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亿融资案背后:一只车轮的梦想启示录

夸克点评 2018-10-17 07:50:05

导读


“不停向前,直到我达成心愿,要向更高的天空迈进。”吴峰借《疯狂动物城》一句袒露了心迹。5.5亿融资案,标志着他创立的车轮步入平台化运作阶段。

饿了么被整合后,上海互联网业已有些麻木。不过,老实说,这类案例多了之后,我内心反有一种强烈预感:这里会冒出更强的企业。因为,在无形的心理压力下,新创公司会比其他区域同业具备更深的商机挖掘能力,从而打破怪圈,颠覆20多年中国互联网演进格局。


是的,如今我们又发现一个。它名叫上海车轮,一个成立仅3年便已领先国内同业的互联网车生活平台。


4月12日,这家公司宣布,已完成B+C轮总额5.5亿元人民币融资(对应估值24亿)。此轮融资由易鑫资本领投,好望角、景林、上汽和百利宏跟投。其中,易鑫资本可是易车、腾讯和京东的合资公司,专注于汽车金融及相关领域投资。此前的天使轮开始,知名投资人曾李青、易车、嘉御、君联等多家机构,每轮新融资,都有跟投。


在宏观环境、资本市场波动、O2O前景遭遇争议尤其创业公司C轮死魔咒下,车轮融资动向给人一种想象空间。


不过,你可能会想,几年来,汽车互联网业早为资本渗透多多,不但有汽车之家之类的中型上市公司,更有BAT布局或圈占的领地,一只诞生在上海的“车轮”,拿了一大笔钱,就能创造神奇么?


我不能给出YES或NO。但在审视这家公司的商业逻辑后,我真心觉得,它有着成为巨型平台的潜力。而它过去三年的成长,也足以成为上海乃至中国更多创业者的参照。


一个经典的单点突破:从工具到平台



让我们结合车轮的前世今生看看它到底有什么出色的逻辑。在我看来,它就是一个经典的单点突破案例。


车轮诞生于2012年,由游戏业风云人物——原游久网总经理吴峰创立于上海。有关他创业的旧事,特别有意思。在被360收购一年后,吴峰离开了游久。当时,许多投资人觉得他游戏资历深,若继续从事老本行,创业成功可能性最大。



(右为车轮互联创始人兼CEO吴峰)


但吴峰对游戏意兴阑珊,不想回头。2012年9月,他自称发现一个新金矿——汽车服务应用。逻辑如此这般:一、几乎所有人都用智能手机玩游戏,但没买车的人还很多,这里面隐含着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二、比较游戏业与与汽车产业,后者变现能力更强。于是,他与一位合伙人在上海创立了易点时空,后改名车轮互联。


新公司最初就是一个APP:车轮查违章。这是吴峰在诸多产品提案中选择的关键切入点。在我看来,它的动机迎合了一个关键窗口期:2013年1月1日,新《机动车驾驶证使用规定》开始执行,新条款让车主们特别关心自己是否违章。


吴峰下手前,市场差不多有60个类似产品。看去很拥挤。不过,经过调研,吴峰发现,同行产品规模都很小,覆盖城市有限,准确度仅30%,还有机会。


经过快速、精准推广,车轮迅速支持全国300多个城市,并将准确度提高到90%,一下完爆同行。很快,它就成了这一领域下载最多的应用,并打动了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为其独家提供违章高发点。


车轮借此撕开了一个庞大市场的缺口。不过,没过多久,吴峰就认识到,“车轮查违章”很难完全承载他的梦想。因为它场景相对单一。于是他敦促团队很快上线车轮考驾照、车轮找车位、去哪儿买车、车友会等10款APP。


这种聚焦互联网汽车业的产品矩阵推动了车轮快速成长。最新数据显示,车轮已拥有12款APP,用户总量超过2亿,日活跃用户高达450万。其中车轮考驾照,成为风靡一时的新应用。截至目前,它已帮中国近6000万学员拿到驾照。


在最新的描绘中,吴峰将车轮定义为一个互联网车生活平台。正是后者,成功打动了诸多新老投资人,推动车轮完成了新一轮募资案。


一只车轮的启示与梦想



我关注的焦点是,车轮这个经典案例背后,有哪些不同于其他单点突破的部分,以及它的投资价值到底在哪里。


市场上有许多单点突破案例,它们背后的逻辑就是创始人对于市场的判断力。像360、猎豹、小米都是经典案例。它们大都借助一款经典产品,短期唤起市场疯狂追捧,然后快速迭代,获得大量用户之后,转入生态布局。


但也有许多案例,在实现单点突破后,却像一代拳王,迅速陨落。


车轮显然是前者。在我看来,它的单点突破特色有三个方面:


一、吴峰不是感性创业,车轮所在市场不是创造出来的需求,而是已显露多年的需求。公安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中国驾驶人达3.2亿,世界第一;预计2020年将达4.7亿。到2020年汽车驾驶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2365亿元,而互联网学车若能拿下其中的10%的份额,数量极其可观。


一、前瞻性规划、关键切入点以及“唯快不破”的策略;


二、一种隐形的大数据沉淀,为新一轮平台化扩张奠定了基础。




我取第二、第三两处分析。车轮短短三年就成为本土领先的互联网车生活平台,确实得益于它的速度。吴峰在游戏业的经历,扮演了发动机的角色。要看到它所在领域,无论查询违章还是车轮考驾照,都是标品信息,没有多少门槛,如果不能在速度上战胜对手,基本上很难在诸多竞品种脱颖而出。想想看,如果没有在准确度上抢先强化,快速成为违章类APP的领头羊,车轮恐怕不会有今天的表现。


选准切入点,同样关键。如果车轮一开始上线其他APP,无论驾考还是选车位、社区等,我个人觉得都不如《机动车驾驶证使用规定》落地执行带来的效应更大,查询违章的诉求一下托起了车轮。


选准切入点背后,其实有着吴峰前瞻性的产品规划。吴峰表示,这两年上线的产品,其实大都是公司创立期第一次提案中就提到的,只是最后车轮慎重选择了“查违章”作为切入点,而“这并非拍脑袋得出的结论”。


不过,大数据沉淀,在我看来,后续的价值更大。它甚至可以说是车轮从工具型企业走向平台化运作的核心基础之一。


很多人觉得,车轮不过几个APP的公司,看上去每一个都有许多竞争对手,为什么它能获得新一轮融资,其实这背后有它隐形的动作。那就是数据。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查违章与车轮考驾照,表面看是单一APP,但当它们累积几千万甚至更多司机、车牌(包括更多维度)、驾校、教练的数据信息后,它们的价值就体现在数据汇聚的入口了。


这也直接化解了考驾照的使用频次难题。举例说,一个人考取了驾照之后,除非发生某种问题需重考,一般不再可能重新使用这个APP。如果没有数据的沉淀,考驾照这个应用的价值,就非常有限了。


考驾照APP是一种平台拉新,而查违章等可以增强粘性。数据的沉淀,为车轮追踪此前B端客户与C端用户的价值、打开未来生态布局创造了先机。可以这么说,一个没有数据支撑的车轮,不但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粘性,没有真正的转化能力,也不会有平台化前景,它的投资价值将大打折扣。


4月12日,吴峰重点谈了车轮眼下的创新,尤其是社区化布局。它既可以增强车轮的媒体属性,也可以强化社交属性。不过,车轮并不会将它视为汽车之家之类的媒体平台,也不是纯粹的社交平台,而是一个可以触达线下的O2O化社区。


可以这么说,车轮截至目前的布局,它对互联网车生活平台的定位,已经走出工具企业印象,成为一个平台型企业。互联网车生活是一个可以包容更大服务模块的概念,诸如学车、驾照,汽车后市场,以及各种消耗品、售后服务等,都可以毫无违和地置入。


当然,其中的汽车后服务更是一个巨大的长尾市场。在当代中国,围绕汽车的消费,比其他生活消费更能体现一个庞大中产阶级的画像特征。


而且,这一定位,将可能直接改变车轮的商业模式。过去三年,它更多提供着信息与决策服务,而触达线下驾校、渠道体系、用户服务之后,它将可以过渡到交易支撑的风格。如此,不但可以形成一种闭环,还可直接壮大车轮的规模,届时会有更多服务融入其中。比如汽车金融服务一定会水到渠成。那时,它的应用场景将变得极为丰富。


值得做一个对比。15日宣布金主易人、16日宣布私有化的汽车之家,虽然规模远胜车轮,财务面也是连续多季增长明显,但它一个比较尴尬的事实是:媒体属性过强,对于影响消费体验的互联网广告依赖过深。而且它的移动端努力停留在形式上,APP应用基本上还是PC化界面。


我个人感觉,汽车之家在一个牛逼的赚钱财年之后立刻宣布私有化,除了出于行业增长有些不明的原因外,应该跟它的盈利模式、消费体验尤其移动端转型不力深有关联。如果不退市,时间再拉长一年到一年半,它的财务面可能会发生剧烈转变,影响股价。


当然,汽车之家商业模式老化,并不意味着车轮已足够完美。事实上,它也面临着新挑战。过去三年,它崇尚唯快不破,获得了狂飙突进式的成长。但这背后,主要还是赶上了一个一个好时机、一个巨大的风口。


当车轮从工具型企业走向平台型企业后,它的运营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平台化模式的关键特征就是“两头分散”,也即对接的B\C两端都呈现高度碎片化特征。而中间的支撑部分,也就是车轮的定位,则需要高度集约化、高效化,这对一个新公司的技术沉淀、后台系统建设、产品打磨要求很高。


这是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基于云端的大数据运营,以及触达线下的能力必须兼顾效率与品质。而且,在从信息、决策服务走向未来的交易后,它对生态布局的要求会更高。


这对年轻的车轮来说,确实是一大挑战。我个人认为,未来一段,它必须扭转过度崇尚速度的暴力美学打法,过渡到精耕细作的阶段,通过强化用户体验与用户粘性,将服务做到极致。


你从这次5.5亿募资投向上,也能感受到车轮接下来的动作。吴峰表示:“投资人的认可为车轮发展注入了新动力。新引入的资金将会用于三个主要方向,首先会继续以先进技术优化互联网学车、用车体验;二是深化与驾校及互联网巨头合作;三是线上线下共同推进,提升和保障各环节服务水平。”


这基本上消除了我对它未来一段的疑虑。看得出,这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强化技术与后台建设,展示它的线下资源能整合能力,并提升服务品质。这是一个公司平台化动向的鲜明征兆。


吴峰补充说,长远而言,车轮一直致力于两个力争第一、一个共建生态圈:一是希望以查违章、车务办理、车主社区为切入点,力争成为第一车主生活服务平台,同时力争深入报名,学车,约练,约考,社区各个环节,力争成为第一互联网学车平台;二是车轮将以最强的合作伙伴,欢迎互联网巨头、驾校合作,共建服务标准,共建一个汽车生态圈。



易鑫资本CEO张序安表示:“车轮在车生活领域的领先地位和创新服务非常符合我们在汽车互联网领域的布局。我们对车轮的发展信心十足。车生活领域的潜力尚未完全释放,相信未来车轮还会带给我们更多惊喜。”


“不停向前,直到我达成心愿,要向更高的天空迈进。”吴峰借用《疯狂动物城》一句,袒露了他此刻的心迹。


我个人觉得,吴峰与车轮渲染的梦想,对得起这笔巨资,相信后者未来会有不错的回报。未来一到两年,它将有望跻身独角兽俱乐部。


车轮能走出上海互联网业怪圈吗?



稍微绕一下,多说几句。我觉得吴峰当初离开游久创业,选择上海,而不是北京等地,是一个饶有兴趣的话题。


从内心看,游戏业的路径对他来说,可能更轻松。但他重启自己,将最容易涉入的路径封闭,选择了一条壁垒较多但痛点较深的行业,应该说是一次颇有勇气与情怀的行动。


我更愿从吴峰选择上海来看车轮的未来。在O2O化的世界里,我觉得崇尚精细服务意识的上海,要比北京等地有更多机会。大众点评们当初诞生在上海而不是北京,绝不是偶然。


这不仅仅是餐饮服务业发展,而更多是服务与连接的诉求更高,更容易形成行业的标准。它背后,就是当人对服务、连接的诉求到了一种临界点,一些项目诞生后,就带有引爆的特征了。


当然你会说,美团与点评的合并中,不是占据主导地位吗?这个要考虑双方微观运营运营面才能断言。美团虽然体量很大,但团购占比较高,而点评的精细化运营更深,精准广告变现更有实力。


吴峰创立的车轮也是如此。它诞生在上海,同样不是偶然。上海是全球大都市,服务业比重较高,连接需求持续高企。围绕它的卫星城以及外围配套区域的城市化如火如荼。这个区域的汽车保有量庞大,而且交通网络发达,车子几乎已成居室、工作场所之外使用频率、时长最长的空间,且它本身已演变为一种具有丰富整合能力的平台,应用场景之丰富,甚至大过许多车外独立的细分领域。


相反,北京之所以能诞生那些巨型平台,尤其过去信息门户等,主要是:一、靠近决策重镇,属于信息高地,利于整合与分发;二、服务业意识弱于南方,通过信息化手段连接的过程要更久,相比上海等地,短期很难有纵深的耕耘,因此更依赖水平方面的空间布局,显得格局壮观。但这类平台往往带有粗糙、粗放特征。而上海则容易诞生精细化的服务平台,虽然体量有限,却它们往往能够成就一个行业里服务的标杆。


这也是过去一段上海互联网企业持续被整合之后,依然不断冒出新的具有高度成长性的创新公司的原因。这片土壤,依然有它滋生创新力的独特价值。它比许多区域更能适应一个碎片化时代的要求。


吴峰在上海创业,车轮崛起,就是适应了区域产业特有的规律。当然,车轮成长迅猛,可能跟吴峰给它灌注了北方气质、融合了两者的优势特征有关。


比如,他在最初三年的“唯快不破”打法,就为这个区域的创业者带来一丝不同的观感。而在度过第三个年头之后,车轮开始进一步融入这片土壤,从工具走向平台化服务,带有强烈的垂直整合动向。虽然它目前还只是一家小企业,但吻合了这个时代的区域经济、产业格局以及垂直领域特有的规律,投资人能在这么短时间连续注资,一定是看到了滚滚车轮中的趋势价值。


我不想直接回答这个标题的问题。但我相信,上海互联网公司表面上被持续整合,若脱离上海,整合案都不会成功。此前百度拿去哪儿与携程交易,携程反而成为整合者角色;大众点评与美团的整合动向里,同样有类似痕迹;还有其他几家名义上已被整合的企业,比如被58同城整合的安居客,最近也显示出一丝活泼,招募有力。


这种动向表明,在上海互联网业原本适应O2O演进、高度碎片化的氛围里,隐含着强大的同化力量。我个人认为,在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持续完善、各种垂直行业、公共服务之间持续打通壁垒,走向更大规模整合的过程中,上海最后可能出现大型的整合力量。它未必是目前的小企业车轮,但一定是具有强大整合能力、具有平台思维的企业。


夸克点评。TMT、财经、文学三栖明星王忽忽运营。在无数人鄙视情怀的时代,坚持做一个无与伦比的情怀贩售者。QQ:2223843522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