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访奇幻的中土世界丨新西兰南岛自驾游

乐途自驾圈 2019-07-01 04:22:03

带着一张白纸贸然闯进传说中的中土世界

一路却收获了满满的惊喜。

这趟旅行得以成行,是源自一位好友的邀约。我这位朋友可算是一位旅行达人,旅行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正是因为有了这位旅行经验及其丰富的达人加入,这趟旅行就变成了这么多年来我们最轻松的海外自助游,没有之一。不用看攻略、不用规划行程、不用订车订房,甚至连签证的事宜都一并代劳,而且每日的行程规划行程及其合理且事无巨细,花销预算甚至精确到小数点之后,我们只需要准备好时间,准备好钱和信用卡,跟着他走就行。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几乎是带着一张白纸跟着他踏上了新西兰的旅程,出发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们的具体行程,只知道这趟旅行是一趟以风光为主的自驾游,目的地是魔界大部分的外景取景地之一的新西兰南岛,中间还夹杂着直升机观光、蹦极、跳伞等一系列刺激的户外运动。也正是因为对行程的一无所知,才能收获到之后旅行途中的满满惊喜。所以,旅行,找对旅伴真的很重要。

一打转向灯,雨刮就挥舞了起来……

此行我们从成都出发,先乘坐新加坡航空子公司胜安航空的航班从成都飞到新加坡,再转成新加坡航空的飞机前往新西兰基督城。这是从成都前往新西兰南岛转机最少的方式,但是转机停留的时间稍长,不过,这正好给我们时间一瞥新加坡。

作为旅行目的地来讲新加坡乏善可陈,鱼尾狮比想象中更小气,那些现代化的建筑和景区,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新加坡的多元倒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华人、马来人、印度人,黄人、白人、黑人,基督徒、天主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甚至伊斯兰教徒,各色人种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城市中和谐相处,各色的文化在这里融汇贯通,各种基因、各种思想在这里碰撞出火花,推动着城市的不断发展。所谓的排外,在这里显得相当可笑。

匆匆一瞥后我们便踏上飞往基督城的航班,10个小时之后,我们便踏上了南半球的土地。几年前的大地震让这座号称“英国之外最英国”的小城显得有些荒凉,大量修缮还没有完成,我们也没有打算在这里做过多停留。在机场的Herts办完简单的租车手续,我们便踏上了环岛的行程,而将陪伴我们接下来旅程的车型,是一辆澳洲版两厢卡罗拉。四个人两大两小的行李箱刚刚好塞满卡罗拉的车尾,一切都很顺利完美。在选择车型的时候我刻意挑选了1.8L引擎搭配CVT的动力组合,因为在这个右舵左行的国度来说,自动挡和充沛的动力是非常必要的。

坐上驾驶席的哪一个我还是略微有点紧张的,尽管这不是我第一次驾驶右舵车型,但以往有限的经历仅仅局限于封闭的赛道之内或是国内熟悉的环境之中,而此刻,停车场的大门外完全是一个位于南半球的陌生国度的开放道路。将手机连上漫游宝,打开事先已经下好的新西兰导航软件并规划好线路,然后小心翼翼地挂到D挡,踩下油门,我们的自驾之旅便宣告正式开始了。除了停车场的大门准备左转,一打转向灯,然后我看到雨刮器就挥舞了起来……


即将消失的福克斯冰川

我们的路线是经典的逆时针南岛自驾环线,从基督城出发,经hokitika到福克斯冰川,再到Wanaka、皇后镇、Te Anau,最后经Tekapo回到基督城。对于有欧美自驾经验的驾驶者来说,适应右舵或是新西兰的交规并不算难事,在沿途的超市补给一番之后,我们便驶上了73号公路向西海岸进发。出城以后的73号公路基本一马平川,车辆少得可怜,我便开始抽空研究我们的座驾。

不得不说,澳洲版两厢卡罗拉的外形设计确实很漂亮,不像雷凌那么激进,也远比一丰卡罗拉更运动。不过,除了悬挂的初段似乎要稍硬一点点之外,澳洲版的卡罗拉开起来似乎跟国产雷凌并没有什么区别,内饰的造工和用料并不比国产版本更好,动力没有更强、油门响应也没有更快,方向盘同样是轻盈的路线,甚至澳洲版卡罗拉行驶起来的路噪还要高于国内版本,总之,我并没有觉得这部澳版的卡罗拉会比中轨版更好,所以那些天天叫嚣着日本企业“一流卖欧美、三流卖中国”的,基本上可以洗洗睡了。

我们一路上保持90km/h的法定限速行驶,很快便到达亚瑟隘口国家公园,开始进入山区。进入山区后每个弯道前都会有一块黄色指示牌,标明弯道的方向和建议通过时速。然而,一两个弯道之后,我便发现这个建议时速对于轿车来说实在有些过于保守,基本上建议时速40的弯道都能以60甚至更高的速度通过,看来这些建议时速多是为房车或是货车而设。另外,进入山区后道路的限速并没有降低,依然是90km/h,路好、车少、弯多、景美,如果让我开部跑车来这里……想想都兴奋。

库克山脚下的福克斯冰川小镇Whataroa是整个西海岸乃至南岛最著名的经典,但实际上这个小镇只不过是沿着6号公路两旁延绵百余米的几家店铺旅馆组成。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是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服务,从冰川徒步到直升飞机观光再到高空跳伞,在这里你能找到关于冰川的所有游览方式。然而多变的天气却让直升机观光和跳伞变成了“拼人品”的项目,而我作为朋友圈中小有名气的雨神,这个时候自然没有让大家失望,原本预定的直升机观光毫无悬念地因阴雨而取消,我们只好改为徒步观光。

从小镇南边一条专为徒步而建的小道可以通往冰山深处,亲眼见证远古冰川的壮美,而且跟新西兰所有的景区徒步路线一样,完全免费。福克斯冰川是新西兰最大的一条冰河,整个冰川落差约2600米、长约13公里,形成与远古时期,但因为全球变暖,福克斯冰川正在以每天几十厘米的速度迅速消融。从山脚下的停车场徒步到线路终点大约只要30分钟,终点离冰川其实还有一段距离,但因为冰川的松动和存在塌方的危险,我们无法再继续靠近,只能远远地望一眼那一堆已经存在了千百万年、但或许明天就不复存在了的冰雪。

We are no angles, but we did just fall from sky

离开福克斯冰川,我们的下一站,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蜜月圣地之一的小城——皇后镇。这个四季变化分明、雪山湖泊相映成辉的小城不仅有着醉人的美景和闲暇,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可以体验到包括蹦极、跳伞、滑雪、快艇、自行车、徒步等几乎所有户外和极限运动的圣地。这也是我们此行重点中的重点,我们要在蹦极的发源地——皇后镇卡瓦纳桥上感受地心引力的快感,也会乘飞机攀上皇后镇12000英尺的高空再一跃而下,体会从高空无阻隔鸟瞰皇后镇的独特体验。

还好,从离开福克斯冰川开始,雨神的光环似乎就开始慢慢退去,当我们到达Wanaka湖畔的时候,天空已经露出一丝蓝色,浓厚的云层开始慢慢褪去,阳光透进来,洒下一片金黄。待我们到达皇后镇,天气已经彻底转晴,雨后清新的空气通透到仿佛能够看到空气中的阳光,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下是同样蔚蓝而深邃的瓦卡蒂普湖,依山而建的美丽小城皇后镇就在湖边。嗯,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跳伞的天气了,也没有比皇后镇更适合跳伞的地方了。

要说明一下的是,我们所参与的跳伞,实际上应该叫Tandem Skydive,而是和教练共享一个降落伞,跳伞的全程都教练来全程操控,你只用去感受自由落体的快感、欣赏高空独特的景色便可,Tandem Skydive对跳伞者的经验要求和危险性都为零,很适合我们这种初次接触跳伞的人。虽说是几乎零危险的旅游项目,但从12000英尺高空跃下的那一瞬间还是极为刺激。哪怕在机舱内我已经反复告诫自己:淡定,一定要淡定,但在跳出机舱的那一刻,失重的一瞬间还是会让我感到惊慌,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张大嘴,但却喊不出声,因为强劲的气流早已将你的叫喊推回了你的胸腔。待到我适应自由落体的加速度,短暂的45秒自由落体便已结束,还没来得及在摄影师面前多摆两个pose。降落伞打开的瞬间,真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这时候我才注意到绝美的皇后镇和瓦卡蒂普湖就在我的脚下,远处是壮丽的、积雪的库克山,而再远处,则是弯曲的地平线。


遇见最美的银河

作为我们行程最后一站的蒂卡普湖(Lake Tekapo),不仅有着梦幻般的、令人窒息的湖光山色,同时这里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暗夜保护区,这里有相对较高的海拔,同时也远离大城市璀璨的灯光,连路灯都很少,更没有工业、没有污染,这就让蒂卡普湖成为全世界最佳观星地和星空迷心目中的圣地。而位于小镇以东、蒂卡普湖边的好牧羊人教堂,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则成为星空迷的聚集点,以及无数著名星空摄影作品中前景。

在南半球观星,大小麦哲伦星云一定是主角,但除非天气极其晴朗,否则肉眼见不到这两块幽灵般青兰色的云朵。我们的运气不错,到达蒂卡普湖时天空依然晴朗,只有少量的云层在天空四周游走。晚餐过后,天空完全暗沉了下来,月亮还没有从东边升起来,漫天的繁星似乎触手可及,一整条银河和麦哲伦星云依稀可见。好牧羊人教堂的四周很安静,当我举着相机扛着脚架小心翼翼贴近教堂时,才发现早已挤满了观星的人群。在这个手机屏幕都极为刺眼的黑暗中,没有人喧哗,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片黑暗,静静的仰望或是拍摄星空。当我们习惯了光明世界,这片难得的暗夜才显得如此珍贵。

 看完南半球的星空,这趟南岛自驾的行程已经接近尾声。而我们的卡罗拉一路陪伴,已经行驶了超过2000公里的路程。充沛的动力、舒适的驾乘、阔落的空间、经济的油耗,还有那个聪明得不像话的CVT变速箱,都是这趟旅程的惊喜。

好的旅伴,处得越久,就越舍不得。在旦尼丁那个黄昏我独自开着它去海边拍照,轻柔的海风伴着温暖的阳光,卡罗拉在夕阳下就像一位老友一样,熟悉而又亲切。在那天的海边我也拍到了此行中最满意的一组照片,只是回来后才发现存贮卡故障,最后几日所有照片尽失,各种努力之下还是没能找回,这是此行最大遗憾,但这正好给了我们再一次探访这篇奇幻中土世界的理由,因为的这里的美,不是一次就能够看完。

-END-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