 交通 | 大学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