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游(6)开普敦,一个因“好望角”而诞生的城市(二)

苏州知青 2019-05-29 20:56:23

“乌云密蔽,连绵不断,很少见到蓝天和星月,终日西风劲吹,一个个涡旋状云系向东飞驰,海面上奔腾咆哮的巨浪不时与船舷碰撞,发出的阵阵吼声,震撼着每个海员的心灵……”这是公元1488年,葡萄牙船长迪亚斯在第一次企图通过“好望角”失败后,回到里斯本出版的“航海日志”中,对当时他铩羽而返的“风暴角”的描写。


那么,当时光逝去了五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也来到这里的时候,它将以何种景象来迎接我们呢——

首先,我们要通过门岗进入“好望角自然保护区”。占地7千多公顷的“保护区”内,铁锈色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生长着一片片低矮的灌木丛和被称为南非国花的山龙眼……间或,有狒狒、大羚羊等动物在眼前一跃而过……仔细看我的后两张照片,都有斑马隐匿于草丛之中。

终于,到达了朝思暮想的“好望角”!请注意那略显简陋的木牌上的英文:“Cape of Good Hope”。如果直译的话,意思就是:“好的希望之海角”

“好望角”是非洲地标式的旅游景点,是来非洲的旅游者每个人必到的地方。这就好比“不到长城非好汉”,来南非旅游是非到“好望角”不可的!开普敦这个城市名字(Cape Town)现在是“音译”,如果用“意译”,那么一看就是来源于好望角(注意Cape这个英文单词),意为“希望小镇”。

想不到我们今天见到的“好望角”出乎意料的温柔!而导游告诉我们,就在前几天还有游客在拍照时不小心被突如其来的滔天巨浪卷人海中……
面对这喜怒无常的大西洋,我陷入了沉思……想起了五百多年前,在此发生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时光要回溯到公元1847年,当时的葡萄牙航海家迪亚斯船长奉葡萄牙国王之命,去寻找东方的宝藏……他第一个率领船队发现并到达了这里。不过,他来到的那几天大西洋却正好在发怒,那雷电万钧之势的滔天巨浪,毫不留情地掀翻了迪亚斯率队的两艘舰船……唯独迪亚斯自己的那艘船及时避入一个小海湾而得以幸存。两天之后,风浪平息。迪亚斯船长命令继续前进……但是,当船员们发现:前方不远处一个更加突兀高耸的岬角出现在他们眼前时,他们不干了!一个个拔出佩刀架在迪亚斯船长的脖子上,逼迫船长命令返航……
十年后,当一个叫达·伽马的年轻船长,依据迪亚斯船长的航海日志,顺利绕过这里,从印度把黄金、珠宝、香料……满载而归时。葡萄牙国王龙颜大开,认为终于找到了通往东方的门户……于是,把迪亚斯在航海日志中命名为“风暴角”的那个海角易名“好望角”。“好望角”从此得名!
而迪亚斯不服气了,他认为十年前自己功亏一篑,完全是时运不济。于是得到了国王的支持后又率船出发了……结果到了“好望角”居然又是排山倒海的巨浪扑面而来!这一次,迪亚斯船长再也没有上次的幸运了,终于在此葬身鱼腹!

极目远眺,可以看见远方的海天一色,虽然今天风平浪静,但也可以看见脚下的浪花飞溅……可谓气象万千。

回首不远处,就是当年迪亚斯船长手下水手们见到而不敢前行的,高达287米的“开普角”(也有人称之为:迪亚斯角),上面建有指引船只航行的灯塔。必须先乘坐一段有轨电车,再徒步而上——

在灯塔的后方树有一根告示牌。牌上还清楚地标着世界上十个著名城市距离灯塔的距离。据导游介绍:原来有一个指示牌标明:一北京12933千米。不知为何,现在没有了?我数了一下,这里还是十个城市的方向,为什么北京没有了?是哪个国家的哪个城市莫名其妙地替代了我们的北京?要知道,我们的首脑习大大,去年底才来到过这里并给予了南非多少经济援助啊!只能无言

在这里就看清楚了:“好望角”是一条细长的岩石岬角,如一把利剑直插入海中。而那个岸边泛着浪花的小海湾,就是当年迪亚斯侥幸躲过倾覆的地方。现在就命名为“迪亚斯海湾”。

仔细看清楚了啊,蔚蓝色的海水中有一条“白线”——这就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汇流之处。这条白线的右边是大西洋,而左边就是印度洋了。这两大洋的海平面不同、洋流方向不一、水温差异更大……两大洋的激烈碰撞再加上这里正好地处强劲的“西风带”……因此,常年的狂风巨浪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换一个角度看看~真可惜啊,当年如果迪亚斯船长的水手们再稍微坚持一下,绕过这个貌似凶险的岬角,过去就是风平浪静、一马平川的印度洋了~但是,历史没有如果,对吧?
数百年来,在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前,这里一直是印度洋与大西洋互通的航道要冲。当然,也成就了开普敦这个城市的诞生和繁华……
虽然,从我们来到好望角自然保护区不久,天空已经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了,尽管我们身处曾经被称之为“风暴角”的海滨现在是风平浪静……但是,我们的导游告诉我们:联系过了,桌山的缆车还关闭着,因为桌山景区有风……
无奈,我们只能早早就打道回府。
好在,在明亮的夕阳下,我们在开普敦市中心广场找到了我心中的英雄——发现了“好望角”的迪亚斯船长的铜像——

广场上所有的铜像,一律朝着北方(赤道的方向)而立。唯独迪亚斯的铜像,偏偏脸朝着东方。实在是至死不渝、心有不甘那!

夕阳下,我们夫妇俩与迪亚斯船长分别合影,留下了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照片。

广场中央是“胜利女神像”

无论是“一战”还是“二战”,无论是作为英国的“协约国”还是“英联邦成员国”,南非都是战胜国~

这位就是开普敦第一任荷兰总督:西蒙·范德斯代尔的铜像。他对于开普敦这个城市的开埠、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因此,人民纪念他。

这位女士是西蒙·范德斯代尔的夫人,她当年利用总督夫人的有利条件把基督教传到了开普敦,以至于目前南非70%以上的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在手机上一下子“码”了这么多字,实在是有点累了。明日再记吧,亲朋好友们肯定都在关心我们有没有登临桌山的运气了?既然如此,那么敬请关注我下一篇游记,谢谢了!

待续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