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塔克拉玛干(二):死亡之海

好望角寻访之旅 2018-06-16 16:35:59

--------------

《西域游历》连载(5)

--------------

早上8点起床,窗外一片漆黑。与一群石油工人聚在一家小饭馆里吃过早餐,顶着星星,向塔克拉玛干沙漠驶去。

在古人眼里,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恐怖的:“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1600年前,东晋高僧法显西行求法。在《佛国记》中,他这样描述塔克拉玛干沙漠。

法显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最终越过葱岭,到达了印度。也许正是出于对沙漠的恐惧,法显回国时选择了走海路。他搭乘一艘波斯商船,过印度洋,穿马六甲海峡,到达东海和黄海。有专家考证,法显上岸的地点是青岛崂山。 

而在西方探险家眼里,塔克拉玛干则是“死亡之海”1895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从喀什出发,向东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由于驼夫麻痹大意,没有带上足够的饮用水,在极度的干渴和疲乏中,两名队友和七匹骆驼相继死亡。危难之际,斯文·赫在干枯的和田河道旁,发现一处亮汪汪的泉水,最终得以生还。

 斯文·赫定在他的回忆录《我的探险生涯》中,对这一段生死经历有过细致描写。我在海淀图书城买到这本书,拿到书后,我最先看的就是这部分,40个页码,一口气看完。随着斯文·赫定扣人心弦的讲述,塔克拉玛干沙漠犹如一幅巨大的图画,在我的脑海中徐徐展开。

塔克拉玛干沙漠有凶险莫测之处,也有温柔可爱之处。在《亚洲腹地探险八年》序言中,斯文·赫定有这样的描述:“寂寥无声的沙漠之夜,闪烁的星光下,从遥远的天边仿佛还传来一阵渐渐遁去的驼铃声。”

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斯文·赫定在遭遇如此大难之后,仍然对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如醉如痴,始终不肯停止他的探险脚步。

作家李辉曾寻访过位于斯德哥尔摩的斯文·赫定故居,他在《岁月不会淹没探险家》一文中这样写道:“想到斯文·赫定,与之相随的便是一片孤影,漂浮在无边无际的沙漠。或者,一声接着一声悠悠响起的驼铃。”

我无缘体验沙漠之夜,但这一天早上,却看到了沙漠壮丽的日出。

沿沙漠公路前行,东方渐白。须臾,天际出现了一抹红,一轮旭日从大漠边缘冉冉升起,石油井架和“磕头机”的轮廓在旷野中显现出来。在苍茫无际的大沙漠衬托下,初升的朝阳显得那样红润,犹如彩笔画出来的一般。一时间,全车人都被这辉煌的景象迷住了。于是赶紧下车,找好位置,按动快门,将这难得的沙漠日出景色摄入镜头。

我经常到野外活动,也经常早起拍日出,各种日出景色看得很多,但看沙漠日出还是第一次,尤其是在塔里木盆地这空旷的田野上。这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记,永远挥之不去。

 ---------------

 ---------------

《西域游历》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边走边看”栏目播出,主播舒扬。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欢迎交流,微信:13910097633;微博:好望角1957。

---------------

-------------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