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傻宝勇闯大峡谷 (二)

狄涛花边DitaoLace 2019-06-12 18:34:07

付了30美刀进入大峡谷国家森林公园。售票员热情的询问我们来自哪里?确定是China后给了一张中文地图。

公园路面并没有铲雪,但抛洒了很多橡胶颗粒,路旁也有警示牌提醒车速不得超过25迈,这样开上去倒也稳当。我们要去峡谷中心,只有那里可以看到南峡全景。之前我们去过西峡,那气势,雄伟得如鬼斧神工。

但怎样到峡谷中心呢?虽然是中文地图,我怎么感觉老美不是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原则来标识的呢!上面支路密密麻麻,啥也看不懂,园区内还有居民区。每个岔口当然也有英文路牌,因为是专业名词,我们仨谁都不认识,“有道”翻译的也是五花八门。尼玛,路牌英文的,给我的地图又是全中文的,怎么对照啊?导航吧,但导航播报“您已到达目的地”。那么,只能绕了,总能绕到内峡谷的......就这样,因为雪地车速开的很慢,我们在里面绕了一小时。



然而,停车的时候又把我们仨吓得心惊胆裂了一回。停车场建在一个旋转坡度上,需要盘上去。本来我想在进口处靠一靠算了,但太太说为了彰显中国人有素质,得停到不碍着人家的地方。那好吧!盘上半圈后我发现有两个接连的车位空着,心里窃喜:这么大空间应该很好停,然后就一把方向打进去。由于空位上积雪很厚也没有橡胶颗粒,NND,车子压根不是往里拐而是稍左后径直向前方溜去。我立马喊太太和儿子下车将我们的车往外推,但他们使尽吃奶的力气依然没有阻止车子继续向前滑行,眼瞅着立马要撞到前面停着的两辆车了(一定是两辆同时撞到),说时迟那时快,“美国队长”出现了,一位白人帅小伙飞快地跑来,使劲推开我们的车头。雷锋啊,活雷锋啊!


下了车才知道,其实公路上的积雪算是最少的,应该已经被清理过很多次了,峡谷内的积雪才厚呢!一脚下去像是踩在棉花堆里,拔出来却很费劲。沿峡谷内景的栈道上也是积雪很深,一侧则是万丈深渊,要是站得不稳脚底光溜,人估计就如空中雨燕了。峡谷景色奇异,崇山峻岭,既然来了总得留个影取个景吧!所以同志们,你们看到的照片可是我们冒着极大危险拍来的——


胆战心惊地观赏完南峡美景已过午后二点,我们打开导航打算按原计划到晚上落脚的下一站——小镇佩奇。从大峡谷内的公路横穿过去就可以接上89号高速,我们预计在天黑之前能够到达佩奇。



但是,刚开出不久,上帝啊!我们惊愕地发现道路被封了。这是始料未及的,而且导航还没有办法帮助我们规划第二条可以去佩奇的路。我和家人商议:先驶出公园到门口的小镇上问问再说,如果问不到我们就按照上午来的线路往回走。通常走到有其他路径的时候导航会重新规划的。关键是现在怎么出去?门口在哪里呢?刚才是按照导航走的,现在全被打乱了。一向冰雪聪明的我这会儿只剩冰雪,已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是拿出我的杀手锏,继续绕吧,”我和太太说,“我们刚才都能绕到峡谷中心,现在也同样能绕着出去。”

车道线完全被积雪覆盖着,看不清究竟是在哪根道上行驶,大多数时候只是跟着感觉在开。我们刚刚舒缓的心情因为封路和不知道出口在哪儿又有些失落与紧张。路边的景色还是一样,白雪皑皑间站着一排排树;天地只有两种颜色,湛蓝的天和银白的地;按理说这样的美景很是难得,但我们全然没了心情欣赏!

瞬间,我们来到一个丁字路口,路面放着一些塑料屏障和修路的警示牌。我不确定向左还是向右,但感觉右拐路面更宽点也更像是来的方向,太太和儿子也认同向右。于是,我向右稍大的一把方向以避开这些路障,但很快,我发现车子好像在逆向行驶,因为前方车辆不断向我闪灯。由于隔着路障,正在我犹豫继续向前还是向后倒的时候,警车如天降神兵一样从后面快速冲上来停靠在路基一侧。我和家人异口同声:完了,完了,被抓现行了。

警灯亮起,所有前来后往的车辆都同时静止在各个方向(在美国,警车、消防车、救护、校车等发出警笛或者出现伸缩牌的时候其他车辆是必须要马上停下来的,即便你在对向车道)。警察几乎是从车上跳下来,气势汹汹的甩开车门开始咆哮,他右手放在腰头的枪托上,囔囔着走向我们。美国的有些交通违法处理很严,不仅要扣分和被巨额罚款,甚至可能还要参加社区服务。对于逆向行驶的危害性以及罪责我也是清楚的,脑子里甚至快速的浮现出自己在街道做义工的场景。如果这会儿在嘉善,我会伶牙俐齿的用吴语反唇相讥一堆理由:因为我看不清分道线或者你们根本不应该在路口放置这些路障......但面对这么高大魁梧还配有各式武器并且显然愤怒的美国大兵,我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按下车窗,然后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这也是人家地盘上必须遵守的规矩)。

太太和儿子已经吓得脸色大变。警察走到跟前并没有让我出示证件,只是继续囔囔并不停的来回比划。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前列腺、并以告饶的口吻语无伦次地对他说:Im very sorry......前后停下的车辆越来越多,警察指指点点冲我喊了一堆,大概觉得我可能啥也没听懂,只是面如土色一副怂样而且也承认了错误,他貌似无奈冲我挥一下手说到:“come with me”。我心想:尼玛,都告饶了还要罚款啊......

警车在另外一个路口停下,我也乖乖停下。警察下车从车斗里拿出移动路标摆放在路中央,然后开始指挥交通,压根没想再搭理我。我有点懵圈,敢情没啥事了?我让儿子下车索性走过去问问:我们可以走了吗?那么我们需要出森林该往哪走?(儿子英语虽然算不得溜,但整趟旅程也都是他在负责我们饮食起居的沟通。当然,这也是我让他提高语言的小计谋)。


(未完待续,下一篇:我们穿出大峡谷公园又钻进凯巴布国家森林公园,经历了生命中最漫长和魂不附体的七个小时......)


---紧 密 相 连      共 创 未 来---

    您刚好需要,我们刚好专业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们!


    营业地址: 浙江.嘉善施家南路648号

    总        机: 0573-84686666  84676666

    服务监督: 0573-84224666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