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贤思齐 傅斯年:文明的估价

杭州文澜书院 2019-04-14 14:21:19

 点击杭州文澜书院关注我哟

杭州文澜书院是一个公益书院,坐落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孤山南麓,附近有白、苏二堤,西泠 印社,中山公园以及浙江博物馆等胜迹。其藻思阁为孤山最高建筑。杭州文澜书院奉行“成己成物”之宗旨,倡导“道器合一”之观念。本院以弘扬、传播国学为己任,同时为新农村建设提供理论支持。



文明的估价 

傅斯年

 

我们知道,每一个时代,因爲所处的环境不同,所以对于以前传统文明的估价,得到的结果往往也不相同。在中国,汉朝人对于周秦诸子学说的估价就不同,儒家正统对战国时代九流百家的估价也不同,宋朝人对于唐朝文明的估价不同,明朝人对宋朝文明的估价亦不同;时至今日,由于和西方文明接触的结果,一般人对于以前中国传统文明的估价,更加大大不同了。欧洲的情形也是一样,在罗马晚年天主教最盛行的时候,对于传统文明是一种的估价,古典文学兴起以后是一种估价,人道主义发达以后是一种估价,十九世纪浪漫派思想擡头以后又是一种估价。尼采写过一本书,将一切价值从新估价,就是这种道理。所以说,每一个时代,因爲所处的环境不同,对他以前传统文明的估价,往往是不同的。我想,如果我们现在要对中国文化前途的趋向取得一个目标,那就应该对以往的传统文明从新来估价一番,截断取长,然后才有准绳。

 


近几年来,一般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许多的评论,这些评论,或好或坏。我们知道,在现在各个民族的文化交流得极厉害的时候,要对某一个民族的文明加以估价,就要将他和别个民族的文明来相比较一下,然后才易得到结果。因此,要去估价中国的传统文明,也就要将中西文明来比较一番。说到比较,如果要说这一件东西比较另一件东西好,或者说这样东西比较那样东西坏,实在是很难说的。本来批评一件事物的好坏,必定要很客观地去看,不能只根据本身主观的看法,而不用理智,不经分析,就纯用私人的感觉,随自己的爱好去下断语。所以我们随便说中国的文化好,西洋的文化不好,这是很难说的。譬如我们对一首短诗特别爱好,觉得他很好,又对于某一出喜剧特别感觉兴趣,也觉得他很好;如果我们要去将这一首短诗和那一出喜剧比较一下,究竟那个比那个好,那是两者不同,没有方法比的。又譬如我们对某一种民间情歌感觉得很好,但是要将他和一种较爲伟大较有组织的一本小说去比较谁好谁坏,那也是很难说的。我们对于一种文明的看法,如果不用理智,不经分析,而只是出于一种诗意的欣赏,神秘的感觉,或者是直接的爱好,那是谈不上什麽估价的。要去论断某种文明价值的高低,必定要用一种客观的标准去看,我们不要说谁好谁坏,只要看谁适宜与否。今晚我要说的几点,是我们对中西文明作比较时应有的几个标准:并不能算是文明的估价,而只能作爲估价的帮助而已。

 


我们现在来看中国文明和西洋文明性质上不同的地方。中国民族虽然变化得很厉害,但总还是一个民族的文明,而欧洲文明,则是多民族的文明。中国文明,始终有一个中心,而西洋文明则一代一代不同,改革甚多。中国数千年来,人种始终无甚分别,其间虽经过种种变迁,但都只是时代的变迁而不能说是民族的变迁。就历史上看来,华北人民,因爲屡受北方外族的入侵,大都受外族混杂,但是这些外族,结果都被中国文明所同化。至于南方人民,则多是中原士大夫阶级撤迁过去的;关于这一点,我们试看现在的广东话和唐朝长安方言很接近,而北京话和他的相差反倒很远,就可以知道。大致说来,中国北方人民,常受外族的掺杂,但是我们的文明总将外族同化过来,中原则常爲文化向心力的所在,而南方则以中原文化爲其平地文化。所以中国民族始终是一个,文化也没有重大的变迁,最多也只有佛教的兴起,但是佛教的兴起,实际上的影响远不如他在表面上的影响那麽厉害。

 


由此可知中国民族文明,是一个民族的文明,而且永远维持着一个文化的中心,变动极小。西洋文明则是多民族的文明,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文明的重心都不相同;我们知道,欧洲古代文物的重心在地中海,在最初的时候,地中海南北两等文化,情形大致相若,但是自从回教兴起以后,他们扫荡南部,建立回教民族国家,并且全用阿剌伯文,和北方耶稣教国家分庭抗礼。可是在我们中国有史以来就绝对找不出南北语言文字有截然不同的现象来。中国数千年来,文明虽然经过许多的进化,但是大体上还始终保持着一个文化的重心。欧洲则每一个时代变动,每一个民族做了政治的重心,文明的重心也就随之而变,像希腊时代文化的重心在哲学,罗马时代重心在法律,中古时代是天主教会,以后是人道主义,再以后又是科学。所以就此看来,中国文化比较单元,欧洲文化很清楚的多元;中国的文化是一个单层,欧洲文化是一个多层。至于说中西文化谁好谁坏,那麽一个像乐队的大合奏,一个像笛子的清吹,两者性质不同,是很难比的,不过客观的说来,中国文明是单调的,而欧洲文明是多元的;中国文明的重心不变,欧洲文明的重心时常变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民族做了政治的重心,都有他特有的贡献,希腊人是一种贡献,罗马人是一种贡献,条顿人,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等,都各有他的贡献。所以中西文明,在性质上有简单和复杂的不同,中国文化简单,向心力集中,欧洲文化复杂,重心常变。当前有些人做中西文化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的工作,可是他们多忽略了中西文化本质上有简单与复杂之不同,这实在是错误的。

 


欧洲文化复杂,向心力小,中国文化单纯,向心力大;我们推考他们所以有这种差别的进展的原因,一在精神—语言方面,一在地理方面,而主要的还在地形的不同。中国土地,看起来是一块相当整齐的大地,我们知道中国文化起源在黄河,那里是黄土层的地带,东面是冲击平原,西面是黄土高原,后来渐渐向南北扩张,但因北方高地难于耕种,于是一直向南拓展,直到越南;发展的结果是一块相当整齐的大地。欧洲文化的发源地在地中海,海的周围有岛屿,有半岛,四周都是参差不齐的海岸,岸上居住着许许多多的民族。远且不论,自从希腊以来,然后向海外发展,或则来往通商,或则争取殖民地。由于中西地形这样的不同,影响到两方的文明:中国自始就在一整块的大地上发展,人民务农爲业,在这种农业社会之下,早就有了官僚政治,形成父死子继的嗣官制,将全国划爲一块一块的大地,设官分治,所以自来只形成有官僚和农民两个大的阶级。

 


欧洲的情形不如此,他因爲地形关系,人民多出外经商或以工业营生,于是除了嗣主和平民之外,还産生了一种工商业的中産阶级,他们因爲要去海外经商,就要应付商业竞争,应付海上竞争,于是在技术上就非精益求精力求进步不可,各种科学的研究,也在日益发展,进步亦至神速。实际上中国古代在科学上也曾有过很大的发展,但是因爲在中国这个环境之中,一方面用不着和别人从事种种竞争,科学技术没有积极提倡之必要;另一方面在官僚政治设官分管的局面之下,老百姓要去发展科学,那对他们是有危险性非加阻止不可的,在这种情形之下,所以历来国家对于科学不但不提倡,而且阻碍他的发展。中西良方对科学倡导情形这样的分歧,大部分是地形环境的影响。我们再看海军,目前中国海军固然根本谈不到力量,但是明朝三保太监下西洋的时候,可曾一度强大过,当时中国海军力量极爲雄厚,曾到达今日非洲索马利兰,那个时候还在欧洲人经过好望角前数十年,但是以后就一蹶不振。我们知道近代海军的兴起,大多是对付海盗而来的,明朝倭寇以后,中国沿海就没有什麽海盗侵扰,于是海军在政治上社会上都没有什麽需要,也就渐渐衰微了。由上所述,地理环境之影响于政治上及传统文化进展的情形,于此可见,中西文化性质的不同,原因也大部在此。

 


我们对于中国传统的文明,应该重新加以估价,我们要很客观地去将传统的文明深切的分析了解,检讨那些是好而有留存的必要的,那些是坏而应该加以改进的,那些是本来不应该如此而爲当时环境所迫成,现在应加以纠正的。必定要这样,然后我们的文化才能立足下去,我们的民族才能永久存续。须知现在的世界,是不容许两种大不相同的文化同时存在的,这点大家应该特别注意。中国的文明有重新估价的必要,我刚才所讲的都可以作爲诸位在对文明估价时的参考。

 

本文来源:选自《傅斯年文集》,中华书局2017年版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