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也垄断,败也垄断:攻下君士坦丁堡的威尼斯为何反而衰落?

国家人文历史 2019-07-03 04:39:26

经公众号“文史宴”(微信ID:wenshiyan80s)授权转载。

大航海时代之前,欧洲把持中西方航路的是地中海中部的意大利各城邦,其中13世纪的上半叶,威尼斯曾一度垄断亚欧贸易,到了15世纪,占据了欧亚贸易枢纽埃及、叙利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再度垄断了欧亚贸易。但是垄断者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威尼斯陷入了与热那亚的百年战争,奥斯曼土耳其则逼出了欧洲的地理大发现,两个垄断者都因为垄断而陷入衰落。


在中世纪,欧洲人对来自东方的货物趋之若鹜,主要包括香料、瓷器、丝绸、糖等奢侈品。他们要想得到这些奢侈品,则需要将自己的木材、金属与羊毛织物出售,来自欧洲的原材料在西亚、北非地区也有广阔的市场。用商船通过地中海东部,让这些货物在两地之间流通,可以极大降低交易的成本。因此,能够提供航运的人,就能够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赚取高昂的利润。


在13世纪之前,地中海东部的航海运输业务,由许多意大利城邦共同经营,比较具有竞争力的是威尼斯、热那亚以及比萨。在这一时间段,作为航运中间商的竞争十分激烈,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


进入13世纪,这一情况改变了,威尼斯开始了垄断之路。


繁荣的威尼斯共和国


1201年,十字军的代表与威尼斯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的内容大体是:十字军支付给威尼斯将近10万马克的费用,后者须将3万多十字军战士以及他们武器与马匹,在1202年6月,用船从威尼斯运送到西亚,并为这支军队提供9个月的给养以及一支武装舰队,用于夺回耶路撒冷。


对当时的任何一个意大利航海城邦来说,运送这么庞大的军队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威尼斯也不例外。于是威尼斯停止了几乎一切商业活动,将资源投入到这次运输任务中。1202年6月,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威尼斯按时完成了准备工作,但十字军却没来多少......一直到秋天,只有1万多十字军战士出现在威尼斯——仅仅是预计人数的一半。因为十字军的违约,威尼斯为这次十字军的东征进行的投资将面临巨大亏损。


当时威尼斯的执政官丹多洛想出了办法。他要求这些十字军战士为威尼斯作战,用战利品充当朝圣的船费。一些不愿这么做的十字军因此放弃了“朝圣之旅”,但有一些同意了。


1202年冬天,乘坐威尼斯舰队的十字军攻克并洗劫了同样信仰基督教的扎拉港——威尼斯使用武力消灭了一个竞争者。但是这次战争所得的战利品依旧远远不足以弥补十字军的欠款。不交足船费,威尼斯是不可能把十字军运送到西亚的。


为了收回欠款,丹多洛执政官酝酿了一个惊人的计划。他打算利用拜占庭帝国的皇位之争,控制君士坦丁堡。


年届九十、双目皆盲的丹多洛


首先,君士坦丁堡是欧洲大陆上最富裕的城市,其城中蕴藏了巨额财富。其次,君士坦丁堡扼守着黑海与地中海之间的狭窄水道,控制了这座城市,就控制了黑海到地中海的海洋贸易。君士坦丁堡是拜占庭帝国的首都,拜占庭人酌情向热那亚人、比萨人以及威尼斯人出售一些特权,让他们展开竞争,从而增加自己的收入。威尼斯人在目前的竞争中正处于劣势。


1203年6月,威尼斯与十字军联军兵临君士坦丁堡,并对这座巨大的城市展开了断断续续的攻击。将近一年之后,联军终于攻克了拜占庭首都,威尼斯控制了黑海与地中海的通道,独霸了这一贸易线路。丹多洛的这一次冒险行动,不但收回了欠款,还让巨额的财富滚雪球一样迅速汇集到威尼斯。


1204年之后,威尼斯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通过夺取关键港口,占据了地中海东部几乎所有的赚钱的贸易线路,热那亚和比萨似乎已经在竞争中落败了——这就是我们通常认为的威尼斯依靠垄断了地中海东部的贸易路线而崛起。


的确,威尼斯在1204年后的半个世纪里的成就,是来自于垄断,但13世纪50年代之后,打击却接踵而至!


1250年,发生在阿卡港的一次威尼斯人与热那亚人的误会导致了双方的冲突,最后演变成了一次战争。这次战争直到1270年才勉强结束。这场漫长的战争,不但将威尼斯搞得精疲力竭,还失去了对君士坦丁堡的控制,也就失去了独霸黑海与地中海贸易路线的能力。


1294年,威尼斯与热那亚再次开战,双方互相袭击港口,杀伤人命,毁灭船只,又有无数的财富在战争中化为乌有。在一次大海战中,威尼斯的95艘战船只有12艘幸存。1299年,无法继续坚持的双方签订了《米兰和约》。即使达成和议,为了获得更多的贸易份额,两个城邦在黑海北岸的冲突依然不断发生。


1348年,黑死病暂时退去之后,威尼斯与热那亚之间第三次陷入战争。这次战争从君士坦丁堡城下开始,目的显而易见,依旧是为了争夺黑海到地中海这条极具价值的贸易路线的控制权。7年之后,在两边都处于毁灭边缘时,和平才再次到来。


频繁的战争让威尼斯不堪重负,以至于向自己的殖民地克里特岛的土著收取高额税收。忍无可忍的克里特人在1363年到1368年爆发了大叛乱。


1378年,威尼斯与热那亚第四次开战,这一次,热那亚甚至把自己的舰队开进了威尼斯本土的基奥贾港口,切断了威尼斯的海上供给线,其盟友更是在陆地上包围了威尼斯。长时间的围困让威尼斯几乎崩溃,但热那亚海军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同时也被威尼斯海军围困在基奥贾港里面。交战双方形成了僵局——他们都在等待增援舰队的到来。


1380年3月,威尼斯援军先于他的敌人抵达了战场,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经过几次未果的突围之后,基奥贾港内的热那亚人处境变得艰难。终于在6月6日,热那亚的增援舰队姗姗来迟,但刚一交手,便向大海深处败退。基奥贾港内的热那亚人陷入绝望,决定无条件投降。


虽然基奥贾战役以威尼斯的胜利而告终,但对威尼斯来说,这场战争也是一次灾难——他们距离灭亡仅有一步之遥。在两年的时间里,这座城市停止了一切贸易,舰队所剩无几,曾经积累的大量财富烟消云散,海外的领地也丢失了许多——曾经趾高气昂的自诩为“八分之三个罗马帝国”的威尼斯,现在变得垂头丧气,千疮百孔。


东地中海形势图

注意威尼斯、热那亚


从1250年开始,到1380年截止,长达130年的战争,让威尼斯为其试图垄断地中海东部的海洋贸易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所有的商业竞争中,每一位竞争参与者都希望获得尽可能多的市场份额,最终达到垄断的程度,这可以增加自身的收益。但垄断造成的高利润,会诱惑着潜在竞争者进入被垄断的领域,垄断者为了将新进入的竞争者击退,就要花费一定的成本。


被垄断的领域利润越高,潜在竞争者进入的欲望也就越强烈,垄断者需要付出的对抗成本也就越高。在不断击退想要进入的竞争者,以保持垄断地位的过程中,垄断者花费的成本极有可能超过作为垄断者能够获得的收益。


因此,垄断者打击新进入者以保持垄断地位并不一定是一个优选的策略;同样,一个领域被垄断也往往不是一个均衡的状态,因为总是会有潜在竞争者——威尼斯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1381年,与热那亚等签订《都灵和议》之后,威尼斯人逐渐恢复了元气。这一次,威尼斯对海洋贸易的掌控,远达不到垄断者的程度——除了热那亚人和比萨人之外,佛罗伦萨与那不勒斯也加入到海洋贸易的行列。


尽管竞争对手增加了,但从1381年开始,直到奥斯曼帝国的海军进入地中海,就没有听说威尼斯与谁发生过剧烈的冲突。这种不垄断但能够保持和平的状态,让威尼斯的富裕程度与13世纪的前50年似乎也不相上下。


垄断其实并不可怕,因为经常需要与进入者发生冲突的状态本身也不符合垄断者自身的利益,也常常会有垄断者在有竞争者进入时放弃垄断地位。即使垄断者真的过于强大,以至于没有竞争者能够进入,我们也大可不必担心,因为一种商品被长期垄断造成的高价格,会让人们积极寻找替代品。一旦出现替代品,垄断旧商品也就没有意义了。


奥斯曼土耳其征服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之后,可以说基本垄断东西方之间的贸易路线,这造成了东方商品在欧洲价格大幅度上涨。正是价格的上涨,让葡萄牙人开始了新的贸易路线的探索。


奥斯曼土耳其的垄断

逼出了大航海时代


1415年,葡萄牙人开始了沿着非洲大陆南下的探索;1488年,葡萄牙船队绕过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1498年,葡萄牙人从海路到达印度,欧洲去往东方的新航路被发现……东方商品到达欧洲完全可以不再经过西亚、北非地区和地中海,奥斯曼土耳其对东西方贸易路线的垄断也结束了,这直接导致了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当然,同时也导致了包括威尼斯在内的意大利航海城邦的衰落。


长按图片,支持国历君


注:未经版权方允许,请勿转载、抓取。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