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商道】美国创业失败率最高的是硅谷但生机勃勃!

优董中国董事俱乐部 2019-06-11 01:06:59


邢杰点评

成功是长在肥沃失败土壤上的鲜花,失败不多的地方成功也一定不多!一个包容失败者的地方也一定会诞生更多的成功者!成功者是在无数次失败中不断成长、进化的,创业者们的每一次失败,就像落叶一样,不断肥沃着硅谷的土壤,让下一代的成功之花绽放得更美丽!

导语:硅谷以高失败率为心安。哪天硅谷的失败率下降,将是硅谷创新末日的开端。



文|张春晏       来源|春暖花开

地球上没有一个地方能像硅谷这么成功。


没有一个地方,像硅谷一样诞生了那么多伟大的科技公司,惠普、思科、英特尔、苹果、谷歌……


没有一个地方,能像硅谷一样领导了一波又一波科技浪潮,半导体、通讯、互联网、新能源、人工智能、生命科学……


没有一个地方,像硅谷一样一次又一次改变了我们世界。


没有一个地方,比硅谷更崇尚个人奋斗和成功。从 Palo Alto 到旧金山城里,年轻人满嘴喃喃「乔布斯和「马斯克」。温哥华的张家华教授说,在温哥华的咖啡馆能听到家常闲聊,而走进硅谷任何一家咖啡馆,如果不是在谈商业计划,就是在交流科技和商业,不谈创业就感到不好意思。硅谷是追梦者和进取者的天堂。


但是,地球上没有一个地方能像硅谷这样失败。



1

堪称失败之都的硅谷



一个叫 Dragana Mendel 中小企业咨询顾问统计,以 5 年内倒闭这个标准算,硅谷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比美国全国高 50%,全美大概 50%,而硅谷则是 75%。


硅谷最顶级的孵化器叫 Y-Combinator,根据其创始人 Paul Graham 的推特,在 2009-2013 间进入 Y-C 的 511 家公司里,只有 37 家估值到达或者超过 4 千万美元。有多少公司能够进入 Y-C 呢?申请进入 Y-C,成功率大概在 3%-5%。


换句话,如果以 5 年为维度,4 千万美元估值为标准,创业公司的成功率不高于 0.4%。


创业公司绝大部分命运往往悲剧,那已经成功的硅谷大公司是不是一帆风顺呢?


No! 一点都不是。


最成功的谷歌也是那「最失败」的公司。


有好事者,总结过谷歌的「17 大失败项目」,「10 大失败项目」等等——还不包括在中国的失败。在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互联网领域,你找不出哪一个领域谷歌是没干过的。谷歌 Wave——进军社交媒体的,功能无所不包,来了,又去了,不带走一丝云彩;谷歌视频——Youtube 火了,谷歌就推出了 Google Vedio,发现不行,再接再厉推出了 Google Vedios(有个 S 哈),结果还不行,只好收购了 Youtube。


Wikipedia(维基百科), Evernote(印象笔记),办公软件,平板电脑……这些已经有人做成的,谷歌统统试一遍。那些还没有人做成的,谷歌眼镜,谷歌无人驾驶,谷歌照样不拉——然后就解散了。现在做无人驾驶汽车的子公司 Waymo 是买的。幸好谷歌的买功厉害——有钱嘛!


谷歌是这样,其实苹果、Facebook 也差不多。失败项目堆成山。山尖尖上有那么几个闪闪发光的产品亮瞎了我们的眼睛,我们也就看不见山尖尖下面的部分了。



2

不以失败为耻,以失败为荣



硅谷有 super 多 super 频繁的失败,而且硅谷丝毫不以失败为耻。


为了表示对于「成功之母」的尊重,挖掘「成功之母」的果实,前几年投资人和创业者们在旧金山发起了热热闹闹的失败论坛,每年举行一次。


不仅不以失败为耻,硅谷还以失败为荣,以失败为安。


我问斯坦福商学院很有名的战略学教授 William P. Barnett:「你怎么看谷歌那么高的失败率?硅谷创业公司那么高的失败率?」


Barnett 回答说:「如果硅谷的失败率下降,那我会很担心,因为那说明硅谷的创新活力和能力下降了。」


在硅谷创办 Aerohive 并成功上市的清华校友刘长明回答我说:「没有人能够先知先觉地知道,做一件事儿一定能成功或者一定会失败。Larry Page 是这样,扎克伯格也是这样。苹果现在成功的产品,一个巴掌数得完,无数失败的产品没被看见而已。如果可能失败的你都不去做,只做成功的,创新从哪里来?加州的人比较有冒险性,喜欢尝试没有人做过的事情;而中国人的心态是说,我一定要看到有人第一次吃螃蟹没被毒死,然后我去捞螃蟹。这是两种不同的心态。」


著名的前谷歌工程师现投资人吴军也耐心举例说明:「微软的失败比谷歌更不知道多多少去了(是不是因为您是谷歌的?)。如果微软的工程师们都半年不干活,公司收入照样。但如果躺在功劳本上,守着成功怯于尝试,很快就完了。」


在这些硅谷人眼里,硅谷有那么那么多的失败,心里才踏实,他们知道硅谷保持着欣欣向荣的创新力。


所以硅谷对于失败几乎有无限的包容。谷歌那些做新项目失败的员工,照样升职加薪毫不耽误。天使投资人会对创业者说:成功,很好,失败,也没问题,然后就很喜欢投那些有过创业失败经历的人(当然,习惯性失败创业者请三思)。



3

硅谷失败宝典



在失败中,善于失败。在拥抱失败的过程中,硅谷积累出了「失败宝典」,我总结如下:


第一,Fail Fast


有句硅谷老话,叫做「Fail Fast」——失败就快失败。后来有人进行了各种演绎,例如「Fail Fast, Fail Cheap」, 「Fail fast,Learn quickly」,「Fail forward」,「Fail Better」。概括而言,就是争鸣怎么样失败比较好。


对于硅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而言,「Fail Fast」不是一个姿态或者口号,而是一种落地的思维。在我采访 Fortinet(网络安全领域全球领先公司)创始人谢青的时候,谢青说:「我希望公司的创新不限于技术,财务、市场、人力资源任何一个方面都要创新,犯错不要紧,快快犯错,快快学习。」


在硅谷投资人李强眼中,「失败」正是硅谷创业公司成功的秘密之一。正是那些大批创业又死掉的公司,快速培养了一批批创业者,成功的公司往往建立在无数失败公司的基础上,成功的创业者总是经过失败的洗礼。硅谷的创业者有最好的学习环境——失败得快,学得快(实践出真知么)。


 第二,残酷的 Fail Fast,Success Fast


一些硅谷创业者对红杉这样的老牌投资基金爱恨交加。红杉通过残酷的 Fail Fast, 来加速 Success Fast。因为红杉往往在一个赛道投资不同的公司,往往直接把第二第三公司里的人挖去优化第一的公司,让第一的公司更快成功,直接加速了第二第三的公司的失败(哦,有些基金强调「我们在一个赛道只投一个公司」,理解了)。


 第三,精益创业


在 Fail Fast 的硅谷 Fail 过几次的连续创业家 Eric Rise,写出了畅销创业宝典《精益创业》,核心是通过推出最小可用产品,来获得用户反馈,从而快速迭代产品。可以说,精益创业是把试错成本降到最低的一种产品开发方法。如果没有硅谷 Fail Fast 精神的熏陶和硅谷导师 Steve Blank 的熏陶,难以想象会有里斯「精益创业」方法论的诞生。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