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之笔画春城之美与昆明之爱

虎说八道爱乱画 2022-07-31 12:52:52

这是一组小虎20147月份至11月份所绘的作品,当时作者有幸受春城晚报的编辑与诗人张翔武老师所邀,在副刊春晓版上持续发表过这组绘画作品。

该作品内容旨在画出笔者眼中的春城之美,以及绘出在昆明游走间的所见之爱。现翻出来整理成一系列后分享给关注我的各位朋友。希望大家喜欢,也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小虎当时画的是美在春城,写的是爱在昆明。里面有花、有树、有牌坊和房子,那里有孩子、少年与少女、还有精灵般的鸟儿。现在重温看来依旧稚嫩,但小虎很羡慕那个时候,日子还没怎么变,就像刚毕业时候的我们,什么都那么美好那么快乐...




《春城的荷花又开了》


春城的荷花又开了

你还想看吗?

是不是昨天的样子

我不太清楚

自己也不知道

 

绿荷水灵灵与湖相映

好似那份天真

莲藕必定在深池中

我也看不见

你若在

就能闻到素翠清香

粉嫩芙蓉像少女的裙摆

没有一点尘埃

春晓风清下

温柔缓慢地飘着

叫人的眼神怎能移开

 

我这里的荷花开了

你还想念吗?

不在眉宇间却在心里头

我找不到小舟划桨

 

看荷的小船在哪儿?

赏花的少女去哪儿?

我问露珠的精灵

她笑着说

因为你有太多的愁...



《从金马碧鸡坊看过去》


从金马碧鸡坊看过去

颜师古语焉

金形似马碧形似鸡

滇池有骏驹

凤鸣其上有碧鸡

 

夕阳降落余晖洒下

投影东街

弯月东升银光照金马

投影西街

两坊柔影渐移渐近

六十年一遇互相交接

所谓金碧交辉之奇光在于此

 

现回首沧桑风雨

数毁数建而不灭

那雕梁画栋精美绝伦

边南虽荒

却有大德

归兮来兮

金马碧鸡

祥瑞神迹


我没见碧鸡鸣来金马啼

却有那相思几万里

不在明代宣德年

亦不在当今城市里...



《云大的银杏叶最美》


白果树寿命极长

公种而孙得食

故又号老寿星

漂亮得如真善美的奇珍

 

扇形叶面莹洁精巧

像和煦熏风妩媚过

是怎样才滋养出的清凉华盖

洋溢着洒脱姿态很是超然

 

走在这幽幽银杏道

似乎行人都从地面隐遁

内心产生某种暖意

那意境温柔到心痛

 

云大的银杏叶最美

时间缓慢般好久好远

让你充满文人的情怀

明快又萧瑟的矛盾却是感动

 

哪位姑娘不爱听情话

她在孤独吗

她还寂寞吗

她会想我吗

 

诗人有什么的好
全是肉麻的矫情话

阳光在银杏叶的折射下
好想这样走过一辈子

 

还不到秋日叶落

我已经开始怀念起她

穿着裙子散着长发

在银杏道遥远的对面那边

 

嘿,美丽姑娘

不要只顾着微笑
我还,
等着你呢

我还,爱着你呢...



《从大观楼看过去》


从大观楼看过去

马如龙有载

昆垣多山而少水

故滇池称巨浸焉

池之湄有浦曰近华

因其近太华而名

故称近华浦

 

由草海北滨始望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

孙髯翁长联在壁

巨笔为联圣

其文情景交融气魄宏大

极是门墙桃李般

有高人韵士之风

天下第一千古问世称盛

 

大观游人往来不断

法音朗诵下登楼观海

颇有指点迷津那禅意

虽数毁于战火

斯楼殿宇其魂不倒

胸若意境高远

必心旷神怡

一枕清霜

 

喜茫茫空阔无边

叹滚滚英雄谁在

滇池周广五百里

一壶浊酒喜听风...



《春城的樱花各样美》


这儿的樱花容易醉

喜马拉雅的血脉

千年栽培下各样美

花色幽香艳丽

簌簌点缀如繁星

 

散落的花叶

澎湃的心扉

一辈子的债

缘分的绻缱红尘

注定在相遇成歌

 

春城的樱花各样美

思念沉淀似我低语浅吟

花开成海似你笑靥嫣然

樱花各样璀璨似舞婆娑

花伤落地行行尽殇俱葬

 

梦里暮年只剩雕花

眼角早镌刻深纹

邂逅亦被你相携而去

离别成歌相思为语

都是你樱花素洁的花笺

 

那清丽又兀奇的笔迹

皆淡化为深邃的省略符

定格成我行行懦弱

讨好的缠绵萌动

醉了一场樱花香

 

我不肯谢幕的年华

希望开出一朵

地老天荒的花

凝望轻柔温婉

洒下一片悠然…

 

PS

有人隔山迢水相望

与你共醉为你倾肠

但求伊人不再空捧

思念成海笑靥如花



《从东西寺塔看过去》


原城南书林道常乐寺为东塔

原东寺道柿花桥北慧光寺为西塔

始建于唐太和至大中年间

双塔皆位古城中轴线端东西对峙

 

元诗人王升有语

双塔挺擎天之势

佛经探玄记亦云

金翅鸟能降龙

故古塔顶均置金鸡以福祥云

 

自古经多次修葺重建

双塔蕴涵烟雨连绵之沧桑

塔高嵯峨如千山涌波

又有幽思青湖欲浮双塔来

坐望小咏听唱醉看塔影双飘

 

从东西寺塔看过去

这一夜风凉霜寒不断响声铃

南诏劲风吹来回旋振荡

犹如金翅鸟高歌鸣啼

 

但后来天长日久

历史与过去填满灰沙

像人心一样可以逐渐锈蚀

金鸡便再也没有叫过



《春城的孩子又想念海鸥了》


它们是冬天里的精灵

来自遥远的北西伯利亚

从贝加尔湖穿越俄罗斯

甚至飞过了整个中国

方到达西南最大的湖泊

 

路途的迁徙注定悲壮

有雷雨有风暴有迷雾

还有凶禽猛兽与恶人

只有一部分才能到达旅途彼岸

 

北方秋风萧瑟冷露为霜

候鸟才如此向往南疆过冬

据说一九八五年它们方首次至此

这是由于越冬的湖泊等地

因工业化城市的发展及农田开垦

众多湿地尽被侵占

这越冬的精灵水鸟

没有食物与栖息的环境

只有另觅新的度冬之所

故而往南发现了绿山环抱的滇池

顺着盘龙江河流就此融入春城

 

它们在上空盘旋飞翔

它们在水面嬉戏打闹

在春城蓝白澄澈的碧空下

翩翩跳舞起起落落

像身着一袭纯洁素衣的仙子

却不是在夜间悄然降临人间

而在阳光明丽温暖的白日下

无需羞涩也无需遮掩

 

此刻还没有到冬

可春城的孩子又想念它们了

恰若女孩子的羞怯的红唇

望着恋恋不舍

盼望着她回眸

给我一个探头微笑



《春城的小道随处见爱情》


这里多山亦多水

这里多情也多爱

山是俊秀的连绵

水是灵动的清波

 

这般山水所养的可人

自然是淳朴美丽又可爱

于那俊秀的山间

有汪碧水逶迤回荡

每对鸳鸯就是一支渡船

在水天一色的彩云之南

不会寂寞没有孤独地来去


春城的小道随处见爱情

感情像没一个不认识的生字

相爱也像没一个偏难的怪词

春城的爱情读起来怀旧

有时会有些尘俗

但却充满了纯美和洁净

 

如果要给这样的爱情下个定义

那就是朴素味道的诗意

动情处不矫揉

忧伤处不做作

朴素下不庸俗

情到深处不过也不失

 

相爱或许就是偶然

幸福也是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

春城就是那间叫做相遇的小屋

他们因缘住了进去

却忽然间发现

谁都再也不能离开
这样的偶然间

就过了很久很久

直至永远

 

PS:

但这样的美景下

为何我却想起了

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一段诗

 

天空的蔚蓝
爱上了大地的碧绿
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哎...



《骑行到长虫山顶看城市》


蛇山又名长虫

巨蟒北走蜿蜒

盘踞静卧于春城北郊

满眼望去全是漫步的石块

满山碧绿无大树只有小草

 

古时这蛇山倒影之美景

必定分外妖娆而壮观

长虫山倒映于滇池清水

时间的走势早已随波逐流

曾经的大海缩小再缩小

绝代美景就此被历史抹去

 

骑行到长虫山顶看城市

当爬上制高处的山巅

用心拾起丢失的感觉

围绕着某首音乐迎着风

有些寂寥与悲调就不再小恼

风的呼呼声伤了谁也不再重要

虽然只是那刻短暂的轻松

但在这唯一的时空下

我说的你全都能听懂

 

长虫的暖冷夏秋风拂过我面

有一会儿的瞬间感觉好久

我忍不住去想去说去回忆

我忍不住去猜去读去伤心

最后敞开了胸怀只为了等待

等待长虫的倒影

等待山顶的日升光华日落余晖

等待纤细手指轻触丝发

等待最后温柔的道安

也等待灿烂的微笑浮现嘴角

 

直到蛇山倒影再现海滨间

直到破旧自行车也充满了味道

直到在春城的天荒地老

也直到此生永久的安好



《少女从云大钟楼看过去》


你可知钟楼接晖

那是撩人心扉的美景

这座曾经的水塔高标独树

它总是第一个迎接明日朝霞

最后一个送别夕阳余光

它像老师厚蕴庄重

它又像学子晨霭求学

 

这钟声清亮韵味无尽般铿锵

这钟声悠扬寓意无穷似丰碑

它饱经沧桑而仍旧直上青霄

学子塔下仰望总被其伟所撼

 

少女从云大钟楼看过去

在它的身边漫步歇憩

侧耳倾听它的悠扬

心儿便缓缓放下和自然

 

少女在钟楼朝夕接晖下

在钟声旋律有序相伴旁

渐渐有种特殊的情愫

是某丝掀起跳动的意涵

越响越深刻地为她有所思与悟

那是钟声天籁般的温柔

像流淌着的水

像雾霭中的山

也像高空上的云

 

少女看到钟楼的记忆

远播的钟声诠释一切美好

全是幸福的三叶草

它们飘扬又舞蹈

少女总是寻找独有的那一株

却不知道

她就是那最幸运的四叶草

充满了温婉芳香

没有一点感伤

宛若天堂



《从西山滇池边看过去》


西山是座睡美人

仰面望天

滇池水面如镜

那是美人泪珠汇集的海

海面扁舟如叶

那是记载游人阴晴的风月

 

一对壁人停歇

坐望峰峦连绵

她问他水下有些什么

答者说沉淀着个温暖的国度

它绮丽迷人蔚蓝一片

全是看不尽的明朗边

 

她问那里有柔情幸福吗

他回那里有我和你

有忽略的人世时间

可以一起听西山

可以一起观滇海

可以把四季轮回全晃过

 

从西山滇池边看过去

他和她并肩坐着

时光为何流逝地太快

他们还没找到答案

海风吹起了她的发

他的眼神已经迷醉

 

她问他眼角为何会有泪珠

他说海风将她的发吹过了眼眸

他问她那为何她脸庞也会有泪痕

她说海风也将他的发吹进了她眼眸

他和她不再说话

静静从山与海之间看过去...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用枝叶遮住了脸庞

告诉我她很娇羞

很肯定般相信我对她有感受

是种极其轻松的节奏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她的眼神深情而神秘

好像也带走了你的忧愁

会说话的光彩把我折射在她眼瞳

是种雨后彩虹的倒影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青丝亮丽缠绕在蒙荫绿洲

似远方寄来的明信片

写满了剧中人挥霍的笔迹人生

是种未来命运的不肯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我最终看到了她的模样

虽然只是一刹那

一颗温柔可爱又善良的赤诚之心

是种时强时弱的暖光

 

春城是个姑娘藏在树丛中

从来没有把我忘记

是谁一直在这里

用虔诚和感激双手合十的潜心祈祷

是种给予奉献的真情...



《春城像朵娇艳山茶的姑娘》


春城像朵娇艳山茶的姑娘

她是佛经中的曼陀罗

一朵宁静纯真的吉祥花

优雅清寒独具芳华
轻轻穿过时光静缓舒展

 

这朵徜徉山茶娇柔旖旎

像姑娘般多情婉转

说不尽的软玉温香

淡淡如香茗一杯

味美晨曦清浴夕阳

 

这像山茶的姑娘

不会抱怨不沾惹纤俗

历练了简洁明朗

安暖了岁月葱茏

思绪秋望与清浅为伴

 

春城像朵娇艳山茶的姑娘

她情思缱绻又心意阑珊

那弯弯眉黛显得凄婉

娴静典雅中朦胧而恬淡

让你知道她的睿智与端庄

 

这朵淡然山茶温文尔雅

像姑娘般柔温善良

是杯韵味十足的美酒

越香越纯令人沉醉

犹春风拂柳毫无娇作

 

这像山茶的姑娘

烟雨红尘下守住无染坦然

小酌浅唱与你把盏言欢

来去追逐摇曳不为谁嫣红

淡淡清欢本就是无怨一场...



《春城这雨季有双手相握的倒影》


黄叶飘落时尽是香萧雨

春城的秋声无处可觅

这满阶残叶看破了昼夜晨曦

而万千雨滴打湿了一春美梦

什么时候路面的雨水中

却有了双手相握的倒影

 

鞋面在雨季里踩得蹄蹋响

溅出秋浪水花朵朵

相互回荡在新生的苔绿

倒影中的双手紧握

落魄深巷也恰似阑珊

孤灯下的清愁就此遗忘

 

春城的长街小道倩雨中朦胧

只容得下一人望时间静流

双手倒影上欢情已吹逝

沉韵离索中各自生活

秋雨醉水水醉人

便有几分孤叶落水中

 

春城这雨季有双手相握的倒影
陆放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若总故地重游情思必是耿耿

夜夜听风写段悲愁就怀想青葱

看秋水倒影独自摇落慨然

这鞋面的残痕何需人懂...



《春城舞动的翅膀像姑娘甩动的长发》


春城有双圣洁炽白的翅膀

这对羽翼坚韧柔软又辽阔

无论雄雌皆在彩云眼下翱翔

毫无残缺美得似此时想象

却只能远远观望静静散场

 

姑娘有束潇洒飘逸的长发

这头秀丝乌黑透亮又绚丽

无论男女都被光晕笼下迷离

决不年老柔得似虹染轻盈

但只可轻捧情抚用心铭记

 

春城的翅膀像姑娘的长发

两鬓乌润有发末绸瀑垂腰间

千羽舞动如信念于红尘飞翔

每根青丝恰奔赴各自世界

任抹轻翅可放心安眠天地间

 

春城舞动的翅膀像姑娘飘飞的长发

这是阳光明媚下的故事

也需要有一点阴霾的颠簸

不是因为默默来到伤心地

她只是一定要来见证柔情和生命

 

PS

却只怕她已白发苍苍

还生在那记忆中痛哭

独自摇落慨然

这鞋面的残痕何需人懂...



《春城是少女在彩云之南动物的围绕》


西地南夷现彩云

追梦至五彩云霞间

有灵种居云山之南下

南濒滇海三面环山

这苍赐惬意促天然成趣

 

彩云之南有动物的围绕

春城之花如少女般蜷柔

闭目冥想是信任而守护

美艳下灵物懵懂宜人

似情人轻吻衣面栖肤

 

少女周边有明物灵种

滇金丝猴面白透润红唇美艳

亚洲象鼻长多褶皱显智者厚重

小熊猫毛绒红褐憨态惹人怜

绿孔雀身羽光泽绚丽醒目圣仪

 

春城是少女于彩云动物中围绕

此间之养育福地皆是国宝

祥云之春花国下吉幸如意

聪慧的少女许下完美的祈福

三山一海从此吹来春姑娘的风...



《我欲化身少女手中的红鲤跃龙门》


锦鲤有吻颌双须各一对

身呈纺缍形而口下位

赤鳞大又圆侧线明显

尾鳍微弯形深叉状

其性灵动静潜碧水中

 

按丹溪朱氏所言

诸鱼在水一刻不停游

所以皆能煽风动火

红鲤脊上血赤黑食之有损

跃去其所不易或跃在渊

 

释鱼俗说鱼跃龙门

过而为龙唯鲤或然

逆流登山时天火自后烧其尾

一般水险不通鱼鳖之属难得上

若成功腾跃则上化为龙

 

少女青葱手抚三尺鲤

点额凡身于春城居

想是身不成龙归来伴凡鱼

我欲化身少女手中的红鲤跃龙门

四面断壁绝崖依旧凿诸川云雨...



《冬姑娘从春城小巷望过去》


亚岁已至乃大吉之日

寒阴之极阳气始生

冬至前后男女安身静体

虽无鼓瑟吹笙以示庆贺

巷子华轩处却有迎祥贺冬

 

白日略短黑夜渐长

自周秦有记起终而复始

冬是终了亦是开始

山寒水冷自古多有托物言志

如苏子瞻有云正是橙黄橘绿时

 

冬姑娘从春城小巷望过去

于清冷深巷里嘘寒问暖

靠着冰凉石墙着裙不觉寒霜

笑的腼腆甚叫此冬含羞

祈福来去告别千古愁

 

春城添岁的冬雨也绸缪幽幽

最好不过是脚溅飒爽水花

于那小巷邂逅美粲良人

这是冬姑娘吹来的束薪之气

让此生忘不了她的娇颜...




 《怀念玛丽安》

作者: (德)
译配:黄粲然

那是蓝色九月的一天
我在一株梨树的细长荫影下
静静搂着她,我的情人是这样
苍白和沉默,仿佛一个不逝的梦
在我们头上,在夏天明亮的空中
有一朵云,我的双眼久久凝望它
它很白,很高,离我们很远
然后我抬起头,发现它不见了

自那天以后,很多月亮
悄悄移过天空,落下去
那些梨树大概被砍去当柴烧了
而如果你问,那场恋爱怎么了?
我必须承认,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然而我知道你试图说什么
她的脸是什么样子我已记不清楚
我只知道:那天我吻了她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
但是那朵空中漂浮的云
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
它很白,在很高的空中移动
那些梨树可能还在开花
那个女人可能生了第七个孩子
然而那朵云却只出现了几分钟 
当我抬头,它已不知去向


PS:

春城像一位少女,悄然在你耳旁吹了口气,让此生忘不了她的娇颜。笔者喜欢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在这闻着素翠清香,粉嫩的味道像少女的裙摆,没有一点尘埃。走在春城的道路上,洋溢着洒脱姿态很是超然,似乎行人都从地面隐遁。春城的爱意叫人内心产生某种暖意,那意境温柔到心痛。犹如缘分的绻缱红尘,注定是相遇成歌...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热血小虎

本公众号所有作品均有热血小虎整理发布,其他公众号未经许可严禁匿名转载所有版权内文章及图画,如需刊用请注明订阅号:虎说八道爱乱画


合作联系:QQ465093841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