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丨美国监狱如何变成奇特的旅游胜地

旅游微精选 2019-06-04 01:19:51

位于美国田纳西州的鸽子谷(Pigeon Forge)是适合一家人集体前往的旅游目的地。这里有许多有益健康的景点,比如多莱坞主题公园、泰坦尼克号博物馆和好莱坞蜡像馆。但在今年秋天,这里将成为一座占地面积超过2200平方米的新博物馆所在地。这家博物馆的主题有些阴暗:美国的犯罪和惩罚制度。这里被称为“东方恶魔岛”,建筑的外观看起来就是一座典型的19世纪监狱。据官方的新闻稿说,这里将展出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黑帮分子约翰·迪林杰的死亡面具、被称为“黑帮教父”的阿尔·卡彭的念珠、因杀妻案而轰动一时的美国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在逃亡时驾驶的福特野马汽车,以及一些与2012年利比亚班加西恐怖袭击事件有关的物品。



    

无论是参观9·11事件纪念馆、庞贝古城,还是伦敦塔的废墟,悲伤旅游(也称为“黑暗旅游”)早已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监狱人口数量大爆炸,新的、规模更大的监狱被建起来了,一些州开始寻求将原有的监狱用作其他用途。
    

因此,许多古老的监狱被改建成博物馆,或是为游客提供服务的娱乐场所。据《财富》杂志统计,美国有29个州均至少有两座监狱博物馆,它们由政府或非营利机构负责运营。一些旧监狱获得了新生,成为了酒店或“鬼屋”。



    

自1994年以来,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东州教养所就被改建成了博物馆。这所监狱建于19世纪,上文提及的阿尔·卡彭和著名的银行抢劫犯威利·萨顿曾被关押在此。每年万圣节,在博物馆打烊后都会举办“鬼节”,称之为“高墙后的恐怖”。而自2007年以来,波士顿的老查尔斯街监狱则摇身一变成为豪华酒店,昔日狭窄的过道和小牢房依然保留着,供游客去查看。
    

在美国迈入大规模监禁时代20年后,监狱生活已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可以用于娱乐目的的对象,有的还有些耸人听闻。
    

得克萨斯监狱博物馆已有27年历史,每年接待的游客人数达3.2万,这里颇具特色的是有关“监狱斗牛大赛”的展览。另外,还有有关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雌雄大盗邦妮·派克和克莱德·巴罗的展览。一把曾用于执行死刑的电椅,则堪称这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家博物馆距离得克萨斯州监狱系统总部不远,它下辖的5所监狱关押了大约9000名囚犯。据《得克萨斯观察家报》报道,在得克萨斯监狱博物馆,只要花上1美元,游客就可以身着囚服在铁栅门后面拍照。这里还有一家礼品店,所售物品均由囚犯制作,比如售价100美元的金属带扣,以及35美元的钱包。



    

现年66岁的导演吉姆·威利特说:“当这所博物馆最初开门时,我觉得我是不会来参观的。当时我还在想,这世界上有谁会愿意去参观一所监狱呢?”现如今,威利特却发现:“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来这里参观的人来自世界各地。我认为人们来这里只是为了试图了解那些墙和栅栏背后的事情。而从与这所监狱退休的一位监狱长的交谈中了解到,老师、父母和祖父母都会带着孩子们前来,以确保他们将来不会被关进监狱。”
    

一些博物馆承担着教育使命,它们要告诉公众有关刑罚制度的演变。但有人批评说,这里的“历史”经过了消毒,刻意忽略虐囚和刑事司法系统的其他不好之处。



    

伊丽莎白·诺伊赛从萨姆·休斯敦州立大学获得了历史学硕士学位,她的论文与得克萨斯监狱博物馆有关。她发现博物馆对监狱生活事实的描述存在歪曲之处。她在论文中写道:“博物馆参观者没有注意到得克萨斯监狱体系的不当之处,使得犯人们争取人权的斗争看起来似乎是毫无根据的。”
    

田纳西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米歇尔·布朗说,她看过的展品都只是被用作满足偷窥癖的娱乐性目的,“基于的是一种无知的猎奇体验。”她回忆说,有次在西弗吉尼亚州的一座博物馆,人体模型从绞刑架上掉落,“这让每个人都很兴奋,但却吓到了我。”
    

然而,考虑到对于大规模监禁的争论,一些人还是认为人们的这一兴趣点是有用和积极的。纽约智库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劳伦-布鲁克·艾森以位于费城的东州教养所博物馆为例,“实际上它已经成为学术活动的中心。”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致力于推动刑事司法改革。



    

东州教养所有一幅高约5米的条形图,显示监狱人口的急剧增加。这是由于对犯罪的界定越来越宽泛,以及对非暴力犯罪进行强制性、刑期更长的量刑。东州教养所博物馆的负责人肖恩·凯利表示,他们希望激发游客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美国在大约40年前决定采取这些政策。这就是我们得到的结果。我们是要坚持,还是要改弦更张?”
    

然而,即便是在目的最为高尚的监狱博物馆里,在教育使命与赚钱之间总是存在冲突。要想在万圣节参观“鬼屋”,每位游客需要向东州教养所博物馆支付50美元,由此产生的收入为博物馆的活动提供了大量资金。“把我们的历史地点变成了一个娱乐场所,从道德伦理上来讲是很复杂的。”凯利如此说。
    

在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艾森看来,从整体而言,人们的这一兴趣点是积极的。“我认为,我们有数百万人被关在栅栏后面,如果没有人注意或想知道里面的情况,这将更加令人不安。”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