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跃科罗拉多大峡谷

行走地球村 2022-07-31 09:06:26


从赌城天鹅城堡酒店出发


2月12日早上五点,凌晨的拉斯维加斯赌城经过了一夜的喧嚣,空气中狂野的味道已经安分沉寂,绚烂的霓虹疲惫的闪烁在高高的棕榈树间。

大巴从童话王国的城堡酒店接上几个人,很快驶出城区,郊外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深重的夜色更为前方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增添了一种神秘。过一高岗,前方初现一抹光线,情不自禁微信发了个照片,微友留言:恍若美国大片!



黎明驶出赌城


再发一个:一会乘着直升飞机俯瞰科罗拉多大峡谷,还有没睡的吗?地球另一端的国内那时正是深夜十一点多,看到亲们各种或羡慕或关心的留言,有一种得意的小确幸。

一个山村的小女,历经二十年繁华都市的洗礼,终于长出了坚实的翅膀,飞跃万水千山,飞过浩瀚海洋,从地球的这一端飞到了另一面,踏在北美神奇的土地上,探寻人生的新课堂。



途中戈壁植物


经过一段荒凉浩远的平缓地段,车子抵达直升机场。因为大峡谷的南峡更险峻,直升机很难飞进去,只能通过5D参观,所以我选择了从西峡乘机,每人200美元,两三架枣红色的飞机就在不远处。转动螺旋刚刚起飞的一架看起来像一只大蜻蜓。




排队候机,五人一组,工作人员根据组员情况,把身强体壮的我安在了前排,驾驶员皮肤略黑,棱角分明的五官与青春一起彰显着欧美人种的特殊生命力,一次旅行风景很重要,高颜值的异域驾驶员更是锦上添花,可惜语言不通,也不敢妄言。


视线很快被眼前的景色吸引,深冬的科罗拉多地域宽广辽远,高低起伏又显空阔荒凉。机体匀速前行,大峡谷大致呈东西走向,蜿蜒曲折,像一条桀骜不驯的巨蟒,匍伏于凯巴布高原之上。因为过多的拍照以致让我现在忘记了飞机是怎么俯入峡谷地带的,只见两边壮观的岩石层展现着千百万年的地理变化,为人类的考古学提供了丰富的地质信息,曾经这里也许是大海,也许是高山,经过亿万年的沧海桑田,生命不屈不挠,顽强伸展。若干年后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球体,不知会如何展示我们这个疯狂的时代,资源无度开发,能源无限利用,地球变暖,水源枯竭,自然生态的警钟一直在鸣,时事英雄却还在为寸土寸地无休止的争,和谐共处很难通行,非要象动物世界一样,瞄准的猎物绝不放空。


直升机降落在谷底科罗拉多河岸边错落高低的缓坡,渡船上下来一拨人,我们就上去,逆流上行,明丽的阳光洒在裹挟泥沙像黄河一样的科罗拉多河,缓缓的向东不知流了多少个千年。其全长2773公里,南北11米,最窄1米,4700英尺海拔,最上面的这一层距今已经有600万年。

溯河而上


科罗拉多河是美国西南方、墨西哥西北方的河流。有一部分在美国落基山脉区域西边消失。整个科罗拉多河河系大部份流入了加利福尼亚湾,是加州淡水的主要来源,可是此刻,加州正为日渐减少的水源困惑。另一部分则往南流向墨西哥,但没有出海。1540年。西班牙探险家Melchior Diaz是第一个探索并纪录了科罗拉多河的探险家。



科罗拉多大峡谷,至今依然是印第安人的栖息地,独享特殊的财政优惠政策,这才是地道的美国土著人。在大峡谷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印第安人,他们才是真正的美国原住民,给我们撑船的这位蒋师傅是唯一在这里工作的中国人,来自中国浙江,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了。当初是如何来到美洲大陆的,蒋师傅似乎不太愿意说起曾经的过往。于是我想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中美的互访与建交,让很多的台湾人想尽各种办法,远离故土,他乡谋生。


仅有的一个中国撑船公


因为历史上的一个事件,会让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迁徙,这也是人类自古以来的适者生存法则,就像最近发生在欧洲的难民大迁徙,如果不是战乱难安,谁愿意舍弃自己的家园。


以美国为首的经济强国对相对弱势国家局势的蛮横干涉,导致地球村西亚北非大规模的局势动荡,为躲避战火和失控的安全局面,为了一个扑朔迷离的未来,越来越多的突尼斯、伊拉克、叙利亚人选择孤注一掷,踏上一条生死未卜的偷渡路。
路漫漫家在何方,願地球村早日和平安康!



此照片远处就是科罗拉多大峡谷国家公园耗资3000万美元建造的悬空透明玻璃观景廊桥,2009年3月20日起正式对外开放。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悬空廊桥建造在大峡谷南缘老鹰崖距谷底1200米的高空,为U字形,最远处距岩壁21米。廊桥宽约3米,底板为透明玻璃材质,游 客可以行走其上,俯瞰大峡谷和科罗拉多河景观。这项号称“21世纪世界奇观”的创意,最初由出生于上海的美国华裔企业家金鹉构思出来。



上桥费每人40美元,权衡利弊最终放弃了上桥参观,不远不近的看去,确实没有感受到所谓世界奇观的震撼。


返程的路上经过胡佛水坝


以美国第31位总统赫伯特·C·胡佛:(1929年3月4日--1933年3月3日)命名的胡佛水坝,孕育了新兴的城市拉斯维加斯,可以说是拉斯维加斯之母。这里原本是不毛之地,荒无人烟,建造胡佛水坝的时候,大批工人聚集在这里。水、电、铁路,为一座新城的诞生提供了条件。工人们在沙漠之中,没有任何娱乐,于是有人以赌博解闷。内华达州州政府为了吸引人气,居然在1931年把赌博合法化。于是,许多资本家前来投资建设豪华赌场,大批观光客也前来赌博。就这样,一座光怪陆离的赌城在沙漠深处迅速发展,以至一跃而为美国西部最大的新城。如今,在胡佛水坝附近,还能找到残墙断垣、破败凄冷的小村庄,那里写着“Old Las Vegas”(拉斯维加斯旧城),那就是建造水坝时工人们的宿营地。拉斯维加斯就是从一个沙漠小村发展起来的。胡佛水坝是打开拉斯维加斯之谜的一把钥匙。只有清楚地了解胡佛水坝的历史,才能知道拉斯维加斯这座世界第一赌城的诞生过程。如今,拉斯维加斯成了不夜城,正是胡佛水电站的电力,点亮了拉斯维加斯那流光溢彩、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胡佛水坝的命名还有一段曲折的花絮,1931年水坝动工时,共和党领袖胡佛正在台上,水坝遂以他的名字命名。但是民主党人对此耿耿于怀,很不服气。之后胡佛下台。他们便把胡佛水坝更名为鲍德水坝,鲍德是附近一个城市的名字。此后共和党人重新得势,鲍德水坝又变成了胡佛水坝。

(完稿于2015年12月)


文图/刘云  编制/苏米




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zbrbyydqc

投稿邮箱:416639056@qq.com
作者微信:youyoudiqiucun

(搜索关注 情景直播)


读万卷书 | 行万里路

淄博日报·悠游地球村

编辑部:0533-3179139  18653380157

地址:中国·山东·淄博市张店区柳泉路212号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