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影视城:以下四个问题,请你正面回答!

码字工匠老詹 2019-06-22 18:32:37

“老詹,愿意到横店看看吗?”正吃午饭,农村部副主任许宝健(现任中央党校报刊社社长)来到桌前,问我是否想去横店?他和老总徐文荣很熟,愿意的话,抽个时间,他陪我去?

 

好呀,我说,横店不是浙江著名乡镇企业、搞了个亚洲最大的影视城吗?早听说过,从没去过!

 

在宝健陪同下,我在横店呆了四天。

 

这四天,看得不多,几乎天天都在采访。

 

老詹是一写作狂,到了哪儿,吃喝玩闹,逛庙拍照,一概不感兴趣,就喜欢找一巧妙角度,抓几个采访对象,不停地聊啊聊,聊啊聊,挖空心思,穷追不舍……最终,弄出一篇自认为有意思也有意义的文章,这才心满意足,善罢甘休。

 

这不,到了横店,在全国那么有名气、那么有争议的地方,岂能不写篇深度调查报告?

 

采访归来,一周以后,一篇七八千字的长文,在《好望角》发了一个整版!

 

回头看来,感慨有二。

 

一是,这么一篇调查性文章,虽是应横店之邀,人家热情接待,但是,并未因此而站在主人立场,粉饰吹捧一番,净拣好听的说,而是客观分析,中肯评价,甚至,对其发展前途,亦坦承有某种隐忧!文章得以顺利刊发,应该感谢徐文荣的宽容,感谢报社的理解和体谅(当时并未像时下那样,登企业一个版文章,得给报社贡献多少多少money!)

 

二是,这么一篇比较长的文章,角度从何入手,结构怎样安排?确实要费一些周章。全文共分四个部分:“一、企业做大以后,该向何处扩张?”“二、投资如此巨大,资金从何而来?”“三、投入须有产出,能否产生效益?”“四、成功还是失败,此事谁能把握?”,都是读者“欲知未知”的内容,且又层层递进,环环相扣。如此文章结构,现在看来,亦有可取之处。

 

令人感慨的是,当年,我与宝健到横店采访,心里还是打着鼓的,担心徐文荣一家伙弄那么大个影视城,恐怕是凶多吉少,前途叵测哪!孰料时隔近20年,横店非但没有垮掉,反倒节节取胜,愈干愈红火了!可见我们这些书生,瞻前顾后、目光短浅,注定是干不成大事的,而徐文荣这样一个倔老头儿,虽然久居乡村一隅,端的是目光远大,胆识过人,非常人可比也!

 


  

这是一项充满风险的投资。

 

也是一项颇有争议的投资。

 

一家乡镇企业,在远离城市的山村,建起了秦王宫、香港街、广州街、明清街,清明上河图……一个又一个规模宏大的影视拍摄基地,耗资已达5亿,准备再投7亿,目前已是亚洲最大,还要建成世界第一。

 

能成功吗?有人怀疑。

 

失败咋办?有人担心。

 

抱着同样疑问和担心,我们来到横店。

 

身临其境,你不能不为之感叹,感叹之余,脑子里不由冒出一个疑问:

 

横店影视城 成败谁能知

 

本报记者  詹国枢 许宝健


 

横店,浙中小镇也,丘陵而多山,距杭州180公里,乘车约两个半小时。

 

来到横店,天色已晚,次日清晨,去看规模宏大的秦王宫。此宫为陈凯歌拍《荆轲刺秦王》所建,占地600余亩,相当于40个足球场!

 

走进王宫,第一印象是宏大。墙极高,门极大,城楼极雄伟。进大门后,宫院内空旷坦荡,遥无边际。深冬寒风中,几许游人,行走如蚁。陪同参观的小刘建议,乘车去侧门吧,不然,一时半会儿走不到正宫。于是上车绕行,从侧门进入大院,来到正宫。

 

正宫者,秦始皇即位之大殿也。未及进殿,先得徐徐踏上九十九级台阶。上台阶回首一望,可容纳数万人的殿前广场,坦坦荡荡,气势恢宏,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再回首,但见大殿巍然屹立,其高,其宽,其深,其广,均已超过故宫太和殿。殿内纵深达600余米,立柱120根,摆设实景实物,形象逼真。始皇宝座前,一大深池,为荆轲追杀秦王二人跳入搏击之地。宝座之后,立一巨型圆柱,曰“四海归一”柱,直径四米,数人牵手,方可合围,据称国内第一……

 

秦王宫之阔大,之宏伟,超乎想象。王宫建筑总面积11万平方米,单水泥所砌之中空城墙,内含面积已达4万平方米。据导游介绍,游完全部景点,需四个小时。

 

看完秦王宫,再看广州街、香港街和明清街,其精巧,其繁华,其古朴逼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最后,来到新近建成的清明上河图。

 

此景点根据历史名画《清明上河图》而建,占地面积400余亩,建房屋楼阁一百二十幢,有桥六,码头九,牌坊十四。景内建筑,全依宋都汴京而成。来到城中,仿佛置身千年古都,那街,那房,那亭,那桥,端的是古趣盈然。最妙的是,你不经意走入一幢楼阁中,但见左曲右拐,房中有房,廊中套廊,有戏台,有茶肆,楼下有水荡漾,水中有船停泊……耳畔,似乎传来丝竹袅袅,喧嚷声声。可以想象,当年汴京是何等繁华热闹!

 

横店影视城,至今已建八个景点,星罗棋布,气势恢宏。跑马观花匆匆一看,已从清晨到了天黑。身临其境,你不能不为其规模之宏大,用材之厚实,造型之逼真而震撼,而感叹。感叹之余,脑子里不由冒出一个又一个疑问……

 

一、企业做大以后,该向何处扩张? 

 


在浙江,横店是首屈一指的乡镇企业。企业产值从5亿、10亿、20亿直做到40亿、50亿……

 

企业一天天壮大后,碰到别的乡镇企业同样碰到的难题:企业要想发展,该向何处扩张?

 

“刚开始,扩张之路该怎么走,大家也不太清楚。"横店集团副总经理兼影视城总经理张锡良,谈起了发展影视产业的来龙去脉。

 

“横店是从纺织起家转而搞高科技的。如今,高科技产值已占总产值60%。要想搞高科技,不引进人才不行。可成百上千人才引进来了,你这山区,远离城市,啥也没有,条件这么艰苦,人家怎么呆得住?

 

“为了改善环境,留住人才,前些年,我们搞了不少基础设施建设。什么专家楼啦,度假村,文化村,娱乐村啦,建了高标准有中央空调的体育馆,影剧院,幼儿园,还有八个球道的保龄球馆……只要怎么能使引进人才安下心来,留得下去,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大力投资。

 

“为什么介入影视业呢?说来有些偶然。那是1995年冬,谢晋导演来东阳市看景,准备拍《鸦片战争》,顺便到横店看看。吃饭时,谢导说起,在某地建外景,要花多长时间,某地又要花多少时间。我们老总徐文荣一听,说,到横店来吧!别的地方一年建成,我们半年;别的地方半年,我们三个月!其他条件,一切好谈,怎么样?

 

“谢导一听,当然很高兴。于是,调查,谈判,签约,施工,只半年多时间,广州街就按美术师的设计如期建成。谢导实地一看,非常满意,88日,正式开机,成功拍出了《鸦片战争》。

 

这以后,又来了不少剧组。再后来,陈凯歌拍《荆轲刺秦王》,台湾导演拍《清明上河图》……一个个影视基地,就这么陆续建起来了。"

 

如果以上说的是横店影视产业的缘起的话,集团总裁徐文荣一番话,道出了横店走上影视扩张之路的初衷。

 

“我们之所以向影视文化产业扩张,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企业做大以后,再向工业项目扩张,并不容易,尤其是这些年买方市场逐步形成后,什么都过剩,要找一个市场空隙,非常困难。

 

第二,从国家产业政策看,发展第三产业是今后的大方向,搞影视旅游业正好符合这个方向,国家是会积极支持的。

 

第三,从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看,衣食住用行解决得差不多以后,还得有一个玩字,富而思乐,富而思玩嘛。现在,国内旅游一年比一年红火,甚至自己掏钱到东南亚到欧洲走一趟也不稀罕了。这个市场大得很,开发出来不得了。

 

正是看准这三点,横店集团才作出决定,向影视文化旅游业进军。"

 

二、投资如此巨大,资金从何而来?

 


向影视文化旅游业进军,话是一句,真要落实,资金从何而来?

 

“说到钱嘛,来源于这么几个方面。"集团主管经营的常务副总经理金钦良,脑子里有本细账,向记者一一分列开来。

 

“首先,我们横店有一个强大的工业基础。集团下属160多家企业,单企业集团就有近二十家。产品涉及磁性材料、机电、轻纺、化工、印染、建筑、建材等各种门类。近年来,大部分企业已经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年产值已接近50亿元,利税达4亿元左右。这是我们能向其他产业扩张的重要基础。

 

“其次,横店的整个经济已经有了比较大的积累。我们多年来逐步提取了一笔基金,总量已有好几亿元。这些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单是利息,亦非一笔小数。

 

“第三,适当贷款。因为横店有雄厚的工业基础,又有实实在在的一个个影视基地。这些基地,兴建时因为用地、用工比较便宜,只需几千万元,实际评估已经上亿甚至值好几个亿。所以,有这些资产作底垫,集团可以适当地少量贷款,这也是资金来源之一。这一点,我们把得很紧,企业资产负债率从来没有超过60%,这在乡镇企业中是比较低的。

 

“第四,今后,我们还可以利用适当时机,把集团的高新技术产业或者某个比较好的影视景点包装上市,这样也可筹得一笔资金。

 

“总之一句话,资金不是大问题。而且我们还可以算另一笔账,建筑成本账。在横店,建筑成本比较低,所需资金不多。我们算过,别的地方,如果建同样工程需要1亿元的话,在横店,最多只需2000万元。为什么呢?

 

“第一,土地。别的地方,尤其是城市郊区,一亩地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横店呢,都是丘陵山区,荒坡坡,一推平就是几十、几百亩,花不了几个钱。

 

“第二,人工。横店有自己的建筑公司,工人都是集团成员。必要时,还可以再用一些镇里的农民工。不但费用便宜,而且即使花了钱,也是这个腰包装入那个腰包,富了当地农民。

 

“第三,材料。横店所在地东阳市,不但是建筑之乡,也是建材之乡。大部分是就地取材,无非购进一些水泥、钢材,别的花销不大。

 

“第四,设计。在一些人文景观中,设计费是笔大数,可在横店就不一样了。因为每个景点都是为拍摄某部电影电视剧而建的。剧组都有自己的美工队伍,都已经为剧本搞了长期甚至多年的设计积累。这在横店是用不着花钱的。我们与各摄制组签订协议,大都是横店负责建筑建材,摄制组负责总体设计和外观设计。”

 

听完金副总算投入账,记者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在集团总投入中,企业性生产投入和影视景点投入之间比例如何?而那些从事企业生产的老总们,对发展影视产业是否有意见,他们是怎么想的?

 

正好,用餐时碰到横店得邦集团总经理徐永安。徐永安坦然一笑说:“总部决定投资影视文化旅游产业,并不是哪一个人的想法,而是大家的共识。从去年总投资看,企业生产性投入大约3亿元,而影视产业投入不到1亿元,大头还是企业生产。至于投下去一时没有产出,甚至还要亏损,我看这也正常。哪有当年栽树当年就要结果的?我们搞企业生产投入,不也有一个滞后期才能产出吗?投资企业是投资,投资影视基地也是投资,都是为了企业长远利益,这一点,我们搞生产的人也想得通,说不上有什么分歧。"

 

“既然要投入,就得有产出。影视基地投了这么多钱,能产生多大效益呢?成本如何收回来?"


“这个问题嘛,最好请徐总回答。"

 

三、投入须有产出,能否产生效益?


 

刚从影视新景点考察归来的徐文荣,在宽敞明亮的总裁楼里,与记者谈起了横店影视城的投入产出效益。

 

记:徐总,首先我们想问问,横店影视城的总投资是多少?准备还投多少?这些数字能否公开?

 

徐:当然可以,没什么保密的。整个影视城,已经投入5个亿,准备再投7个亿,一共是12亿元。

 

记:还要再投7亿?8个景点不是都已完工了吗?

 

徐∶8个景点虽然完了,还有大量娱乐设施要建。比如,秦王宫城墙里那几万平方米,我们想搞轨道车,正和美国娱乐专家论证。此外,还得再搞新景点。今天上午我刚去作了考察,准备再推掉十多个山头,搞清宫拍摄基地,圆明园拍摄基地……加起来,搞它十来个吧。这样,从古到今,从民间到宫廷,上下五千年,拍啥都可以。要做到剧组带着本子进来,拿着片子出去。这就齐全了,有规模效益了。那也就是该产出效益的时候了。

 

记:说到产出,你们投资如此巨大,主要收益在哪里呢?

 

徐:我们的收益,主要来自几个方面。第一笔是无形账,广告效应。你们知道,横店产品大都是生产资料,是中间体,什么磁性材料啦,机电产品啦。中间体的特点一是不容易创名牌,二是不好打广告。怎么办呢?我们就搞影视城,投资几个亿,这几个亿的广告效应就不得了。陈凯歌拍《荆轲刺秦王》,先在日本放映,叫做《刺杀皇帝》,好家伙,日本旅游团来了,日本电视记者也来两批了,没这一招,人家怎么会到你山沟沟来?横店不但在日本知名度高了,在东南亚也知道浙江有个横店,建了亚洲最大的影视城,这广告效应多厉害!前些年,有的白酒不也一年几个亿广告吗?镜头一晃,没了,我们这里可是实实在在,几十年几百年还存在的活广告呀。

 

记:有道理,这算一条。但毕竟还不是产出,生不出钱来。

 

徐:第二笔账,影视拍摄收入。现在,到横店拍片的已经有二十多批。摄制组来了,我们有这么几笔收入。一是场租,一小时多少钱,一天多少钱;二是道具,我们生产了大量道具,他们只管租,我们管收钱;三是群众演员,这里有个影视培训基地,各种档次的群众演员都有;四是食宿,拍摄的剧组多了,几百上千人,吃喝拉撒,也很可观。

 

记:这又算一笔。还有呢?

 

徐:最大收入还是旅游业。我们搞影视城,吸引制片组,其实只是次要目的。最主要是通过搞影视来吸引游客。游客一看,这里有亚洲最大甚至世界最大的影视城,还有某名导演某名演员在这里拍戏,他看稀奇看热闹也会来了。我们初步测算,到2005年,影视城全部建成,再完善娱乐设施,每年能吸引500万游客。如果一个游客看完各个景点门票收入200元的话,单这笔就是10亿元!还不包括他们在这里吃、住、行,游、购、娱等六项消费,加起来,可不是一笔小数!什么成本都收回来了。

 

记:账面上当然可以这样算。不过恕我直言,你们这里远离城市,距杭州也有180公里,交通问题怎么解决?游客真能来吗?

 

徐:交通确实是要害,这问题我们也想到了。不过从两方面看,第一,只要你景点好,确实世界一流,确实值得一看,再远,也会有人来。九寨沟交通方不方便?比横店闭塞吧,不也照样游客很多吗?第二,交通也是在逐步改善的。浙江省提出,2003年以前要实现“四小时经济圈",就是到任何一个地级市都通高速公路,都不超过四小时。这就解决大问题了。以后,上海到这里也不过四小时,其他地方更近了。前不久,义乌已经通了飞机,机场到横店也就半小时,等于横店也有机场了。总之,交通是会越来越方便的。此外,我们还有一个长远规划,准备在杭州、温州搞自己的旅游景点,在金华也买了一大片地。这些旅游点与横店联成一个旅游网,再搞几百辆大轿车,轰隆轰隆来回开,坐车不要钱,上了车,到了旅游点再慢慢赚你的钱。这个事业就搞大了,到那时,你们再来看吧,横店可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喽。

 

说到远景规划,说到旅游产业,年逾花甲的徐文荣神采飞扬,显得十分兴奋。

 

四、成功还是失败,此事谁能把握?

 


结束此行采访,记者心情复杂,或者说,颇有些矛盾。

 

一方面,记者深为横店人的敢想敢干敢作敢为而叹服,而感佩。说实话,在远离城市的乡村搞这么大规模的影视城,一般人是既不敢想也不敢干的。即使在乡镇企业,没有徐文荣这么一位多年领头创业、在企业威信极高而本人又富于理想色彩的人物拍板决策,这事也是干不成的。

 

另一方面,说到企业决策,记者又想到,怎样才能做到既科学、既民主,又有必要的集中呢?这不单单是乡镇企业碰到的问题。

 

毋庸讳言,徐文荣当初决定上影视城,集团领导层并非都理解,都支持。为什么大家又同意呢?一位经济学硕士、曾在大学担任副教授的集团总裁助理是这样说的:“我们支持徐总,除了他是老板外,对他也有些迷信或者说崇敬。徐总在集团的好几次关键决策中都是对的,都看准了,而当时一般人包括我们这些学者都看不出来。这就显出了徐总的敏锐。比如说吧,面对10种选择,都有风险,也可能有效益,究竟选哪一个呢?徐总一下就能看准,就选这个了!这股灵气大概是与生俱来的,不服不行。这也正是中国企业家这种资源的稀缺和可贵。当然,愈是后来,大家认识愈是一致。现在,反对这事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家信心都很足,相信此事一定能成。"

 

没错,徐文荣在横店的多次关键决策中都是正确的,记者在采访中,已听到不少例证。但正因此,也就隐含着横店决策的极大风险。为什么呢?记者曾同海尔集团总裁张瑞敏有过一次交谈。张瑞敏说,正因为我在海尔的决策都是对的,其他人就产生了迷信,认为反正张总决策总是对的,他们也不深想了,也不认真论证了,这不正是我们海尔决策的最大风险吗?

 

在带领海尔屡战屡胜后,张瑞敏冷静地说出这番话来,实在发人深思。从横店的实际看,投资影视城确实有种种理由,成功的可能性确实非常大,我们也衷心祝愿横店事业成功。但是,记者又不得不提醒横店和徐总,你们事业的成功,是有先决条件的,如果出现以下几种情况哪怕只是其中一种,影视城也可能陷于失败。这就是:

 

其一,工业基础不稳。横店是以工业起家并积累资金的,工业如果掉以轻心,或者因投资乏力而出现滑坡,则影视投资将失去有力支撑而失败。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其二,投资速度过快。毫无疑问,影视城只有继续投资,才能产生规模效益。但如果度把握不好,好事也可能办砸。郑州“亚细亚"扩张本没有错,由于不顾自身条件而过快扩张,年利润1000多万却硬要成数亿地扩张发展,最终导致连锁帝国崩溃。企业愈大,决策失误的损失愈大,有时甚至是致命而不可挽回的,因为,市场不相信眼泪,市场不会给你改正错误的机会。

 

其三,旅游市场难测。横店影视城的投资回报,是以中国旅游业的兴旺红火为前提的。所谓年游客量500万云云,亦立足于此。如果全国经济发展不像横店人所预测那么迅速,那么乐观,如果游客对于旅游的兴趣和支付能力不像横店人所估计的那么大,横店将很难吸引足够游客,而没有一定游客,回报必然大打折扣,产出不敷投入,投资也将失败。

 

其四,出现强劲对手。全国搞影视基地者,不在少数。迄今以横店为规模最大,也最有特点。如果哪家横一条心,加大投资而规模超过横店,则横店即使屈居第二也会陷于失败。

 

以上四条,前两条横店人自己可以把握,后两条则不可把握。

 

正因此,横店影视城必然面临两种命运:有可能红红火火收益可观,也可能乏人光顾一败涂地。

 

也正因此,目前对横店影视城的成败是非作出判断,显然为时过早。

 

(原载1999126日《经济日报》) 

  

詹国枢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码字工匠老詹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