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其拉甫山口(一):古道,驿站

好望角寻访之旅 2019-05-08 12:55:50

《西域游历》连载(29)

--------------- 

  今天的行程是先去红其拉甫山口,然后返回塔什库尔干县城。稍事休息,天黑前赶回喀什市区。

红其拉甫山口白天的气温要比县城低12,大致在零下8度左右。对我这个在冰天雪地里长大的人来说,这个温度按说不算低。可大吕说,山口风大,而且又是高海拔,严重缺氧,很多人到了山口都吃不消,必须做好准备。

白雪覆盖的喀喇昆仑公路

于是早上起来又加了一件毛背心、一条毛裤,套上厚厚的毛袜子。再烧上一壶矿泉水,冲一碗姜汤喝下,把余下的开水灌入保温杯。这回心里总算有了点底。

雪后的帕米尔高原寂静、空旷、冷峻。白雪覆盖的喀喇昆仑公路上,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子在缓缓行驶。车轮碾过的地方留下两道清晰的辙印。

曙光微露,阳光透过云缝映在雪峰上,现出漂亮的金顶。走着走着,天色渐渐晴朗起来。太阳露出大半个笑脸,蓝天上飘着缕缕白云,雪山几乎完全展现在我们面前。蓝天、白云、雪山,这就是冬天的帕米尔,名副其实的雪域高原。

北疆,阿尔泰山脚下

与北疆相比,南疆的雪不是很纯,略显灰白。原因在于,南疆有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疆虽然也有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但面积比塔克拉玛干沙漠要小得多。而且,北疆接近蒙古草原,在阿尔泰山和额尔齐斯河的滋养下,多草、多树、多水,要不怎么会在那里出现一块人间净土喀纳斯呢?

细雨蒙蒙中的喀纳斯湖

由县城前往红其拉甫山口要走喀喇昆仑公路,这条公路沿塔什库尔干河谷修建。河谷宽阔,地势平坦,坡路平缓。想当年,翻越葱岭的商旅马帮就是从这条古道上走过的。

如今,河谷里已看不到蹒跚前行的驼队,听不见驼铃声声,取而代之的是汽车和喇叭声音。但走在这条幽深的峡谷里,听着耳畔呼呼刮过的长风,看着路边倏忽即逝的景物,仍让人心中泛起思古之情。

高原上的加油站

塔什库尔干河是季节河,夏季水量很大,一到冬季就变成了以碎石为主的河滩。河边偶见几处方形尖顶的小屋,外面围一道土墙。小徐说,这些都是古驿站遗址,这些驿站多建在河床宽阔、靠近草场的地方,以方便骆驼和牛羊饮水吃草。驿舍多以卵石砌筑,屋内有简单的床铺和炉灶。

在“烽火连三月”的边地,驿站担负传递书信军情的重任。与此同时,也为商旅、马帮和牧民往来提供了便利。

雪地上,一群羊儿在努力地寻找裸露的干草

千百年来,驿道上的行旅们养成了一个习惯:离开驿站前,会把一些多余或不用的东西留下,给下一拨人使用。他们明白,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只有互相抱团才能获得生存。

雪后的草地白茫茫的一片,那些散落的牛儿羊儿们不得不低着头,努力寻找裸露的干草。一只黑狗在奋力地追赶一只野兔,直到野兔窜上山坡,那只狗儿才不得不停住脚步,眼巴巴地看着快要到手的猎物逃之夭夭。

---------------

《西域游历》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边走边看”栏目播出,主播舒扬。照片均为作者实地拍摄。欢迎交流,微信:13910097633;微博:好望角1957。

---------------

--------------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