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对抗光污染的纯净:锡安国家公园与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小昭说旅游 2019-12-28 14:01:33


6月3号一早,我们离开了拉斯维加斯。今天的行程安排是游览两个国家公园:锡安(Zion)和布莱斯峡谷(Bryce Canyon)。今天在车上的时间超过了13个小时。


2018
06
03
锡安国家公园

锡安国家公园(也被译为宰恩国家公园)位于犹他州史普林戴尔(Springdale, Utah)附近,其前身是Mukuntuweap国家保护区。在1917年,新成立的国家公园局的署理所长探访了此峡谷,出于便于推广的需要,提议更名为“Zion”。Zion这个名字,看过黑客帝国的朋友会觉得似曾相识 。没错,这也是电影中人类最后的庇护所的名字,且Zion本身就有“避难所”的含义。这里是印第安人的圣地,也是一片远离城市喧嚣的净土,不知道更名是不是和这些含义也有联系。

在下午两点左右,终于来到了Springdale小镇。按照惯例,国家公园旁边都配套有这样一个美丽的旅游休闲小镇。

 这株结满果实的小树特别吸引眼球

 公园的门口标识。比大峡谷的还要简单,就地取材的黄石简单堆砌,再配上美国NPS(National Park Service)的Logo和印有公园名称的木牌。按人民币计算,估计造价不会超过5万吧。

我们因为购买了美国国家公园一卡通(Day 3游记中有介绍),因此不用缴纳门票。

第一站还是游客中心。这样的设计层次分明,色彩搭配合理,确实让人看来十分舒服。

问询中心外景

洗手间

纪念品店。美国国家公园的纪念品店都有一个比较zhuangbility的名字:永续计划(Forever Project),大意是这边售出的每一件纪念品都会捐赠一部分用于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套路,给了旅游者购买纪念品一个高尚的理由。当然这也与美国的“小费”文化有关。当然这需要所有的遗产型景区全部统归于国家管理才能做到。

在每年五到九月份,是锡安国家公园旅游的旺季。在这几个月,园内的自驾露营营地非常抢手,不可以预定,基于先到先得(First come, first served)的原则占用。每年4月到10月,锡安国家公园都对自驾车关闭,只允许园内提供的免费观光巴士进入;沿途设有8个停靠点,每个停靠点附近,都有一条徒步旅行路线,可以到达各个景点。  

就是从这个位置乘车

长约24公里的锡安峡谷是这里最主要的景观,峡谷最深处达800米深,维琴河的支流从峡谷两岸穿过。锡安国家公园的精华是峡谷和山,主要景点都得登山进入才看得到,适合登山远足爱好者,不爱走路的游客在这里看不到什么壮美的风景。

从谷歌down了一张美图,可见红和绿是主色调,砂岩主要为红色和黄褐色。这里的山,多数是直上直下的沙岩山体,但也有一些形成年代较晚的冲积层。

我们时间有限,主要时间为车览。实际拍到的是这个画风。

相比之下,虽然大峡谷国家公园的景色更为壮丽,但是锡安国家公园因为山水结合而多了几分柔美。我们选择在山顶停靠点Riverside Walk点象征性的hiking了一段。

简单的步道设计

游客们貌似对这一片可供嬉戏的水域十分感兴趣,但在中国南方,这样的景色就再普通不过了。

例如我的家乡:湖南洞口县。感觉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河边玩耍长大的,给童年增加了无数的乐趣。希望这样的生态能一直存续下去。

在山顶还有一个这样的免费取水设备。突然想起国内拿饮水机大水桶到山上接水带回家的同志们。

这一张是在景区巴士上照的。特别喜欢这句话:Wilderness is not a luxury, but a necessity of the human spirit(荒野不应是奢侈品,而应是人类精神的必需品)。我想这也代表了NPS希望传达给民众的信息。

2018
06
03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从锡安国家公园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但离布莱斯国家公园还有一小时左右的车程。据说在布莱斯国家公园有个极佳的观赏日落的景点。我们快马加鞭,希望能赶上这一美景。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是位于美国犹他州西南部的国家公园。其名字虽有峡谷一词,但其并非真正的峡谷,而是沿着庞沙冈特高原东面,由侵蚀而成的巨大自然露天剧场。其独特的地理结构称为岩柱(hoodoos),由风、河流里的水与冰侵蚀和湖床的沉积岩组成。位于其内的红色、橙色与白色的岩石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观,因此其被誉为天然石俑的殿堂。

先放游客中心。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景区地图和模具的结合展示。

下面这块牌子挺有意思,呼吁“保护暗夜”(preserve the dark)。布莱斯国家公园被认为是全美最暗的地方之一。在美国,有将人造的光亮描述为光污染(Light pollution)的说法,而布莱斯因为远离都市而拥有着最为纯净的夜空(clear skies at night)。这样的说法在我们国家并不常见。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两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差距,好比我国正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出现了逆城镇化的趋势。

事实上,观星已经成为布莱斯和锡安国家公园吸引旅游者前来的主要拉力之一。据报道,在这里,天文爱好者可以以肉眼看到约七千五百颗星星,而大部份地方因为光污染的影响只可看到少于二千颗星星(很多大城市里只可看到数颗星星)。

我们并没有看到星空,所以在网上下载了一张图片,银河清晰可见。除了布莱斯和锡安之外,在美国类似的绝佳观星地还有死亡谷国家公园、大峡谷国家公园和黄石国家公园。

布莱斯峡谷有着八个被标记着与持续维护着的徒步小径,可以在少于一日的时间内行毕。但我们时间有限,驾车选择了最著名的三个点进行了简单游览。

Rainbow Point

这是布莱斯的制高点,也是最佳观景点和拍照点。 

我们和这对美国情侣朋友攀谈了一阵。他们带着相机来这里等待最佳拍照时机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我们离开时候,他们依然在等待拍照的最佳光亮。

Natural Bridge

天然桥景点很像我们张家界的天门山,但这里貌似没有我们组织的“飞机穿越天门山”之类的策划活动,而主要就是保护和科普。不得不佩服我们国内的一些营销活动还是很有创意的。

日落点(Sunset Point)

 我们在七点半左右赶到了日落点,很多人已经等待在这里欣赏一日中最震撼的美景。

已经游览过得三个国家公园都是峡谷景观,而布莱斯的海拔是最高的,且它的峡谷比起Grand Canyon更添几分秀丽。

接下来就是今日的最动人一幕了。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希望我国的国家公园制度能尽早确立和完善,让我们国家的老年人也能像这二老一样,在晚年能没有拘束的携手游遍我国的大好河山。

小结

美国国家公园各有特色

我们在与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山顶的情侣攀谈时,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你们最喜欢哪个国家公园?他们的回答是,这个问题太难回答,因为这些国家公园真的各有特点。我们实地游览后的感觉也是如此:Grand Canyon最为壮美,地域广阔,像一个雄壮的男子汉,游客主要在峡谷之外游览;锡安国家公园有山有水,多了一份柔美,游客穿梭在峡谷山水之间;布莱斯国家公园的森林覆盖面最高,丰富的植被与峡谷相映成趣,给人俏皮可爱的感觉。

手机信号问题

今天的两个国家公园均仅在游客中心有微弱信号,一进山里就信号全无。这让有手机依赖症的我们很不习惯,但老外已经习以为常。

运动习惯问题

美国人对徒步的喜爱让亚洲人有些无法理解。我判断和人种肤色有关系。白种小姐姐晒着晒着成了古铜色,更加性感迷人。黑人小姐姐多晒晒也没啥影响。但是黄皮肤就不行了,晒一晒很容易变黑,比如现在的我就已经变黑不少。我们的审美文化是“一百遮百丑”,漂亮小姐姐们血拼这么多化妆品很多都是为了美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荒野中徒步在我们国家比较少见,而缆车甚至景区电梯在中国如此有市场。国外大多数来国家公园都是专业的运动装备,而我们可能穿着休闲装和撑着遮阳伞。对荒野的拥抱,可能不是官方建议国家公园体系就能实现的,这与我们的教育体制和文化特点有着密切联系。

锡安国家公园,一位白人游客中暑坐地了,还要坚持游览。

(PS:小编特选这张图,感觉和邓博士老司机特别配!喜欢就关注吧!)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