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前,匆匆走过美西】 经胡佛大坝到大峡谷,驯鹿已经先期抵达

小鱼滋味 2021-06-07 14:43:36

D3,2017年12月15日,从拉斯维加斯经胡佛大坝到大峡谷,驯鹿已经先期抵达


    开篇,还是要说时差的问题。

    昨天看完蓝人表演秀,回酒店的路上,小衣襟又睡着在了车里,完全不用哄的。显然,小衣襟的睡眠是紊乱了。

    白天睡多了,夜里2点钟,小衣襟又醒了。说要玩,爸爸就起床陪玩,一直到5点钟,才强行把他们拉回到床上,接着睡。一小觉醒来,发现天已大亮,尽管大家都没睡够,还是要起床。

    还是自己煮的稀饭早餐,小衣襟却没食欲,勉强喝了几口。后来在路上,到底是把这几口稀饭都吐了出来,二侄媳正在孕期,早餐就是不能吃稀的,吃了就会吐,哪知小衣襟也是同样的问题。小衣襟是有些晕车的,尤其是上午,一坐上车就说自己不舒服。若走的是山路,就更加麻烦些。

    待我们磨蹭完了出门上路,已经快9点钟了。

    今天我们要去往亚利桑那州的大峡谷,车程四个小时。因为这时节日落时间早,所以才一大早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拉斯维加斯,甚至连道再见的时间都没得。

    上路后,发现我们会经过胡佛大坝的方向,尽管时间紧,还是决定拐进去,参观一番。

    接近大坝方向,气势马上显现出来。

    胡佛水坝(Hoover Dam)是米国综合开发科罗拉多河(Colorado)水资源的一项关键性工程,位于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交界处,具有防洪、灌溉、发电、航运、供水等综合效益。

    胡佛水坝是一座史无前例的水坝,是当年世界上最大的水坝,至今仍然是世界上知名的建筑之一,被列为米国七大现代土木工程奇迹之一。水坝创造性地发展了大体积混凝土高坝筑坝技术,有些技术一直延用至今。在混凝土坝施工机械和施工工艺等方面,如为了解决大体积混凝土浇筑的散热问题而采取把坝体分成230个垂直柱状块浇筑,并采用了预埋冷却水管等措施,成为大体积混凝土工程中的成功典型,对世界上混凝土坝施工技术的形成和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胡佛水坝动工于1931年3月,经费由政府资助。由于当时正处于经济大萧条时期,失业人数大增,因此为水坝的建造提供了一群数量可观的廉价劳工,也令112名工人失去了性命。1935年,水坝比预计提早两年完工。

    胡佛水坝的命名还是经历过一番曲折的。1931年水坝动工时,正值共和党领袖胡佛在位,水坝遂以他的名字命名。但是民主党人对此耿耿于怀,不服气也是真的,因此,当胡佛下台之后,便把胡佛水坝更名为了鲍德水坝,鲍德是水坝附近一个城市的名字。再后来共和党人重新得势,鲍德水坝又变回了胡佛水坝。

    胡佛水坝的蓄水池是密德湖(Lake Mead),它是全米国最大的人工水库,也是西半球最大的人工湖。

    密德湖碧波浩渺,一望无际,不仅景色优美,而且能灌溉庄稼和利用水力发电,对发展生产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走在水坝上面,粗粗大大的水泥建筑,虽然不知其功用,却知其浩大。难免为当时的建筑技术而叫好,而肃然起敬。

    因胡佛水坝位于内华达州与亚利桑那州的西北部交界处,而两个州之间有一小时的时差,所以水坝两端各设有一面时钟,以方便过客们对时之用。


    做为世界闻名的水利工程,胡佛大坝是一座拱门式重力人造混凝土水坝,坝高221.4m,底宽200米,顶宽14米,堤长377米,像这样巨大的水坝在世界上是不多见的。大坝形成的水库密德湖,总库容348.5亿立方米,水电站装机容量原为134万kw,现已扩容到208万kw,计划可达到245.2万kw,可为太平洋沿岸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供电,可见胡佛水坝的贡献之大。

    坝下的科罗拉多河原本是美国最深、水流最湍急的河流,如今缓缓而行,就像一头驯服的野兽。

    站在高处向下望,还是很有气势的。只是,此时没带广角镜头,能拍到的,只能如此。



    有安保人员在坝上巡视,全副武装。


    胡佛水坝,还孕育了一座新兴城市,它就是拉斯维加斯,说它是拉斯维加斯之母,很恰当。

    原本,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荒无人烟。建造胡佛水坝的时候,大批工人聚集于此,水、电、铁路,为一座新城的诞生提供了条件。工人们在沙漠之中,没有任何娱乐,于是有人以赌博解闷。内华达州州政府为了吸引人气,更是在1931年将赌博合法化。于是,许多资本家前来投资建设豪华赌场,大批观光客也前来赌博。就这样,一座光怪陆离的赌城在沙漠深处迅速发展起来,甚至一跃成为美国西部最大的新城。

    如今,在胡佛水坝附近,还能找到残墙断垣、破败凄冷的小村庄,写着“Old Las Vegas”(拉斯维加斯旧城)字样,那是建造水坝时工人们的宿营地。拉斯维加斯就是从这样的一个沙漠小村发展起来的,所以说胡佛水坝是打开拉斯维加斯之谜的一把钥匙。只有清楚地了解了胡佛水坝的历史,才能知道拉斯维加斯这座世界第一赌城的诞生过程。

    如今,拉斯维加斯之所以能成为不夜城,那些流光溢彩、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所用的电力,正是胡佛水电站提供的。

    大坝的观光作用,自1935年就开始了,迄今已有超过3500万游客来此观光。

    若不是我们时间匆忙,也可以像其他游客一样,参观完大坝顶部之后,再乘坐电梯向下520英尺,到达大坝的底部。下到底部,就能进入大坝的内部了,可以参观发电厂房,导流洞,也有与大坝有关的历史资料。

    而我们,赶路更要紧。

    离开胡佛水坝,继续向大峡谷方向飞奔而去。  

 

    公路在前方无限延伸,飞车驾驶的感觉,应该很不错吧。

    只是执笔者,没有机会接触方向盘。

    小衣襟,就在这样的路上,吐得稀里哗啦的,可惜了那天换上的新衣。

 

    午餐是在路过的一个服务区解决的,确切的位置是阿什福克,其实不过是一间小杂货店,吞几口不能说好吃的食物下去。小衣襟虽然肚里空空,却还是没食欲,几乎没吃什么。

    接近大峡谷了,路边的植被变得茂盛起来,让冬日的萧索感觉,减轻了许多。

 

    车子经过图萨扬(Tusayan)小镇,我们晚上将住在这里。

    驶出小镇没多远,就到了大峡谷景区的“收费处”,交费30美金。

    感觉更像是过路费,将收费单据贴在前挡风玻璃上,若再次通过这个关卡,不重复收费。

 

    这就进入了大峡谷景区。

    大房车的出现,让度假的概念,变得浓郁起来。

 

    当大峡谷出现在眼中时,气势虽然有,却感觉和想像中的,并不一样。

    做为美西最知名的景区之一,跑这么远的路,看到的大峡谷,却在下午三点钟的光影里,浮浮沉沉。

    是光线,要么亮得过了头,要么黑麻麻的,看不清细节。

 

    知道我们到达的时间是偏晚了些,但我们已经尽力在赶路了。

    所以,只能凑合着,看了,至此一游而已。

    米国大峡谷(Grand Canyon)位于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的凯巴布高原上,是地球上最为壮丽的景色之一,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受保护的天然遗产之一,是一处举世闻名的自然奇观。

    科罗拉多河穿流其中。


    科罗拉多河在科罗拉多高原上共切割出19条主要峡谷,其中最深、最宽、最长的一个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一处大峡谷了。

    全长446公里的这个峡谷,是世界上最长的峡谷之一。数据上来说,峡谷顶宽6至28公里,最深处1800米。谷底水面不足 1000米宽,夏季冰雪融水时,水深可增至18米。

 

    山石多为红色。

    此时需要修图,要不然色彩出不来。

 

    既然景不好拍,那就拍人吧,用各种你能想到的,摆拍。

    气温虽然很低,打在脸上的光线却是足足的。小衣襟的肚子里基本上空的,没什么力气,一直被抱在怀里。


    一时,兴致又变得高涨,做起游戏来。

    如此美妙时光,必须悉心珍藏。

 

    气温很低,小衣襟又躲回爸爸怀里,困倦随之袭来,被爸爸带回车里睡觉去了。

    小宽的兴致还挺高的,便陪着他,转向旁边的另一处观景点。   

 

    有些向峡谷中突出去的岩石,也学着其他游客一样,用了很大的气力,小心奕奕地爬过去。

 

    没有护栏的情况下,未免胆颤心惊。故做轻松的笑容背后,藏不住的胆怯与惧怕,腿真的是软的。

    若不是为了陪小宽,才不会冒这个险呢。

 

   年轻人的勇气毕竟强很多,看着他在镜头里往后退,也是吓得尖叫,连声喊停。

 

    天色愈加的晚了,光线变得更差。估计这个峡谷,冬季时,在正午的时候来参观才最好吧,日落时更是看不出什么细节来。

    气温很低,估计在十度以下。光秃秃的旷野之中,人的体表会感觉更加冰冷。

    回到最初到达的那块大石头,相比刚刚爬上去的,这块其实有高度却没危险,所以也和其他游客一样爬上去拍个照。

    排在前面的是一个韩国家庭,后来回到小镇上吃晚餐的时候又遇到他们。

 

    天空很蓝,飞机飞来飞去。

    在米国,最不缺少的就是飞机,走到任何方位,都有飞机的身影,在上空穿梭来去。

    飞过留下的痕迹,让天空中的色彩不再单调。

    长在冬季的植物,生命力都变得干巴巴的。


    进入景区停车场时,便看到一只形体粗壮的驯鹿,当时忙于观景,并没心思细看。

    此时,又有一头,从眼前飘过。先是横跨过马路,走向树林。然后头一扭,角一转,低处的树枝便在一阵劈哩啪啦的声响之后,应声折落,也不知道这脾气发自何处。

    此时场景,才是真的应了圣诞的景,童话故事的真实性,不容置疑。

 

 

    回到图萨扬小镇,办理入住的酒店大堂,圣诞饰品很可爱。

 

 

   它们热闹它们的,小衣襟却只管睡觉。

    这一到了米国,小衣襟的觉就变得特别多。

 

 

    再次来到大堂,是为了出去吃晚餐。

    小衣襟终于看到圣诞树了,喜欢是有的,拍照却未必。

    为了让小衣襟配合拍照,说圣诞老人说了,只有拍到足够多的圣诞树,才会满足小朋友的愿意,送来圣诞礼物。

    小衣襟自然是相信的,表情马上变得多样起来,也是可爱的一枚。

 

    小镇上有几家餐厅,中餐却是想都没得想的。

    选了家披萨店,相对这来,更对小衣襟的口味。

    点了有蘑菇的披萨,小衣襟吃了差不多两块,胃口算是可以了。

    餐厅的另外一边,生日派对正在进行中。

    人们都喜欢热闹,米国也不例外。

 

     回到酒店,气温只剩下了三两度。

     把最长最厚的衣服套在身上,跑到街边,拍夜光下的图萨扬小镇,被浓浓的圣诞节气氛烘托着,可爱的模样。

 

    还有对面空地上的灯火,可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点亮的么?

 

    隔壁人家的屋子和院子,也是装扮得美美的。

    都是为了圣诞节。

 

    而这次来米国,刚好就赶上了圣诞节。

    真正西方的圣诞节。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