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木:岁月与海的味道

海南省珍宝博物院 2019-06-18 03:16:00

老船木,漂洋过海,洗尽铅华

经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浸泡冲压

遇到过无数风雨与海浪


它回归大地时千疮百孔


它的美叫残缺与沧桑......




“万帆云集”曾是历史上渔船时代的壮观场面,随着机器动力和钢制渔船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老旧木船退出了历史舞台,许多已被拆解,从旧船拆卸下来的船木木板块都是经过海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浸泡,早已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上面满是斑驳的锈斑,岁月在它上面走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经过技艺巧妙的师傅之手,去其糟粕,手工打磨修饰之后,再由独到的设计师设计开发就实现了它的华丽转身,成为具有独特意义的船木家具,它是实木家具界的特立独行的代表,只能用“神奇”两个字来阐释一件工艺品的诞生,船木家具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和精力。



经过长时间风雨洗礼和海水浸泡过后的船木,获得了更多普通木材所不具备的功能。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比一般木材沉重很多。这些船木家具普遍具有防水、防虫、耐高温、抗腐蚀等功能,质地更加坚硬、不易开裂和变形。一些地区,人们还赋予了船木家具辟邪与吉祥的含义。


人们喜爱船木拥有特别的纹理与颜色,例如那些有着像被火烧过的黑色块,及分布不规则的大大小小钻孔,因为它们是自然形成的。船钉经过海水长期浸泡发生氧化反应后,形成的锈斑就会不断渗透到木材中,日积月累就形成了自然而又美丽的黑色纹理。



古船木家具——海上漂来的家具,从没有一种家具让人觉得这样富有故事。


它可能去过许多地方,好望角、大西洋、北美洲……


当一艘艘木船在结束航行使命后,坚固的材质是制造家具的优良原料。餐台、酒柜、坐椅、案几,没有经过太复杂的设计,一件件具有艺术感与历史厚重感的家具就这样产生。它们全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凹凸不平的表面,深深浅浅的颜色,但每一处的纹理都像在诉说着曾经的故事与沧桑。



据说,在某些沿海地区有这样的习俗:当一艘船使用若干年必须“退役”的时候,船的主人不会将这艘曾为他立过大功的船拆解,而是要举行盛大的仪式,将这艘大船进行海葬。这些老船一般都采用上好的木材做成,海南紫荆、铁梨木、铁樟木、泰柚、金柚檀、昆甸木等。


红荆木在被砍伐的时候会流出红色的液体,当地人认为其有灵性,海南人多供奉它以做镇宅之用;泰柚则是钢琴琴壳和老式照相机壳子的原料;缅甸铁樟木千年不朽,百虫不侵;泰梨木现在接近绝种,据历史记载,它可以随温度和湿度而变换颜色;紫荆木的纹理最漂亮,木质坚硬可以制作轴承……每一款树种现在都濒临灭绝,或罕见不可得,而这些,就是老船木。



每块老船木木料在使用前都必须去除所有的老船钉,老船钉有的在表面能看到有的看不到,表面看不到的老船钉要借助金属探测器来扫描,如果老船钉处理不干净的话,那么会使后面制作过程中对制作工具造成致命的伤害;老船木去钉是一个很费功夫的体力活,没有很好的方法,只能是人工操作去钉。


经过去钉之后的老船木,要根据制作样式而进行挑选,挑选出适合这个家具的样式,值得注意的是挑选出来的老船木要开料再次自然风干,开料后的老船木要经过自然风干3-5天,在制作成老船木家具之前必须要去除多余的水分,若是不去除水分会造成老船木家具开裂现象,一般新拆解的老船木是不能够直接使用的,因为新拆解的老船木含水量过高,使用前需要经过自然风干,老船木在组装之前要用水分检测仪检测一下水分,对于水分超标的老船木不能使用,自然风干是最好最稳定的方法。

 

选好的老船木木材要先经过严格的打磨处理后才能组装,打磨工艺全靠人工,从老船木去钉到打磨好需要1周左右的时间,老船木硬度高,打磨比较费力,这也是老船木家具制作过程最为重要和辛苦的过程。打磨不好就会影响老船木家具整体档次,打磨得好了可以提升老船木家具的价值和档次。打磨的器具也是多样化的,一般工人刚开始打磨都需要先培训,如果打磨不好很可能一块好木头就废了。


将打磨好的老船木开好卯榫进行组装,这对木工来说是一件很吃力的活,因为老船木实在是太重了,就是再好的木工也需要先熟悉适应一段时间。老船木家具全部采用传统工艺卯榫结构组装而成,每一个卯榫都有小卯榫相互锁扣,做到不会抽隼。老船木家具的组装对木工要求比较高,首先要做好各个卯榫严丝合缝,所以说老船木家具组装对木工的要求不但是要有力气还要有着很高的技能,组装完成后要进行细打磨。


老船木家具组装以后经过细打磨好的,可选择上清漆或者上木蜡,一般好的老船木家具只需要上清漆或木蜡即可,懂行的玩家一般要求只上木蜡不上清漆,上清漆的好处是好打理而且保养简单,上木蜡就是保养比较麻烦一些打理起来发杂一些。上木蜡的可以在保养一段时间后老船木表面慢慢形成包浆效果,如果老船木浆了那么老船木家具价格也就会猛涨。


一块废旧破烂的老船木需要经过拆解、分类、去水分、选料、去钉、设计、下料、打磨、组装、细磨、最后上漆或上蜡,才能完成,中间的艰辛其实没有多少人明白。所以,船木家具能成为高档家具中的“奇葩”,也是理所应当。


现代社会的审美疲劳日趋严重,人们厌倦了钢筋水泥的气味,当我们这个社会开始为贫乏的人文素养、饥饿的精神内涵而反思的时候,那些沉淀的细腻优雅的文化成了中国美学自信。


老船木如影像机,记忆着山林的美、村落的歌、汪洋的心情。



老船木又如修行者,经历起伏,遍尝甘苦,最后化为永恒。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