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瑞典人想把承德金庙拆了运到美国…

承德新鲜事儿 2021-09-20 09:57:46

题记
“瑞典人敢动我大承德金庙(万法归一殿)?”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学者司徒一凡的文章《热河金庙今安在》,为我们揭开了这座传奇庙宇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最近,我见到一套美国为193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印制的早期明信片,其中有两张图案分别展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中国古建筑的外观与内景,明信片背面印有一段英文,大意为“热河金庙——著名中国喇嘛庙的复制品,是文森特·本迪克斯送给世博会的礼物。由中国北方的建筑师和艺术家精心复制,将28000个部件运到芝加哥拼装而成”。在那届博览会的官方导览手册中,这座被称为“本迪克斯喇嘛庙”的中国建筑被列为重要的推荐景点之一。70多年后,在中国邮政于2009年发行的《中国与世博会》纪念邮票第一枚“中国在早期世博会”中也可见到此建筑的身影,可见其地位之重要。而它的原型则是当时尚属热河省的承德普陀宗乘之庙“万法归一”殿。

普陀宗乘之庙是承德“外八庙”中最大的寺庙,有“小布达拉宫”之称,“万法归一”殿是其中的主体建筑。它坐落于群楼正中的条石须弥座上,面阔、进深皆为七问,周围置回廊,雕梁画栋。

尤为特殊的是,整个殿顶全部采用鎏金鱼鳞状铜瓦覆盖,宝顶装饰豪华,仅殿顶的铜瓦鎏金就用去头等金叶一万余两。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大殿金光灿灿,光彩夺目。乾隆皇帝曾在这里为其母皇太后钮祜禄氏的八十寿辰举行庆典活动,也在殿中接待过“东归”英雄土尔扈特部落首领渥巴锡、策伯克多尔济、舍楞等。乾隆皇帝七十寿辰之际,还曾邀请六世班禅在“万法归一”殿为漠北、漠南蒙古和各民族王公贵族讲经说法。实际上,这里不仅是“外八庙”主要的宗教活动之地,也是清代重要的政治活动场所。这座重要的庙宇建筑是如何被复制到美国的呢?此事还要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博士说起。

赫定在19世纪末曾多次到中国探险,并于1926年与中国科学家共同组成著名的“西北科学考察团”,对中国西北部地区进行长达8年的考察活动。同时,他还受聘于国民政府铁道部,勘测在中国西北修建铁路的相关事宜,并因此赴美国进行游说和筹措资金。在芝加哥,赫定遇到了瑞典裔美国富商文森特·本迪克斯。此人同意提供资金赞助,但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要求赫定在中国寻找一座一流的喇嘛庙建筑,并将之搬到芝加哥,参加1933年在芝加哥举行的世博会。赫定返回中国后,四处寻找适合的建筑,最终看中了“万法归一”殿。于是,他向国民政府提出拆卸“万法归一”殿送往芝加哥参加世博会的申请,但未获批准。后著名建筑师梁思成建议,可将“万法归一”殿按一比一的比例复制后运往美国,此事始有着落。

在梁思成主持下,这项前所未有的复制工程于1930年开始实施。梁思成经过实测后绘制出50多幅图纸,并在北京等地挑选一批能工巧匠,选用东北上好的松木作为制作原料,历时一年,最终完成了28000个部件的制作。

赫定在他1932年的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内,八十名工匠和艺术家花了几个月工夫,完成了这座金庙的部件……所有的雕刻和绘画都是北京富有经验的艺术家的作品。”随后,这些部件被装入173个箱子运往芝加哥。为方便指导安装工作,梁思成还特地制作出一个精致的模型。这个模型现收藏于瑞典的斯文·赫定基金会。

复制的部件与模型运到芝加哥后,如何顺利拼装成为一个新问题。经梁思成及中国建筑师学会的推荐,特聘请留美中国建筑师过元熙负责监督组装工作。过元熙是江苏无锡人,自清华学校毕业后,即赴美国留学,先后取得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学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硕士学位。他在督办“热河金庙”建造工作的同时,还担任国民政府实业部世博会设计委员的职务以及中国国家馆的设计顾问,并通过自己的相机与文章为中国国内读者介绍芝加哥世博会的筹办工作与建设进程。

在中国建筑师和工匠的督造下,“金庙”最终得以成功组装,并在建筑内部布置了上百件中国的佛教文物。为便于夜间观赏,建筑内外还装设了电灯。“金庙”尚在组装时就已经对外开放,观众只需支付10美分购门票,即可进入工地参观。这是中国古建筑首次以复制的形式在国外亮相,当时绝大多数参观者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中国建筑,其辉煌的气质与丰富的内容立即在芝加哥世博会上引起了极大轰动。组装期间及竣工后,总共吸引了超过六万人次的游客,被誉为文物古迹复原和仿造工程的一个奇迹。此后经过再次拆卸和组装,“金庙”在1939年的纽约世界博览会上再度亮相,同样受到热烈欢迎,被称为“中国建筑的明珠”“具有高超艺术的杰作”。


然而,“金庙”后来却命运多舛。

它于1939年纽约世博会结束后被拆卸装箱,4年后用29节火车车皮运到俄亥俄州的奥柏林大学收藏。它先后归美国多所大学所有,但没有一所大学有足够的资金将其再组装成一座永久性建筑物,故“金庙”的部件一直在仓库里沉睡。后来一个叫保罗·黑林的人声称可将“金庙”组装起来供公众观赏,“金庙”当时的主人印第安纳大学遂于1982年与其签订协议,同意将所有权转让给他。殊不知,此人并非真心要修复“金庙”,而是想从中大赚一笔。他打算将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拍卖掉,其余的则付之一炬。


为了拯救这座处境濒危的中国建筑,一些热爱中国文化的瑞典人成立了“金庙基金会”,为修复“金庙”筹集资金,并成功游说印第安纳大学向法庭控告黑林没有履行修复“金庙”的协议,法庭最终判决将“金庙”归还原主。1985年6月,印第安纳大学与瑞典“金庙基金会”签订协议,以35000美元的价格将“金庙”剩余的部件卖给基金会,并于1986年5月运到斯德哥尔摩。

1993年,瑞典有关方面曾尝试复建“金庙”,但终因缺乏技术力量及资金紧张等问题而夭折。曾经盛极一时的“金庙”的部件至今仍静静地躺在瑞典中部一个叫Frusundavik小镇的仓库中,但它却没有被人遗忘。据说,近年在瑞典和中国都有一些机构及人士在为“金庙”重生而奔走、忙碌。他们一致认为,回归祖国并屹立在中华大地上才是“金庙”最好的归宿。

“热河金庙”——“万法归一”大殿今貌


想让你看到的承德新鲜事儿出现在这里?
来,投稿吧!
看到你觉得有意思的承德新鲜事儿,你都可以通过微信、微博或者手机客户端的方式直接发给我们。
图、文、视频(请自行上传至腾讯视频)……来吧来吧!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