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到北,不一样的冬季新西兰」Part II 奥克兰/激流岛

比利白 2018-07-15 08:04:49


在这世界上大致有两种人,喜欢冬天的和不喜欢冬天的。讨厌寒冷的人选择在春节时躲到南半球享受夏天,而我偏要在闷热的八月到新西兰过冬。前情提要见上篇 → 「从南到北,不一样的冬季新西兰」Part I 马尔堡/惠灵顿



 怀赫科岛 Waiheke Island 



离开了惠灵顿,我们一路向北,在一个周五的下午,与争相驶出奥克兰的度假大军打了个照面。我们继续行驶,前往怀赫科岛。怀赫科岛的毛利语意思被第一个来此地的欧洲人领会为激流,激流岛的名字也流传开来。而激流岛为中国人所熟知,是因为诗人顾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写下这句诗的顾城于1988年远赴激流岛,过上了数年的田园生活,而后顾城杀妻自缢的事情让中国人知晓了这座曾经的世外桃源。激流岛曾经是逃离都市的艺术家,嬉皮士的天堂,如今的激流岛,遍布着酒庄与豪华度假屋,成为了奥克兰白领们梦想的短居地。在去年,Lonely PlanetCondé Nast Traveler同时将此地评为了世界最佳岛屿之一。



从奥克兰到怀赫科岛,轮渡是最好的方式。Fullers与Sealink公司都运营往返奥克兰码头的轮渡,而只有后者的船可以载车。由于到达奥克兰比较晚,Sealink的末班船已经赶不上,我们把车停在了码头,上了一艘Fullers的轮船。



四十分钟的航程很快就到达了岛上,激流岛容易给人产生一种很小的感觉,但如果要住在岛上游览最好还是自驾,好在岛上租车很便宜。大部分人来激流岛只是一日游而已,走马观花的看看岛上的酒庄。如果想要有更好的体验,不妨在岛上住个一两晚,体验一下奥克兰人的度假方式



Onetangi是怀赫科岛上最好的海滩之一,我租的度假屋便在这里。这处名叫Number 5的房子是我喜欢的木质简洁风,通透的落地玻璃看起来十分舒爽,价格也合理。在新西兰,租这样的度假屋是非常划算的体验,在皇后镇,瓦纳卡,基督城,我也都找到性价比很高的好房子,与其住酒店,度假屋是我更喜欢的方式。



若说美中不足,房子的海景并不全面,并不如我想象中的背山望海,但能在舒适的空间歇着,我也别无他求了。



开启一天最好的方式是美美的吃一顿早饭,在Onetangi海滩边可以找到极佳景色优异的咖啡馆,看着海滩上遛狗的人群和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海鸟们,点一杯Flat White和一份Eggs Benedict,饱餐一顿。




 Wine Tasting 



怀赫科岛在新西兰被称作葡萄酒之岛,海洋性气候与良好的土壤条件令这里很适合种植葡萄,相比马尔堡出名的Sauvignon Blanc,令激流岛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的是Syrah。岛上有着约20家酒庄,散布在岛屿的各个区域,如果有时间,适合花上一天来好好品酒。


Man O'War



如果从奥克兰出发,可以找到不少一日游品酒Tour,而如果住在岛上就会比较悠闲。用过早餐后首先拜访的是Man O'War酒庄。位于岛东边的Man O'War是激流岛上风景最好的酒庄之一,酒庄就位于海岸线旁,放眼望去便是海滩美景。



Man O'War的品酒并不收费,不过如果愿意的话,我会建议坐下来吃点精致的Tapas。马尔堡喝了太多的Sauvignon Blanc后,在激流岛应该多喝一点Chardonnay和Syrah。遗憾的是我没有花上更多的时间享受这海滩旁的美酒与美景,如果有下回,值得多呆一阵子。



Mudbrick



离开Man O'War后,我们去到了岛上最著名的酒庄之一,Mudbrick。Mudbrick酒庄在1992年由Robyn和Nicholas夫妇创立,两人原本是奥克兰的职业会计师,在他们28岁这年,两人决定买下激流岛的一片土地。酒庄就这么开始经营下来,如今两人依旧在为酒庄的经营努力。



我一眼就看中Mudbrick酒庄是因为这里壮丽的田园风光和海景,而Mudbrick的餐厅同样吸引着我,优雅的环境令我决定在此用午餐。由于火爆且经常举行活动,就餐最好提前预约,选择一旁的Bristro吃些小食也是不错的选择。



餐厅的选品和食材也是十分考究,还准备了新西兰国宝级的Antipodes矿泉水。由于早餐吃的比较晚,并不是很饿,我们一行只点了前菜。本地的生蚝正是好时节,切块的西瓜配鲔鱼,佐以椰子酱汁,也算是我今年吃到的一道比较新奇的菜式。



亮点自然是配酒,作为一个酒庄餐厅,算得上表现出色。餐厅整体的环境与氛围极佳,但服务的细节和菜品的口感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我不是挑剔的食客,在这么浪漫的就餐环境享用美食已经很令人舒爽了。



如果还想继续喝,那么用餐后移步一旁的品酒室还能再喝上几轮,临了时,一定要带上几瓶酒走。(这一趟真的买了太多酒了啊



 寻找顾城 



许多中国人来到这座奥克兰人喜爱的度假岛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顾城。1988-1993,顾城在激流岛上生活了五年,并最终在这座宁静的小岛上结束了妻子与自己的生命。如今,顾城故居(124 Fairview Cres)并不是一处景点,破败的红色木屋早已被野蛮生长的草木覆盖,无法通过门牌号确认。



也许是邻居不堪烦扰,此地用中文写上了不少警示。但不知又是谁用白漆留下了一些线索,让破败的宅子依旧可寻。顾城来激流岛是为了寻找一个世外桃源,而如今,它也早已不在隐世了。



 The Oyster Inn 




也许是因为中午的生蚝没吃爽,无意中路过的一间餐厅勾起了我的兴趣,The Oyster Inn,多么简单粗暴的名字。听从了服务生的建议,一瓶霞多丽,每人一份Tasting Menu,生蚝生吃一半炸一半。比中午的Mudbrick吃起来舒畅多了。激流岛上的小馆子并不是很多,这家是我非常推荐的。



The Oyster Inn还有几间客房,从图片上看起来很Vintage,还会用复古的面包车接客人,下次说不定会考虑住上一晚。



 奥克兰 Auckland 





旅行的终点站放在奥克兰再不好过了。这座新西兰曾经的首府,现今依旧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中国游客最集中的地方之一。我对任何形式的大都市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以下则是我圈出的个人偏好。



 Auckland Art Gallery 




离开激流岛后,我顺便送走了同行的几位旅伴,也许是把最好的阳光和运气留在了酒庄与海岛,迎接我的是奥克兰阴冷的雨天。好在美术馆并不在乎天气,我选择来到改造没多久的奥克兰美术馆避雨。投入不菲进行改造的奥克兰美术馆建筑本身便是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典范,针对中国客人,展馆也做了不少中文服务,甚至还有中文讲解和新浪微博账号。



美术馆除特展外的参观是完全免费的,展馆内的藏品还是比较丰富,得益于不少慷慨的捐赠人,从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到大量的毛利艺术品,虽没有赶上即将开始的特展,但几处有趣的当代先锋艺术展品实在令人着迷。


先锋派国际艺术家Judy Millar的新作“巨石陨落 (Rock Drop 2017)


另一件有趣的作品是来自新西兰艺术家Campbell Patterson的《Lifting my mother for as long as I can》。这位老兄从06年开始,每年在母亲生日时把妈妈公主抱起来并拍摄短片。仔细看看每年的片子,坚持的时间从开始的三分钟,到六分钟,又回到三分钟。小伙和妈妈的身材、精神状态也各有不同,妈妈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也过渡到后几年的十分淡定,唯一不变的只有拍摄的角度还有那后面的花窗帘。真希望Campbell可以一直坚持下去,这也意味着他不会错过妈妈的每一次生日。



馆内还有着一家新西兰著名的Mojo咖啡,这家在新西兰有着众多分店的精品咖啡馆还在15年进驻了西安,看完展后,不妨再用一杯Flat White好好消化一下。




 One Tree Hill 




在奥克兰的郊区,有一处名为一树山的地方。这处火山锥曾是整个新西兰最坚固的防御要塞,山顶享有奥克兰的无敌全景。英国人John Rogan Campbell在1901年将这片土地捐赠给奥克兰,他本人也长眠于此。山顶耸立着一座毛利人纪念碑,孤独且神圣的松树就在其旁边。可惜的是,松树在2000年被毛利活动家砍倒,没有再种植,如今孤树山顶已无树。



为什么要来这里,是因为U2乐队。1984年,U2第一次来到大洋洲巡演,毛利人Greg带着因时差睡不着的Bono来到了奥克兰的One Tree Hill,两人从此成为了生活与工作中的挚友。遗憾的是,Greg在2年后的一场车祸中丧生,Joshua Tree专辑中的这首One Tree Hill便是为纪念Greg而作。今年是Joshua Tree发行三十周年,作为U2和约书亚树专辑的粉丝,我一定要来这看看。



循环着整盘专辑,冒着大雨我徒步穿过康沃尔公园,向这城市的制高点进发。必须说我的运气还不错,在我快支撑不住之时转眼雨过天晴,我也为之振奋。大雨过后的彩虹穿过奥克兰市区,与粉红色的日落一起将城市带入夜色,此行不虚。




 Where to eat 



One Tree Grill




就在One Tree Hill旁,还有着一家One Tree Grill。名字当然是致敬而不是搞笑,时尚的餐前酒吧+餐厅模式吸引了许多不同年龄层的客人来此就餐。为了吃肉,特意点了一小瓶在马尔堡因关门无法探访的Hans Herzog Pinot Noir,非常好,除了Sauvignon Blanc外,我真的对新西兰的Pinot Noir也很认可。



前菜选择了一道Venison Tartare,鹿肉入口即化,口感非常好。主菜的牛排也恰到好处,虽然无法赶超在马尔堡尝试的MIA,但也足够把大部分新西兰餐厅比下去了。如果不是因为餐厅太火爆而无法呆更久时间,体验可能会更好。我想,在一树山欣赏了壮美的夕阳再来这里吃一顿应该是绝配了吧。




Amano




来Amano用餐是一位本地朋友的建议,这家自制手工烘焙面包的意大利餐厅从颜值到口味都值得夸奖。时髦的装修风格和年轻的服务人员,开放式的厨房,酒吧,面包房,食客们也都吃的很放松,氛围极佳。



海鲜,Pasta和奶酪都表现不错,有趣的其实是酒。本以为喝了好几周新西兰的酒,也是时候换换口味了,没想到侍者推荐了一款奥克兰以北Gisborne产区的Arneis,真是把意大利Piedmont的特产与新西兰完美结合起来了。



如果想比较休闲的一餐,Amano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Azabu




即使是在非日本国家,吃日料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光是看着日本料理与其他菜系的融合,就已经有无数种可能性了。Azabu便是这样将日料与秘鲁菜融合的,这样做出来的ceviche,想想就很新鲜好吃吧。再加上命名冠以美食林立的东京麻布地区,更要前来一探了。



预定了晚间的位子,与我想象中的一样,餐厅热闹且有序,开放式的厨房可以近距离欣赏菜品的制作过程,十分和风。我选择落座吧台位,来看看更多的菜品,尴尬的是,菜品的制作还是比较简单粗暴的,不过这毕竟不是高档的割烹,一切都解释的通。



一份配玉米饼底的金枪鱼刺身,一份辛辣的jalapeño猪肉煎饺,大概就是所谓的秘鲁风日料吧,非常有趣。要说遗憾,可能是餐厅太过忙碌,几位厨师甚至抽不出空与食客聊上两句,足见这里的火爆程度了。




 Sky Tower & Cafe 




最后,我不能免俗的以最大众的景点来结束我的新西兰之旅。我不想去奥克兰的天空塔尝试蹦极或者极限行走,看看奥克兰的全景足以。



我看上的是这里的Sky Cafe,虽然要花上不菲的门票钱,不过能在这处景观极佳的咖啡店喝上最后一杯Flat White,为这次冬季新西兰之旅画上一个圆满句号,便是此行意义。



下一回分享的,该是那些在新西兰滑雪的有趣故事了。


游记上篇 → 「从南到北,不一样的冬季新西兰」Part I 马尔堡/惠灵顿


END



比利白

穷游网总版主,去过大概50个国家

曾在法国冬奥小城格勒诺布尔,写了一本《法国阿尔卑斯滑雪》锦囊

上海/米兰世博会志愿者,滑雪,旅行内容撰稿人
目前正在满世界测评滑雪场,新的目标是住更多的日式旅馆


Snow & Travel & Gastronomy & Style

点击关键字查看历史文章

  滑雪  

日本北海道 | 留寿都 Rusutsu / 喜乐乐 Kiroro Part I, Part II

日本东北 | 八甲田 Hakkoda / 安比高原 Appi Kogen Part I, Part II

其他地区 | 法国雪场 / 韩国江原道滑雪记 / 长白山西坡滑雪记

滑雪攻略 | 登山滑雪新手攻略 / 欧洲滑雪度假

滑雪随笔 从阿尔卑斯到比利牛斯 / 滑雪为什么会上瘾 / 另类滑雪跨年

滑雪视频 | 《滑雪在北海道》 / 《滑雪在阿尔卑斯》

  日本旅行  

星野集团旅馆体验 虹夕诺雅 | 轻井泽 / 富士 / 东京 / 京都 / 竹富岛

星野集团旅馆体验 | 界 | 日光 / 津轻

游记 古建筑的新生命 / 住进德川家康的一座城池 / 天空之城 筑地市场

干货 最划算购买日本境内机票 / 不会日语也能在日本点菜了

  出境旅行  

酒店 纪念碑谷那一夜 / 蒙特雷的爱丽丝仙境

游记 1.6公里长的披萨 / 一次吃遍世界美食 / 漫步台北 / 波特兰

  常旅客  

旅行维权 | 航班不正常时,这样维权有理有据

国航 | 不出差,花三年时间累积一百万国航里程

本公众号所有内容都为个人原创,若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