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12非洲最南端并不是好望角

骑纪 2022-06-24 16:30:26





很多人都喜欢在终点画一条线,当你超越了它,便可以休息,停止或者倒退了。但相信很多运动员在快到达终点时,他(她)并不是慢下来,而是更加努力地提速前进,甚至冲破了终点还会继续小跑一段,这段并不仅仅是缓冲,他们想把最快的速度留在终点,在未来的路中,他们还会想要获得更多,更多,更多这样的冲破终点。



南非的沿海路线要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漫长,当离开非常出名的“花园大道”,我就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大海了,取而代之的是连绵的群山,上上下下的大坡,还有光秃秃的黄土。动物依旧有,放牛放羊的牧民就这么把它们放养在这群山之中,我感觉都没有什么东西可吃啊,但羊儿们还是很努力地在黄土中寻找可口的嫩草。



是季节不对吗?当春暖花开时,这一片山林应该是生机勃勃的样子吧!



看看地图,这样的区域还挺大的,而我也要离开主路,从这样好似无人区的小路中向南进发,前往非洲的最南端,阿古拉斯角(cape agulhas)



路上的车辆太少了,从那么繁华的城市一下进入一大片茫茫无边的山峦,加上不对的季节和蓝得让人发醉的天空,我骑了几十公里后就有一种骑行新藏线的感觉,而且路边还真有羚羊在奔跑!



为什么会这样?我停下自行车顶着大太阳在路边坐了坐,坐到饥饿感冲到我细胞的每个角落时,我就觉得这路,和4年前是一样的啊!



2013年至2014年,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绕中国骑了一圈,最后的日子要赶回家过年,暂时放弃了东三省的骑行,直接南下回到了老家福建,所以也只骑了二万5千多公里,正常环中国的边境线有3万多公里的路程,很多人是花400天完成的。



这次从2017年3月到2018年3月,又是一年的时间,又是二万5千多公里,但这次思考的似乎比以前要更多,也不再为了骑而骑,什么景点地标打卡,都没有以前那么直执。曾经环中国,我是死也不要去搭车的人,现在却为了安全,为了签证时间,为了体验更多以前没有感受到的东西,我有6次乘坐了其他交通工具:



1,不经过巴基斯坦,直接飞入伊朗,把伊朗南部的设拉子当作这次的骑行起点,因为独自骑行横穿巴基斯坦的可能性很小或者没有,而且非常危险;



2,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直接飞入埃及,不经过伊拉克叙利亚等感觉危险的国家,因为怕死;



3,从埃及南部的阿斯旺乘过境班车进入苏丹,这两国边境不让自由行,骑自行车时被边境警察阻拦(但后来张明和李新咏曾背包搭车成功过境,看样子一切也都不绝对);




4,从埃塞俄比亚的孔索乘过境班车进入肯尼亚,当时是受肯尼亚大选的事影响,被当地骗子骗去了钱财,意外上了班车,其实这两国家可以路陆骑行穿越;



5,来回坐船去桑给巴尔岛,没办法和自行车一起游泳;


6,从坦桑尼亚边境乘中国缓建的坦赞铁路过境到赞比亚的新卡皮姆博西,这是一趟我期待以久的火车之旅。



扣除上面的公里数,骑行的公里数依旧在二万五千多公里,而且我发现,就是乘作了交通工具,依旧无法减少我对骑自行车的热情,在汽车上看风景,和骑自行车看风景,完全就是两码事,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爱的旅行方式,千万不要觉得我骑得爽,你就能骑得很溜。我从初中就坚持每天跑步,高中也都加到了每天7公里雷打不动,工作时,别人睡懒觉,我也每天早起去跑步。




想了很多,重新骑上这条荒芜的公路,骑到天黑随便在路边饿着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快速骑到了非洲最南边前一个小镇子,要比阿古拉斯繁华一些,海岸线也很美丽,海水青蓝得像块宝石。



但我饿得受不了了,见到超市马上去买东西吃,又怕自行车被偷,自然十分钟以内搞定,一出来我的豪车就被堵了,几辆汽车井然有序地把我的豪车围得没了出路。我怕他们的汽车划到我的豪车他们会陪不起,就在边上吃零食。



半小时过去了…比刚才还堵了,感觉可以弃车去海边徒步了。


又等等,还好,一辆挡得最彻底的车开走了,我马上就把我的豪车推出来上路。当一点一点接近最南地标时,心情还真有些高兴,远处最南的灯塔也越来越明显了,更没有想到的是,灯塔前有家商铺插了中国国旗和南非的国旗,这感觉太奇妙了,莫名地开心啊。



最后1公里多就是土石路,骑不了了下来推,很快就到了。



见到最南地标反而又平静了,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和我之前抗着自行车到达珠穆朗玛峰等高测量纪念碑的心情相比,也过于平静了吧!也许是老了,没有曾经的满足感,不会完成了一件事就高兴得忘乎所以,我甚至直接写了下个计划;



干脆继续向南,骑往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吧!



(未完待续)


目前我已骑单车纵穿了非洲,计划继续一路向南,骑到世界的尽头,阿根廷乌斯怀亚

更多日记,点击下面蓝色字“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