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eekly周末国际| 雨季来昆士兰看丛林的奇妙物语

iWeekly周末画报 2022-07-30 07:50:02


从去年12月底开始,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进入了雨季,大雨断断续续地一直下到上周末。其实澳大利亚北部的雨季应该是从每年10月开始到次年3月,但因为今年全球变暖问题对澳大利亚的影响特别大,极端高温和迟来的雨季对澳大利亚独特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本期iWeekly周末国际就邀请到了身处澳大利亚凯恩斯的团团团,来和大家聊一聊当地雨季和热带雨林的趣事



我现在住在昆州中部内陆干旱的荒漠地区,但是前三周持续的暴雨让我身边的朋友们都感叹,内陆还从来没有遭遇过那么多的雨水。好多城镇包括我们这里都变成了孤岛,所有出入的道路都被泛滥的河水淹没。但即使超市被搬空,道路被封堵,当地人却仍然很淡定。朋友和我抱怨说,游客们一来就说很失望,说每天都在下雨,但这里是热带,没有足够的雨水,大堡礁和雨林就无法存活下去。



即使迟来了几个月,但这仍是4年来昆州第一次拥有了充足雨水的雨季。大堡礁和雨林对温度十分敏感,如果海水温度持续上升,大片的珊瑚礁就会死亡。在雨林中,每一公顷的土地上就孕育了约400吨植物,每一公尺深的土壤里,也生长着约200吨的植物根茎与其他物质。在一年内,重达14吨由菌类和昆虫分解的落叶,需要至少2米的降雨量来代替被树叶消耗掉的水分。所以这几周如此庞大惊人的降雨量正好重新为珊瑚礁和雨林带来了新的生机。


在凯恩斯,除了举世闻名的大堡礁,还有这片比亚马孙历史更为悠久的热带雨林,以及雨林中的小镇库兰达——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的这片原始森林距今至少1.5亿年。热带雨林在土著语里被称为“bagarra”,意为“满载着祖先精神和灵魂的熟悉家园”,雨林土著人被称为“bama”,关于雨林的丰富知识来自于他们上千年的积累,大自然指引着他们的生活。当wing草(音译)开花时,他们知道拜伦河里的鱼已经肥美。当海滨平地开始炎热潮湿,昆虫满布时,土著们会迁徙到阿瑟顿高原以东的地区。每当他们看到金刚鹦鹉出没时,便会着手为即将到来的闪电和台风做准备。土著还非常擅长利用白蚁,他们会把黑槐木的树枝放在白蚁巢中,等白蚁蛀空了中心,这块木头便可用于制作乐器“迪吉里都”。雨林几乎就是土著们的信仰,他们竭尽全力守护这片古老的家园。



雨林中最危险的植物是“stinging tree”(蜇刺树),叶子上的细毛含有神经毒素,触碰到皮肤会疼痛难忍,痛感最长可持续6个月,很多人会因为受不了剧烈的刺痛而央求医生切除受感染的那块皮肤。有趣的是,这个植物的果子却是可以食用的,而且味道十分甜美,但是没人会愿意冒着这样的危险去采摘这个红果实。这里还有一种棕榈有着非常可爱的名字,叫“wait-a-while palm”(等一会棕榈),据说可以用于诱捕鳄鱼。澳大利亚的雨林就是这么奇妙,如果觉得有趣,建议大家亲身来体验。当然,想玩得舒适的话还是记得避开雨季。


点击上方视频观看今日全球连线


去一趟太空,除了能长个子,还能改变什么吗?根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一项最新报告,针对一对同卵双胞胎兄弟的太空实验取得了实质性进展。2016年,在国际空间站“超长待机”近一年的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回到地球,NASA将他的基因与同胞兄弟对比后发现,尽管93%的基因变化在回归地球后不久就逐渐消失,但仍有7%的基因没有恢复到原始形态。也就是说,他的基因与自己的同卵胞兄马克·凯利(Mark Kelly)已经无法匹配了。



叙利亚古塔地区,一名小女孩睡在包袋里。摄影师:Omar Sanadiki 


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一名专业冲浪者乘着6米高的波浪腾空翻滚。摄影师:Tim McKenna 


泰国曼谷,高空俯瞰拉差达夜市数百个五彩帐篷,像80年代流行的游戏俄罗斯方块。摄影师:Pradeep Raja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名学生在集会上发言,纪念匈牙利独立革命爆发170周年。摄影师:Bernadett Szabo 

?点击下图订阅半年杂志即可获赠价值386元馥绿德雅致臻修护系列套装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