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熄灭心跳,才能拥抱

好望角望好 2019-06-28 22:52:56

点击左上角蓝色字体

就可以关注我了





文字 / 一个男生


2016年8月,我们在下沙那条被封锁的街道走着,她停下来看着我。


“我们分开吧”我紧握着她的手,手心里的汗在盛夏的夜晚不住的流出,我放开她的手抓住自己的裤子擦干。


她是北方人,我们在一起一年零两个月。


杭师大校庆,我在舞台上吉他solo的时候她望着我,一直到我下场擦拭吉他,她才跑过来给我递一张湿巾。


我们的爱情普通的没有一丝波澜,就这样静静地在一起,吃饭听歌电影音乐啤酒睡觉。



我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坐在她的病床前望着她,眼泪从我眼睛里涌出来。     

         

她父母在病房外对我说 癌细胞已经扩散,小伙子谢谢你这么爱我们家婉儿,但是你以后的路还很长。


我一直看着她流泪,声泪俱下的告诉她我不要你离开,我不准你死。


她等我平静下来,对我说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  


                                    

期间,我每天都去医院看她。


到后来她父母不让我进去我依旧闯进去,她的皮肤开始腐烂,头发全部掉完了。


她虚弱地不能说话,疼痛的时候她求我结束她的生命。


我俯下身子,亲吻她。



九月,她离开了。葬礼是在黑龙江办的,我没有去。


16年11月,我去了所有她想去的地方。


从杭州出发,带着相机,到南京再去苏州,合肥,淮安,西安,玉树,湖南,成都,林芝,拉萨。


一年多,我去了所有她在小本子上写下的想去的地方。


拍下她从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风景,我终于忘记她。 


忘记她的死亡,忘记她的离开。



我还是那个一点热就会出汗的胖子,还是那个早晨起来看太阳再回去睡回笼觉的那个人.


只是现在只有一个人。


回到杭州,我的公司在新三板上市了。


忽然想起来她总是带着水果来找我的日子,想起她帮我打扫办公室的日子,然后告诉自己,她不在了。


股份我还是全卖了,因为我想离开下沙,离开这个城市。


回家里找一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2018年2月,我回家了。


我终于忘记了她,终于不再悲伤,不再去想凭什么我们要分开。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