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罗拉多大峡谷

zing时间 2018-07-15 11:18:00


西部就是西部,沙漠,荒地,蒸腾腾的热气。


我们住宿在拉芙林小镇,一个以科罗拉多河而闻名的水上赌城。


都半夜三更了,还到处灯火通明,一辆呼啸而过的车子,音乐开得震天响,年轻男女的笑声里,充满荷尔蒙。这还没到拉斯维加斯呢,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欲望的味道。


到处都是Casino招牌,酒店大堂无数台老虎机闪烁着幽幽的诱惑的光。这里是与美国东海岸完全不一样的时空。突然想起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电影《赌城风情画》《朗姆酒日记》等。



拉芙林的清晨,太阳光就已经很晒很晒了。


“可不要到沙漠去哈?有响尾蛇!”


好吧,酒店附近转一转。很想找到那个著名的铁标,就在拉芙林,1873年立的,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三州交界处,许多旅行者喜欢那种人在旅途、一脚踩三州的感觉。


可惜没有那么多时间,我们这一天的重头戏,是到科罗拉多大峡谷去。



科罗拉多高原长得像桌状,顶部平坦,侧面是陡峭的山,也叫“桌山”(我去过南非开普敦的“上帝的餐桌”桌山,比较而言,科罗拉多更奇险)。


据说科罗拉多大峡谷,是从太空俯瞰地球时唯一可以看得见的纯自然景观。它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科罗拉多高原西南部,发源于落基山。



早在16世纪,西班牙探险家弗朗西斯科·科罗拉多,带领一支远征队,由4个土著印第安霍皮族人做向导,寻找传说中美国西部的大河,发现了这里。


这,也就是科罗拉多河、科罗拉多高原、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名称的由来。



大峡谷多为褐色,但因为太阳光的强弱,阳光下也呈棕色、红色、蓝色,大自然就是这么奇特。


早在亿万年前,这里也与喜马拉雅山一样,曾是一片汪洋大海。数百万年的河流冲刷,形成今天我们看到的全长约400公里、宽约20公里、平均深度约1500米的大峡谷。5000年前,美洲印第安人就居住在这里。



美国作家约翰·缪尔1890年游历大峡谷,写道:


“不管你走过多少路,看见过多少名山大川,你都会觉得大峡谷仿佛只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


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1903年到此游览,也感叹:


“大峡谷使我充满了敬畏,它无可比拟,无法形容,在这辽阔的世界上,绝无仅有。”


威尔逊总统1919年干脆将科罗拉多大峡谷地区辟为“大峡谷国家公园”。1980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纷纷到此观览,并留影纪念。



住在大峡谷客栈的人,多半是驴友中的发烧友吧。这里的小旅店可不便宜。但,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玩儿的就是乐趣。


我的驴友里也有这样的伙伴,为了等待光线,为了拍到大片,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攀上爬下,风里雨里,玩儿的就是心跳,勇敢者的游戏。



在科罗拉多大峡谷,我此刻小坐和单腿站立的地方,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悬崖峭壁。


一般人不会发现、也不敢去的。我是费了好大功夫才艰难地到达了这里,照片上看不出来惊险,那是因为拍摄角度问题。我自己独自玩儿手机自拍,只能拍成这个样子,我的脚,我的背包,以自我元素来表示纪念。


有时候想想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好奇?那么贪玩?甚至勇敢到敢于去(适当)冒险?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份热情和信念哪里来的,只知道它们一直都在,一不留神,整个身心灵都High了起来。



无人能一眼看遍大峡谷的全貌。


科罗拉多河在自由奔腾,桌山高原上那一道大裂痕,就是科罗拉多河在这片洪荒大地上的印记。这里有最纯粹的西部风情,许多好莱坞西部大片就在这里取景,想象一下西部牛仔驰骋荒原的生活情境,看着眼前深壑耸立的巨石、绝壁、红土山包和奇松,仿佛听到菲尔德·格洛菲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组曲》,伴着空中翱翔的鹰,交响轰鸣。



往期分享

巴尔的摩

华盛顿D.C之3:林肯纪念堂,越战纪念碑

华盛顿D.C之2:杰斐逊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



记录自己,给时间和回忆,也给你。让过去过去,任未来到来,人生之旅,一场小欢喜。

微信ID:zing时间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