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与美国的民族意识觉醒

政事堂Plus 2018-04-15 15:39:36

相信昨天晚上,相信不少朋友们的微信群里面,都被赌城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的视频所霸屏。


枪手通过自动枪械,从酒店居高临下,向有两万观众的音乐会现场开枪射击。截至目前,至少已造成59人死亡,527人受伤。而这也是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枪击案。



关于此次枪击案引发“禁枪”的问题,政事堂并不想讨论,中国和美国体制的区别以及建国的根基,决定了在这个问题上,就是鸡同鸭讲,咱们也不必为美国人来担心。


毕竟,随着此次枪击案的爆发,美国几家枪械公司股价大涨,销售额激增,美国人民已经用实际行动投票了。


而对于此次枪击案,政事堂感兴趣的是,在爆发的第一时间,远在中东的IS就第一时间跳出来,表示对其负责;而美国政府随即跳出来,表示这与恐怖袭击无关。


伊斯兰国IS的叫嚣能够理解,该组织在今年5月就发布了要对拉斯维加斯的袭击,而将此次恐袭的“功绩”收入自己的囊中,既可以振奋士气又可以提升该组织在教众心中的地位。


而美国政府第一时间跳出来否认就颇有意思了,至少声明的死后,袭击者用其女朋友的身份证开的房间,而该女友就是东南亚籍教众。美国政府在尚未能完全排除的情况下,就急于否认涉及IS的恐怖袭击,恐怕也是为了安抚民众。


毕竟自911以来,美国受到的恐怖袭击远逊于其欧洲的盟友。值得一提的是,同日美国堪萨斯州,加拿大埃德蒙顿和法国马赛同日都发生暴力袭击事件。而且加拿大和法国两地均基本确认为恐怖袭击。


而更有意思的是,美国政府还特意表示了,这名造成美国历史上伤亡惨重枪击案的袭击者,并没有表露过强烈的宗教和政治倾向。


嫌犯Stephen Paddock


但是实际上呢,


一方面,现场听演唱会的基本都是支持川普的“红脖子”,这点美国三大广播的CBS副主席可以确认,她刚刚因为说了死难者活该,去乡村音乐节都是川普的支持者”的言论而被开除。


另一方面,媒体公开的枪击者身份,是全球最大的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前身的员工,而洛克希德和马丁合并都是快30年前的事情了。明显这是媒体的一个障眼法。


而且,枪击者的网络账户如Facebook等迅速被屏蔽


但是,这位枪击者真正的身份,还是被美国的网友挖出来了,这哥们曾在去年8月拉斯维加斯反对特朗普的集会上,穿着NASA的衣服出现。并有视频为证。



而且,NASA官网上面,也能找到他的名字。


枪击者明明是一个蓝脖子,媒体非要暗示他是红脖子.......


截图取自知乎用户LeonSF


此次枪击是否涉及意识形态,政事堂很难确认。但是美国政府在枪击案后,极力的避免枪击者跟恐袭或者意识形态挂钩,这点是可以确认的。


其原因,就是美国目前意识形态的撕裂,正在对美国造成致命的伤害。过去出现枪击案,大家讨论的都是他的动机,而现在出现的恶性时间,很多人关心的却是种族、宗教以及党派问题,甚至就像CBS副主席,竟然都会对死亡的共和党支持者幸灾乐祸。


这可是对美国割裂啊!


而为造成这个致命伤害的人,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在过去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竞选中,主要都是建制派之间的博弈,但是去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的初选阶段,就通过对墨西哥的攻击(如在美墨边境修长城),拉拢国内的底层白人对墨籍移民的不满,通过制造美国国内民族割裂来获取选票。


特朗普没有两代总统的布什家族那么雄厚的政治资源与财力,但是,特朗普一旦翘起了民族觉醒的杠杆后,在狂热的拥趸支持下,投入了巨额竞选资金的“小小布什”就只能黯然退场。


这一招非常好使,让特朗普迅速轻松的赢得了共和党的党内选举。


而民主党的希拉里此时还没有赢得党内选举呢,因此原本是建制派的希拉里,不得不将注意力向拉拢拉丁族裔靠拢,并通过奥巴马拉拢黑人族裔。


而特朗普面对希拉里的族裔政策,进一步通过反穆,来确保底层白人民众对他的“忠诚”。


因此,2016年的美国大选,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人为的将大量族群从美国的民族大家庭中划分了出来,并极力给予这些民族的觉醒,并促进他们的种族意识。


伴随着民族意识的觉醒,两党之间由建制派们的妥协,转向了街头政治的斗争,就像前两个月,美国内战著名将领李将军的雕像事件,就引发了汽车冲撞的血案,这是近百年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而这种民族觉醒之下,我们能直观感受的是,这两年“黑命贵”这个词迅速的火了起来。而同样,墨裔在美国支持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时,挥舞的竟然是墨西哥国旗。



就像历史上,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一旦使用了民族主义,虽然短时间之内会为使用者提供大量的能量,但是,其造成的反噬更为惊人,不啻于与恶魔签订了契约一般。


就像民族思潮潮涌的上个世纪初,大清帝国的统治者,试图通过激发民族主义对抗列强的入侵,可汉民族的觉醒旋即就将满清王朝扯得四分五裂,同样,奥地利帝国、俄罗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为了打赢一战,也各自通过发动民族主义,将青壮们推向战场,可战后,帝国内觉醒后的民族主义,也将这些帝国纷纷解体。


这种代价,是一个大帝国很难承受得起的。


就像某国家的执政党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推进其政治理想,积极推进边境民族的意识形态觉醒和生育率,造成了如今的困境一样。如今,美国年轻一代的白人数量已经不足50%,如果造成民族割裂,更将造成极大的危机。


原本,这个问题伴随着工业化和全球化的推进,生产力的大幅提升将在未来替美国掩盖这个问题,但是特朗普同志却在去年的竞选中,为了获取胜利,释放出了这个“恶魔”,并引发了美国国内的政治对立。


伴随着敌对势力的咄咄逼人,特朗普为了保住他的权势,必须不断激发的白人民族主义作为自己的基本盘,而为了对抗特朗普,民主党也势必激发在美的各个少数族裔的民族觉醒。而这样下去民族意识的觉醒和对立,势必导致美国立国的基石受到侵蚀。


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一方面会内耗美国的国力,就像这几天爆发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活动;另一方面也会对美国的外交决策产生摇摆,就像之前替美国积极反华的新加坡和日本,这几天迅速以卑微的姿态,向中国示好。


关联文章:

新加坡总理高调访华背后的玄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国庆节贺礼


这不啻于给予了正在积极转型的中国一个天赐良机。


而这其中的玄机呢,政事堂开一个脑洞,也许从电视剧《潜伏》,以及咱中央党校90年代初出版的一本书中,可以寻找答案:



20多年,不容易啊!

辛苦了,特朗普同志!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