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专栏】大国崛起 争雄世界(葡萄牙篇)

追风传媒 2019-06-19 18:40:24


“随心而动,想我所想”

独特、深度、犀利

这里是资深传媒人周立东的《随想》

每周与你相约



本期《随想》推荐

☟☟☟

大国崛起 争雄世界(葡萄牙篇)


发现者纪念碑

其外形如同一艘展开巨帆的船只,碑上刻有亨利及其它80位水手的雕像,船头站立者即为亨利,其后为其助手加玛,两旁是一些随同出发的航海家,以及葡国历史上有名的将军、传教士和科学家,以纪念葡萄牙300年来开拓海洋的光辉历史。



界历史波澜壮阔、精彩异常,大国的兴衰成败构成了其中最重要的篇章。多少年来,无数的历史学家、政治家费尽心思地去探索这中间的规律和逻辑,以求“读历史、知兴替”,产生了多如烟海般的鸿篇巨作。但大国兴衰本身难有最终答案,因为每一个历史时期、每一个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所崛起的道路和方式都不尽相同。


纵观人类历史,在15世纪以前的世界历史,是以欧亚大陆为中心的。无论是古罗马帝国、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汉唐帝国、蒙古帝国等,虽然也曾疆域广大,如古罗马帝国曾将地中海变为它的内湖,但都是把欧亚大陆,最多加上北非的弧形地带作为舞台,演绎着兴衰生灭的悲喜剧。它们虽然都很强大,却都难以跨越浩瀚的大洋,去征服未知的世界。而大洋占到地球面积的70%,征服不了它就谈不上真正的世界大国,更何况因它的阻隔还有广袤的新大陆游离于世界历史的舞台外,所以这些帝国谈不上纯粹的全球大国。


从15世纪开始,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和美国这九个国家先后崛起,跨越了大洋,将影响力的触角伸向了遥远的地方。它们在历史兴衰和发展方面具有典型的意义,阐述其发展历史,探寻其发展轨迹,总结其经验教训,对今天正处在复兴之路的中国,特别有价值。


下面,让东哥带领大家进入历史的光阴隧道,去阅读这九个世界大国的兴衰故事吧。

               

葡萄牙


葡萄牙,位于西南欧的伊比利亚半岛上,面积不过92391平方公里,到今天人口也不过一千多万。可是,就是这个面积、人口和资源都比不上中国福建省的莞尔小国,却能以当时不到100万的人口,拉开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序幕,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内迅速崛起成为了最富有的国家,一度和西班牙共同瓜分了世界。


葡萄牙地图


15世纪的欧洲,在结束了中世纪的黑暗后,正处在对外扩张的前夜。这一序幕之所以由葡萄牙这样不起眼的小国开启,是因为它位于欧洲的边缘,不处在欧陆的中心地带,国内政治稳定,周边战事也少。同时,直接面向大洋的地理便利、地少资源匮乏的现实需求,也是它走在最前面的原因。当然,由于欧洲封建制的松散特点,国王、贵族和平民都有法律保障的权益,国王不能无限对内榨取,只能向外夺取。


包括葡萄牙在内的全欧洲向外扩张的最重要动能都是:寻求财富和寻求灵魂。前者指的是金银和香料,后者是基督教要征服异教徒。15世纪的欧洲,刚从黑死病的毁灭中走出来,人口复苏、经济发展、城镇兴起,商业开始繁荣。经济繁荣对金属货币的需求激增,而欧洲本身贵重金属的蕴藏量就不多,这稀少的贵金属在与阿拉伯人进行的香料和奢侈品贸易中又大量流向东方,更加剧了严重的金银荒。


15世纪末的欧洲经济

丁香、胡椒、肉桂等香料对欧洲人极为重要,但香料产自遥远的东方。种种原因下,欧洲踏上了开辟海洋的道路。


丁香、胡椒、肉桂等香料对欧洲人极为重要,它用于调味品、香水、药品和宗教仪式。欧洲人的饮食结构中肉食占比大,香料能调味,也便于冬天冷藏后去除其中异味。整个欧洲对香料需求量极大,但它产自遥远的东方,路途漫长,运输也很不方便,还要经过多次倒手,所以到了欧洲就价格奇贵了。当时的威尼斯就是因为地理便利,成了沟通欧洲和阿拉伯人香料贸易的中间商,从而赚到巨额财富。这不能不让欧洲诸国眼红。而随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崛起,完全垄断了东、西方交流的商路,对过往香料等商品苛以重税,还不断武力进攻欧洲,使得欧洲能获得的香料等必需品更少、价格也更贵。


伴随着对香料等东方商品的渴求,14世纪初出版的《马可波罗游记》,以热情洋溢的笔触,记录了东方中国、印度、日本等诸国的繁荣富庶,更让整个欧洲掀起“到东方去”的热潮,这和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兴起的到欧美去的热潮完全类似,都是对美好富裕生活的追求,是人性的本然。


忽必烈接见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以热情洋溢的笔触,记录了东方中国、印度、日本等诸国的繁荣富庶,让整个欧洲掀起“到东方去”的热潮。


欧洲各国都信仰的基督教,和佛教、印度教等不同,基督教充满着普世主义情怀,征服和改变异教徒的信仰成了传播福音的核心任务。它甚至认为,基督之所以出世,除了安排犹太人命运,更是要安排全人类命运。基督教唯我独尊的上帝观和拯救全人类的使命感成了欧洲对外扩张的主要动力之一。此时欧洲面对正处在上升期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夺占君士坦丁堡、占领巴尔干继而到达中欧,虽于1529年在维也纳城下战败,但仍然处于进攻的态势,整个基督教世界面临着巨大危险。


而欧洲很早的历史传说,预言遥远的东方有个约翰王的强大基督教国家,盛产香料并富得流油。欧洲人希望找到它,并联合起来夹攻穆斯林。中国元朝强大起来打破穆斯林的封锁后,曾向欧洲国家提出结盟的愿望。15世纪初蒙古贵族帖木儿大败奥斯曼帝国并俘获奥斯曼苏丹后,令全欧洲为之欢欣鼓舞。但欧洲通往远东的原有陆路、海路还都是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所牢牢控制着,因此开辟新的海上通道前往东方,就是欧洲人的燃眉之急了。


基督教唯我独尊的上帝观和拯救全人类的使命感成了欧洲对外扩张的主要动力之一。


黄金、香料和基督教三大动力都指向了遥远而神秘的东方。人类到了15世纪,面对大洋仍然一筹莫展,欧洲的航海史虽早,但多是在地中海上、或沿欧陆海岸的短途航行。要开辟到东方去的新航路,长途漫漫、路途艰险,是对未知领域的不折不扣的探险。而对神秘领域的探求,初起者多是不安份的人,动机完全是夺取财富、征服土地和霸占女人,这是人性的原始本能,谈不上高尚,甚至带有血腥和罪恶。但它毕竟完全跨越了大洋,把互相隔绝的人类几大文明区沟通了起来,从此人类的文明发展加快了,所以它应当算是全球化的第一步。


葡萄牙乃至整个欧洲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航海家是亨利王子,他是葡萄牙国王若奥一世的三儿子。亨利王子自幼博学强记,但对政治不感兴趣,早早地就把探索未知领域、并将基督教传播到这些地方当成自己的事业,为此终身未婚。他的最早航行集中在西非海岸,先后发现了马德拉群岛、加那利群岛、亚速尔群岛等,并征服了险恶的南部非洲博哈尔角,在这里不远处小河口发现了欧洲梦寐以求的砂金。


葡萄牙亨利王子—改变世界版图地理大发现的第一人


前期的航海事业投资巨大而回报很小,就是贵为王子的亨利都难免不被人攻击,认为这是得不尝失的无益之举。直到亨利在进攻布朗角时带回了10个穆斯林俘虏,情况才有所改变。这是罪恶的奴隶贸易的开始,从此这项勾当一发而不可收拾。奴隶贸易的丰厚所得,刺激了整个欧洲,成了早期航海探险最大的利益驱动。不久,亨利王子的船队沿着塞内加尔河、冈比亚河等逐渐进入非洲内陆,一个又一个繁荣的黑人国家被发现,一船船黑奴被运往欧洲。亨利的航行为以后跨越大洋的远征,奠定了技术、经验和人才的基础。


继亨利后探险的是葡萄牙富商戈麦斯,他和葡萄牙国王阿方索达成了分成制度,即新的掠夺所得双方按一定比例分配。他们的目标是真正占领西非海岸、并进入广袤的非洲内陆。当戈麦斯的船长们源源不断地把一船船奴隶、象牙、黄金带回葡萄牙时,葡国迅速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国家了,当然戈麦斯也成了巨富。今天,黄金海岸、象牙海岸等地理名词,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到协议期满时,戈麦斯的水手们已到达了几内亚湾东岸,征服了近3000公里的海岸线。


葡萄牙:早期殖民扩张和殖民掠夺的形成


1481年继位的若奥二世,是个大有作为的君王,在他的时代阿赞布亚发现了加纳的大量黄金、卡奥发现了刚果河,这进一步为葡萄牙带来了巨额财富。1450年~1500年间,葡萄牙从西非掳得了15万黑奴,1496年~1521年间进口的黄金就达17万金币。而迪亚士终于到达了非洲最南端的风暴角,若奥二世把它命名为“好望角”。但葡萄牙也遗憾地错过了哥伦布,因为若奥二世的顾问们认为哥伦布向西跨越大西洋的航程太远,而葡国已经接近到达印度的门槛了。这个错误,使西班牙人先发现了美洲大陆。


紧随着葡萄牙之后,同处于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西班牙也加入了航海探险,双方的矛盾加深,冲突也多了起来。为了解决问题,1493年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