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era与数字“好望角”:张勇如何向西方诠释阿里的战略

谢璞笔记 2020-05-30 08:43:17


 

2016年的“世界消费品企业高峰论坛(CGF)”安排在南非开普敦,这是个享誉零售消费品界的盛会,拥有60年的历史,与会者包括宝洁、达能、马氏、欧莱雅、尼尔森等等,清一色的消费品领域的old money。

 

距开普敦约50公里的路程,便是“好望角”。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曾率队经过“好望角”,成功驶入印度洋,经历千辛万苦,达·伽马的探险队最终返回里斯本,载满了东方的黄金、丝绸回到葡萄牙。那时候,“好望角”还叫“风暴角”,不过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认为,它链接着西方与东方,最终改名——“好望角”,葡萄牙文为Cabo da Boa Esperança,英文Cape of Good Hope,意思是“美好希望的海角”。

 

这一届的CGF,安排在南非,颇有寓意。这一次也有好望东方的意思——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是峰会嘉宾中少有的东方人也是分量最终的演讲嘉宾之一。

 

不同的是,达·伽玛是将东方世界商品搬运到西方,而这一次,达能、马氏、宝洁更希望把它们的商品贩卖到东方市场。

 

几天前,菜鸟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身兼菜鸟董事长的张勇说,菜鸟不仅要做中国任何地区货物24小时送达,也要做全球货物的72小时送达。

 

菜鸟网络“货通全球”的战略,也是阿里电商国际化的重要支持。事实上,CEO上任后,国际化也是张勇行政的最重要举措之一。除了天猫国际、1688中国零售,以及聚划算海淘,阿里也在东南亚、印度以及美国市场投资了本地的电商公司,譬如覆盖东南亚6国的电商新贵Lazada,又譬如印度市场的Snapdeal

 

一张覆盖全球的零售销售网络,以及菜鸟开放式物流协作平台,是阿里受到欧美各个消费品企业重视的原因——阿里巴巴吸引他们的,远不止中国市场以及双11那么简单。

 

阿里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这是张勇需要向欧美零售巨头介绍清晰的,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阿里已经不再只是一家简单的电商公司,并且,即便是电商业务,淘宝、天猫、聚划算等平台,也不是欧美市场上有相应的标的与参考的。

 

张勇的介绍是:淘宝不是eBay,而是谷歌购物搜索、Instagram和facebook等各类产品的混合体。淘宝远不止于销售,已经成为消费者发现潮流、阅读内容、形成社区的场景,用户每天花费在淘宝APP上的时间超过20分钟;天猫也不是Amazon,而是品牌的数字阵地,以此建立并营销自己的品牌,获得并运营用户。正因为淘宝天猫的这一独特属性,阿里巴巴能够占据中国网购市场的80%,创下“双11”912亿人民币的销售业绩。

 

除了电商平台,阿里还有数字消费媒体矩阵,包括微博、UC浏览器、神马搜索、优酷土豆集团、阿里妈妈等等。

 

就在张勇南非之行前,阿里宣布了一项新的人事任命,成立了一个“文化娱乐版块”,把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等业务纳入其中,古永锵任这个版块的主席,俞永福任组长。

 

如果说,菜鸟、阿里云延续着阿里巴巴“水电煤”的基础战略,依旧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那么“阿里文化娱乐版块”又该如何解释呢?

 

这或许就是马云此前提出的“双H战略”,healthy and happiness,阿里的一切与消费者健康和快乐相关的。

 

与会的消费品CEO们或许未必会欣然接受这一带着理想主义与品牌色调的“双H战略”。对他们而言,最大的吸引力还是通过阿里的生态与平台和全球消费者发生联系。

 

张勇的话,很吸引他们,张勇说:“阿里自己不进行买卖,也不拥有库存,我们的使命就是赋能别人,赋能商家,让别人的生意越来越容易”。

 

一句题外话,腾讯与阿里的战略越发趋同。悲观论调是互联网人口红利在消失,的确如此,但积极地看,则是互联网已经彻底融入我们的生活,乃至商业世界。

 

腾讯对自己的战略阐述是,“只做内容与连接器”,阿里的阐述是,“双H战略,healthy与happiness”。这也是阿里与腾讯两家公司的差异,两家中国为数不多的世界级公司。

 

大会上,作为布道者,张勇继续向全球品牌商、生产商、零售商抛出橄榄枝。他表示,阿里巴巴一如既往地将自己过去17年积累的互联网能力、商业能力、大数据云计算能力开放,去帮助所有商业伙伴在互联网、数据时代全面转型升级,拥抱未来消费。

 

用应景的话概述,阿里在试图为大家做开辟“数字好望角”的航线,通往数字化DT商业的必经之路。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