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川:一个人的星辰和大海.

芒果街参考 2018-12-05 15:38:23



2016.10.30| No.021








talkings:


对于探险家而言,征途中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成为成功或失败的转折点。但探险精神的最可贵之处,并非成功或失败,而是无谓而执着地挑战人类上限的信念,信念才是探险精神的根本。


今天推荐此文,纯属致敬。



愿你循着爱与声音归来

  

(以下信息转自 郭川航海)


敬告媒体和各位关心郭川船长的网友,若您有任何救援郭川船长的意见建议或可靠途径帮助救援工作,请以电邮形式通知郭川团队,Email是 jessie.zhou@chinasportbusiness.com 所有有关此次搜救郭川的消息,以郭川团队发布的消息和新华社稿件为准,请不要随意转发其他未经郭川团队确认的消息或联系方式,尤其体谅郭川船长的家人亲友,不要在此刻联系打扰他们。感谢大家对郭川船长的关心,郭川团队正竭尽全力继续努力搜救船长。




正文


*文章内容主要来源于《华人时刊》2016年第01期,作者阿凤。收录于知网,分类号D669,配图来自pinterest&网络。


10月26日,美国海岸警卫队向新华社记者发来消息称,搜救人员已确认失联中国职业帆船选手郭川不在其所驾驶的“中国·青岛”号三体帆船上,海岸警卫队已于 26 日夜暂停对郭川的积极搜寻。


现年 51 岁的郭川于当地时间10月18日从美国旧金山起航,挑战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航行世界纪录的旅程,该旅程的目的地为上海。郭川希望以 20 天甚至更短的时间,打破之前由意大利玛莎拉蒂号船队保持的旧金山到上海 21 天的世界纪录。


美国海岸警卫队火奴鲁鲁(檀香山)联合搜救协调中心于当地时间25日上午(北京时间26日晚上)从海上搜救协调中心获知郭川航海失联的通知。


郭川驾驶的三体帆船上有自动识别系统持续发射信号,显示其位于夏威夷主岛瓦胡岛西北海域 620 海里的海域。搜救人员据此找到郭川的帆船。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帆船运动员,2012年11月18日,郭川曾开启“单人不间断帆船环球航行”之旅,驾驶“青岛号”无动力帆船,从青岛出发,经太平洋、合恩角、大西洋、好望角、印度洋,历经137天、超过 21600 海里的艰苦航行,于2013年4月5日返回青岛,创造了国际帆联认可的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喜欢航海探险的郭川,又经过两年多的筹备与努力,在国际标准时间2015年9月15日16时48分24秒,率领 5 名国际船员驾驶“中国・青岛”号冲过了在白令海峡设置的终点线,创造了人类历史上驾驶无动力帆船,在不间断、无补给的情况下完成北冰洋东北航线的世界航海纪录。 






只身单船,与一望无际的大海为伴 


郭川1965年1月出生在山东青岛,高考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又进入北京大学光华学院学习。30 岁时,郭川是航天部下属公司长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的副总裁。是享有副局级待遇的金领一族。


郭川喜欢从事很多户外的活动,会滑翔伞、滑翔机、潜水、跳伞、滑雪等刺激运动。 




数年前,郭川参加了单人帆船不间断横跨大西洋的比赛,与大海搏斗 40 多天,在自动舵坏了之后,几天几夜不睡觉,驾驶帆船胜利归来,获得 “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等称号。 


这一次,他要放下手中的“金饭碗”,去实现一个航海梦。单人不间断帆船环球航行,是一项世界纪录的挑战,也正因为航程艰苦卓绝,世界上还没有人敢尝试过。若能成功,他不仅是中国航海、也将是世界航海史上的英雄。


根据相关国际规定,只有达到 21600 海里以上才能称之为环球航行,且要经过赤道、好望角、合恩角等标志性地点。临行前,世界纪录委员会给他的船配备了一个黑匣子,里面的 GPS 装置会记录他的航线。 


乳白色的“青岛号”停泊在码头上,主帆顶端是鲜艳的五星红旗。当天,1000 多青岛市民来到奥帆中心为郭川壮行。来自青岛帆船协会、帆船学校等的 30 多艘帆船、游艇簇拥在“青岛号”左右,为郭川送行。


出征仪式上,山东省副省长夏耕将一面五星红旗交到郭川手中。郭川说:“请大家放心,带着爱和祝福,我一定会平安回来。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再在这里相会。” 


妻子肖莉也来为丈夫送行。对于丈夫的选择,肖莉非常理解,在她看来,郭川从最早萌生单人环球航海的念头,到现在的挑战之旅,就像爬山一样平常。


2012年11月18日,郭川独自驾驶“青岛号”帆船,以约 20 海里的时速冲过奥帆中心的起点线,毅然踏上了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的万里征程。郭川全神贯注地乘风破浪,向东航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美丽的天际线中。


此时,肖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突然跪倒在地上,朝着“青岛号”的方向磕了 3 个头,祈求上苍保佑丈夫一帆风顺,平安回来。


她知道,丈夫此行将充满艰险。在这不间断的航程中,郭川将会遇到海洋漩涡、水下暗礁、巨型冰山等各种险情。


郭川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也站在人群中,看到儿子远去的背影,泪落如雨。 


“青岛号”船体狭小,长度只有 12 米,郭川的饮食起居被限定在 4 平方米的船舱内。郭川在海上只能靠脱水压缩食品充饥,为了 137 天的航程,郭川准备了 150 袋真空脱水食品。他每天吃咖喱牛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等冷冻脱水食品,吃饭时,把食物浇上热水,泡一泡,就可食用。


郭川还携带了少量罐头、香肠、咸菜之类的食品,还带了几瓶酒,留着在船上自己过元旦、春节、元宵节和过生日时喝。


郭川只带了一箱纯净水,这是在他遇险或者船上的海水净化装置出现故障时的救命水,平时,郭川的饮用水全部来自海水净化装置。 


郭川的帆船是单纯借助风力航行,但船上配有太阳能蓄电池供电设施,还多配备了一个水力发电装置,确保整个航行期间有足够的电力保证。 


郭川扬帆远航,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摆脱中国近海密密麻麻的渔网。出发才两天,“青岛号”帆船挂上近海渔网,郭川花费两小时才得以挣脱。 


只有一个人,一条船,与一望无际的大海为伴,出发刚几天,郭川就开始出现彷徨、疲惫、紧张、想放弃的反应。


郭川曾患过严重幽闭恐惧症,心理几乎彻底崩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极度痛苦,不过后来挺了过来。那次经历对他这次独自航行帮助巨大。 






整个航行并非都是苦难

也有充满快乐和自由自在的时光 


2012年11月30日,郭川从青岛出发不久,又遇到了台风“宝霞”。当时郭川已航行至热带低纬度地区,与风暴中心最近,航行路线选择变得非常困难。郭川当机立断顺风南下,行驶至风暴南侧,成功摆脱了灾难性暴风的威胁。


2012年12月3日,帆船雷达系统出现故障,无法修复,郭川不得不剪断雷达的电缆并彻底放弃对它的使用。

 

除了大风大浪,同样让人头疼的是无风。因为风很小,所以要一直调帆。郭川行驶至太平洋所罗门群岛时,碰上了无风天气,船速基本为零,船被困在原地 8 个小时动弹不得。无奈,他只有等待,后来,他干脆跳进海中游起泳来。

 

风浪骤起,祸不单行,2012年12月27日,帆船大前帆突然发生破损,帆坠落水中,郭川紧急将船停住,在漆黑的夜里花费很长时间才将帆从水中捞起,重新收好。随后,郭川爬上六层楼高的桅杆,剪掉之前大前帆的残余部分。


2013年1月7日,大三角帆的卷帆器意外发生故障,船帆的一条边被撕裂,暂时无法使用,郭川只得临时换上小球帆替代。

 

航程中真正给郭川带来巨大危险的,当属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到了这个地方他才知道,现场真是太恐怖了。要通过这里,仅有技术和装备是不够的,还需要运气。合恩角气温很低,风力很大,浪头有 10 多米高,非常凶险。这里有“死亡之海”的说法。


郭川全神贯注地驾驶帆船,一会儿被巨浪推向波峰,一会儿被高峰卷入波谷,在惊涛骇浪中前行,随时都有葬身大海的危险。见过大世面的郭川也被恐怖的场景吓傻了,幸好,他的运气不错,经过几天几夜的顽强搏斗,终于闯过了这道鬼门关。


2013年1月19日,肖莉接到郭川电话:“合恩角,过了!”肖莉听了,眼泪夺眶而出。几天后,郭川驾驶“青岛号”经过非洲好望角,正式开始了在印度洋上的航行。 


发电机是“青岛号”上最重要的电能来源,它的故障给郭川带来了麻烦。通过排查后,郭川发现是发动机的启动开关出了问题,在将开关与蓄电池的正极直接连接后,问题得到了解决。过了几天,舱内的柴油发电机又出现了故障。经过仔细检查,郭川发现是油路里面有水。把水排出来,重新放入干净的油,机器就又开始工作了。 


整个航行并非全是苦难,也有许多充满快乐和自由自在的时光。风平浪静的时候,不少海豚会在船前跃出水面,为他领路。航行中,郭川还有一次遇见了飞鱼群,飞鱼自己飞进船舱,郭川把飞鱼做熟后品尝,觉得很难吃。他也试着钓过鱼,但每每希望落空。如果下雨了,他就站在甲板上冲洗一下,痛快地洗个澡,享受一次淋浴。 


由于海上瞬息万变,睡觉得看天气,一旦情况不好,可能连续几天无法休息。郭川在船上装了一个定时器,睡觉前将时间定在 20 分钟,到时间后,这个装置就会响起来。在茫茫的大海上,海风的风向变化无常,单人航行要求船员时刻注意调整船帆,确保航行的方向准确。白天不能睡觉,因为风向变化很快,只要风变化就需要调整方向,否则,容易偏离航向。

 

在海上航行,会遇到很多麻烦,一次在顺风航行时,郭川认为风不会很大,就使用面积比较大的船帆。不料,刚挂好风帆,风速突然加快,船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难以控制,桅杆差点折断,他马上把帆降下来,才避免了危险。 


郭川在海上寂寞得厉害,就要大哭一场,哭完了再重新开始。眺望大海,发觉自己此刻是多么孤单。夜晚,他看见海水深处的七色彩虹。白天,当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上时,能看到飞鸟在空中盘旋,也会让他激动不已。


幸好有卫星通讯支持,让郭川和外界能够保持联系,船上有微型摄像机、笔记本电脑、海事卫星电话,可以与家人联系。家里人也给他发邮件,经常传一些照片,他用打印机打印出来,贴在船舱内。亲情成为他战胜一切困难的最大支撑,也是温暖心灵的力量源泉。


郭川 48 岁生日那天,按照约定打开电脑视频,看到了妻子和儿子可爱的面容。平时,郭川通过卫星电话和家人沟通,肖莉每天都会讲讲家里的事情,主要逗他开心,给他讲讲儿子的小事儿,希望能分担他独自航行的压力,从而保持心态情绪的平衡。平时,肖莉都不敢看他航行的报道,她不敢想像,在茫茫大海上,丈夫会遇到什么危险。








不间断航行成功返航

新的航海世界纪录诞生 


航行途中,郭川携带食品量不足,前半程很快就吃到所剩无几。后半程郭川处在半饥饿状态,却舍不得吃完,以备不时之需。食物对他的情绪影响很大。他的年夜饭是一包冷冻脱水食品,一袋腊肠,一瓶白酒和一盒罐头,这顿饭已经比平常吃的丰富多了。冷冻干燥食品吃太多实在难以忍受,自己带的可口的东西又十分有限,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两个月后,他驾驶“青岛号”在南大洋高速行驶,但此前出现问题的水力发电机彻底“罢工”,帆船失去了主要的电力来源。为节省电能,郭川关掉船上所有非必须使用的仪表及设备。只开了导航、自动舵这些必须使用的设备。他需要做最坏的打算。

 

在遭遇了持续的无风天气,行船缓慢后,2013年3月12日,郭川终于抵达印度尼西亚的巽他海峡。除了密集的货船让郭川操心以外,他担心的还有这里的逆流。巽他海峡最窄处是很窄的,由于之前这一地区风力十分微弱,郭川担心通过最窄处时会非常困难。但幸运的是,在“青岛号”即将抵达最窄处时,风力开始增强,而且是顺风,这让他顺利通过了这一关卡,进入爪哇海。 


然而,爪哇海上的渔网又给航行制造了新的麻烦。郭川在印尼近海遭遇渔网阵,所幸船速不高,渔网缠得不深,郭川最终花费两个小时成功挣脱渔网阵。


在进入台湾海峡以后,睡眠不足也是郭川的一大挑战。台湾海峡风速飙升至 30 节,郭川没有估计到进入台湾海峡和大陆海域后,风暴和渔网阵给他带来的巨大麻烦。由于怕撞船,他几天几夜不敢睡觉。


 

2013年4月3日清晨,肖莉接到丈夫的电话,郭川激动地说:“我肯定能回家了!”肖莉听了,高兴得直掉眼泪。

 

2013年4月5日清晨,郭川驾驶的帆船出现在奥帆中心情人坝水域,胜利抵达家乡青岛。“来了!来了!”岸边迎接的人群中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鞭炮齐鸣、烟花腾飞,人们不断高呼着“郭川!英雄!”数十只船只也紧随左右,上午7点59分6秒,郭川在海上独自航行 137 天 20 小时后通过终点线,成为第一个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中国人,获得帆船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在“撞线”后,郭川放下手中的帆舵,双膝跪倒在船头甲板上,对着青岛岸边的方向磕头,眼泪夺眶而出。随后,他跳下帆船,游到妻儿身边。


看到丈夫跃入水中,岸上的肖莉已泣不成声。郭川用尽力气向岸边游去,几乎是爬到了妻儿面前,随后,他埋头亲吻着故乡的土地。慢慢地,他抬起头,对妻子肖莉说:“我,活着回来了!”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郭川的老母亲也来了,他紧紧拥抱着母亲。前一个夜晚,74 岁的老母亲激动得一夜没睡,她还随身带了儿子爱吃的苹果、山楂片、桂圆、花生米等食品。







再接再厉

率领国际航海精英挑战北冰洋 


2013年底,郭川再一次向大海发难,他要招兵买马,率领世界航海精英完成北冰洋航行壮举,再次向人类极限发起挑战。

 

北冰洋东北航道过去常年在冰盖下沉睡,一直是航海高手们视若畏途的“死亡之路”。这次探险挑战,郭川经过了两年的准备,包括申请航线、购买三体帆船、招募船员等等。郭川团队成员来自中、法、德、俄4个国家,荟萃了全球顶尖航海精英。


2015年9月3日,船队从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正式启航。寒冷、浮冰、渔网、杂物等等,使这条航线极其危险,要穿越这段航线,困难重重。

 

北冰洋 3240 海里征途漫漫,他们在寒冷中经受了风浪的考验,绕过了一座座冰山和一片片浮冰。13 天的航程虽短,但在布满浮冰、危机四伏的海面上航行,随时都可能遇险,他们需要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

 

郭川及其团队驶入寒冷的东西伯利亚海时,帆船航行区域的海面水温是零摄氏度。帆船上桅杆顶端的设备已经不堪寒冷,检测风力、风向的仪器停止运转。船舱外一些部件结冰,船员们不停地拿着板球板拍打冻在绳索和帆上的冰。

 

被称为“生死线”的冰缘线,考验着每个船员的勇气和毅力。海面上不时会有冰山漂过,随时可能撞坏帆船。12日夜,郭川团队冒着严寒在冰冷的水面上航行时,忽然收到紧急电子邮件:“冰区危险!赶快转向!”郭川紧急召开团队会议,决定改变航道。帆船就地垂直转弯南下,驶向低纬度海域。

 

躲开冰区之后,郭川船队突然遇到了极地狂风。帆船在东西伯利亚的海面上摇晃颠簸,一会儿被推上浪峰,一会儿又跌入深谷。帆船的主帆被冻坏,滑轨突发故障,不能正常使用。郭川带领船队冒着刺骨的寒风连续奋战,更换了零件,终于修好了主帆滑轨,保障了正常航行。

 

郭川和他的船员从巴伦支海开始,先后穿越了喀拉海、拉普捷夫海、东西伯利亚海、楚科奇海,最后来到了白令海峡。 




国际标准时间2015年9月15日16时48分24秒,郭川船长亲自掌舵,率领 5 名国际船员驾驶“中国・青岛”号冲过了在白令海峡设置的终点线。


“我们成功了!”船员们击掌相庆,欢呼着,蹦跳着。


驾驶无动力帆船在不间断、无补给的情况下完成北冰洋东北航线的航行,郭川又一次创造了世界航海新纪录,谱写了人类航海史上新的绚丽篇章。 





编者案:


实际,人类历史上有过700天绝境生还的先例。


1914年8月1日,探险家英国沙克尔顿率领 27 人的探险队,前往南极,旨在成为徒步穿越南极大陆的第一人。


1915年1月20日,距离南极大陆 80 英里处,探险队被困于浮冰之上,船毁粮尽,和全世界失联。28 人滞留在地球上最荒凉的角落,与风雪和坚冰缠斗。


1916年4月22日,沙克尔顿率领 6 人小队驾救生船启程到 800 英里外的乔治亚岛的捕鲸站群求救援。一路劈波斩浪,险象环生,18 天后终于抵岸。面对他们的是重重雪山。


1916年8月10日,出发两年,探险队 28 人在浮冰上奋力求生 568 天后,全员获救,成就 100 年来最伟大的生还奇迹。


为此,我们依旧企盼英雄船长,早日归来。




  • 综合自网络与插座学院

  • 祝你内心充满力量,拥有阳光一样的生活。

  • ——郭川



"祝英雄,早日平安归来"





扫描“二维码”,关注 “WeThinker”


讲有你的故事

提供有用的生活价值观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 

一个靠好玩有趣的组织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