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游踪]魂断好望角系列之四 时空

六便士与月亮 2021-10-06 13:15:44

[微信群二维码在文章末尾^_^]


魂断好望角系列之四 时空


我叫朱元璋。

前几天那老道士作法替我祈福的时候,我不小心穿越到了几千年之后的非洲,遇到了一个叫曼德拉的家伙,总在和我嚷嚷着种族平等,。

,和他一起数地上的灰。

我不知道什么种族平等不平等,在我眼里,人民就如同牛羊,只要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都得听我的。至于那些不听话的牛羊,我想杀就杀,管它是山羊还是绵羊。

我听说后世的人们认为我是个好君王,却不是个好人。可是我坚定地认为,君王没有一个好人,好人当不了君王。

这家伙又在絮絮叨叨自己那一套人人生来平等的理论了,真让人想扒了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粪。嗡嗡嗡嗡,我脑袋都疼了。看来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的人,没有一个不迂的。

他就跟我那个老对手,叫什么来着,哦,陈友谅一样。仗不好好打去当什么精神领袖,领袖是那么好当的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螃蟹吃不到,还得被咬一口。只有像我这样,阴险毒辣,闷声发大财,那才是笑到最后的人。我告诉他,成功只有两条路,要么用大棒,要么用蜜糖。


可他不听我的,坚持做正确的事

我陪他在罗本岛关了四年,他这个书呆子,,办了个大学想感化囚犯,还时不时地和一些激进分子搞辩论。要我说,别搞什么辩论了,,然后把那些反对的人都杀掉,就万事大吉了。

他这么胡搞,迟早得有代价的。

又过了几年,,突然听见他隐隐约约的哭声,原来他母亲因忧思过度去世,他的大儿子也死在了一场车祸里,不知道是天灾还是人祸,他的妻子也时不时被囚禁,极少能来看望他。

又过了十年,他在外界的声誉已经很弱了,远远比不上黑人觉醒运动的领袖们,,比如里根、撒切尔夫人,。要我说,那些人才是聪明的家伙,本来嘛,人跟人之间的利益斗争,都得拼个你死我活,老鹰从狮子嘴里抢食物,还得打上一场呢。

我有些同情他,苦口婆心地劝他。之前有个叫波塔的家伙,提出只要他,就立刻释放他。结果他竟然把当权者批判了一通,轻蔑地拒绝了这个机会。

你先出去不行吗?出去了就有自由,有了自由你想干什么都行啊!实在不行,老子叫那个臭道士给你派十万大军来,推了那个叫波塔的家伙,让他陷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

这家伙前前后后吃了26年牢饭,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在罗本岛。这个岛离开普敦有些距离,是大西洋上一座孤岛,岛上到处都是乱长的野生植物和成群结队的海鸟。我都在这儿呆了十几年了,这些景色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乏味。

我朱重八小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爹妈兄弟姐妹饿死了好几个,连名字都没个正经的,后来实在没饭吃,才跑去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这老家伙生在一个贵族家庭,祖父还是个小国的王,我觉得他实在是闲的慌,才会去选这么一条倒霉悲催的路。

我倒是有点儿同情起他来了。

,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拿了一支笔,把笔插在我的头发上,我的头发很直,笔当然就掉在了地上。他又把笔插在自己的头发上,黑人的头发多卷曲浓密,只见那支笔牢牢地呆在了他的头上。

我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无奈地笑了笑,解释道。因为混血太多了,他们都用这个办法来区分一个人的种族。如果笔能停留在头发上,那就是黑人,如果不能,就是白人。黑人只能住在自己的地盘上,白人不允许和他们通婚,黑人也没有受教育权和选举权。

他问我,如果你是黑人,你会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吗?所以他要替黑人说话,阻止种族仇恨,把南非从内战的边缘拉回来。

我觉得他这个逻辑很奇怪。当年老子生下来的时候,饭都吃不起,最后还是踩着尸体爬到了王位上,开辟了大明王朝。不许就不许呗,谁说一定要别人允许才能做一件事呢,别人不许,我就杀了他们。杀到最后,谁都不会反对我了。

他对我这个观点不置可否,继续我行我素。

后来终于在长达26年的监禁之后,迫于国际社会的声势与柏林墙推倒带来的影响,19902月,曼德拉被无条件释放,我这把几千年的老骨头,终于也能见见天日了。

他依然坚持在暴力运动面前采取防御不反击的态度,周游各个国家和他们谈判,斡旋在各个政党之间,最后他竟然真的成功了!种族隔离政策被废除,黑人也拥有了选举权和自由居住的权利,他甚至公开感谢他的老对手波塔,称他为南非通向自由铺平了道路

1995年的一场橄榄球世界杯决赛,全白人组成的南非跳羚队在本土夺冠,曼德拉身穿跳羚队服为他们颁奖,全场六万多白人球迷边哭边喊他的名字纳尔逊!纳尔逊!,一个白人球迷哭泣着大声嘶吼:他是我的总统……他是我的总统……”

而一位南非橄榄球元老说:那一刻,所有人都认为,只要让这个老人开心,我们就算尽职了。

这个顽固的老家伙,……我有点儿想流泪了。

可是我是谁?我是朱重八啊,赫赫有名的明太祖!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对他那一套真善美的东西,根本就不信。

果不其然,曼德拉重出江湖的时候已经是70岁的高龄了,身体和智力都在下降。和我开国以后一样,黑人在拥有了权利以后急不可耐地上台,其实根本就没有统治好国家的能力。曼德拉所在的执政党开始大面积的腐败,种族隔离时代留下的裂痕不断扩大,南非也成为了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暴力犯罪率最高的国家。

白人精英阶层不断地卷着人力、技术、资本出逃,黑人执政者欺瞒底层未受教育的同胞,暗地里大肆贪污。废除种族隔离后的二十年,那些在童年时代饱尝艰辛与物质贫瘠的黑人,在得到财富和权力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贪婪。整个国家陷入了更大的动荡之中,货币在十年内贬值了100%

我后来找机会回这个时代的老家--中国转了一圈,发现也没好到哪里去。,好了那么几年,之后贪腐如燎原之火,生生不息。,要死也只能自己去死,不能像我那时候一样,直接砍了他们的头。

不过这关我什么事,等我回大明了以后,我要把那些弄权的、贪污的,丧尽天良的,全杀个精光。这样,我就能给我的子孙后代留个干干净净的大明。至于后世说什么,我压根儿就不在乎。

26年的老朋友不这么想。

他乐观地认为,如今的南非这几十年正在经历的是痛苦的转型期,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其实他除了当当精神偶像,实在没有半点儿身为一国之君的自觉,他品行高尚,可不如我会治国,那些权术他也一窍不通,但他说,能够让国家避免内战血流成河,能够朝着一个争取的方向走,他就已经心满意足,别的他不强求。


曾有一位高级领导人与他政见不合,后来此人罹患艾滋、深居简出,一日突然有人来访,他打开门,才发现那人就是曼德拉。

我这个顽固的老朋友啊,从来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不过说起来,我朱重八也是一样,我行我素惯了。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那就各自行事,功过留给别人评说吧。

又过了十几年,我去了老朋友的葬礼。他身上披着南非国旗,在几十亿人的哀悼和鲜花的簇拥中走向生命的终结,人们不时祭奠他,他的名字也永远刻在了人类文明的纪念碑上。我死的时候,大概会用皇命大修皇陵和命人殉葬吧,但我也不差,不是我,谁能开创一个延续上百年的大明盛世呢?

看着他躺在那里,我又有点难过了:老家伙,好歹我也陪了你这么多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

“本次罗本岛导览就此结束!谢谢大家参观!”导游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从一场大梦中醒来,梦里我遇见了飘在半空自说自话的明太祖、还遇见了满脸皱纹穿着丝绸衬衫的曼德拉。这真是一个荒诞不羁的梦啊!我的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教授和同学正在一边集合前往下一个浏览点。

我回头看着博物馆里变幻莫测的电子屏,上面打着曼德拉的一句话。

走向自由,不管在哪,都没有轻松的道路。多数人在到达渴望的巅峰之前,都必须一次又一次穿过被死亡笼罩的幽暗山谷。

在后来的人生里,我把这句话深深地刻在了心头。它陪伴我,渡过了许许多多,在黑夜中反复的不眠之夜。



-------------

说好的今天发微信群的二维码:就在下面啦~欢迎大家加群!





今天这个系列四。我自己觉得写得很有意思的,尝试了一种新的写法,希望在可读性和深度上努力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不希望在文章里单方面的说教,而是让读者根据自己的认知,去评价一些事情。


如果喜欢这个系列,请分享这个公众号给自己的朋友^_^拜托大家啦~

记得给我留言~群么么哒!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