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专访后续丨我在美国加州心民宿的体验报告(一)

联众休闲度假 2018-12-11 15:34:12

我们的会员专访第一期,分享了联众会员胡毓心老师在美国加州开民宿的故事。而如今心民宿已经招待了6个团的客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却在异国他乡,共同度过了美好的旅行时光。


以下来自心民宿第六团上海合唱协会理事长王铁龙在心民宿15天的游记。


(一)

得知华谊合唱团女高音胡老师退休后将自己在洛杉矶的一幢别墅建办“心民宿”,专门接待国内朋友赴美旅游的消息后,我便与她有了约定。7月1日,我终于带了二个女儿成行,按计划搭乘美联航199航班于晚上8:10起飞。


在机场与同行的合唱团小黄及二位新朋友纪女士和李女士汇合。‘’心民宿‘’每次接待六人,我们六人共同期待度过这美好的15天。


记不得历经了多少次的航班延误,199的准时起飞让我们心情大好,也让我预感着这次的旅游一定顺风顺水。


果然,飞行11多小时后,我们居然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洛杉矶机场。


去过的国家也不少,感觉美国的入境手续最繁琐,不过也难怪,全世界的事他都要管,自然全世界也都有人要找他麻烦,关口不严点也确实不行。好在我们六人还都顺利出关,并在大门口遇到了前来接机的胡老师的爱人袁老师。


乘坐在崭新舒适的本田车上,与袁老师一路上谈笑风生,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心民宿”。


别墅装修得很漂亮,放下行李,我们迫不及待地参观了起来,客厅,厨房,花园,卧室,乃至4卫生间,储藏室,一切都非常养眼。


安排好房间后我们便围坐在餐桌旁,开始享用女主人胡老师为我们准备的龙蝦大餐。


洛杉矶与上海时差15小时,1日20点10分从上海起飞,到了洛杉矶却是1日的16点40分,时光倒流,真有点穿越的感觉。


虽然一个房间,一张大床就我一人享用,但15小时的时差还是使得我只睡了三个小时便起身。用过早餐,便等待我的“西游”正式起航。



(二)

在这15天的旅程中,胡老师为我们安排了二次当地的跟团游,分别是大峡谷,拉斯维加斯等地的四日游与旧金山的三日游。


2日早晨,袁老师驾车将我们送到一个类似旅游集散中心的地方,上了一辆豪华的五十多座的大巴,旅客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越南,新加坡,印尼等地,其中时不时传来上海乡音,原来至少有三波十多人来自上海。驾驶员是菲律宾人,导游是个台湾人,途中不时用英语和普通话进行讲解。



车开了二个多小时,来到内华达州的拉芙琳。这里是美国的第三大赌城,建立在美丽的克罗拉多河畔。赌场内五光十色,各种赌具花样繁多,我们既不敢参赌也不敢拍照,只是观光浏览一番便走出赌城。城外河水清莹剔透,波光璘璘,不少人驾着水上摩托穿梭疾驶,成为一道水上景观。


这里的旅游都不管用餐,导游只是负责带你去个有吃的地方,不过这样我觉得反而好,能让我们自由选择,而不必每顿都跟随导游去那些所谓的中餐馆,吃着那些比国内一般食堂做得还差的“中餐”。


下午,我们来到了地处亚里桑那州哈瓦苏湖畔的伦敦桥,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件古董。


伦敦桥气度不凡,桥边景色优美,蓝天白云下,随便望哪儿照都是十分美艳,只是太阳实在太烤人,而听导游讲这不算什么,只有102度(华氏),前二周要120几度(摄氏42度),但这地方与新疆一样,只要站在荫凉处只不觉十分炎热了。


晚上我们进了一家墨西哥餐馆,不期与同车的新加坡和台湾的游客同桌。餐馆生意不错,坐无虚席,但上菜实在太慢,从下单到上菜居然长达一个小时。不过菜口味还不错,价格也能接受,三个人吃了四十多美元,加上导游关照过的15%小费,人均折合人民币一百多一点。


第一天的游览,令我惊叹的不是景色,而是:车行一天,居然没见一个警察;停了那么多次车,居然说都不收费。


(三)

早在青年时代便听说过堪称世界七大奇迹的美国大峡谷,也曾在照片上为其巍巍壮观的地貌而惊叹,更把到美国亲眼目睹这一奇观视为梦想。而今天,随着踏进美国大峡谷国家公园,又一个早年的梦想得以实现。



大峡谷位于美国西南部的亚利桑那州,是伴随科罗拉多河而形成的十多个峡谷中最大的一个,全长四百多公里,因此我们今天所见也只能是其中一小段,但窥一斑而见全豹,那奇峻多姿,连绵不断的山谷构成一幅极为壮观,令人震撼的真实画图,让每个游客都情不自禁,声声感叹!


跟团游都只能走马观花。在大峡谷前只待了一个小时就直奔马蹄湾。所谓马蹄湾其实就是相邻两个形如马蹄的的深谷。走到谷边探头深望,谷底河流弯弯相绕,河边山谷千形百态,真可谓亦惊亦险,亦美亦艳。


和大峡谷一样,即使在深千百尺的谷边,都无一栏杆,管理方尽力保持景观原貌,不安插任何人为物件,园内也随处可见已倒下的枯树焦木。我深深赞叹这种保持历史风貌,不作人为破坏的举动,相比之下,我们许多自然景观被自作聪明的取了一些俗不可耐的名字再立上标牌的行为实在是愚不可及。当然中国游客太多,为了安全筑一些栏杆等也是无奈之举。


今天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美不胜收的羚羊谷。

羚羊谷是一种狭缝型山谷,有些地方只能一人进出。山谷狭窄便造成风雨到来时会非异常凶猛,经过千百万,甚至上亿年风雨侵袭,大自然的鬼斧神刀最终将羚羊谷雕琢成一处风情万钟,美仑美奐的天伦之作。



羚羊谷地处印弟安人保护区,为了游客安全,也为了让原住民增加收入,游客必须在印弟安人带领下才能进入景区。


我们和另一个上海家庭共11人坐上了一位碩大又彪悍的印弟安汉子的车,那是一辆由皮卡改装的车,车上还配有安全带。他把开得飞快,经过一片红土地时,强烈的颠簸让车上发出阵阵尖叫。



进入羚羊谷后,那印弟安汉子便成了我们的导游,这时的他却显得十分温情负责,甚至还帮我们一一调整手机上的摄影模式,告诉我们在哪个位子上拍得更漂亮。


大自然的魔力往往超出人们的想像,把让人惊讶不已,赞叹不已,甚至是不可思义的作品摆在人类的面前,羚羊谷就是这样一件罕见的,让人过一目而永不忘却的稀世珍品。


(四)

清晨5点多就被叫醒,今天要赶往犹他州的布莱斯国家公园以及赌城拉斯维加斯。 风,有点凉,感觉仅一件短袖有点抵挡不住。


驱车二个多小时后来到了布莱斯国家公园,这里有上万个千万年来被风雨侵触而形成的石柱,有的似将士昂扬威武,有的似宝剑坚韧挺立,有的似淑女亭亭玉立,有的似银枪直插云霄。



大自然神功造物,正是这神奇力量让沧海桑田滋养我们众生。


从布莱斯国家公园出来又直奔锡安国家公园。前面看的大多是山谷,在脚的下方,而锡安公园则是巍峨山脉为主。连绵不断,千姿百态的高山峻嶺伴以蓝天白云,葱葱翠木,构成了人们百看不厌的景象美色。


午餐后,终于来到了也曾经是梦想之地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不料赌城却以异常的“热”情迎接我们,气温高达41摄氏度,太阳下裸露的皮肤有即刻会被烤熟的感觉,与早晨的清凉判若冬夏二季。


我们被安排入住城堡大酒店。酒店的外观颇有点迪士尼的风格。这是一座拥有四千客房的超大酒店,进入大门,迎面相见的就是一个大型赌场,那四千客房的房客出入酒店必先从赌场经过。



今天(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国民享受三天假期。故尽管气温炎热,但游人如织。我们在此只有一晚的时间自然也不能躲进舒适的客房避暑。



五点半,我们便开始了赌城的夜游。导游安排得不错,在太阳仍高挂的时候,先进行室内游。我们先后来到凯撒宫与威尼斯人二个超级大酒店,虽然来自也非常现代的上海,但二座酒店极端的豪华,奢华,繁华还是让我们叹为观止


来到威尼斯广场时,忽然听到场中舞台三位演奏员正在吹奏中国乐曲《茉莉花》,我们赶紧赶过去认真聆听,一曲奏毕,不料他们竟然奏起了中国国歌,顿时一种自豪与爱国之情油然而生,演奏完毕,中国游客及一些不明就里的老外都抱以了热烈的掌声。


这是一个不讲道理只讲实力的世界。若没有改革开放,若没有经济高速发展,我们这些草民又何以能自费来到这里,那些洋人们又何以会以《茉莉花》和《义勇军进行曲》来迎接我们!



出了酒店,天色渐暗,气温稍降,我们来到了拉斯维加斯的老城,老美的国庆日同样热闹,在那条步行街上,狂热的爵士乐,热辣的街舞,各种各样的行为艺术,以陪拍照赚钱的祼露女郎和秀胸大肌的帅哥,以及随处可见的坦胸露乳的服饰,奇形怪状的发型,光怪离陆的灯火,新奇诱人的玩耍,林林总总,构成了极具美国文化特色的《清明上河图》。 真是开了眼界,不虚此行。


(五)

跟团四日游的最后一天,原定去参观一家巧克力工厂的安排,却因该厂突然停产检修设备而取消,于是当天的日程就剩下到Lenwood大型名品直销中心购物这一项,而这也是几乎每位游客所期待的。


这家被大家称为奥特莱斯的大型商区驻有数十家著名品牌的直销店,主要商品是服装,皮具,化妆品,因为正值美国国庆假期中,各店降价促销的力度比往常更大。


据说我们这一天是最后一天,过了这天,所有商品将恢复到节日前的价,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大家心里都乐滋滋的,觉得自己运气不错,赶上好时光。

女儿们和我一样,平素并无品牌意识,穿着只求合适,因此只是随意买了几件衣服及化妆品,没夺走我多少美元。


我发现,一些低价物品,比如二三十元的衣服,按美国人均收入来算那真是便宜,但折算人民币后并未便宜多少,甚至还更贵些。


但一些奢侈品就不一样,折成人民币后比国内市场要便宜很多,比如我们同行中某女士购得一款Balee女式单肩包,据说国内市场价是12000元,而她在此仅半价就购得。


所以真正有钱的,又喜欢奢侈品的,真不妨来此地,买个二件,飞机票便回来了。至于我们这些市井小民,来此也就只是凑个热闹开个心玩玩而已,贪不了多少便宜。


一直以为不管什么社会,都喜欢把公平二字挂在嘴边,事实上很难做到,包括你美国。没想到这次坐上美国的旅游车却让我体验了一把美式公平。


胡老师当初帮我们订好了四日游时,我们六人就得到了六个车位号,上车时对号入座。在国内,我们从头至尾都将坐这六个座位,看似天经地义,任何人不会提出疑议。


可老美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凭什么大家出一样的价,你一直坐在相对舒适的前座,而我要坐在后座?


于是旅行社规定,每天必须换座,四日游,54座,那每天所有游客往后移3至4排,而最后几排的则坐到了前几排。每天如何这般轮换,到也井然有序。


不是摸黑自己的同胞,此事在国内绝元可能,只要有一人声称“凭什么啊,我买下了这个号就意味着我买下了这个座位4天的使用权,凭什么要我换啊?”那整个就砸了。


车停靠在满是中文的香港广场,袁老师已早在那儿等候,很快我们开始了回家的路。


突然发现,旁边三四根车道很堵,但处在两根黄线中间我们的车道却异常畅通,这是何故?原来我们这根车道是为载有客人的小车设的专车道,而只有驾驶员一人的空车不得进入。听袁老师说,还有一种收费快车道,你只有掏钱买才能进入这根畅通的车道。


看看觉得很有效的管理方法,却不敢想能照搬到中国,原因不言而喻,那二根黄线又不是孙悟空划的,能管住他人不能进入吗?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