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 | 郭川:执着的人是幸福的

中国海大研究生 2019-03-04 09:36:01

听海-FM009

郭川

执着的人是幸福的

青岛,作为一个海滨城市,跟帆船有着密切的联系。在 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青岛成功举办了帆船帆板比赛,奥帆中心,成为青岛帆船事业发展的见证。

青岛、帆船,想到这两个关键词的话,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郭川

这位“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跟这座养育他的城市,有着太多的故事,在他的航线中,青岛有着特殊的印记。

今天的“听海”,我们一起走进郭川的航海世界,听一听他内心的声音。

朗读者:初奕剑



《执着的人是幸福的》

郭川

今天是我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上岸两周年的日子。

在我上岸后,我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他们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挑战。虽然大部分人对我做的事情表示钦佩,但是也会有人对我的冒险表示不理解,认为我太自我。

如果我是一个法国人或者英国人,我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更多的人可能会对我如何完成这样的挑战的细节感兴趣。

事实上,从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到你如何做到这样事,问问题的角度不同,而观念之间的距离却是一个几十年的差距。

在过去的20年,我们在物质上的进步可谓神速,然而精神上的追求却似乎陷入了迷茫和困惑。

2013年5月10日,正在美国旧金山参加美洲杯帆船赛训练的瑞典船队阿特米斯号意外倾覆,船上北京奥运会帆船星级赛冠军英国人安德鲁-辛普森不幸身亡。36岁的辛普森是两枚奥运奖牌得主,除北京奥运金牌外,他还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一枚银牌。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当年曾代表比利时参加过奥运会帆船比赛,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辛普森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帆船运动员和奥运选手,他是在对帆船运动的激情的追求中离世的。”

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始终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

从我的履历看,我与常人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同:获得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控制专业硕士学位,我有自己的学术追求;考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我也有向职业经理人跃升的职业规划。如果不是因为帆船,或许在我接下来的个人简历上,会写上某某公司总经理,首席执行官之类的头衔。

然而,突然有一天,这种单调的生活让我厌倦,我开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因此我去学开滑翔机、学习潜水、学习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战自我的极限,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和“与年龄不符”的热情疯狂填充自己生命中的空白。

应该说,是帆船改变了我的后半生。感谢帆船,让我自由的灵魂得以释放,而我放荡不羁的内心也找到了皈依的地方。十五年来的帆船生活,让我对人生有了全新的思考, 但这一切都要基于一个科学的态度和方法!

有人说中国人传统,习惯沿着父母或者社会铺就或者认可的人生轨迹前行,在与内心深处那个真实的自我纠结多年之后, 我没有选择背叛梦想,背叛个性。在这个传统的循规蹈矩的社会,我的所做所为更像是个另类:放弃富足的生活和成功的事业,投身于自己热衷的充满风险和挑战的高危竞技活动,而这一切,除了帆船的魅力,就是因为忠实于自我的勇气。

我在法国训练的这几年,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吃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我的团队到法国来看我的训练,非常吃惊。而我却感觉不到是在吃苦。因为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这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全情投入的感觉。

有人说中国人保守,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我已过不惑之年,似乎应该循规蹈矩。

但是在我看来,人生不应是一条由窄变宽、由急变缓的河流,更应该像一条在崇山峻岭间奔腾的小溪, 时而近乎枯竭,时而一泻千里,总之你不会知道在下一个弯口会出现怎样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该立体而多彩。

我也想对所有心怀梦想的人说:我今年50岁,十年前开始改变自己的人生,只要想改变,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只要内心保留住真实的自我,保留住那份对生活的执着。

茫茫大海,漫无边际,在长达数月的航行中,我需要忍受着孤独、抑郁和恐惧的煎熬,我的冒险行为,在常人看来无异于“疯子”。而我和别人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些执着。所谓执着,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前面是未知还要把它当做追求的目标。我认为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执着,我成就了我的梦想。

好奇与冒险本来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性,是人类进步的优良基因,我不过遵从了这种本性的召唤,回归真实的自我。

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在精神上的进步会像物质上的增长速度一样快,也希望我的所作所为能激励更多的中国人,走向海洋,勇于冒险,不要轻易被安逸的生活所困,让我们共同努力,重塑中国人的民族精神!








作者

郭川,1965年1月出生于山东青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在北京大学取得MBA学位,曾参与过国际商业卫星的发射。

作为“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郭川在国际知名帆船赛事中获得诸多“第一”,如“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等。

2012年11月18日,郭川开启“单人不间断帆船环球航行”之旅,经历了海上近138天、超过21600海里的艰苦航行,于2013年4月5日上午8时左右驾驶“青岛号”帆船荣归母港青岛,成为第一个成就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伟业的中国人,同时创造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5日15时“中国航海第一人”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

资料卡

无助力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指的是水手独自一人驾驶纯靠自然力量驱动的帆船(可以使用电力导航照明等),航行期间不得靠岸、接受外界器材或生活用品补给等,航线方面起始点必须同为一处,不得通过人工运河等路径点,必须经过非洲好望角和被国际帆船界称作“坟场”的南美洲南端合恩角等地,且至少跨过赤道一次并横穿过全部子午线,总长度不少于21600海里。

郭川的航线为从青岛出发,穿过赤道,经合恩角、好望角,最后穿过巽他海峡返回青岛。这打破了有世界纪录以来的西方航线传统,首次以除法国、英国和美国外的地区作为不间断环球航行起末点,开辟了世界航海史上首条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东方航线”。

朗读者

这篇文章激荡着郭川船长对中外文化、传统观念、现实生活、理想追求的内心呐喊,强烈地感受到一个开拓者的心声,他需要向前冲,向着不同的记录冲击,虽然他人走了,但是我觉得这却是他最好的归宿,为什么呢,因为未来他也不会满足终点,永远要远航向着未知的前方,而现在他只是定在那里,定在他对抗风浪的拼搏中,定在他向往的大海航行的过程中…而这点痛对于船长又算得了什么,船长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而我们回忆船长也不需悲哀,面对大海也不需要胆怯,在未来文化大发展的中国,会在各行各业看到这种民族精神!

初奕剑中国海洋大学2012届体育教育训练学硕士毕业生,曾任中国海洋大学研究生会副主席、团中央第10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2011年赴台湾海洋大学交换学习;现为中国海洋大学体育系教师。)

小编说

“人生不应是一条由窄变宽、由急变缓的河流,更应该像一条在崇山峻岭间奔腾的小溪, 时而近乎枯竭,时而一泻千里,总之你不会知道在下一个弯口会出现怎样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该立体而多彩。”看到郭川的这句话,我想起了《阿甘正传》里面的一句经典台词——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生活中的惊喜、意外,是我们不能测度的,但我们可以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可能眼前刚好是一时困境,但如果走过这片幽谷,收获的就是阳光和彩虹。困难,总是回头看的时候才变得容易。既然一路上回过那么多次头,面对前路何不昂首向前呢,哪怕结局不像自己设定的那样。


—— 海盐


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抖擞精神。


郭川,就是带给我们这么一种力量的人。

热爱航海的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浩瀚的海洋,他留给我们的精神力量,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佩。


汪国真曾经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不顾风雨兼程。希望我们对“远方”,也能勇敢而坚定!

下期见!

文案:海盐

编辑:海蛎子

审核:海鹬 海小薇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