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在苏丹后警察要求偷渡埃塞俄比亚,半夜被持AK47围堵

野蛮行走 2018-10-24 09:38:51

环球哥和雄安小伙张明正在穿越非洲的路上,他们要从北非埃及一路搭顺风车前往南非好望角,下一站是从苏丹前往50公里外的埃塞俄比亚。


昨天搭车被司机大哥带回家睡了一宿,破烂的房屋,可小风吹的真舒服,早餐依旧是一杯150毫升的巨甜奶茶,饭后就准备出发!



一出路口找了一辆皮卡,兜风前进,地图显示前方我们要穿越的几十公里是丁德尔国家公园,房子和人的衣着变得原始了起来。



天盘旋着老鹰,两边沙漠变得有树木,植被。躺在皮卡车斗里吹着风享受着清晨的仰光,戴着太阳镜仰望天空,舒爽无比。



刚下车没两分钟又换搭一辆车带我们杀到边境。

早前听说过苏丹离境要交610(一百元)苏丹磅的离境注册费,只要在境内超过有效期都要交。可是申办签证时我申请了三十天,入境时给的回执单也是三十天,也听说有别的驴友没有交这个费用。就没太留意这回事,大不了钱不够再取嘛。


果然遇到麻烦了,警察说说必须要交,因为你的签证是在埃及阿斯旺办的,如果办理地是在埃及开罗那种是不用交的。


好吧,赶紧找附近的atm机取钱,可走了整个边境小镇得知这个里没有银行,而且最近的ATM在150公里外的加达里夫。


索性就在这里喝咖啡等等过境的中国人,也许有中国人过来了能换点苏丹磅。

等啊等,从满怀期待的十点等到了下午两点没见一个,垂头丧气,眼看着时间流失,越来越心烦,越来越焦急。因为还有三天就过春节了,我必须赶往首都和大家汇合。


好在早早就向警察说了情况,他一有空闲就和他聊,聊行程聊计划聊现状……最后他指指南边,说那是埃塞俄比亚,你先到那边拿钱吧,然后再回来缴上款子。

我眼睛放光,以为一切都搞定了,然而……


应警察的电话来了个粗壮的大汉,嘴唇上下粗密的胡子,戴着小指粗的银项链,胸前还有个十字架,面相偏狠,联想起了绑犯或毒枭。背后跟着的是一个瘦得皮包骨,眼睛内凹面色阴暗的的埃塞人,说要带我过去。过了过境桥,已经走在埃塞土地上后我才意识到居然没有任何手续,虽然是苏丹的边境警察同意了,但埃塞那边没有任何手续,算得上是偷渡啊,还被两个面相不太善的人领着。


接近40度的天,背后却喷出了冷汗。


到了埃塞俄比亚,一下不一样了,女人们不用像穆斯林国家一样把自己捂着严严实实,可以肆意穿裙子,露肩膀,搂着旁边的男人开玩笑,路边坐着无数人喝着冰啤酒畅聊。对在穆斯林世界呆了俩月的我新奇不已。


到了atm机,我天!居然不能用!这下感觉自己要悲剧了,不能过境意味着又要耽误时间,还有三天春节也意味着无法大年三十赶到首都和朋友团聚。


不过也多亏不能用,如果取出钱来那俩人指不定要做啥坏事。折腾了二十多分钟,那俩人又把我带回了苏丹境内。


回到苏丹就观察谁是警察局的头头,发现很对多人都在被大腹便便的胖子命令,赶紧凑上去跟他后边各种聊,各种侃,各种混脸熟,讲我们的旅程,讲我们的计划,希望他能放我们一马,半个多钟头,聊到他儿子时,他开心了,说你等一个小时,我给你enrty(通过)。


高兴的我把三天前在苏丹首都喀土穆被醉汉持刀抢劫,劫匪落在我帐篷里的太阳镜送给了他。



警察头头没推就,很自然的收下了。


过了约摸四十分钟,警察说你可以过境了。手一招呼来了个人,他来带我办手续。


那人收了护照带我们去埃塞俄比亚口岸办办理入境,口岸办公室就像村里的民居一样,随意走动,资料纯手写,用了半个小时。还有工作人员晒着太阳切木瓜,友善的分了一半给我们吃。


突然问我你苏丹的离境章在哪里?我反应过来,原来是没给我办离境啊。


回去找到局长,说你在埃及阿斯旺办的签证没有交610磅的离境注册费是没法盖离境章的,或者你今晚先睡到警察局,给你个免费房间,明天看看有没有中国人来这里。


还有三天就过年,哪里等的了明天。


跑回埃塞大使馆又是一阵聊,聊我的旅程,聊我的计划,聊过年的重要性。分给我木瓜的小哥问:"你下一个国家是哪里?"我答肯尼亚,好吧,那我请示一下。打了五分钟电话,吧嗒一下给盖章了!


听到吧嗒一声时,就像放在心里的石头突然落地,绑在手上的绳索突然断裂,穿在脚上的千斤鞋突然消失。


"维儿康姆埃塞俄比亚"!


走了一天的狗屎运,连过两个海关。


要不是赶过年也不该这样做,因为这样做了,意味着我在移民局系统里没有离境,

也意味着我黑在了苏丹!

我黑在了苏丹!

黑在了苏丹!


过境换钱后,已经是晚上,吃了顿饭,终于喝上了想念了一整个月带着冰碴子的啤酒,干了这瓶冰啤,前面的一切付出都像得到了奖励。


核算苏丹八天,我花了97.6元,张明吃喝的多总共花了129元。


一早就听说埃塞俄比亚不安全,国家在紧急状态,经常暴乱。流散在民间的枪支特别多,而且街上的毛手毛脚也不少。几乎每隔几天就听说有人在这被偷被抢,来了埃塞就不能像在苏丹那样了,在这里要绷紧身上每一根弦。


晚上想要去试试看有没有夜车夜车前往下一个城市,步行到边境小镇的路口,感觉路上每一个人都在盯着你。每走三十步有人问油!歪啊油狗?(你,你要去哪里?)。不知是好心还是无良的搭讪。我们选择不理会。


步行的途中会有tutu车来骚扰,你说不需要,每走一步他还都会跟着你走一步,或在你前面停下,你超出他后他继续开到前面等着你。问要不要酒店?要不要换钱?要不要性感Lady?。像苍蝇一样翁嗡嗡,赶不跑。异于别的城市,这里的车跟着特别紧,甩都甩不掉。


突突车司机像看到钱一样紧紧盯着我们外国人。步行两公里的路程中有十几辆车跟过,基本上一辆走了一辆又来。我又得把拒绝的话重新说一遍,加上这个国家不安全,我对每个人保持警惕,实在让我疲惫不堪。


tutu车像带着病毒的苍蝇,你赶不走,而且赶猛了还怕它伤害你。到最后张明见证了我对突突车司机歇斯底里般的的抓狂。


晚上路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也许是太晚了,没有车从苏丹过来,这个小镇也没有车去其他城市。


索性就找地方搭帐篷明天一早再出发。


在路边坐着商量地点时,出现三个民工样的人,身上披着床单,床单下人手一支木棍。


前面的铺垫,加上现在的四下无人月黑风高,肾上腺素一下被激发。双耳竖着笔直,眼睛瞪的老大。


果然他们走来了,警惕的我俩一下站起来要走。


被拦住了,问"歪啊油狗?"(你要去哪),答曰去酒店,他问哪家酒店?担心危险的我们指指身后。一会儿就进去。


他们非要跟着我们进去,最后无奈,说了我们在找地方搭帐篷,向他说住在里边只是担心危险。


他说你们坐下,现在不能走,一会儿又来了两个人,都披着床单,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拿着非洲之王Ak47。

原来他们是酒店的安保,看我们背着俩打包在酒店门口坐了着担心安全问题。


现在双方都弄明白了,我们要走,结果他说一会儿警察过来,你还不能离开。一群人围在坐在台阶上的我们身旁。


20分钟警察坐着tutu车慢悠悠的来了,都穿着军装,一个绿色陆军,一个蓝色衣服像海军。


(图片非当晚,敬请期待野蛮行走视频节目)


说明情况,确认了我俩是好人,但又没有预算住酒店,警察说你们到酒店的院里搭帐篷吧,那里安全。



埃塞俄比亚的第一晚就让我心跳加速,真不知后边的路会如何。

…………………………

上篇回放:搭着军车上前线,苏丹第三次被人捡回家

…………………………

下篇预告:埃塞俄比亚进局子,在警察局搭帐篷的正确姿势。

…………………………

这期话题:请各位评论区聊聊,你心目当中的非洲。

…………………………

因为资金有限,每篇文章点赞最多的两个评论也会获得我从全世界各地邮寄给你的明信片。(截止于下一篇文章发布)

……………………

上期活动获奖用户:inist、帕里思.S

……………………

如果您把文章分享到了朋友圈或群里,请加我微信,受老弟一拜!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