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大峡谷,从冬走到夏

邢者行者 2020-06-14 15:25:11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缘分这东西,第一次来湘西因为没赶上车而错过了凤凰,而这次又因为发大水景区关闭,还是没有机会走进这个美丽的湘西小城,好吧,算是缘分未到。而鄂西这个名叫恩施的地方与我则相当有缘了,那年自驾去重庆路过这里,原本只是想休整一晚,哪知道一呆就是两天,而这次因为整个湖南南部发大水,只好住北走,而从张家界往北正好又是这个地方,恩施。 





      下午从张家界出发整整开了七个小时,翻越崇山峻岭,终于在万家灯火中到达恩施,五年前到达这里也是这么个时间,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进城看到的是街道两旁低矮的建筑,昏暗的灯光下略显破旧,第一感觉是个小县城,与一个地级市政府所在地有些差距。

       入住后出来找了半座城只找到了一个小店,与店主多次要求才给我们弄了个蛋炒饭,当然主要是因为那天正好是除夕夜,大家都在看春晚,店主给炒个饭已经是感恩戴德了,而四人分一盆蛋炒饭的年夜饭,多年以后想起来依然是那么温暖。


        

        而今天再次来到这个城市,灯火辉煌,店铺林立,九点的街道热闹非凡,虽然季节不同,日子也不同,但我还是惊呼于这个城市的发展速度,而一顿地道的恩施土家菜也终于弥补了当年的窘迫和寒酸。



        那次去恩施大峽谷是年正月初一,年前的一场雪将景区道路都埋得很深,里面人不多,再加上当年这里旅游开发刚起步,还远没有如今的知名度。记得当时是花了50块钱门票,车可以直接开到位于半山腰的景区门口。


      

        而这一次景区大门已向外移了好几公里,将云龙河地缝等多个景点纳入了景区,进入景区要乘区间车,门票也涨到了170。



        记得那天阳光甚好,但由于前几天的一场大雪,景区的道路还有积雪覆盖,勉强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到一柱香那里,一根石柱高耸云霄,顶部的几棵小树如中年男人稀疏的头发,而孔雀开屏这个景点这一天开屏的是个白孔雀。





        从一柱香开始往前的道路雪越来越厚,往前走也再没遇到游人,考虑到安全问题,就只能原路返回,回到停车场,抬头再看看眼前的峡谷,前山绝壁一字排开,高耸挺拔,那雄壮只能自己体会,照片似乎远不能表达。




       而这一次,蓝天下白云飘浮,阳光下青山绵延,虽然近四十度的温度偏高,但人却没觉得闷热,有一种神清气爽的畅快,所以我都没觉得这是故地重游,这一定是我从未到达的神奇山水。








        

        因为这次带着爸妈,所以速度也放慢了些,八月的阳光虽然还有些炙热,但整个景区森林覆盖率高,树阴下凉风习习,倒也没觉得有那么地晒,深深地吸口气,闻到的不仅有阳光的味道,更有负氧离子的清新,远离都市的雾霾,这一刻我要做的就是敞开心扉,尽情呼吸。    

         



     

       走走停停,偶尔停留在崖壁的栈道上,近看绝壁的伟岸,远眺青江的秀美,抬头看见白云从头顶轻轻飘过,低头感受峡谷的幽深,有在风景里漫步地心旷神怡,也有行走悬崖峭壁的惊心动魄,体验自然之神奇,享受天伦之快乐。







      而这一次总算是走完了全程,除了峡谷的壮观以以外,也感受到了峡谷内地质的丰富,有灰色花岗岩形成的小石林,有像书本一样的页岩,停在悬崖边的飞来石。





     

       而白孔雀也摇身一变成了绿孔雀,站在峡谷下再一次遥望前山绝壁,逆光下有一种神秘感,似乎来到了某个外星球。





    

         回到云龙河地缝,下午的阳光依旧热烈,峡谷内却凉风习习,没觉得有盛夏的炎热,一条瀑布从天而降,水流打在谷底光滑的鹅软石上,溅起层层水花,在阳光里折射出一道彩虹。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年年初一从大峡谷出来已是下午一点,去县城吃饭估计会饿的前胸贴后背,而同行的朋友沈彬发挥了她良好的沟通能力和亲和感,在景区门口一家不营业的小店里与主人们一起吃了顿恩施当地的农家饭,那天一起吃饭的还有来自重庆的一家三口。



        从冬到夏,不同的风景里感受不同的精彩,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景区开发成熟了,而门票价格也早已翻了五倍,哎。。。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