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枪击案:拒绝改变就是一种道德上的堕落

WeLens 2018-11-08 12:11:37



昨天美国拉斯维加斯一乡村音乐演唱会现场,64岁白人男子Stephen Paddock从酒店32层破窗,将枪口对准楼下演唱会观众扫射。下面是现场视频




枪击者 Stephen Paddock 本人照片


据现场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枪声响起时,台上歌手和台下观众都未曾发觉事情异样,几秒钟过后,歌手开始跑向后台,人群开始发生恐慌。几十秒视频中,枪声响起两次,每次持续有10秒左右。


《纽约时报》网站大写标题:拉斯维加斯枪手向观众扫射,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


不久,死亡人数从刚开始的2人上升到20人,最后超过2016年奥兰多同志酒吧枪击案,59人死亡,527人受伤。枪击者自杀后,警方在其酒店套房发现23支枪以及炸弹及上千枚子弹。


白色箭头即枪手射击方向,射击点距离人群大约200米左右(NBC News 截图)


上图中可以明显看到枪手在自己的套房两端破开的窗户,推测他从两个窗洞向外射击。


事件发生后,社交网络上,美国的枪支管控议题又一次成为热门话题。民主共和两党互掐,支持反对控枪互怼。





美国最近十年发生了许多起死亡人数最多的枪击案。昨天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一夜间刷新了这一纪录。


1. 2007年 拉斯维加斯: 至少50人


2. 2016年 奥兰多: 50人


3. 2007年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 32人


4. 2012年 桑迪胡克小学: 27人


5. 1984年 圣思多罗: 21人


6. 2015年 圣伯纳迪诺: 14人


7. 1986年 爱德蒙: 14人


8. 2009年 胡德堡军营: 13人


9. 1999年 科伦拜中学: 13人


据美国媒体统计,20世纪70年代到现在,美国国内因枪支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在所有内外战争中死亡的人数。


说到枪支,美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早在18世纪就通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保证其人民持枪的权利。


“管理良好的民兵为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建国初期,拥有武器成为了美国这个年轻民主国家用来反抗暴政的工具,以此来反映个人自由不可侵犯的人民意志。但现在美国枪支泛滥的程度已经到了几乎无法解决的地步,美国国内的持枪率也远远超出其他发达国家。


英国媒体《卫报》引用一项联合国报告指出,比起邻国加拿大,美国的枪击杀人案数量要高出6倍,比德国高出了令人震惊的16倍。


发达国家中每一万人中被枪击死亡的人数      

制图:Javier Zarracina/Vox)


其原因非常简单:“枪多”。数据显示,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4.4%,但但是其枪支拥有人数已经占了世界枪支拥有总人数的一半。据称有美国境内现有三亿支枪存在。


美国发生的最惨重的一次枪支暴力事件发生于2012年。当年12月,持枪者进入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杀死20名儿童、6名大人,枪手最后自杀。这一事件当时震惊了美国社会。有专门收集枪杀案数据的机构曾经调查显示,从桑迪胡克枪击案开始,到今天为止美国共发生了1518起枪击事件,其中1715人死亡,6089人受伤。


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后美国发生的枪击事件地点分布

(制图:Soo Oh/Vox)


平均来看,美国每年每天都会发生一起以上的枪击暴力事件,情况让人触目惊心。从上面的数据你可能以为美国的枪击案数量可能在逐年增加,但事实上,最近二十来,这一数字在下降。


然而每一次死伤人数的上升,让控枪的讨论一次次登上媒体的头条,但控枪为什么实现起来如此困难呢?



1. 枪支管制的松懈


纪录片《科伦拜校园事件》中,导演迈克尔·摩尔以著名的科伦拜高中枪击事件为切入点,联系到其他暴力事件,讨论了美国社会枪支泛滥、暴力频发的原因。


1999年4月20日,美国两个高中生枪杀了12名学生和1名教师,然后开枪自杀。那天早晨,他们还去打了两局保龄球。




枪击案后,所有人都在总结原因:暴力游戏、家庭背景、愤怒情绪、好莱坞恐怖电影、摇滚乐、贫困问题……


在片子的开头,一家美国银行正在促销:“如果你愿意在这家银行开一个账户,即可送一只手枪……房里至少有500款手枪任您挑选。”



昨天的枪击案所在的内华达州是美国枪支管制最为管控的州之一。这里的人们只需要通过一些简单的资料申请,就能获得枪械的购买资格,还能自由携带枪械上街。自动步枪等武器的拥有也没有严格的限制。



2. 反控枪组织对控枪的反制



上图这项皮尤研究中心进行的调查显示,2007-08年时,曾有半数民众支持政府采取控枪措施,但之后双方人数开始反复交错。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控枪议题被反复提及,这让许多保守人士担心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自己的控枪权利岌岌可危。整体社会舆论走向保守,“茶党”等保守主义运动开始活跃,美国的控枪形势不容乐观。


针对控枪人士提出的各种举措,反对控枪的人却固执己见,认为控枪是会让枪击现场的人没有武器能够进行反击,但是仔细一想,普通人上街通常不会携带枪支,而昨晚的拉斯维加斯恰恰是枪支管控最为松懈的地区,这一观点也不攻自破。


在这个议题上,还有一个影响力巨大的组织——美国步枪协会(后称NRA)。在历史上,有八位美国总统都是美国步枪协会的会员。它作为一支不可忽略的政治力量,在选举、政治运动上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协会拥有巨额的资金投入广告宣传、国会选举等政治活动当中。每年,协会会员会给当年参与选举的国会议员打分评级,并汇总成“投票指南”,以左右选民的投票行为



3. 控枪立法困难


美国步枪协会最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通过政治游说团体对立法者进行游说,已达到控枪法案在国会无法通过的目的。


在枪支议题上,NRA在保守团体中的影响力尤其巨大。它成立早期,只不过是一个类似于打猎爱好者的俱乐部组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的负责人就曾这样说道:“我不认为应该滥用枪支,反而应该在许可证制度下对其进严格地管控。”


然而,到了上个六七十年代,随着犯罪率的增高,社会上控枪声浪高涨,美国的枪支拥有着担心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于是NRA的目标也永远发生改变。


Gun lobby © Dave Granlund


从那以后,一些符合人们常识的控枪措施,比如严格控制那些远远超出个人自卫范围的自动武器,也被NRA采取各种措施进行反对。因为在他们眼中看来,即便是一些微小的措施,也有可能是控枪甚至是政府没收私人枪支的第一步


虽然NRA的会员人数算是少数,但是这些人都是非常活跃的政治活动家。特别在一些共和党占据的选区,他们的影响力极大,这就让一些国会议员候选人非常害怕NRA会员会给自己评分过低,导致最后落选。


泰德·克鲁兹:机枪烤的培根味道就是不一样


2015年,美国参议院议员泰德·克鲁兹就在广告中,用刚刚射击过的机枪枪管来烤培根,来获取NRA会员对自己的好感,增加自己的评分。反过来,一些以控枪为政纲的政治家则以NRA对自己的低评分而自豪。如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希拉里·克林顿就反复在多个场合宣传NRA给自己打的低分。


2016年,特朗普在总统辩论中表示:我很高兴我有NRA的支持


当然,在充满铜臭味的美国选举当中,NRA还会通过政治捐款来操控候选人的竞选,候选人在竞选成功后,为NRA马首是瞻,在控枪议案上投反对票,在国会难以通过。


据《纽约时报》统计,在桑迪胡克枪击案之后一年内,全美各州提出过 1500项与枪有关的法案,但只有109项成功立法。而且在这109项法律中,只有39项是要加强对持枪权的限制,而有70项是放松对枪的控制。


就像专栏作家 Jay Willis 撰文指出的一样,当我们已经习惯了枪支暴力成为自己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后,因为一些人对改变的恐惧,拒绝去尝试改变就是一种道德上的堕落,无异于一种妄想和野蛮。



编辑整理:Tonbo



▼  点击观看“重逢岛”原创视频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微店购买《视觉012:我们是不是非要那么急迫不可》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