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失败

军政0要闻 2019-04-14 15:45:48

作者:王正兴

来源:这才是战争(ID:xiaoxiongchumo123)


3353连在松骨峰东侧无名高地奋战时,三十八军其他各部也在激战中。打这种仗,一定要采取少数兵力扼守防御前沿,主要兵力疏散隐蔽在机动位置上,采取坚守和反击相结合的战法。这就是为什么在连载三十九的结尾说“其他部队是赶来会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而3351营和3371营是来付出巨大牺牲的。”美军的空地火力主要对准的是他们,优先级最高,而对其他部队是压制。

 

限于篇幅,我们主要还是看一下龙源里那边。

 

337团防守的是葛岘山口。这里是我志愿军阻击阵地的最南端,在这里,窄窄的龙源里小道从两边挺拔的高山间穿过,其地势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在1129日,337团除了和美2师交手外,还和美骑兵1师一部进行了激战。美军在进攻中发现了一条可以迂回葛岘侧后的小路,遂通过该机动路向我337团阵地夹击,但被337团击退。

 

1129日击败美9团后,113师估计明天必将迎来恶战,有的指挥员主张加修工事,在公路上埋上迫击炮弹,引火帽朝上,让敌坦克一压就可破坏道路;有的指挥员主张应当来个夜间出击。最后,主张出击的意见占了上风,江潮决定以3373个营、3381个营分四路利用夜暗寻找美军作战。结果4个营追了十多里也没碰到美军,于是返回阵地加固工事。                       

 

3371营占据的葛岘,地形远比松骨峰东侧无名高地好。但他们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突围美军和救援英美军的夹击之下。刚才说过了,还另外有条小路可以绕过来。在松骨峰战斗激烈进行时,北援的英27旅米营也向我337团发起进攻,但一开始,英军见美2师坦克顺利通过,没有防备,遭到337团突然打击,一下子损失惨重。后英27旅米营和美骑兵1师一部在100多架次飞机的支援下又组织多次进攻,虽然一度突破了33711排阵地,但3连连长张友喜亲自率领10多名战士反击,击败了阵地上50多名美军,夺回阵地。英美军见久战不下,居然使出了假投降的办法,诱骗我前沿阵地官兵受降,而后开枪射击,再次夺取前沿阵地。这引起了337团将士极大的愤怒,一个反击再次夺回。北援的英美军在与南逃之敌相距800米的地方不得前进一步。美军出动那么多飞机支援却没取得效果也是有原因的,33712排排长郭忠田派了一个班在葛岘主峰设置了假阵地,足足60多架次的美机对着假阵地轰炸扫射了半个多小时,美机的支援火力很多都扔那去了,他的排在当天的战斗中歼敌200多人,自己却无一伤亡。(一名美军上校也在这里被击毙,但是查不到是哪个,我国翻译的美国关于朝鲜战争的书籍里统统没有提,我们自己和英国人有记载,这是在朝鲜战争中被击毙的美军军衔最高者)

 

(郭忠田)

在另一边,美38团以第38坦克连打头阵,其余坦克以车队中间隔1012辆汽车安排1辆坦克保护的队列,在114340团、342团,113337团的枪林弹雨下向南前进。当美38团先头坦克到达葛岘北侧时,我军火力密度突然加大,因为这时美38团已经全部进入我们这3个团的火力歼击区域。我军各部以机枪侧击公路,迫击炮4门一组瞄准高价值目标的方法对美38团展开猛烈打击。

 

这里要说明的是,别看我们迫击炮射的欢,其实总数也就十来门,也没多少炮弹,所以都是盯着高价值目标打,关键在于我们打的准,这是朝鲜战场上美军最害怕的我军武器。这也是我军传统啦,我入伍的时候就是迫击炮一炮手,我的排长当年就是单人单炮在3秒内首发命中目标夺取了比武的冠军,因此提干的。我在他的训练下,是要抗着26斤的炮筒子爬战术的。

 

(火箭筒打坦克)

在这种精准打击和我志愿军反坦克小组英勇的抵近攻击下,美军开始出现混乱。具体的办法是,先以机枪火力打击搭载坦克的步兵,把步兵赶下车驱散后,反坦克小组勇猛上前。失去步兵保护的美军坦克又不能丢弃步兵不管,被迫停下来实施火力压制。这就成了我们反坦克小组的靶子。美第38坦克连除了1辆坦克逃到英军阵地外,其余全部被击毁,造成了严重的公路堵塞,这时就是迫击炮发威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对美军来说,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战友了,只要自己能逃命就行。车队里的第72坦克营的坦克只要能撞开堵路的车辆,马上就是扬长而去,根本不管它们应该保护的部队,凡是能跟上坦克的车辆亦是如此,被抛弃的步兵不顾志愿军的机枪火力,拼命的大喊:“停车”,试图追上车辆。可是,都这种时候,用美国人自己话说“谁会管他们呢”。美军那些因遭到我军射击而下车对射的步兵想必暴跳如雷,但除了骂娘也没别的办法。愿上帝保佑他们。

 

 

等到315分,凯泽大人到达葛岘附近时,这一路上已是人间地狱,地上血肉横飞,到处是散乱着被破坏、焚烧、遗弃的各种车辆和成堆的美国人、土耳其人、韩国人的尸体以及成群的重伤员,这些伤员已经没人管了。而活着的美军基本都已经丧失了斗志,凯泽大人这时才发现他的参谋长杰拉尔德•艾普利之前关于阻击的志愿军不过1个连到1个营的判断是多么的荒谬。

 

凯泽大人只好对着人群大声喊道:“这儿谁指挥?你们这儿有人能动动吗?”

 

这群行尸走肉没有一个搭理他。

 

凯泽发现,根本无法让这些精神崩溃的男人起来战斗了。这时,他也发现了有一条可以迂回出去的小路。但路那边的英国佬和美国佬似乎无法信任,打到现在他们都过不来。凯泽决定自力更生解决问题。他想起了他还有根救命稻草,他还有个23团正在充当后卫,该团之前主要是预备队,还有2200人(已损失1600)。于是,凯泽命令让23团过来,向那条小路迂回出去,保障师主力通过死亡地狱。可见美2师的最高指挥官对自己的手下失望到了极点,想出的主意居然是让美23团通过重重险阻来救急,这一路上都在激战啊,想出这个主意,也真是难为凯泽大人了,您老人家也尽力了,您的部队不行,真不怪您啊。

 

可是,突然他的无线电联系不上美23团了,但美9团的可以,因此凯泽命令美9团团长斯隆转达命令。这导致美军又出现了一段著名的公案,事后,美23团团长弗里曼认为命令是让他向安州方向撤退,而且自己得到了副师长布莱德利的批准。当然啦,凯泽和布莱德利都说没有批准,而斯隆团长则认为自己说清楚了意思。最后弗里曼说:“这是因为师长大人平时的教诲,让我做出了保存部队的决定”,于是只能以“产生了很大的认识上的不同”来了结此事。

 

 

天色将黑,梁兴初下达命令,各部向被围美军发起反击,“各部要集中兵力、兵器, 对溃逃之敌先予以严重的杀伤然后割裂围歼之。不要怕打乱仗要以乱对乱以团或营为单位各自为战多捉俘虏多缴枪。”夺路无望的美2师彻底崩溃,建制全失,一片混乱,只能争相逃命。

 

在黑暗中,美军步兵各自逃散。失去步兵保护的美2师炮兵群只能各凭天命,第37炮兵损失92辆车,10门105毫米榴弹炮,32人被击毙;而第17炮兵营运气比较好,只损失了33辆车和1门203毫米榴弹炮,17人伤亡,因此被美军大肆吹嘘了一通。当然值得吹嘘,从三十八军手里逃脱,你们是“英雄”。(另外两个营在后面说)

 

但比他们运气更好的是美23团,团长弗里曼“错误的理解”了命令后,其配属的第15炮兵营在22分钟射出3206发炮弹。(看看人家,22分钟打的炮弹是我们一天里发射的几十倍)这一下取得了效果,志愿军纷纷躲进工事防炮,美23团趁机转身就逃,一路狂奔到安州。

 

但作为后卫的美23团逃跑,直接出卖了在他们之前,撤退序列末尾的美第2工兵营、美9团少量散兵以及第503炮兵营和第38炮兵营。工兵营本来就很悲惨了,当美军在松骨峰受阻时,美军工兵营的弟兄们正在青龙站一线与我119师和114341团激战。因为当时美军被压缩在青龙站—松骨峰狭小区域内,美第2工兵营成了被围部队的后卫。本来他们就被打的屁滚尿流,光114师341团就吃掉他们300多人,四十军的119师上来又是一大口,被美23团抛弃后,112师上来也是一口,营长拉维尔中校都成了112师的俘虏,一个900人的营就此被志愿军瓜分。(一说该营损失了700人,一说一个都没跑出来)而两个炮兵营也损失惨重,所有车辆全部损失,第503炮兵营损失155毫米榴弹炮17门,第38炮兵营损失105榴弹炮18门。(咳咳,编制就是18门)

 

(美军俘虏)

121日,战斗已演变为三十八军搜山抓俘虏,至19时,围歼战胜利结束。被堵截的美2师主力、土耳其旅、韩3团,除少数越山潜逃外,大部被歼灭。号称“永远不是第二的”美2师遭到毁灭性打击,对于突围出来的美军来说,他们的想法只有一个,我居然能活着出来。不过如同第17炮兵营一样,你们只要能活着出来,就可以吹嘘一下了。因为你们经历的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失败”(《纽约论坛先驱报》)。(《时代》杂志说:“我们吃了败仗——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败仗。”《新闻周刊》称其为:“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的军事败绩。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灾难。”)

 

2师在重新集结后,已经丢失了他们几乎所有的重武器和车辆,原来18931人的师,只剩下8662人,其中三个步兵团92338团分别只剩下1400人、2200人、1700人。不过日本人和韩国人的统计数据和美国人不一样,他们均声称美2师集结后只剩下编制18000人的百分二十。土耳其旅的5090人损失了3514人。韩3团损失不明,因为韩国人每次大败后总是说自己只损失100多人,所以实在搞不清楚他们。注:美国国防部有份报告声称:在11月30日和12月1日,美2师的损失是6380人。其他损失基本上是四十军之前的战果。


我们实事求是的讲,1130日的战斗,美2师的实力远强于三十八军(坦克100多辆,重炮就90门,还有203和155口径的,还有迫击炮、火箭筒一大堆,几百架次的空中支援,火力不知道要比三十八军强多少倍,兵力都基本接近),却败的如此之惨。3353连和3373连是立了大功的,但美军这么快就丧失战斗意志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都已经在死地了,只有背水一战,死中求活。而美军从上到下都想着怎么逃命,希望有人垫背,没有决一死战的勇气,惨败是必然的。三国时张辽说的那句:“此所谓一与一,勇者得前耳。”还是要请美国人学习一下呢。


⊙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删除。

是一种鼓励 分享传递快乐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