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者的记忆碎片(22):好望角,不可征服

知行界 2020-10-23 12:24:50



上周五,曼德拉去世。一个受到全世界人民尊敬的伟人,从此离开。今天写写好望角,表达对他的尊敬,表达对他的哀悼和永久的怀念。

好望角是世界著名的海角,它的著名,并非因为其风景特别好。虽然风景其实也不错。但真正让它闻名于世的,是由于它的位置在非洲的最南端,是由于它附近的海域恶劣的天气和海流,是由于它曾经过欧洲人一次次的挑战和“征服”。

好望角是欧洲人心中的“天涯海角”,类似于中国人心中海南的天涯海角。只是海南的天涯海角与好望角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它在南半球上,离南极洲很近。在人力、牲畜力或者风力为动力的时代,那是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因此,到达好望角,是一种挑战。它带着某种英雄主义的色彩。只有那些勇敢的人,意志坚定的人,追求理想的人,比如迪亚士、达伽马这些人,才会不顾一切地航行到那里去。这种追求远方的世界的精神,一直也是我所崇尚的。多年来,也正是这样一种精神,让我想要去到更远更远的地方。所以类似于好望角、合恩角这些地方,我一定要去,包括南极,以后我也一定要去。


好望角的另一个出名的要素,在于其特殊的气候和海流,受到非洲的热气流、南极洲的寒流及西风漂流的影响,这里的气候非常复杂多变,一会大风大雨,一会巨浪淘天,海面经常形成一些旋涡,岸上又是一些巨大的岩石,船只在这里航行非常危险。每个海员听到好望角这个名字都是心惊胆战。所以迪亚士最初把它命名为“风暴角”。不过,我到好望角的时候运气却很好,风和日丽,蓝天白云。海面很平静,完全见不到大浪。这与我最初的想象差距很大,却是旅行的好时光。所谓好望角,就是伸进海里的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周边是一些乱石堆,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改造。这与中国的各种景区的差别很大。南非人刻意保存了这个海角最原始的形态。另一方面,因为好望角还是一个重要的自然保护区,所以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碰,连带走一棵草,一块小石头都违法。漫步在好望角的乱石堆里,一方面有到达遥远的世界的豪迈,另一方面也为没看到巨浪淘天有些遗憾。看过那块大石头,往回走,上到山上的好望角公园,从更高更远的地方再来看大石头的全景,又是另一番景象。在蔚蓝的大海中,一块巨石伸入海里,确是一幅美丽的风景。在山上还可看到海湾的全景,因为有雾,远处的山呈现出朦眬的身影,与蓝色的海融在一起,带着某种空旷的神秘。


在遥远的时代,到达好望角,既是理想与雄心的体现,是人类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的体现,也是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的表现。欧洲人之所以一直努力想征服好望角,目的是去获得印度等东方国家的财富。这也是后来“风暴角”为什么被改成了“好望角”的原因。因为葡萄牙国王认为只要过了好望角,就打开了到东方掠夺财富的通道。最终,他们真的做到了。征服好望角的进程促进了全球一体化的步伐,也开启了几个世纪的人类社会发达国家对落后国家进行全面掠夺的历史。整个非洲国家、亚洲国家遭遇了欧洲发达国家持续的掠夺。具有挑战精神的冒险家们最终变成了强盗。落后国家成了强盗的乐园。亚洲的财富被源源不断地运往欧洲,而非洲大批的黑人被运到了美洲做奴隶。人类历史变成了一部漫长的血泪史。


无论在什么时代,总是有一群人想要不劳而获,总是有一群人想要把别人的东西抢来居为己有,总是有一群人想去欺压其它的人,总是有一群人想要通过特权去满足自己永无休止的欲望。这是人类的本性。雄心、野心与欲望往往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有很多人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而这个理想就是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一个能够欺压别人的人,一个为所欲为的人。

另一方面,在任何时代,也会同时出现另一群人。他们反对剥削,反对压迫,反对一切不公正的待遇。他们是另一群有理想和雄心的人,他们同样不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追求自由和平等。他们愿意为了大多数人的幸福而牺牲自己。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曼德拉就是这样的人。他用一生的时间去追求自由与平等。他推翻了白人的统治后却又与白人和平共处。他追求种族和解,并不去向那些把他关了27年的人报仇。他一生历尽坎坷却始终保持着笑容,哪怕在牢狱之中也向敌人微笑。他用一辈子的奋斗而成一国之君,却很快含笑放下权杖,把治国重任交给更年轻更有才干的人去干。他满怀英雄主义精神走完一生,追求的却是他人的幸福而不是自己的欲望。


当一批批欧洲人充满雄心地一次次“征服”了好望角,并进而“征服”了全世界之后,他们自认为是英雄。而最终,一个曾被他们征服的国家的黑人,用他自己的方式给了英雄新的定义。他在一系列的征服故事之后,用自己平静的声音告诉那些征服者,他们的国家不可征服,他们的民族不可征服,他们的好望角不可征服。那些想要通过欺压别人、剥削别人而满足自己欲望的人,遇到的将永远都是“风暴角”。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