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游(5)开普敦,一个因“好望角”而诞生的城市(一)

苏州知青 2020-03-04 14:18:39



当我们拉着行李箱走出开普敦机场的时候,我们的地陪导游迎了上来。到了车上,导游就非常负责任地对我们说:俗话说“到南非不来开普敦,等于没来南非;到开普敦不上桌山,也等于没来开普敦”!因此,我们这次来开普敦,一切行程都要服从什么时候能登上被联合国确定的“世界七大自然奇观之一”的“桌山”为准则。


而且,作为一个远道而来的游客,能够登上桌山是非常难得而幸运的机遇。因为,上桌山非要乘坐特殊的缆车,而这款只有起点和落点两个桩点,并且能360度旋转的缆车最怕的居然是风。一般超过三级风就一定要停驶(但是,开普敦正好地处南半球有名的“西风带”


既然如此,我们就赌一把:明天我们只能改变上桌山的原定行程。先去其余景点,同时和桌山景区保存联系,如果缆车可以动了,那么我们就马上杀“回马枪”赶赴桌山;如果明天实在上不了桌山,那么我们后天依然如此,先把余下的景点全部扫光,午餐后不管缆车动不动,我们都去缆车站排队……如果排到下午五点还不能上,那么我们就只能启动上“信号山”的替代方案了。


听到导游说得如此诚恳而头头是道,我们也只能面面相觑了。

看看车外大街上随处看见的有关“世界七大自然景观”的广告,一种无法言表的沮丧心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听导游的口音有点像台湾人,一问果然如此!而且听他自我介绍:是个来南非已经二十六年之久的台湾人,现在早已在南非娶妻生子(妻子是杭州人)成家立业了。据他自己说:今年已经是45.5周岁(虚岁47)了,而我们怎么看,他也只有三十出头的模样!看来,这也就是南非“温室效应”的结果吧~


我们的车一路向市区而去,导游就一路向我们介绍着开普敦的历史和文化……最后,导游问大家,有没有问题要问?于是,我抓紧时间问了一个问题:你既然来南非二十六年了,那么请问一下,在二十六年前南非还没有取消“种族隔离制度”时,我们中国人是不是属于被隔离的“有色人种”?


听了我的问题,他笑了。说他从事导游这个职业近二十年,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可是,他愿意实事求是地回答我——


在南非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时代,中国人在南非者寥寥无几。当时,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与南非政府断交并实行了经济封锁,而当时的台湾也在大陆的打压下“邦交国”日益锐减……于是在国际上,南非和台湾这两个难兄难弟的友好关系就显得尤为弥足珍贵~当时,台湾还迁了不少劳动力密集形工厂到南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南非的失业问题(导游就是那时候来到了南非)。再加上华人一般都很安分守己,从来不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于是,当时的南非白人“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封中国人为南非的“荣誉白人“!那时候的黑人面对中国人,真的是恭恭敬敬的~


第一回听说“中国人”还有“荣誉白人”这个“封号”,大家禁不住都开怀大笑~

导游告诉我们:路旁那连绵不绝简陋的二层楼房,都是政府无偿提供给黑人的住宅,只有居住权而没有所有权。

暮色中,远方那座平顶山就是大名鼎鼎的桌山!

街道上不时有中文字的店招一掠而过。
晚餐后去酒店,一夜无话。所有的人都在暗暗祈祷:明后两天,但愿上天能够让我们有一个一睹“桌山真面目”的机会……


翌日,一早醒来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上的“天气通”软件,查看了开普敦的天气——

看来,果然和导游说的一样,真是“天公不作美”啊!
尽管酒店的西式自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盛,但是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匆匆用毕就随导游上车出发……


天气阴沉沉的(远甚于“多云”),似乎对应了我们失望的心情。老资格的导游当然看出了大家失望的情绪,于是第一个景点就把我们安排到了美得令人窒息的“坎普斯海湾”——

此地背山面海,是经常出现在南非明信片上的经典景色。传说中,耶稣基督的十二圣徒被坎普斯湾的美丽景色吸引,幻化成十二座山峰围绕着桌山团团围坐,被称之为:十二门徒山。就这样,大自然就用那支无所不能的“神笔”完成了一幅天然的世界名画:《最后的晚餐》。


同时,这里也是开普敦的顶级富豪区,是世界著名的疗养胜地,威廉王子、贝克汉姆等众多名人宅邸就隐藏其中。海岸边沿街布满各种高档餐馆与咖啡馆,时尚而浪漫……哎,想想同样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吧!

虽然缺了明媚的阳光,连原本湛蓝色的海水也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但是经过海风的轻拂,慢慢激活了我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清晨那种因不能上桌山而心存的沮丧,至此已一扫而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坎普斯湾非常适合日光浴,这里常年会聚集很多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郎,尤其是在圣诞前后,北半球的海滩正处寒冬腊月,而这里却是阳光普照的夏季。因此,这里就成为了全球最著名的“比基尼圣诞海湾”!可惜,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无法一饱眼福~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坎普斯海湾,我们奔向顺方向的豪特湾,而后上船直驶下一个景点:海豹岛——

尽管开心,但是摆上一个“泰坦尼克号”电影里的造型,可不太合适噢!

虽然天气不是太好,但是沿途的风景很好~

远远望去,岛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海豹。

千百只海豹们在岛上打盹,也有在水中戏耍觅食……

码头上有人把驯服的海豹引上岸来与游人合影,以此敛财为生。

我们团的两个小姑娘也和海豹一起摆了个pose~

还有黑人杂耍艺人在此表演。
再下一个景点也是在大西洋沿岸的一处名为:
“错湾”的企鹅滩。途经一个兼具荷兰建筑风格和英格兰维多利亚风格的小镇,据说此类小镇在南非数不胜数——

看出这两种建筑风格不同的特点了吗?

顺着这弯弯曲曲的木栈道,果然见到了海滩上越来越多的企鹅——

这里的企鹅有别于身形高大南极洲企鹅,南非的企鹅身形小巧,才30公分左右高。虽然都穿着黑色燕尾服,绅士派头一落……但是细致观察除了大小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南非企鹅都有着宽宽的粉红色的眉,白肚子分布着均匀的小黑点……

一对企鹅的母子俩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那萌萌的神态令人实在忍俊不禁~
一路上,我们的导游一直在和桌山景区联系……可惜,得到的答复一直都是缆车关闭!无奈,只能把原来计划要明天才去的重要景点:“好望角”再调到当天来完成!


在去“好望角”的途中,我们还参观了一个鸵鸟养殖场。第一次见识了非洲鸵鸟既然有一双如此美丽、迷人的大眼睛。在亲手喂食的过程中,我们享受着鸵鸟那巨大的喙,轻柔地啄在手掌心上的那种惊悚和快乐。

午餐,尝到了美味的鸵鸟肉和鸵鸟肫……
终于,远远望去,初中时地理课“上课必读、考试必考”;在我的睡梦中、在儒勒,凡尔勒科幻小说中无数次出现过的地理名称:“好望角”,就在前头了!

(待续)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