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澳洲大堡礁|于若文

河南思客 2020-11-26 10:40:52

  澳洲,太平洋腹心之处一个真朴神奇的国度。地旷人稀,物产丰饶,单纯明净,自然闲适。其国土面积和中国差不多大小,却仅仅承载2400多万人口。与我们比起来,太轻松自在,太令人羡慕了。惟其如此,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感觉自己变作了走进桃花源的陶渊明,处处新奇,恍然如梦。

  澳洲,亿万年来一片榛莽,偌大一个国度只有几群土著以最原始的方式繁衍生活。西方发现建设澳洲的历史,统共也就200多年。如果说一个国家是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的话,人家这张纸才画了200多年,充其量不过才画了稀稀的几笔,大量的还是自然的形态。而我们这张纸呢,足足画了5000多年啊!江山如此多娇的后面,其实早已伤痕累累,气喘吁吁。

  人不尽劳而足食,地不全耕而堪用,人与自然就和谐。大堡礁存在于这一上天格外眷顾的地方,且远离陆地,其妙曼神奇,其风光旖旎,就不是其他的地方所能够媲美的了。

  据介绍,大堡礁由无数个岛礁所组成,绵延澳洲东海200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大最长的珊瑚礁群,号称为世界七大自然景观之一。更兼水清岛秀,鱼龙嬉戏,珊瑚玲珑,至真至美,被联合国确定为“世界自然遗产”,被澳洲人最引以为豪。

  我们所游览的小岛叫绿岛。虽然它在大堡礁中很普通,却足以令我惊诧,令我终生难忘。它离陆地比较近,从澳洲最北部城市凯恩斯乘船半个多小时即可到达。但那天天公却并不作美,云低风骤,一阵阵地还下着雨。光线不佳,从船上远远望去,它也就一平方公里大小,没有怪石嶙峋,也没有奇花异草,渺小而普通。岛的周边海水,或绿或黛的,哪里有一丝一毫蔚蓝色大海的影子,不过就是我们海南的小岛,海南的景色嘛!

  印象的转折出现在乘坐玻璃船下海的那一刻。所谓玻璃船,就是一种船底镶嵌透明玻璃,用来观察海底景色的游船。由于玻璃不光透明,还能放大影像,人们坐在船上便可以清晰逼真地看到光怪陆离的海底世界。

  开船了。一位五六十岁的澳洲老人驾驶兼导游——只可惜我们这些外国人听不懂人家的外国话。老人显然阅历丰富,马上改为播放中文解说。于是,一个亲切悦耳的女中音如同传说中的美人鱼,成了我们认识大堡礁的神奇向导。语言既通,海底探幽便立刻生动起来。

  随着船体的移动,足下玻璃幕屏便像海底风光片一样迅速变幻。先是看到沙滩海草,继而是礁盘鱼类,再就是美轮美奂的珊瑚礁群了。

  呵,红的、绿的、白的、灰的、黄的、蓝的……像人脑、鹿角、花朵、蘑菇、灵芝、钟乳、城堡……小的如拳头,大的如磨盘,一片片、一层层堆砌铺展开来。有沟壑纵横交错,仿佛诸葛孔明的八卦阵,神秘莫测;有丘岗高低蜿蜒,好像玉雕大师的传世佳作,精美绝伦。许多不同种类、形状和色彩的鱼、龟、虾、贝在游动,在追逐,在觅食,在嬉戏,在探头探脑地打量我们这些唐突闯入的不速之客。这么近,这么真,这么灵动,这么奇妙,这么五彩斑斓,这么千姿百态,这么赏心悦目。水在流动,船在摇曳,光在变幻,心在呢喃:龙宫,龙宫,原来真的有龙宫,龙宫真的有,龙宫就在这里呀!

  震撼、惊奇、激动、陶醉……这是大自然造化的神奇,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必然,是最新最美的图画,是至善至美的诗篇。

  就想赶紧下海,到大海里游泳,去体验与水亲近的快乐和化身为鱼的美妙,去近距离地到珊瑚礁群里徜徉迷醉。

  不知不觉中,风住天晴,云开处,南半球初秋灼热的阳光倾洒下来,照在身上热辣辣的,好像在拿鞭子抽打人们:下海,快下海!

  啊,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梦、还有一颗跃动的心。海水清爽而温暖,漫过膝盖,漫过腰身……


  戴上防水眼镜,不要游泳,就趴伏在海水里,看水下,睁大眼睛寻找。要不了多久,游不了多远,你就会置身于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鱼类之间,你就会发现或孤零零的,或成堆成片生动美妙的珊瑚。你可以用手足去感知,去触摸珊瑚那光滑柔软而纯净的身体;用心灵去感应,去体察珊瑚那清洁则生、污浊则死的崇高品性……这时候,难道你自己不是鱼吗,不是珊瑚与海水吗?


  沉醉,痴迷,莫名地激动。想开怀大笑,也想顿足恸哭。

  就又想到了人,想到了这群庞大的给我们这个星球既带来高度文明也带来巨大灾难的万物之灵,就对大堡礁隐隐地怀有一种忧虑。为了猎奇,为了自己赏心悦目,来到这处海上仙苑,如愿获得了一次大美的享受,对人们来说确实不虚此行。但是,人们的到来,对这里的各种生物及环境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只有一种答案:影响、打扰、妨碍,甚至破坏。内心深处便有一种愧疚,心爱大堡礁的同时,更有几许心疼……

  游人还在一船一船地开过来,也一船一船地返回去。熙熙攘攘中,来者莫不惊奇欣喜,走者尽皆陶醉痴迷。

  依依不舍中,大堡礁渐渐地变成远方海天相接处一片模模糊糊的水墨,变成我胸臆间一个矛盾的心结和永远的梦境……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到澳洲哪个地方最应该看、最值得去看,我想,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他:大堡礁。然后,肯定的,我会虔诚地为大堡礁祈祷。

  大堡礁,愿你永远神奇美丽。


本篇审稿 李丹 组版 王睿鹏

作者简介

  于若文,生活在白河岸边,卧龙岗下,饱受楚风汉韵熏陶。机关工作之余,喜欢与诗文作伴,自著有长篇纪实文学《炼狱•天堂》和诗集《静静的绽放》《若诗若文》。

本文作者 于若文 授权河南思客独家刊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南思客

博客/微博/微信/客户端:河南思客

投稿邮箱:2560410387@qq.com

河南思客2018年编委会

编  委 胡耀桢 王银玲 庄凤娟

     陈 旭 王立国 李智信   

     张红阳 胡建武

总  策  划    吕佩义

统  筹 杨海燕

于若文的相关文章

江山涵翠(“南阳卧龙岗”之二)

诸葛出山(“南阳卧龙岗”之一)【荐读】

谒岳王庙

闲话庐山

成都感叹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