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历史•若十字军获胜 欧洲还会有地理大发现吗?

贪玩男人帮 2018-05-29 07:54:16

1096年,历史上轰轰烈烈的十字军东征运动爆发。数万名来自欧洲各地的军人、僧侣与平民,不远万里抵达千里外的巴勒斯坦海岸。他们在东方饱经磨难,却奇迹般地在当地坚持了几乎两个世纪。他们在圣地建立的四个小国,也成为了欧洲人直接与东方世界接触的口岸。

1291年,随着最后一个十字军港口城市阿克的陷落。足足七次十字军东征与巴勒斯坦的十字军国家,都宣告失败和灭亡。欧洲人就此失去了面向东方的快速通道。那么,我们是否能因此认为,此事与后来的地理大发现有关?如果十字军获胜,欧洲还会进行地理大发现吗?

十字军没有商业目的

 

正在号召贵族们东征圣地的教皇乌尔班二世

要理解十字军东征的内在原因,就要看当时欧洲人的源动力有哪些。虽然各个阶层的人,在选择苦难之旅时的目的都有所不同。但归结下来,无非以下几点:

1、罗马教廷在接到东方拜占庭帝国的求助后,希望借此扩大西欧拉丁教会的影响力。如果通过号召东征去收复圣城耶路撒冷,那么教皇在全欧洲乃至亚洲的权势,都会有巨大提升。

2、大量封建领主希望通过东征,来完成宗教上的救赎。十字军时代的欧洲,宗教情节一直是人们世界观的一部分。因此我们无法忽视这层不常见思维的作用。尤其是领头的几位大贵族,本身在欧洲已经拥有大量领地与财产,东征更多是为了自己的名望考虑。

大贵族之下的中小贵族,则希望通过攻克圣地,获封自己的新土地。因为在欧式的封建继承制规定下,领主的非长子没有土地继承权。这些从小接受贵族武士训练的骑士,就必须依靠自身本事去获得新的封地。十字军东征就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好去处。

很多十字军成员是为了给让自己获得封地

3、不少平民也在东征的队伍中。他们或出于信仰,或希望在富庶的东方寻得发财机会。当然其中也包括纯粹为军饷和战利品而来的雇佣军。

基本上,十字军东征时的主要成员,都没有将与东方建立商业贸易视为东征目的。因此,这些名义上从属于拜占庭皇帝的雇佣军们,在内陆山地间缓慢前进。一路上不仅要为拜占庭人收复失地,还必须忍受补给困难与突厥骑兵的随时袭击。

在小亚细亚内陆不断被突厥人袭击的十字军队伍

连绵不绝的意外收获

虽然十字军并没有什么发展贸易的想法,却在不知不觉中成全了另一批人。他们就是来自当时意大利几个商业城市的商业与海员,他们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收尾阶段来到圣地。十字军正是用这些意大利商船上拆卸的木料,打造了拿下耶路撒冷的攻城塔。

攻克耶路撒冷的攻城塔就来自意大利人商人的商船木材

此后,发现海路补给更有优势的十字军,一直沿着黎巴嫩与巴勒斯坦的海岸南下。结果,除了较大的耶路撒冷、埃德萨和安条克之外,十字军攻克的大部分城镇都是靠近沿海的贸易口岸。这其中就有著名的西顿、阿克、迪黎波里、海法和提尔。正是这些港口城市,支撑了十字军国家的经济、军事与存在意义。

随着穆斯林国家在数年后开始发起反击,十字军很快就被内陆的埃德萨和耶路撒冷驱逐。此后,他们则一直依靠沿海港口来吸纳欧洲派来的援军,也会通过一个个短暂的停战期,将从穆斯林商人处进口的货物转运欧洲。意大利几个商业城邦,如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的商人都参与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十字军国家基本就萎缩在巴勒斯坦沿海地区

结果,原本为基督教事业与封建领主的土地需求而发起的十字军运动,逐渐成为了维持几个富庶小国的战争。在一些虔诚的教士看来,十字军控制下的圣地港口,已经如圣经中淫乱的巴比伦一般腐朽。不仅意大利商人,连来自各地的骑士领主,都与东方的穆斯林相处融洽。很多出生在圣地的十字军后裔,都学会了阿拉伯语等东方语言,习惯了东方的奢华生活。

于是,有趣的事情在十字军国家周遭发生。一方面,欧洲不断有新来的人要求获得战功。另一方面,本地成长起来的二代,极力阻止使用武力来保护贸易收入。穆斯林方面虽然一直敌视十字军,却也长期默许了后者在沿海保留贸易口岸。

攻克阿克城的马穆鲁克军队

最终,依靠击败蒙古西征军而得势的埃及马穆鲁克王朝崛起。为了供养昂贵的奴隶骑兵,并为自己获得圣战者美名,他们花了数年时间,将沿海的十字军全部铲除。

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人与东方的贸易就此了断。相反,十字军国家继续退守靠近中东的塞浦路斯和罗德岛。意大利人商业不仅以这些地方为基地,与东方继续贸易,甚至直接跑到埃及的亚历山大、叙利亚的大马士革收购商品,穆斯林征服者也乐见商业繁荣带来的经济好处。所以,十字军东征事业的破产,并未对十字军建立起来的贸易网络有太大影响。

到大马士革贸易的威尼斯商人

正是意大利人逼出了地理大发现

既然,十字军东征的成功与否并不影响欧洲人搞的地理大发现。那么近代的欧洲人,又为何会走出这一步呢?为何葡萄牙人会选择扬帆南下,俄罗斯人会选择东征东突?

奥斯曼人也曾经被当做垄断贸易的元凶

过去,有一种观点将问题丢给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后者在1453年征服了欧亚交界枢纽的君士坦丁堡。因而有人认定,奥斯曼帝国与欧洲人之间的互相敌视与对方线路的垄断,迫使西欧人与俄罗斯人各谋出路。

然而,若细读历史,我们不难发现,真正逼迫欧洲各地另谋出路的,反而是意大利人,他们利用十字军东征时期的贸易和物流,发了横财,也是他们,在1204年胁迫大批十字军攻克了君士坦丁堡。更是他们,以一人一枚金币的价格,第一次将奥斯曼土耳其人运到欧洲。

在十字军东征失败与奥斯曼帝国崛起之间的岁月里,意大利人对于贸易线路的控制,一直是狠抓不放的。例如威尼斯人,他们不仅继续控制希腊沿海岛屿,也定期造访奥斯曼人没有控制的中东各港口。他们甚至还在15世纪后期,强制从十字军王国后裔手里买下了塞浦路斯岛。他们的商人一路向东,抵达中国与印度。

威尼斯人的商业网络

但在欧洲,意大利人的努力都是会带来高昂回报的。当东方的香料等商品被数十道环节抽税后,西欧人只能以更高的价格来采购。这种富了意大利,穷了全欧洲的做法,自然会引起反弹。

最早搞大航海探索的葡萄牙人,就是从北非占据一个贸易口岸开始的。当他们发现可以从西非获得黄金后,就开始航海探索非洲海岸。为了航海与探索而建立的专业学校,培养出了一流海员与制图专家。他们共同用几十年的时间,打通了好望角-印度航线。在他们不断同洋流、热带疾病与饥饿做斗争时,意大利人还在享受自己的商业垄断。

早期葡萄牙航海冒险家

类似情况也在北方的俄罗斯出现。12世纪时,意大利商人通过开发十字军国家的贸易,让北方俄罗斯公国控制的北方丝绸之路衰退。因此,早期俄罗斯各地的城市逐渐分裂,不得不在蒙古西征军面前俯首称臣。

到了近代的16世纪,伊凡雷帝控制下的莫斯科公国,终于控制了夕日俄罗斯公国治下的许多土地。但他们无法竞争过西面的波兰人,与南面的克里米亚鞑靼。无奈中,莫斯科军队向东开进,找到最容易对付的喀山汗国下手,这才开启了堪比大航海史时代的西伯利亚大开发,两者合二为一,被称为近代的地理大发现。

莫斯科公国对喀山的征服只是因为这个对手最弱

十字军也无法阻挡后人步伐

说到这里,相信明眼人已经能够理解,十字军事业的成功与否,并不会影响后来的地理大发现壮举。

由于十字军国家的商业贸易长期控制在意大利商人手里,所以,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意大利人在近东的商业殖民地。这些十字军的袖珍国家,就算在13世纪的强攻后生存下来,也难保不会被意大利商人吞并。毕竟,败退到塞浦路斯岛的耶路撒冷王国王室,就在近代开始的前夜被迫将王国卖给威尼斯人。

十字军王国发行的钱币使用的就是阿拉伯语

其次,十字军国家的存在,也无法阻止西欧人和俄罗斯人的探索进程。当葡萄牙人在热带海域缓慢前行,莫斯科人在北方的寒冷中开拓。圣地的十字军后裔们,只会像意大利商人一般盘算账目,像穆斯林邻居一样喝着茶,等到印度与香料产地被后来者所侵占垄断,他们才可能有披上战袍的冲动。

历史上的威尼斯人商人,的确在好望角-印度航行开始后损失惨重。走投无路的他们,甚至联合了仇敌奥斯曼去帮助埃及苏丹进行海战。一群人组成的联军,踉踉跄跄地开到印度海岸,却最终被打得全军覆没。深知不能暴露自己的威尼斯人,总是对这种联盟行为三缄其口,但他们提供的火炮和战船技术,却是亚洲穆斯林抵抗早期欧洲殖民者的技术源头。

意大利人曾将大量技术与武器支援给奥斯曼等穆斯林帝国

如果十字军国家一直生存到近代,或许还会出现非常搞笑的一幕。那些秉持十字军精神的西欧探险家们,不远万里绕道东方,却发现赶来阻挡他们的并非宗教世仇,而是昔日十字军精神的直系继承者。前者为了追求利益,塑造了自身的顽强性格,后者则因为享受利益,丢掉了曾经的德行。

然而无论是谁,用什么手段,都不可能阻挡历史发展的总体趋势。任何变数都可能对事物的发展轨迹造成偏差,却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