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非洲归来,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下篇

子鼠丑牛连锁国际青年客舍 2019-06-11 21:40:24

Q:旅途中最酷的一件事?

A:去埃塞俄比亚唇盘族的时候,花了100块雇了一个持枪的保全随行。

 

Q:旅途中最难忘的时刻?

A:在马拉维湖里洗澡,月光洒在我身上,身子都泛着光。

 

Q:旅途中最浪漫的事情?

A:在毛里求斯最南端的海边跟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年kiss。

 

Q:旅途中最危险的事情?

A:在科摩罗海滩被自慰变态尾随。

 

Q:旅途中最开心的时刻?

A:在马达加斯加的诺西北岛正午时分追野生海龟,并看到了朝我们翻跟头的野生海豚。当晚在海滩边上穿着特别宽松的大背心,对,是橘色的,里面全裸,光着脚,散着头发,踩着莫桑比克海峡的海水和白沙,跳来跳去,活脱脱一个神经病,现在不知道当时是怎了,但是此刻回想起来当时快乐像只疯子。

 

Q:旅途中有没有人追求者或者表白的人?

A:有,黑白都有。

 

Q:旅途中最难忘的一个景点?

A:原始部落里,周身涂满了红泥,几乎光头,坐在茅草屋里的新娘子,她眼神空洞,才17岁,胸部丰满的有点下垂,眼神空洞,似乎绝望,无法描述,原始部落的探险最特别。

科摩罗首都莫罗尼所在的那个岛的最北部,有个白沙海滩,同时也是个无人海滩,美的让人不敢大口呼吸,怕呼出的二氧化碳弄脏了这块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