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

沙梨熊V 2019-06-19 15:05:00


说起南非,不得不提好望角。关于葡萄牙人在大航海世纪如何发现好望角的故事,维尼就不复述了,葡萄牙人航海的重点在于绕过风暴角,到葡属莫桑比克港口中转。至于好望角,葡萄牙人实际上并没有经营过,真正登陆并开始实质经营的,是比他们晚些时候来到的荷兰人。


在荷兰人进入之前,南非的原住民到底是些什么人呢?不是黑人,而是黄肤色的土著,具体可以参看新西兰的毛利人,大体是一个类型。这些人口稀少的土著当时处于父系石器时代,过的是摘野果、猎羚羊、住山洞、穿树皮、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日子。而且语言功能还处于初级阶段,只有咿咿呀呀简单的拟声词,因此荷兰人管他们叫霍屯督人(荷语,口吃者,小结巴)。有人问黑人呢?现如今所谓南非黑人种群,其实来自于喀麦隆高原,属于班图语系诸部落,当时处于铁器时代。在荷兰人由南部沿海登陆的数十年后,他们才开始由北部陆路侵入南非,屠杀土著人,占据土地。

荷兰船长范里贝克,登陆南非


黑人殖民者的事等会再说,先说荷兰人登陆、建立定居点、碰上好奇的土著人等等。开拓者如何处理与土著的关系?所谓心态决定决策,纵观世界历史,文明民族碰上落后的土著,无非三种心态,因此大体也就有三种处理方式:


其一,偏见,西班牙、法兰西这类有浓厚天主教传统的国家,他们碰上土著第一反应就是认为遭遇了魔鬼,于是为了保护上帝,要除魔卫道。


其二,高傲,英格兰、后起的美利坚等这些英语系国家属于这个类型,他们自恃甚高,既看不起土著,但也不会屠杀,于是建保留地把土著圈进去了事,眼不见心不烦。北美土著人口减少,大体是因为水手带来了欧洲病,而土著没有免疫力的关系。


其三,宽容,例如汉人遭遇苗、土、瑶、越诸部落,荷兰遭遇小结巴,文明民族看着这些土著过的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文化低下、朝不保夕的日子,看着算是人吧,却一点生活质量都没有,怪可怜见的,和我们一齐过吧,教你们农耕放牧,过定居生活,也不枉大家都同为人类一场。


小结巴由于荷兰人的提携,一来二去几代下来,说荷语、信新教、和荷兰人一起生活,成为了开普大区里的一员、今日南非有色人族群的祖先。而荷兰人加上被路易十四迫害逃出法国的胡格诺教徒以及德国雇佣兵,也是几代交流,主要从事农业畜牧、为航海提供中转补给,逐步演变成了布尔人(荷语,农夫),他们又自称是阿卡利加人(荷、德、法语汇合成的新西日耳曼语支,意为非洲定居者)。


本来,布尔人带着小结巴,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过得挺好,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英国人也看上这块福地了,借着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荷兰母国衰落之际乘火打劫。先是武装占领,再是政治托管,然后低价赎买,最后在维也纳会议上以六百万镑买下了开普区,正式入主。


英国人是国际政治史上出了名的大玩家,上手就三板斧,增税、土改、释奴。布尔人开拓的土地全都加重税率,没钱交就没收为皇室领地,加上原来尚未开拓的边区,开普敦英国当局手里有了大量土地,然后宣布这些土地只分配给无地的英国人或是小结巴。同时,污蔑原有布尔人与小结巴的雇佣学徒关系为农奴制,顺势又出台释奴法令,再派出地方巡回法庭接受小结巴对原有布尔雇主的控诉。简而言之,就是毛委员的土改工作组出动,目的无非打破原有乡村关系,撕裂族群,挑拨阶级等等。


实事求是的讲,布尔人和小结巴原本是正常雇佣关系,小结巴先是学徒,然后是雇工,再到自耕农,整个流程里和布尔人雇主之间账目清楚,关系密切,还有人情味。布尔人和小结巴彼此家族通婚,教堂礼拜和善融洽,孩子们一块嬉戏撒尿和泥,最典型的乡村社会形态。布尔人之所以比较富裕,不过是因为自身生产技术先进,以及与欧洲航运商贸的链接的好底子,才稍微占先。可英国人一来,为了吃掉布尔人这份,大搞政治运作,世道人心就变了。


小结巴里懂得感恩的好人很多,可村里二流子也不少。英国法官一下乡,积极分子自然也就跳了出来,工作队一看好极了,发枪发马,基干民兵队伍拉起来,小结巴的骑警队应运而生。运动了嘛,布尔农场主被穿鼻游街,戴高帽的不在少数。没法活了,怎么办,走吧。悲壮的布尔人大迁徙开始了。


往哪走?离开开普英控区,去自由的远方。好几条路线,最重要的一路是沿着海岸线走,希望找到一块新领地。纳塔尔区不错,既有肥沃的土地,又有优良的港口,能够定居的话,既有农业又可以打通与欧洲大陆的新链接。可这块地区有强敌环伺,原先的土著早被侵略而来的班图系黑人部落灭绝,而黑人之间又各据一方,最强大的一股莫过于祖鲁兰。布尔人是单纯的日耳曼性格,傻乎乎的,虽然白黑都是移民,但拜访一下邻居还是要的。不成想使团包括迁徙首领,都被祖鲁酋长骗了,说是请看艳舞其实是鸿门宴,无一人生还。随后迁徙团无论男女老幼遭到屠杀,一时哀鸿遍野。

布尔人大迁徙


幸好此时迁徙团里出了大英雄,比勒陀利乌斯脱颖而出,带了五百勇士迎战祖鲁大军。战争过程没什么好说,先是励志神话片,战前向上帝许愿,保佑胜了的话,要重修教堂、再塑金身如何如何,战友们要亲如一家怎样怎样。再是美国西部片,用牛拉大篷车首尾相连结阵而战,男人在前开火射击,妇孺在后装填弹药,祖鲁军退,牛仔们上马出击。最后是环保纪录片,战后河水都被血液染红,故此历史上称这次战斗为血河之战。


决战之后,又有一系列战术战役,总而言之黑人各王国基本失去战斗力,布尔人以纳塔尔区为核心建立了新荷兰。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英国又来捡现成便宜。这次英国人扮黑上帝的角色,宣布所有黑人各部大英帝国一体保护。黑人也不是傻子,立马归附,反过头双夹布尔人。没办法,两线作战不现实,只能再度离开,纳塔尔大区又归了英国,新港口以总督德班的名字命名。

布尔人的民族英雄,比勒陀利乌斯


布尔人只能再往内地走,建了两个小国,一个叫德兰士瓦,一个叫奥兰治,合在一起称南非共和国。总统是大英雄比勒陀利乌斯的儿子,小比勒陀利乌斯为了纪念老爹一代迁徙开国的艰辛,德兰士瓦的首都取名比勒陀利亚。奥兰治自由邦的首府则叫布隆方丹。


之后是一段平静期,现今南非雏形正式奠定,一共四大区,就是当时的布系两国、英系两区,彼此独立发展。布系国家简单直接,不和边上黑人各部掺和,我选我的总统,你玩你的酋长,各自生活。你要是想到我的土地上工作那就办签证,季节性劳工按年结算,实物地租、货币地租都可以,一切规章条目事先都讲明说清。英系管区就不同了,搞保留地什么的,酋长管子民,英国养酋长。城镇部分,理论上都有选举权,但是有三招设限,财产、教育、语言。财产和教育卡的是小结巴、亚裔以及黑人劳工,语言卡的是说荷语的布尔城乡中产阶级。

南非


不明就里的人都说英国人文明、布尔人种族歧视。其实,好比男女结婚,布尔是男人,丑话说前头,婚前女方有什么要坦白交代,说清楚,要是非处之身,那就只能做朋友,不能当老婆。至于婚前财产,公证、手续更要全都办好,等一切都OK了,再谈爱情。英国是刁妇,骗男人娶她的时候、对着外人的时候,装得委婉可人。可到了婚后,做家事、分财产的时候,面目就露出来了,联名户头、共同产权,什么乱七八糟阴招都使得出来。


进入下一个时代之前,再讲一个故事,虽然和本文主干布尔人无关,但也算南非逸事。前文说过班图各族系里,祖鲁兰本来最强,在和布尔人硬碰硬的过程中被击垮中衰。其实还有一个大部族,科萨人,他们主要和英国人接触。科萨人要是和祖鲁兰一样硬磕,英国人一时也不能站稳,可天佑女王,科萨人自己玩死了自己。科萨人部落里有个女孩,一天胡说八道说自己看见了神人,神人告诉她,只要科萨人自己屠宰牲畜、毁坏庄稼,神就会降临,帮助他们赶走英国人,建立王道乐土。本来没人信,可偏偏小女孩的叔叔是个有名的神棍,他本来在城里英国教堂混饭吃,英国牧师见他整天神神叨叨和洪秀全一个德行,就把他开除了。回乡之后,他重做巫师,又加上从城里听来的国际新闻,把神经病侄女的胡话加工提炼。神人是谁呢,就是当时在克里米亚打败英法的俄国人,俄国人都是穿军服的黑人,只要科萨人毁光庄稼和牲畜,俄国人就会在新月之夜从海上而来,海水将会吞没英国人,科萨人就会得道成仙。这样的话,酋长居然也信了,照做。结果很明显,八月十六日,跑步进入无产阶级行列的科萨人在海边等不到黑色的俄国人,却等来了大饥荒。英国人不战而胜,莫名其妙就去了心腹大患。更搞笑的是,后来这个预言,又被非国大在六七十年代捡了起来,和苏联搭上线了。这是后话。


继续说布尔人,本来两国两区,布英分治,还算太平。英国人的特点是有好处他就来,例如良港、肥田。至于鸟不拉屎的布尔两穷国,他没兴趣。天意弄人,十九世纪晚期,布尔两穷国挖出了钻石金矿,英国人又来劲了,先是冒险家,再是矿主,然后招黑人劳工,不发货币工资,而是发枪抵酬,顺便兼矿警。以约翰内斯堡为核心,一批英国钉子在布尔两国境内拔地而起。有枪有钱有人,接下来要现居地的选举权。布尔人说外侨要选举权,至少要有一定的居住年限,英国人就等这个回答,谈判一崩,大军随后而来,名为保护侨民,实为武装侵略。


布尔人民族性格本来就刚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何况此时内有黄金储备,外有西南非洲德国的奥援,可以一战。但还是算计不过英国,一开始打了几场胜仗,可到了英国增兵,布尔人吃不消了,英军光正规军就二十多万,布尔两国加起来,总人口还不到三十万,能上阵的成年男丁不过八万。


常规战无法支撑,转入游击战。英国初期吃亏,但到了后期拿出后来日军对付抗联、土八路的法子,封锁网、集中营、堡垒聚屯,断掉布尔游击队赖以支撑的社会组织链。游击战就怕这个,这回就全指望德国出兵了。可威廉也有自己的难处,一来英国许给他葡属非洲的利益,二来老祖母的面子在那儿放着,三来议会、参谋部、海军都说还没做好准备,威廉也就怂了。可怜布尔人的总统克鲁格,老爷子本也是德裔后代,想着条顿兄弟一定会兑现承诺,不顾偌大年纪跑去欧洲演出申包胥哭秦廷的传统戏码。威廉是个脸皮薄的主,不好意思见他,只能躲着他,谎称出外狩猎去了。老爷子又是个轴人,追到狩猎营地去见他,威廉只能又躲到下一个猎场,二位你追我逃,上演欧陆版的寻秦记。老爷子找不到人,国家也沦陷了,回不去了,没奈何只好在欧洲定居,心里这叫一个憋气。

英国人对付布尔人游击战的集中营        

集中营里的布尔人儿童


布尔人没办法了,已经死了七分之一的人口,再打下去消耗太大,只好有条件投降,寄希望于战后恢复,体制内反击。在往后没几年就是一战爆发,英国再不情愿,也只能先顾欧洲,海外领们的机会出现。先是地方自治,选举开始进入正轨。一选,南非联邦结果很明显,前布尔将军们组成了南非党,击败了英裔的联邦党,拿到了地方政府的控制权。又借着一战的机会,向伦敦要价,拿到更多实质权利。当然布尔人内部也有务实与激进两派,务实派主张靠着英国,体制内运作。激进派主张反英亲德,最终恢复布尔人独立国家。最后两派分裂,温和派继续叫南非党,激进派改名国民党。之后又到二战,人还是那些人,事还是那些事,吵还是那样吵,简而言之,一战二战,南非总体还在务实派运作下,参加了英军一面,从德属、意属非洲捞到不少便宜,经济也上了一个层次。但在野国民党右翼也开始实力强劲起来,大体和同时期南美的阿根廷同一个路数。

南非国旗图,底色是荷兰旧国旗,米字代表英控区,另外两面是布尔两独立国


战后情势变了,非洲兴起一波独立潮,黑乌鸦有了苏俄的支持一通狂舞,而英国已经日落西山,走人是早晚的事。黑攻英退已成定局,务实派两头不靠岸,民族危机感一起,国民党大选获胜开始执政。


国民党执政,大体分三个时期:前期非常强悍,这一时期国民党的领导人都是阿非利卡兄弟会的秘密成员,执政思路就和布尔两共和国时期一样,我的国家我做主,黑人的聚落管自己,你们想进城工作,铺保担保、劳工签证一样都不能少。站在中立角度平心而论,爹死娘嫁人,各人管各人,没什么不对。可国际政治不是那么简单直白的,两股势力都骂他。其一,英国为首的西方,其二,苏联为首东方。英国是不甘心,俄国人是想插手,妖魔化的宣传路数大致一样,细节不同。论文的主题相同,非洲是黑人的家园,荷布人是殖民者,掠夺压迫黑人原住民如何如何,由此推论出黑人要反抗。细节不同在于,英国在涉及自己的这部分,突出自己废奴、无差别选举有多好,然后话锋一转,接着骂布尔人上台以后,背离英联邦,重走回头路等等。苏联则主要突出自己无产阶级大救星,是来拯救穷兄弟云云。


这两股实力不是光骂骂,过过嘴瘾就算了的,他们在实际运作中各支持一派。英裔的民主党、受过大英教育的黑人中上层、教士,像什么图图主教、曼德拉、非国大主流派,这都属于泛英系,一天到晚就抗争啊,民主啊,人权啊。还有一拨,南共、泛非大、阿菲尼亚解放军,埋地雷的、摔手榴弹的、放冷枪的,前有苏联、古巴培训,后有毛委员加持,闹得也挺欢。


布尔人比窦娥还冤,对手的理论、基点都不成立。南非土著本是黄种小结巴,所谓黑人来得其实比布尔人还晚。黑人人口多,不过是繁殖的比较快而已。至于经济掠夺、压榨云云,更是离题十万八千里。试想,布尔人压根就不愿见黑人,连劳工签证都不常发,黑人既然连城都不太能进来,在布尔人工厂里工作的机会就更少,哪来的压榨?南非的经济腾飞,不是靠血汗工厂剥削剩余价值,而是真正的产业提升加入欧洲资本市场,布尔人自己靠才智与勤劳打拼回来的。这一点上,南非与以色列是一模一样。犹太人之前,中东土著是迦南人。至于现在无边无沿的阿拉伯人,那时还在内志或是汉志的不知哪块沙漠里。以色列的发达,也不是把阿拉伯人当血汗奴隶,而是靠犹太人自己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结果。这也是在全世界在众口一词污蔑南非时,只有以色列一家为他说话的原因。


这些道理说也没用,总而言之英、苏就是要搞他,黑人就是要捣乱,只能见招拆招。前期一段,由于美苏在非洲争霸,只要华盛顿不作声,一切都还好办,压力主要来自欧洲和东方两个阵营。到了七八十年代,情况又为之一变,潮头眼看就要再度袭来,国民党在当时领导人博塔带领下,进入一个新时期。


博塔是国防部长出身,绰号鳄鱼,虽是强人,但也知道时代演进,万一哪天美国转向欧洲,事情就难办了。于是未雨绸缪,进入柔性固盘阶段,其实就是以色列沙龙前世。博塔有底线,双方还是要脱离接触,但也有柔性手段,鳄鱼主打班图斯坦计划,把本来黑人所有保留地合并升格,成为一个个国中国,终极目标是让他们自治,并让国际承认。简单说,就是把南非划分成布尔国和若干班图黑人国,再往后看情况,要么联邦制,要么就各自单过。至于城镇布尔人区里的有色人、亚裔,再设三院制,布尔院(布尔人、英裔),有色院(小结巴和有护照的黑人),亚裔院(英国人带来的阿三、民国来的华人)。


这套办法,算是比较有远见的,真要做好,有朝一日局势变化时,至少还可以保住一个小南非布尔国,布尔人维持保本不亏的格局。可天不佑鳄鱼,和沙龙一样,他在八十年代末突然中风,党随之分裂。极右翼不满三元议会制让步,脱离母党另立保守党。鳄鱼指定的接班人财政部长,被教育部长出身的左翼首领德克勒克篡位。德克勒克上来之后,又面临的党内对手保守派反弹,力量不够,大位不稳。他本人又是个法裔,对布尔核心价值没有民族感情。于是干脆出卖党国,把非国大一干人等给放出笼子,上演金刚前传。


这以后的事不用说了,五百万布尔人就这么给卖了,辛苦数百年创立的家业由此断送。有本事的移民走了,剩下舍不得、抛不开、走不了的四百多万人,要养活不纳税的上千万黑老爷,其中光新增黑公务员就三百多万。积攒了多少年的基业完了,公用土地被强征、私有农场被抢占,布尔人滑向无休止的杯具。

这一握,百年基业,五百万同胞全都给卖了


新来的黑人祖宗,到如今也算换了三代。第一代就是那位自称坐黑牢、受迫害,成为偶像的曼德拉爷爷。可细想之下,当年若真是自由受限,他又怎么会在狱中欣赏到南非橄榄球队与外国队的比赛?又怎么有机会能为外国队加油助威?要真有人身迫害、健康摧残,他又怎么会在坐了几十年苦窑之后,出来还是那么活蹦乱跳,一口气活到九十多岁,脸色还是黑里透红,不见有任何升仙的迹象?


第二位姆贝基,他爸爸是曼德拉的老战友,他算是非国大太子党里的一员,长期都在中央秘书处服务。可位置不稳,因为第三代等不及了,祖玛哥是地方实力派,祖鲁兰地区的扛把子。小马哥频频出招,逼得基哥很紧。没法子,基哥抛出贪腐案和强奸案,想封杀小马哥上位之路。

基哥和马哥


小马哥也不是好惹的,贪腐案往助理身上一推,强奸案只能自己打。虽然奸出妇人口,被奸女子也是他老战友的女儿,一口咬定了马哥。可马哥一出手就两张牌,庭内律师先指出,此女是艾滋阳性,又问,马哥和你云雨缠绵时,戴套了没有,女答没有,律师马上对着陪审团,大伙听见没有,做爱不带套,就是纯爱的证明,如果是强暴,从性的角度就会算计,一定为了安全要带套,可我的当事人没有,说明什么,说明是真爱,为了爱不顾一切,为了爱置自己的生命于度外。律师口吐莲花,一通逻辑推理,愣是把强暴戏演绎成了纯爱剧,马哥从巧克力球摇身一变成了黑宝玉。当然,这还不够,庭外,非国大的青年团、南共这票人又跳出来包围法庭,摆出要上演动作片的架势。


基哥实力不够,马哥脱困,出来乘热打铁,在非国大内逼基哥下野,自己接班。新官上任三把火,继续南非世界杯筹备。非法征收土地,说是要建球场。挪用教育基金大搞场馆建设。可开工后,一线工人还是没钱开饭,钱都哪去了呢,鬼才知道,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南非再搞几年,非洲版的神奇大陆指日可待。



更多精彩文章仅在会员群分享,会员群年费400,可享受诸多福利。有意入群者可添加微信号:SLX386 或者扫码进入缴费群缴费进群。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