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故事》 他独自骑行,到了南非好望角

你我皆行者 2021-03-01 07:18:52


做 有 态 度 的 行 者




当你有了一个方向之后 ,
要做的就是坚持走下去。


即便所有人都说你是错的,
但是当你走的比任何人都远的时候,
错的就成为对的了。


大家都叫我“小北京”




2013年4月,我完成了从北京到南非好望角的骑行,历时一年,全部花销人民币1万8千元。很多人都说“不可能”“为什么”“经历了什么啊”,其实我只是每天骑车而已。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




一路上,制约我路线的,除了荷包,就是签证了。



图:手改日期的巴基斯坦签证


入境时、续签时,这个手写的日期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结果巴基斯坦的移民局官员介绍了一个中介为我做了续签,当然还得多给50刀劳务费。


伊朗的签证很容易,我是在巴基斯坦的拉合尔办理的,不需要提供多少材料,只需在指定的医院做个血检,5天后就能拿到。


埃塞俄比亚可以在机场办理落地签,但是因为我旅行时的形象太差,加上发了霉的护照上有越南、柬埔寨、巴基斯坦等特殊国家的签证,耗了5个钟头才拿到。其间工作人员还说没收到我的签证费,试图唬我一道。


南非的签证很坑爹,需要交RMB8000元的押金,交了就能拿到,但是押金有可能拿不回去。


总共签证的费用大概是一个国家50刀的样子吧。







安全一词贯彻了我在巴国的整个旅程。由于局势紧张,巴基斯坦的警察叔叔强行将我押送出这片区域。对于骑车的人来说,搭车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无奈,看来这次不得不搭车了。




当天晚上,我又被热情邀请到警察局里去住,不是院子,不是办公室,而是看守所,警察叔叔锁好门,把钥匙交给我说:“这样安全些!”我当时认为很过分,直到4个月后在埃塞俄比亚被警察局关了三天,巴国这点儿事儿根本也不算什么了。




比起危险,动辄超过50C°的高温更是时刻考验着我。我因为在河里欢乐地洗澡而被抢,不过这一路上,被偷被抢的事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一路上,很多人都会向我伸出热情的双手,邀请我住到自己家里去,于是,我开始了愉快地蹭吃蹭喝……




在巴国乡下,人们内心富足,不愿作生意,乐于作朋友。这个大哥是小卖部的主人,我住在他家的时候他总是跟我说,想要什么随便拿。







 

由于之前说的签证和经济等原因,埃塞俄比亚成了我在非洲大陆的起点。

然而,新起点迎接我的并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拍照用的手机被盗、被警察局因怀疑是“可疑分子”而关押三天……




开车经过的路人甲乙丙,强烈要求我搭他们的车,还凑钱请我住旅店。

从豆子里捡出苍蝇,当地人吃啥我就吃啥。




在国内骑行时有空时喜欢采野菜、抓小鱼,伙食自己动手。可是在非洲,由于劣质汽油总使炉子堵住,饮食上转为买当地的食材(西玛:玉米粉),拜托当地人来料理……




一年里我只有为获得瓶子而买过几次水。当地人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当不能使用炉子加热后,各种怪病也开始找上了我。


我住过寂静岭般的无人小镇,也在醒来时发现帐篷下面是动物的尸体。




刚进入坦桑尼亚,我因为高烧停在这里三天,直到水和食物将要耗尽不得不顶着疾病继续出发。


因为疟疾而倒在帐篷里,迷迷糊糊地录了一段“遗言”,后来发现只是拍了张照片,还挺遗憾的,很想知道自己在“弥留之际”都说了些什么。


幸得当地黑叔照顾三日,扯回性命。


 


途经野生动物保护区时,白天可爱的动物近在咫尺。夜里,野兽就在帐篷外蹭我的手,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一觉醒来往往是这样的。




我遇见了防止偷猎的国家公园守护者。




热情过度的孩子们。




即便语言无法交流,但仍能从对方的眼中感受到满满的善意。




=================================


多好啊,


那伸向天际的路,怎么也看不到尽头,

我不停地踩着单车,听耳边呼呼的风声。


偶尔和遇到的人大声打着招呼,

hello或是jambo habari gain!


就这么走着走着,我骑到了南非好望角。


.


我们的故事

一直在路上

我们的故事

未完待续

......



- THE END -




《行者》之《我的行走故事》征稿仍在继续!



   请把你的故事(附带姓名电话)发送到

thewalkertctc@126.com


文字最好在1500字以内,并附加图片


    文章通过后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在“你我皆行者”的微信平台上推送。



今日作者:于旸

--------------------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