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在杭州遇见诗人北岛

ART一点 2018-08-30 09:58:36

今天傍晚,杭州晓风书屋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盲定二十位签名书”。


意思是,晚上将有一位神秘“大咖”要来晓风签书,不透露他是谁,征集二十位读者。


这个噱头果然够足,23分钟后,20个名额就满了。


谜底是晚上9点30分揭晓的。


在那个时候,晓风书屋的老板姜爱军走进了书店,后面,安安静静地跟着一位长者,大红衣服、花白头发、瘦高个子。


原来,这位斯斯文文逛书店的,是:北岛!


“你好。”


月牙弯的眼睛,在细细的黑丝眼镜后面,泛着善意。北岛声音低低的,却很温柔。


北岛这次来杭,是回湖州探亲的顺路。虽然北岛是老乡,但很少回浙江。


“我现在在北京比较多。”他轻轻地说。


他的气质,流露在他的言谈举止里。书店里备了上百本书。他坐下,来不及喝口水,一一签过,很认真地写上每位读者的名字,再签自己的。



他签的书,是他编辑的《给孩子的诗》。


几年前,因为看到儿子在学校接触的诗歌粗劣不堪,“把鼻子气歪了”的北岛,决定编选《给孩子的诗》,作为给儿子兜兜和所有孩子们的礼物。


这本书出版一个月,目前已加印四次。


边上有人恭维他:这是诗歌出版界的奇迹。他依然安安静静地一笑,嘴角还有两个酒窝。


“我喜欢您的《城门开》,您在里面写,红红的落日像棒棒糖。”


记者也是北岛的粉丝,掩饰不住“花痴”,就为自己“福利”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喜欢这一句?”北岛问。


“因为很有画面感呀!”记者说。


他却略微皱皱眉:“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


因为知道北岛来,今晚的晓风热闹了许多,名流如吴晓波,也都赶来。不过,北岛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喝水、说话、聊天,神情看起来略显疲惫。


“傍晚才到,吃了个饭就来书店了,却有求必应,没有任何叫屈的话语。”姜爱军说。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北岛提笔,在记者的书上写下这一句。


我记得,这是他《一切》中的一句。


北岛

原名赵振开,1949年8月2日生于北京,祖籍浙江湖州,当代诗人,为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目前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先后获瑞典笔会文学奖、美国西部笔会中心自由写作奖、古根海姆奖学金等,并被选为美国艺术文学院终身荣誉院士。


今夜 读一首北岛的诗


《回答》

by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未经允许请勿搬运图文•一点君的留言♫


文:王湛

编辑/制作:薛莹 林梢青 付玉婷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