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赤红色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美西行记(二)

蜡笔旅行 2020-11-20 12:36:06




路过拉斯维加斯


上午9点在中央车站办理好租车手续(出发前已在网上下单),一辆大红色的福特锐界便成为我们的随身座驾。


沿着15号高速渐渐驶离繁华的洛杉矶,白色云朵像海绵般漂浮在湛蓝的天空,即将衰败的野草散落在空旷寂寥的戈壁上,绵延的山丘上一片荒芜,一条笔直的铁轨沿着高速延伸到天际的尽头。这让我想起了茶卡盐湖至大柴旦沿途的景象。同为西部,同样的广阔,同样的寂寥与荒芜,天穹之下竟然有如此的相似的风景,大自然造物是怀着仁仁之心绝不厚此薄彼。


汽车在荒凉的戈壁上行驶近5小时,一栋栋高耸的现代建筑突兀在荒漠之上,笔直的棕榈树稀松的挺立在街道两旁,抵达拉城已过下午3点。



在紧张无比的射击练习后带着一身的汗腥气离开射击场,心中的不安与惊恐被拉城傍晚的凉风即刻间吹得一干二净。到达市中心是正赶上行车高峰,红色的汽车尾灯在即将来临的黑夜里映出耀眼的光亮与这座城市的霓虹遥相辉映。



66号公路的旧日情怀


清晨八时从拉城出发,经过40号洲际公路,上午10点到达小镇金曼。探秘66号公路将从这里开始。


在小镇的入口处参观完66号公路博物馆已过1点,阳光浓烈的让人睁不开双眼,秋风中带些暖意,在小镇的人气餐厅里吃罢午饭,我们决定避开40号公路亲历被誉为美国最美景观大道的66号公路。



沿着被重新修缮后的66号公路前行,犹如在浩瀚的天际间漫游,大地苍凉而辽阔,原上及膝高的衰草在秋风的召唤下俯首帖耳,被遗弃的旅店和酒吧不时跃入眼目,穿着黑色皮夹克带着黑色头盔的帅气哈雷骑士偶然从身边驶过,发出巨大的轰鸣。曾经喧嚣繁忙的公路已物是人非,但却依然令人向往。



对美国西部的了解仅源自好莱坞的西部大片。电影里的情景不时浮现在脑海。骑着高头大马的牛仔扬起手中的皮鞭吹着口哨驱赶着牛群在宽广的牧场上驰骋,破败的小镇流气的警长和衣着肮脏戴着金牙的淘金客小酒馆寻欢作乐;被白人欺辱驱赶的印第安原住民崛起反击梦想夺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回归本真的生活。善意总是恶意欺凌,心中难免忿忿然,还好故事的结尾正义得以伸张,人们总是在黑暗时能看到黎明和光亮的到来。


始于东部芝加哥终于西部洛杉矶的66号公路贯穿了整个美国的东西部,它的兴起与衰落承载着几代人的命运与情怀,它见证了人民向往自由、勇敢的精神。美国小说家斯坦贝克在《愤怒的葡萄》写到:66号公路是母亲之路,是飞翔之路……。

自由与探索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寻找生命中最珍贵的部分生命才有意义。


66号公路让我想起清末民初闯关东的黎民百姓,为了生存和发展背井离乡在异乡安家落业,艰辛中饱含希翼,向前看才有未来。美国西部的发展也是如此,为了自由和生存地的印第安部落原住民;想改变生活现状中的淘金客,马车中拖住家眷和浓浓的乡愁;为了理想而生活背着一把吉他走天涯的“颓废一代”。他们是社会发展的探路者是这片土地的开拓者,历史终将他们计入史册。


到达威廉斯小镇太阳即将斜下山头,在一间标有66号公路标志的小店旁拍照留恋,怀着不舍与这条公路就此作别在暮色中赶往今晚的栖息地小镇图萨扬。




行走在赤红色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冷冽的清晨带着薄雾即安静又美妙,穿上羽绒服的手依旧冰凉,开车在公园内的bus站换乘景区蓝线巴士俩三站后又改乘红线。随巴士到达第一个景点后便迫不及待的走到观景台。


目光所及的远处是与天齐平的桌状山顶,身下赤红色的岩土被常年奔腾咆哮的科罗拉多河水撕裂成一道深邃的峡谷,透过云层阳光斑驳在峡谷堡垒状的小山上,峡谷岩壁的岩层清晰明了,是亿万年前的地质沉积物,如同树木的年轮一般,低矮的冷杉夹杂在岩缝之间被风造就的奇形怪状。一条Z字形的小路通向峡谷底部,如果时间允许真的很想徒步下到谷底感受不同的风景。哪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答案无法揭晓,那就给自已一个再来的理由吧。



沿着步道向前行走,站在高处向下望去,碧绿的科罗拉多河水如翡翠般在谷底奔流,和红色山体形成巨大对比。坐在岩石边上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过,仿佛看见戴着鹰羽头饰的印第安人骑着白色的马匹在对面的桌山上与我们相望,共同感叹大自然的馈赠。


这片神奇的土地之上,人类是如此的渺小,你纵有万千思绪都将被这荒凉壮美的峡谷景象归之为零。



走到峡谷末端,已过正午,在一间印度安人后裔开设的小店里喝了杯热巧克力奶,能量之源从口腔穿越而过经过胃部抵达全身。被强烈的光线冲击着峡谷的色彩也变得单调,决定返回红线与蓝线的交接点的铁轨处拍些不一样的风景。


景区内的铁路于1901年建成,当年应是伐木或淘金所用,现已成为观光专线。一头驯鹿忽然从灌木中窜出站在铁轨边上表情呆萌但略显慌张,嘟嘟兴奋的大叫“看见没,是鹿、是鹿,我要和它合影”,待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它时又逃之夭夭,想必是她的叫声惊扰到它。估计小鹿心里盘算着“愚蠢的人类,看见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下午5时,光线已变得非常柔和,折回北缘的Mojave point景点处看落日。此时的大峡谷被落日的暖色包裹着,云彩被渲染成红色,坐在一处凸起的岩石上风声鹤唳,太阳急速的落下,那抹红色从山腰很快到山顶,蓝紫色渐渐取代了先前的色彩,四周一片寂静,寒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6点半天已经黑尽。




末班车的窗外,黑色的树影从眼前掠过,星星被明亮的车灯湮没,不知没有灯光的谷底是否一片繁星。嘟嘟忽然问我:今晚,你是不是想要拍星星。是的,只是不是在今晚,是在某年的某一天。




科罗拉多大峡谷是大自然馈赠于人类的神奇景象,是西部壮美与苍凉的画卷,下期将推出美西行记(三)——被太平洋眷顾的1号公路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