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居舟山·女主人】栖一隅人家,宿一树繁花

新区新女性 2019-06-28 04:41:16

民宿:栖隅花宿   女主人:蒋佩佩


花中有君子,如梅、兰、竹、菊;花中有朋友,如茶为韵友,桂为仙友;梅为清友,荷为净友;花中亦有客宾,如兰之幽客,莲之静客,丁香之素客,芍药之匠客……



以花为宿,如何?

这是我在舟山见到的第一家以花为元素的民宿——栖隅花宿。一个清凉如雨的黄昏,约了两位花痴文友,在普陀浦西公园南侧,叩开了蒋佩佩的花宿。



栖一隅人家,宿一树繁花;

写一纸风雅,沏一壶清茶。

是诗,含韵;是歌,上口。栖隅,是一种闲暇人生;花宿,是一种曼妙画境。栖此一隅,有花为伴。花香袭人,醉而不晕;花枝拂心,禅而不迷;花苞绽笑,媚而不俗!


最妙。花似人,人如花。


蒋佩佩,一名来自岱山长涂岛的80后,妙人儿从小痴花、恋花。几年前,她跑到杭州、苏州学习花艺,也做过婚庆。同样80后的老公李斌,是某海运单位的技术人员。一个偶然的机会,夫妻两结识了小司,一个骑车480天穿越亚非大陆抵达南非好望角的民谣词作者,蒋佩佩说,我们的生活价值观被颠覆,毅然辞掉工作踏上了西藏、云南之旅,被异地特色酒店深深吸引,决心要打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酒店。



2017年10月20日,栖隅花宿开业,爱弹吉他的小司和他的朋友来了。80后的共同理想与愿望,朋友最懂。


蒋佩佩爱花,懂花语花心,怜得人一样的花,惜得花一样的人,她说,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观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人生的意义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也要尽情感受这种没有答案的人生。


走进花宿,栖海棠休闲大床房、杏花隅布艺大床房、花夕雾温馨特惠房、山茶宿榻榻米阳台房、秋百合标准家庭房……将“栖隅花宿”嵌进诗画一样的房间名,15个美丽如花的名字,15间以花命名的房间,温馨摇曳,玲珑瑶芳,充溢着清新淡雅的花香,空气里一呼一吸,鼻息也琼苞传芳;空气里一揉一捻,指尖也玉英缤纷。



芍药,满天星,郁金香,桔梗,雏菊,剑兰,帝王花、公主花……我是不是该怀疑是哪位仙女把撕碎的彩缎撒进了花宿?即使衔在壁上的干花,看得出曾经在旺盛的花季云蒸霞蔚般的绚烂过,只是今天,她枯萎凋零,在晚风在摇摆,令人想起黛玉《葬花词》中的红消香断。


在这样的时刻,有年轻的母亲携五六岁的女孩来,安静地坐一回,美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女孩剪枝,妈妈插花。蒋佩佩说,那画面很有爱!临行,她们带走了一瓶满天星,说放女儿房间粉粉的好看。这样的情致,是什么样的剪刀也剪不出来的。


友人送了一套三毛全集来,蒋佩佩迷上了三毛的文字。三毛说,谁喜欢做一个永远漂泊的旅人呢?如果手里有一天捏着属于自己的泥土,看见青禾在晴空下微风里缓缓生长,算计着一年的收获,那份踏实的心情,对我,便是余生最好的答案了。



蒋佩佩把三毛放在吧台边的书架上。


如果手里有一天握着属于自己的理想,看见花宿在晴空下微风里缓缓生长,然后,回顾着一年一年的收获,那份踏实的心情,对蒋佩佩来说,便是人生最好的释然。


蒋佩佩爱花,也爱编艺。在温馨如家的房间,点缀一幅;在满室芝兰的花间集中,张挂一幅……这是波西米亚式挂毯,纯白棉线,花瓣为纹,兰心蕙质的蒋佩佩,将雅致的情怀编进了生活,织进了生命。

择浦西之一隅,为心之初所栖。栖隅花宿渴望在俗世喧嚣中,回归于人性之初的纯美纯净、清新清浅。这是房间的细节,格调与品质,一切与花有关。



想起孔子学生曾皙所追求的人生追求:浴乎沂,风乎舞雩。到沂水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然后唱着歌回来。孔子欣赏曾皙的境界,儒倡导澡身而浴德,去除身体和内心的束缚,与纯净大自然融为一体。栖乎隅,清乎花宿,闲散而又充足的惬意栖居,一种注重个人精神生活的民宿,不用奢华展现,只因再华丽的装饰也需要内心的清雅去丰富。当志趣相投,生活有了另一种崭新的交际。


光线流转,雨丝纷纷。我和文友,与蒋佩佩,在缓缓的叙事中,衍生栖隅,演绎花宿,透视并反哺一个单纯、清澈、朴素的世界。胸次悠然之际,让独立心性之见解和自由人生之态度,成为生命境界,成为生存方式。我知道,那是花艺的浸染,花心的感染,花宿的熏染。


本文作者 | 孙和军,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舟山市作家协会理事、普陀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


小新在编辑在略有删减。)




@新区新女性发布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