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俯瞰山川湖海 囿于美景与爱——新西兰南岛(下)

赏味期限无 2018-12-05 13:54:54


清晨,趁着你还没醒来,新西兰湖边的鸟儿们已经开始了歌唱,夜晚,当你缱绻在喧闹的街巷,新西兰的璀璨星辰已悄悄挂满静谧的夜空,一生总要有一次,与心爱的人携手来到这个纯净而浪漫的国度。


电梯

旅行 | 离灯火越远 离灵魂越近——新西兰南岛(上)

旅行 | 从12000英尺高空自由落体是怎样一种体验



   Wanaka 瓦纳卡   


在皇后镇体验了肾上腺素飙升的跳伞运动,我们驱车前往瓦纳卡,这座小镇位于美丽的瓦纳卡湖南岸,被南阿尔卑斯山环绕,显得格外幽静。



在湖畔的小别墅住下,院落里已然美得不像话,远处更是光影迷离的瓦纳卡湖,恍如仙境。这里的人们生活得很富足,小径上偶尔有徒步或骑行的旅人经过,也有散步遛狗的当地居民,湖畔游戏场中玩耍的孩子们发出阵阵欢笑。下午的阳光穿过澄净的空气,万物都显得那么明媚,让人心旷神怡。



金色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洒下斑驳的倩影,徜徉在绿野仙踪,任和煦的阳光漫过全身,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阳光静谧,草木葱茏,没有喧嚣繁杂,一切清新宁静。不远处两位老人低声细语,分享心事,阵雨忽至,一地的落英让这座中部小城感受到了些初秋的意味。



傍晚时分,镇子的小酒馆里人声鼎沸,现酿啤酒和披萨才把我们在天堂里迷路的灵魂终于拉回到人间。



坐在瓦纳卡湖边的石滩上,此时的小镇又恢复了宁静,太阳落山,绚丽的晚霞温柔了天空,这是我一天当中最爱的部分。




   C'est La Vie 这就是生活   


清晨的瓦纳卡下起了大雨,我们在雨中复杂的路况下行进了300多公里,六小时的行程,路过了湖泊,盘桓了群山,穿越了雨林,最终看到了大海。



告别了中土世界,一路向西,雨中哈威亚湖(Lake Hawea)云端投射下的光影,神圣而优雅。



云层很低,散落的云雾一直环绕在山脚下,我们在山间置身于长白云的怀抱。空山新雨,天堂之门仿佛就在这里。




在南岛的内陆雨林,随处可见这种叫做银蕨(Silver-back fern)的植物。传说中毛利人把银蕨奉为指路神灵。从前的毛利猎人和战士在森林中只要将银蕨的叶子翻过来,银色的一面便会反射星月的光辉,照亮穿越森林的路。新西兰人赞赏银蕨坚韧的生命力,认为它能够体现新西兰的民族精神,因此银蕨的形象在这里无处不在,它是新西兰的象征。



旅途中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比如等天气这件事,幸运之神在皇后镇时眷顾过我们,然而在冰川的这一次,他爽约了。弗朗茨约瑟夫小镇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据当地人称,这里已经干旱多时,它们期盼已久的大雨终于降临……



我们在间歇性的阴雨中开启了弗朗茨约瑟夫(Franz Josef Glacier)冰川步道的徒步。远处的冰河悬挂在两山之间,涌向陡峭山谷。可惜近几十年来,全球变暖,冰川向后移动,已经无法徒步靠近,只能搭乘直升机前往,而我们在冰川小镇逗留的两天,变幻莫测的天气都不能满足直升机降落的条件,四次预约冰川徒步的tour均被迫取消,有一次甚至已经换好了徒步装备,直升机降落在眼前的时候被教练召回。



当天是家属三十岁的生日,而立之年教会了我们放弃,一件事情,努力过,失败了就不遗憾,继续向前才是正事。



   West Coast 西海岸   



从冰川小镇一路向北,逃离阴霾,奔向充满阳光的西海岸。恰好赶上了小镇霍基蒂卡(Hokitika)美妙的日落,也不失为一种幸运。夜宿海边的小木屋,在海浪声中入眠,几天来紧张而疲惫的情绪烟消云散。



新西兰1.6万公里的海岸线与山峦同在,沿着海滨公路行进,听着海涛撞击岩石,吟唱着悠远的诗。张开双臂拥抱大海……一个巨浪湿身到腰,连体裤就这么沦陷了。



换好衣服继续向北开,这回坚决不再下海。西海岸小镇普纳凯基(Punakaiki)以能够观赏薄饼岩而闻名。



三千万年前,大海里亿万小生物遗骸与沙砾土石层层叠叠,在海底交替压埋。地震把一块块软硬相间的岩层托出水面,经过风雨不倦打磨,创造出煎饼一样的岩石奇观。涨潮时海水涌入洞穴并急速通过喷水孔,发出恐怖的轰鸣。




   Nelson 尼尔森   



尼尔森是新西兰南岛第二大城市,它也是著名的“阳光之城”,已经是下午五点钟,整座城市仍然包容在无尽的日光之中。漫步在市中心,无意间走到Church hill,山顶有座很大的教堂。教堂里唱诗班在练唱赞美诗,听得人入迷。




尼尔森也是鲜花之城,城市中到处是繁花盛开的美好,先进的城市滴灌系统保证每日定时浇灌所有的绿植,把小城点缀得生机盎然。尼尔森是美食爱好者的天堂,晚餐的石斑鱼和牛眼很是惊艳,生牛肉沙拉更是带来了味蕾的大满足,尼尔森也因此荣膺此行最宜居城市。






   Picton 皮克顿   


作为一个繁荣的港口城市,皮克顿每天接待旅行者们往返于南北岛之间的轮渡络绎不绝。然而我们并没有坐船去北岛,而是在这里完成一项非常native又小众的活动,夏洛特女王步道徒步,听着特别洋气对不对?



躺在water taxi上享受着海风和阳光,心情十分美丽。船上还有几位当地的老年人,他们的度假别墅就在峡湾的深处。



我们也很快到站了,船长贴心地告诉我们从哪里上山,在哪个港湾下山,他会在五点钟准时来接我们。然而,继昨天穿连体裤下海之后,我今天又出了幺蛾子——穿人字拖爬山……上山路上遇到的登山者看到我的鞋,不由得拍了拍我的肩膀并伸出了大拇指……



峡湾景色还是极美的,然而,我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这一路上根本找不到路标,只能一直向前,大约走了三个小时的“野生”盘山路,实在不对劲,拿出手机地图定位一下,果然已经错过了那个约定的港湾……此时的我感觉人字拖夹在我的脚趾头中间已经快要着火,脚踝也因为受力不均崴得生疼,关键是没水没食,生无可恋,眼看五点钟到了……



五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已经翻过了两座山,弹尽粮绝,给船长打了求救电话:I think maybe we got a real lost...船长说祝你们好运,我会在下一个港湾接你们。

终于找到下山路,天已经黑了,我们在山里徒步了15公里。人家的蜜月是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我的好像每天都在挑战人类极限,估计作为世界穿夹脚拖鞋徒步登山第一人,我将会成为一个传说。



   Kaikoura 凯库拉   


徒步过后连夜开往东海岸的凯库拉,船长告诉我们,这个地方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天蒙蒙亮,我们来到船长大叔的家,海钓的渔船已经整装待发,迎接我们的将是一整天的惊喜。



这里的渔民每天的生活简单而幸福,早起出海一圈,捕一些全家人当天想吃的鱼虾,吃不下的就在集市上和别人交换或出售。我们今天将要体验的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由于是出游淡季,所以能够享受船长一对一的专属服务,服务内容主要是陪聊儿和手把手的海钓教学。



讲真,钓龙虾真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前一天用鱼头做饵,把龙虾们吸引到笼子里,等待第二天打捞。这里的海洋资源非常丰富,随随便便将一个笼子捞上来,就是好几只活蹦乱跳的大龙虾。当地政府规定龙虾的腰围如果低于一定尺寸就必须放归大海。Fishing for the future. 于是,有好几头就被生生扔回了大海,有点心疼。



和大龙虾一起被捞上来的还有一只贪嘴的小鲨鱼,好有镜头感,笑得敲可爱,合照了张大头贴赶紧放回大海。



碰到相熟的几只信天翁,好人缘儿的船长毫不吝啬地把大鱼头扔给它们吃,所以它们也特别亲人,沿途一直跟随着我们。





除了龙虾之外,这一趟还收获了九条鳕鱼、梭鱼、鲈鱼,大大丰富了中午的餐桌。返航的路上偶遇一群小海豚,第二天我们将要离开凯库拉的时候,远远地望见近海处成百上千只海豚在海面上跳跃,甚是惊喜。



上岸后,立刻找到一家餐馆把我们新鲜的食材加工成美味佳肴,大快朵颐。



凯库拉真是动物们的天堂,饭后闲庭信步,走进了海豹们的家。不远处的礁石上,海豹一家在恣意地晒着太阳,海豹爸爸警觉地趴在离岸边最近的地方给宝宝们放哨。




至于单身汉就比较不管不顾了,随便找个树坑酣睡,对于游客们的调戏也是熟视无睹。



黄昏时,游人渐渐少了,小海豹们也钻到岸上的树丛里玩耍卖萌,十分可爱。



凯库拉的海岸线也有个步道,但是相较于昨天的女王步道,这里简直是so easy。沿着海岸线散步,日落的光影把凯库拉描绘成多彩的画卷,鸟儿们归巢,我们也到了和奇妙的朋友们说再见的时候。



14天新西兰南岛的旅程不足以概括长白云下奇幻的自然之美,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再来。旅行仍在继续,这里不是完结。






这正是我梦想中天堂该有的样子。

- END -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